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小馄饨

Chapter Text

《小馄饨》(续)

 

 

 

 

 

 

 

 

接到马佳电话的时候蔡程昱还在做造型,困得磕头打盹。从小馄饨出生后蔡程昱和马佳都没出过长差,蔡程昱最多周末偶尔飞飞上海长沙跑个晚会,完事连庆功宴都顾不上就连夜往回赶。小姑娘醒来必须要看见他,夜里可以马佳哄,但醒来只要看不见蔡程昱,能一口气嚎哭俩钟头,穿透力一级,哭到楼下邻居来砸门。马佳苦不堪言,“别的不好说,嗓门肯定随你。”馄饨三岁了,蔡程昱第一次商量着能不能撇下小孩出个差。临走前马佳拍着胸脯打包票,“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这海口夸下了,早上起来马佳忘了最重要的一茬——扎辫子。梳头一直是蔡程昱的活儿,从他还没毕业那会儿就是,早上有早功,刚好伺候小孩起床,穿衣,梳洗,亲亲抱抱塞给半梦半醒的马佳,再上学去。小女孩的头发又细又软黄不拉几,发量倒是惊人,歪在马佳怀里像一颗蓬松的蒲公英。马佳心说,完求,这怎么弄。按照自己的概念照葫芦画瓢把头发捋起来攥手里,头绳一套就松了,不是那么回事,电话线一样弯弯曲曲的发圈马佳完全不会用,用点力小孩就哼唧,刘海差点撸秃了,只能拨打热线电话求助场外观众。

蔡程昱眼皮直跳,一点也不安心,出这么大远门前一天夜里都睡不踏实。刚坐到化妆间里,视频电话就拨进来了,马佳喊:“闺女头怎么扎?”馄饨扒着手机哭,一张湿脸压在摄像头上,“哥哥,爸爸给我薅得老疼了……”一嘴沈阳味儿发型师都没忍住笑了。

马佳解释说,“昨天带着跟王晰蔡尧他们一块吃了个饭。”

“行,孩子都吃成这味儿了。”

“怎么扎啊,我真不会弄。”马佳手指粗,捏不住女孩细细的发丝,额头冒汗。蔡程昱无语,“梳梳顺,就散着去幼儿园吧,你带个皮筋去,老师给扎。”马佳恍然大悟,匆匆挂了电话。

退出界面,锁屏是个笑得超甜的小宝贝,歪戴着爸爸的大檐帽,帽子像个箩筐一样扣在脑袋上,手扶着帽檐才不会挡眼睛。发型师姐姐多瞟了一眼,蔡程昱有两分显摆的意思,“我女儿,可爱吧?”

“你女儿叫你哥哥呀?”

“叫着玩儿的。”蔡程昱把手机收起来。

其实叫“哥哥”是马佳主张的。除了生和养,教也是一大难题,蔡程昱怀着时憧憬是一码事,生下来看着个活的小肉团团是另一码事,越来越大,越来越愁。蔡程昱生小孩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孩,对做妈妈这件事焦虑极了。马佳说,没事儿,大不了算我养两个小孩。馄饨从一会说话,就叫蔡程昱“哥哥”,叫马佳“爸爸”。

这也没什么不方便,最大的危机只不过是在幼教中心学“爸爸的爸爸叫爷爷”,老师问:“爸爸的弟弟叫什么?”馄饨坚定地说:“叫哥哥!”后来反馈册子上写:对家庭成员称谓认识不清。马佳哭笑不得,赶紧补课仔细教了,馄饨很快区分了答题和实践的区别,再也没有相关的烦恼。

梳头浪费太多时间了,马佳牵着小孩出门吃早点免得迟到,自己来份卤煮,小孩点碗馄饨。一般早晨都是在家烤吐司喝酸奶要么煮面,外食很少,小馄饨晃荡着脚丫,高兴得不行,一根调羹在碗底捞东捞西。马佳催她,“傻乐什么呢,吃啊。”小姑娘憨笑止不住,“啊哟,我吃我自己。”

马佳敷衍敷衍,接过勺子直接喂,“想象力挺丰富,赶紧吃。”

“想吃杏仁儿豆腐。”

马佳眉毛一竖,“想挺美,虫牙不疼了是吧?”

“我想吃……”

小孩可怜哦那个奶狗似的趴趴眼泪光闪烁。说实话,他的眼睛并没有完全遗传蔡程昱锐而薄的单眼皮,而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圆溜溜大眼仔,更放大了那点小泪花,总体上就是个割了双眼皮的幼年蔡程昱。马佳心软了,“吃三个馄饨喝口汤,我就给你买。快点。”

“老板加个杏仁豆腐。”

“要——糖——桂——花——”馄饨冲老板喊。

马佳斜了小孩一眼,“别得寸进尺哈。”小朋友幸福无比地含着甜丝丝的杏仁豆腐撇碗边边上的糖水吃。马佳本着粒粒皆辛苦的原则认命地把剩下几个小馄饨捞捞塞嘴里,手擦了三遍,小孩还在舔糖水。“小蔡同学,我建议你快快吃。不然你迟到挨批,我迟到扣钱。”小朋友充耳不闻。馄饨从来不怕马佳,马佳总是会让步的。她的小脑袋里清楚极了,越发磨蹭。马佳知道她又皮痒,只要是蔡程昱不在家,她就蹬鼻子上脸。大人还能治不了你?马佳抽了个新勺子,挖了一大勺作势往嘴里放,馄饨护住小碗,手心朝他抓抓,“啊,我的!”

“你不吃就是我的。”

“我的!”

马佳把一大勺杏仁豆腐怼回闺女嘴里。“你的你的吃吧。”

反正最后还是迟到了。马佳抱着小馄饨小跑过天桥,还是没赶上早操。老师在门口单独等着接她。马佳把孩子交给老师,把手腕上的头绳渡到馄饨手腕上,转身要走,馄饨往前一扑:“你没有亲亲。”马佳把她的小脸从头发里扒出来,啵一口额头,“去吧。”

“今天你要快点接我。”

“行。”

“要第一名接我。”

“行的。”

“哥哥来不来?”

“哥哥有工作,过两天回来。别的小朋友都等你呢,快去吧。”小馄饨一步三回头进了教室,马佳才赶紧回到自己的通勤路线上。对马佳来说,小馄饨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连带蔡程昱也是。这都是命,当头砸下来了,不接也得接。稳稳当当长到这么大,能吃能睡调皮捣蛋,都是捡来的福气。

他和蔡程昱早期也经历了磨合期,怎么可能没吵过架。刚谈那会儿小馄饨还在姥姥家,蔡程昱和马佳住在一起,才晓得过日子那么多鸡毛蒜皮,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无非是些琐事,磕磕碰碰始终舍不得分。后来把孩子接来了才突然好了,家里有个随时在睡眠的小东西,俩人大气不敢出,一时的急脾气按下来,倒也能坐下来沟通了。他们的流程是全反的,先有了孩子,后搬在一起,才慢慢学着怎么恋爱。蔡程昱爱憋事儿,马佳爱急眼。年龄和阅历的差异是一道深深的沟渠,架桥需要技巧,他们的方法简单粗暴:填平它就完事儿了。蔡程昱最焦虑的时候看见电视里播狮子妈妈带崽都要换台,马佳就把馄饨抱自己屋睡,到点再抱回蔡程昱屋里哺乳,蔡程昱困得孩子都搂不住,喂完连睡衣扣子都不想系。硬捱了俩月,马佳说,得,把奶断了吧,我自己喂。再弄你还有什么心思上学?

蔡程昱烦,我要是这点责任都担不住我何必生她呢?

马佳半晌没吭声,起身先把馄饨放另一屋,轻轻合上门。“你说到点儿上了。你以前的事儿我也不想问,照我意思,一开始就不该生。你自己都是个孩子。”

“我不是孩子。”

“行吧。”

蔡程昱搓搓脸,“唉我真的……哥,我想带她,我真的想,我就是……”他的脸埋在手心里,声音闷闷的,“我一想想孩子张嘴叫我一声妈,我就,有点害怕你知道吧。”马佳捏捏他的后颈,热热的手心熨帖极了,慢慢把小孩揽进臂弯里,“不碍事,这不还有我呢吗。实在不行,馄饨给我吧,你就当馄饨哥哥呗,我养俩不嫌多。”

“你还笑得出来。那不行,我当初选择要她,我就得好好……”

“也没让你闲着哈,把学上明白了,将来指着你挣奶粉钱,知道吗?没上好学啥也没有。”

“佳哥……”

“就这么定吧。等你准备好当妈妈了,再说以后的事情。”

后来小馄饨趴在马佳肚皮上晒太阳时喊出了第一声含混的“pa”,马佳猛地坐起来,手抖着打开录像,“宝贝儿,再叫一个?”小馄饨笑了,“p……baba!”马佳眼眶发热,紧紧抱住这个小生物,亲她光光的小头顶,他似乎第一次切身明白为人父母确实有幸福的瞬间。你从此不一样了,你从千千万万的人里被准确识别,你实实在在有了新的身份和新的称号,一个小天使选中你做他的爸爸。马佳发誓这比他授衔时要骄傲一百倍。

他发遍了所有社交媒体账号,闺女会叫爸爸啦。蔡程昱心里不平衡了老长时间,小馄饨才艰难地在1岁零两个月的时候清晰地说出了“哥哥”。马佳给他拨视频电话,“程昱,程昱,回家吧。快点。”马佳点点视频里的人,“这是谁认得吗?”小馄饨洪亮地叫了一声:“哥哥!”

蔡程昱刚下台,对着手机当场哭花了妆。

他就这么当宝贝的哥哥当了两年多。小馄饨似乎也遗传了一点迟钝和乐天的禀赋,并没有过多追究过妈妈的问题。反正哥哥会哄她睡觉,给她唱歌,爸爸会给她做饭,也给她唱歌,傻傻的也挺快乐。蔡程昱在回京的路上想过很多,马佳告诉他,准备好以后再说。但这显然对孩子是不公平的,馄饨越来越大,这层皮儿要包不住她了。

出差一周,每天馄饨都要捧着视频入睡,泪眼哭成两条河,念叨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还有三天,好吗宝宝,三天我保证一下飞机就去接你放学。”

马佳在一边举着纸巾盒给闺女擦鼻涕。“你得了,下了飞机累死,你有空接她?唠够了没啊?光想她不想我?”

“想啊。”蔡程昱耳朵红了,“想你,你不会也要哭吧?我大后天就回,吃什么啊我做。”

“你可别做……做也行,做点儿别的。”

“…………我觉得你当着孩子说了不该说的但是我没证据。”

马佳仰天大笑三声,“睡吧,赶紧。馄饨已经睡着了,你看,哭累了就是睡得快。”

“谢谢你,哥。”

马佳的笑还没收回来,一时有点懵,“怎么了突然。”

“没事儿,就是想起来,馄饨出锅那天乱七八糟的,始终也没跟你好好说谢谢。”

“嗨,八百年前的旧事提了干嘛。”

 

蔡程昱信守诺言,拉杆箱直接物流寄回家,自己一下飞机直接去了幼儿园。来得早了,还没放学,只能隔着栏杆在乌泱泱一群花花绿绿的小孩里面辨认属于他的那一个。马佳好像终于学会扎小辫了,还会梳双马尾。双马尾小馄饨有心灵感应似的回头看他,眼睛一下子亮了,丢下玩具飞快地冲向门口,小手从栏杆中间伸出来牵牵蔡程昱的手,“你今天第一名!”

和老师请示过后提前把孩子接走,蔡程昱抱着馄饨慢慢往家走。小姑娘越来越沉了,趴在他身上环着他的脖子快乐得直唱歌。蔡程昱破天荒给她剥了一颗软糖。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启这个话题。小孩子蓬松的发尾搔得他喉咙发痒。

“小蔡同学,问你个事。”

馄饨正专心大力咀嚼,敷衍地“嗯”了一声。

“知道谁是妈妈吗?”

“哥哥是妈妈。”说完又捂住嘴巴,“国家机密,不能说。”

蔡程昱差点笑出声,“还机密,什么破词儿谁教你的。”

“爸爸教的。”

“还教什么了?”

馄饨犹豫了一下,“只有哥哥是妈妈,别的哥哥不是。”

蔡程昱停下来,和馄饨对视,“还有呢?”

“妈妈能亲我,别的哥哥不能亲我,亲我得先问马佳。”就这对答如流的程度,可见灌输不止一两天了。蔡程昱简直纳闷儿,这爷俩独处的时候一天天干啥呢都。

“行,教得挺全套。”蔡程昱快抱不动了,把孩子放下来,牵着她的手腕过天桥。春风吹起他的风衣下摆,像半面旗帜。他把牵孩子的手换到背风的一侧,轻轻蹲下来。

“可以让我做你的妈妈吗?”

馄饨舔了舔嘴唇,上面还有残留的糖霜。“好。”

蔡程昱拥抱她,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他不确定她真的明白其中的意思。再过一条马路就进小区了,他再次把孩子抱起来,小东西依恋地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嘀咕了一句:“妈妈。”他的眼泪险些掉在柏油路上。

他准备好了,他早该准备好。

 

 

 

彩蛋1:当初马佳说出那一番“你当娃哥哥,养俩不嫌多”的豪言壮语以后,蔡程昱颇为感动,曾经向李琦转述过这件事。李琦无语了足足五分钟,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你知不知道,辈分要论这么算,马佳是你爹。”

蔡程昱:?

(回去吵没吵架咱不知道)

wb还有俩彩蛋。可划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