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小馄饨

Chapter Text

蔡程昱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周的时候,下楼去便利店想买个可乐,出门就在残障车道重重摔了一跤,两腿间一热,他就感觉完蛋,羊水破早了。彼时刚转业与他素不相识的马佳刚好在便利店买烟,听门外有人呼救命,赶紧冲出去。外头就是雪地,蔡程昱因为还没开始宫缩,竟然还能爬起来,血水从他裤管里流下来,雪地上一小朵一小朵的红,马佳没见过这阵仗整个傻在原地,蔡程昱握着栏杆请求他,“兄弟,能帮我一下吗,我好像,要生了。”

人命关天,马佳赶紧摸钥匙,速速驱车送院。半路上蔡程昱很熟练地给医生拨电话简要说明情况,我今天摔了一跤,两分钟前见红了,还没开始疼,我现在在去医院路上,十分钟内能到。“血压不高,不晕,王医生您照常准备吧。”

王晰挂了电话,深深叹了口气。他第一次见蔡程昱是去年,他在门诊就注意到走廊里这个徘徊的小男生,很典型行色匆匆一个人来做产检的未婚小妈妈,特意穿宽大的衣服,想遮住已经起来的小肚子,做了妈妈却还是喜欢穿这种小孩子才穿的活泼亮色衣服。站在医院一楼大厅里都不敢问,心虚地把外套挡在身前。去做b超,还假模假式先去耳鼻喉科挂了一个普通号,才扭扭捏捏去一趟产科。小孩子还没有成型,在影影绰绰的图像上像一个小虾仁。医生说,已经6个周了,这个月份容易流产,多注点意。其他的没事,发育正常。女医生热心肠,看他年龄太小,多嘴问了一句,还上学呢?他点点头。医生给他开了点钙片和叶酸。他很礼貌地说,谢谢你。

王晰在一边没吭声,过两周蔡程昱又来复查,王晰才和他说上话。关于孩子的来历蔡程昱交代得轻描淡写,说当初是谈朋友,俩人都胡乱弄,仗着年龄小,他还没彻底分化,所以肆无忌惮一点措施都没有。结果不小心怀孕了。对方是香港来的交换生,寒假一结束,很快就回去了,从此再也没有联系。他没有备孕就怀上了,照常生活,只是人越来越迷糊,嗜睡,他以为只是让人打盹的春天来了,却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种子发芽了。

“你怎么打算的?”王晰已经做好了帮他拿掉的打算。

“当然是生啦。”蔡程昱笑了笑,语气很平常。王晰竟然一时被他唬住了,那一瞬间的坚毅和笃定让王晰没敢立即建议他还是取掉。

蔡程昱不是苦哈哈的那类人,似乎生来就有乐天派的禀赋,虽然有点愁应该怎么养大这个小东西,但非常愿意学习。他坚持说要生下来,长辈戳着他脑门骂他不知廉耻,他暗自对小生命的到来感到由衷喜悦。他有坚定的自信,既然自己能长得这样好,那么自己带出来的小孩必定也不会差。

作为这个科室收治的年龄最小的待产人员,又是单身小妈妈,蔡程昱得到王晰的特殊关照,生怕他出问题。战战兢兢熬过九个月,还是在第十个月出事了。王晰很想骂他为什么发神经夜里出来买可乐,等不了十五分钟外卖吗?怕刺激到临盆的蔡程昱强忍作罢。

蔡程昱缩在副驾驶上,咬着牙,眼泪汪汪说,“对不起哥,我把你的座椅弄脏了。”马佳不敢分心,摆摆手说没事儿没事儿。马佳心里奇怪他怎么会这么小,大雪天又一个人在街上,从头到尾只给医生打了电话,不通知伴侣,也不通知妈妈。蔡程昱因为害怕,还是有点呼吸困难,眼前发黑。他强撑着在外人面前要保住自己的冷静,因为旁边这个傻男的看起来也不像是懂生产知识的。自己如果把对方吓坏了,大雪天开车出了意外可就是一尸两命了。蔡程昱脑子里一锅粥。

等红灯的时候马佳帮他把座椅靠背稍稍放下来,颈枕给他套上,希望他舒适一点,蔡程昱突然脸色煞白开始呼吸急促,马佳紧张极了。“你怎么了?我该怎么做?”

蔡程昱深吸一口气,你开车,我开始疼了,不用管我。

马佳目不斜视,只听着蔡程昱很用力地呼吸,“有纸巾吗哥?”马佳哆哆嗦嗦掏给他整个抽纸盒子,蔡程昱一边抽气一边把纸大量地垫在身体下面,塞在球鞋里,这种关头了还想着既然把别人座椅弄脏了就不要再流下去弄脏地毯。他是第一次怀孕,好害怕,一边抖一边掏出手机来在备忘录里记录宫缩。手上有没干的血水,息屏了,指纹识别偶尔会卡住,蔡程昱一边急,一边大颗大颗掉眼泪。

到了医院,已经有一副担架在楼门口预备接。主要王晰怕他摔到骨头之类马佳没管门卫,直接冲杆,进去停在院里,和救护车并排,熄火,下来,打开副驾的门,把蔡程昱抱起来,担架和护士迎上围住,马佳一脑门汗,“我抱得住,告诉我去哪儿。”一个小护士颠颠地一路小跑在前面带路,担架跟在马佳后面也一路小跑。王晰有手术,接待不了蔡程昱,交代了周医生来,周深在大厅和他们会合,直接带去病房,路上蔡程昱一直在交代前面宫缩的情况,羊水流出的量,既往病史,孕酮水平,马佳一路抱着,蔡程昱的裤子又湿又凉。

一开始马佳是真的很怕出危险,紧张得脚下打滑,但是见周大夫很淡定,顿时冷静了许多。根据引导把蔡程昱放病床上,手上还有血水,支棱着手傻站在床边,蔡程昱痛得嘴唇都白了,一声不吭把纸巾盒塞回去让他擦手。周深不熟情况,瞟了一眼马佳:家属啊?去楼下交钱领衣服,这边我来就行了。

这种关头哪里顾得上是不是家属,反正人命关天的,马佳顺从地下楼去交钱、取病号服,还被迫领了一个准爸爸专用的常识宣传册。回来医生已经量血压测胎心一套整完了,蔡程昱出汗出得像从水里捞上来的,马佳可能出于是人民子弟兵天然的责任感,愣愣地被护士支使着去借了一个干净脸盆,新毛巾,接了热水,给蔡程昱脱衣服。蔡程昱疼过去一阵了,脸上重新恢复血色,满脸通红说不要,我自己来,不然让护士来……隔壁床的护士翻白眼:你这个时候不让你老公伺候你什么时候伺候你?“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爸爸是要参与进来的!”蔡程昱有点急眼:“他不是我老……”马佳先接茬了,行行行是的好的。转头安抚他,咱听医生安排总没错。

马佳给他脱鞋,脱袜子,都是污染了的。脱裤子擦腿上的污迹。换干净内裤,还垫卫生巾,反正马佳脸黑红,给他弄干净穿上病号服,蔡程昱已经羞到麻木了,周医生逛了一圈又回来盯他,说,一般来说破水后24小时内就会临产,你宫缩开始得早,也许今夜就生了。家属暂时别睡啊。

马佳:好的。
蔡程昱:?
这个状况真的常规吗?
马佳就当在做好人好事,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救蔡程昱母子俩和抗洪救灾没什么区别。蔡程昱盖着小被子,暂时不疼了。等待下一波阵痛的到来。俩人面面相觑,蔡程昱看见马佳外套和大腿上蹭的血迹,小声说,对不起啊。马佳把外套脱了,说,你没事就行。

 

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必须需要一个破冰的声音,小孩终于忍不住自我介绍说:我叫蔡程昱。
马佳停顿了一秒,捏着单据说,我知道,刚才我拿你身份证去交的钱。

蔡程昱下腹抽痛,怎么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的。

马佳没有让他尴尬太久,接着说:我叫马佳。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毕业的,少校,不过刚转业。

蔡程昱微笑点头,心里嘀咕,兄弟,倒也没有必要说这么详细。

蔡程昱摸手机说,好心人支付宝多少?我把钱转给你。

马佳说不用,你还想着这个呢,一会儿要生了怎么办?

蔡程昱说没事,我有数,今天我猜生不了,要生也是后半夜要么凌晨了。你赶紧回家睡觉吧,都十二点了,你老婆要着急的。

马佳说:那个,我还没成家呢……

名不正言不顺就是顺水退组地马佳留下来了,要帮人帮到底。没给支付宝,不过顺势加了个微信。蔡程昱太累了,靠着枕头闭目养神。马佳比较忐忑,一会儿就摸摸小蔡的手,摸摸脖子,害怕这个男孩子别突然没了。马佳也是因为实在没经验,蔡程昱雪地里流血的样子又太吓人,所以使出了十二万分的小心翼翼。摸摸是热乎的,手腕突突地跳,就放心个五分钟。一会儿又要起来摸一摸。

护士进来嘱咐,饿了就吃点东西,离生还早着呢,你们要熬着。马佳进入角色可快了,问他吃什么,我去买。蔡程昱硬着头皮说,都行,你随便买吧我不挑。

马佳下楼去买饭,外套也穿走了,人一散,周围空气一下子就冷了。蔡程昱自己一个人怀孩子怀到这么大,谁也没靠。认识马佳一个多小时,竟然觉得舍不得了。

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左边的妈妈已经生了,没有奶,爸爸给冲奶粉喂小宝宝。右边的妈妈也刚送进来,哎哟哎哟喊疼,旁边她老公抓着手。蔡程昱心里惨,忧心等一下马佳走了怎么办?当即马佳就拨了个微信视频进来。一张大脸喜气洋洋地挤满屏幕。“小蔡啊,我给你看哈,你要吃什么这里都有,你等一下我找找在哪转换摄像头。”
“你看,有各种炒菜,有米饭,有小馄饨,还有葱油面,你垫点儿什么?”蔡蔡说,我要小馄饨吧。马佳高高兴兴买了一份小馄饨上去,给把盒子拆开,一次性筷子掰好,才发现蔡程昱手打上点滴了,蔡程昱解释说,“姐姐说要用抗生素防感染。”那有什么,就喂呗。蔡程昱猜可能是自己神经过敏,强烈感受到左右两床的产妇都对自己投来参观的目光,扎人。马佳给喂得顺利,一口一个。吃了五个非常单薄的小馄饨,蔡程昱感觉自己又要开始疼了,摆摆手,不吃了,吃不下了。马佳很自然地把碗收回来,用蔡程昱含过的勺子继续吃他剩下的小馄饨。蔡程昱简直惊了,差点想出声制止,但是马佳太自然了,他制止的话哽在喉咙里又咽了下去。

马佳吃完了,收拾了,陪着蔡程昱开始疼。从手机里找视频给他看,医院的网无敌他妈的垃圾,在线的都看不了,马佳只能给他放手机里的本地视频。有送别会上年会上各种场合马佳唱歌的视频,差不多都是朋友拿他手机给他录的。马佳:我给你找哈,有一回我们有一招商会,金主爸爸非要让我们上去唱饮酒歌,那帮人都不会唱啊我的老天,就硬上,只有我唱过,还忘词儿了。你看我哥们儿可有才了还给我们加字幕。

蔡程昱笑得不行。一边笑一边皱眉。马佳手机里的视频好他妈多,看完他的看战友的,各色各样的奇怪的才艺展示,用鼻子吹葫芦丝单手拿大顶啥的,贼蠢那种联欢会节目,蔡程昱笑点低,快要把旁边的小宝宝笑醒了。

到两点多就越来越痛,痛到已经没精力看视频,浑身又湿透了,马佳给他换新的干燥的病号服,还在后背给垫上干毛巾,这回脱裤子蔡程昱已经无力挣扎了,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咸鱼,马佳给擦手,擦脸,给喝口水,医生过来检查,脱裤子查看下面,手要伸进去,马佳吓得不敢看,非礼勿视,宫口开到三指,生不了!

小周医生记录了一下数据,说,你做好心理准备哈,要是到三点半还开不到十厘米,你就要剖了啊。蔡程昱才开始害怕,剖哎要剌刀子的,还要留疤,呼吸开始紊乱,感觉孩子也开始扑腾。马佳手掌放在他肚子上,做些无用功,念经一样地,好了好了老实点甭折腾你妈妈啊……蔡程昱觉得他好搞笑好傻逼,轻轻地笑了一下。马佳拿这个逗他,故意跟肚皮夸张对话,“你加把劲啊哥们儿,你不努力你妈妈就要被开刀了知道吧,开刀可不安全,划到你的头,你可就破了相了,你考虑考虑,加加油。”

蔡程昱真的开始笑,他反正疼得脑子都木了。三点多终于能行了,蔡程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非常迅速地转移到产床上要往手术室推。医生问:家属要进来吗?马佳就看蔡程昱,他根本也不是家属。蔡程昱说:不要…… 哪里好意思啊,今天刚在便利店门口认识的人,要别人陪自己进产房!甚至也不是每一个亲爹都愿意进产房的,爹真的比较垃圾。蔡程昱摇头说不要进,眼里是含泪的贼害怕的。

马佳说,进吧,需要额外的手续吗?医生说不需要手续,你去隔壁房间消毒。马佳消了毒,穿了和医生一样的手术服,唯一的工作就是坐在手术台边上握着蔡程昱的手。蔡程昱盆骨窄,产道狭小,生得困难。要侧切。 上麻药,侧切,生出来,再缝合,虽然打了无痛,但蔡程昱一直哭,不敢叫,蔡程昱抓他抓得很紧,把马佳手腕抓出好多红痕,总之没有太受罪,二十五分钟生完。幸好王晰主刀,做事果决 ,小孩抓来给蔡程昱草草看一眼,就被提溜走去洗了。蔡程昱摸摸自己的肚子,像一个空口袋。王晰用镊子夹着棉球给他擦擦眼泪,擦擦鼻涕,“恭喜你哈,你现在是一个妈妈了。”

蔡程昱被处理好重新放回病床上,他很困但是不闭眼,也不出声。王晰叫马佳出去有话说,蔡程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马佳好像能从他可怜巴巴的眼神里看出点意思来,就是怕他一出去就不回来了。毕竟人家也是仁至义尽陪你把孩子都生了,还要怎么得寸进尺呢?蔡程昱把目光收回来。马佳出去前把外套搭在被子上面,手机拿出来放在蔡程昱枕边。意思是我还得回来的。

马佳一路跟着王晰出了住院部大楼,到停车场门口,王晰点了根烟,“你知道蔡蔡这一年过得有多难吗?”马佳完全摸不着头脑。王晰显然是把他当孩子爹了,蔡程昱刚来的时候,打死都不说谁是孩子他爹。小小瘦瘦的一个人,脸颊上还有肉,看着还是小孩子呢,却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了。王晰把马佳一顿臭骂,马佳起初想反驳,但是王晰历数的各种事情他其实想听,就没吭声。王晰就骂啊,蔡程昱24周的时候,先兆子痫,自己在家里晕过去。差点就没了。要不是他点的外卖小哥负责,一直敲门不应,看外卖单上写着,“我怀着宝宝,麻烦师傅少放油盐哦”长了个心眼,拨了110和120,如果外卖小哥就把饭放在门口了呢?大人小孩那不全完了?

总之类似的事情,给马佳一顿骂。骂完了,不解气,你也不吭声!你反省了吗?有良心吗?马佳挠头,医生,其实我不是他男朋友。王晰暴起:还不认账!还不认账!搞出人命了还不认账!

解释半天误会解开,王晰也闹了个大红脸。“你怎么不早说。”

马佳:我看您在气头上,没敢。

王晰问他和蔡程昱什么关系,马佳就把今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王晰惊了,发现原来冤枉这么一个世纪无敌大好人。竟然是见义勇为的市民!为素不相识的单身妈妈挺身而出!

后面就请了一个照顾小蔡的护工,反正本来小蔡也计划好了要请护工的。马佳刚转业,工作还没定下来。就白天半天找工作,半天陪小蔡。蔡程昱有刀口,不能吃油盐重的东西,小屁孩又嘴馋。马佳第二天就买两份,一个病号餐,一个普通餐。马佳吃的时候,偷偷用筷子尖儿蘸一点点带辣味咸味的,让小蔡含一口。

蔡程昱这种人肯定刚怀上就给孩子取了八百个名字,一直到生,始终没定下来。可孩子总要有个名儿唤,小宝宝生出来肉呼呼皱巴巴,像个皮薄馅大的小馄饨,马佳说,既然你妈实在是定不下来名字,就叫小馄饨吧。你妈就是吃了一碗小馄饨才生的,你看你妈妈的肚子,只剩皮儿了,一个肉蛋儿掉出来了,就是你。

蔡程昱乐了,佳哥,她听不懂,你说了也听不懂。

马佳头也不抬,眼睛黏在小孩身上,毫不在意地说,那就等大点儿了再给她说呗。

蔡程昱心脏一缩,怀疑自己幻听。马佳并没有察觉这时自己候潜意识里已经认定自己能等到小馄饨长大。

总有很多琐事填充他们的共处。新生儿要吃奶,没有奶也要吸,小宝宝咬一下就会促进产乳的。蔡程昱的胸脯因怀孕有点二次发育的意思,肉肉软软地鼓胀着,乳头也很小。他唱歌没想到吃奶是这么痛的,很痛很痛,蔡蔡头一天没有奶水,王晰要求他仍然每隔三个小时把孩子抱起来嘬十分钟。蔡程昱抱着小娃,被咬得眼泪汪汪,小孩撒开嘴,乳头都肿的,蔡程昱刀口也痛,乳房也痛,脾气急躁。马佳从隔壁床的妈妈那里寻来的药膏,给他涂。直接上手真的很诡异,马佳非常多此一举地用棉签涂,效率奇低,蔡程昱自己提着上衣,乳头在寒冷和拨弄中起立变硬,蔡程昱脸红到脖子根。药膏不能让小孩吃到嘴里,下一次吃奶前还要用湿巾擦掉,小孩吃完再涂,一天折腾好几次。

蔡程昱自告奋勇要给小宝宝冲奶粉,冲了就要喂,马佳大喊笨蛋,给你闺女烫秃噜皮了!你尝一尝温度先。蔡程昱掀开盖子喝一大口,“还挺好喝。”马佳无语,哥,别喝完了。

新手妈妈蔡程昱学习能力很强,第二次冲奶已经跟护工阿姨学会了用奶嘴隔空滴一滴在手背上。

护工阿姨给安排了促进产乳的各种汤水,第二天夜里蔡程昱痛苦地继续进行空嘬奶作业。马佳在一边冲奶粉,突然蔡程昱惊呼,啊,啊佳哥,我有奶水了好像……

喜出望外。蔡程昱很兴奋地转述,吃奶好神奇哦,我感觉奶是从我的背上哗啦!哗啦!这样流到前面的。人生新鲜体验嘛!确实如此!马佳已经冲好奶了也不能就这么倒了,蔡程昱旁边拧开奶瓶盖子豪饮,“你喝不喝,要不要给你冲点儿,真的挺好喝。”马佳递给他纸,“我不喝。知道新生儿奶粉多少钱不?小孩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哈。”

一连几天马佳就一直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没名分,也没法恋爱,即使有科技使生产相对安全和优雅了些,生孩子也远不是一件浪漫事。大人要擦身,孩子要拉尿。蔡程昱的下体几乎可以说是破破烂烂,渗血的刀口,狰狞的缝合,生殖腔内还有各种残留排出,他上卫生间都需要护工辅助,狼狈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氛围。恋爱总是循序渐进的。蔡程昱读过一些帖子,诸如许多Alpha见过生孩子的场面之后会发生心理性的勃起障碍,马佳是一上来就接受这种冲击,蔡程昱喜欢他,但是远不敢妄想能有发展。

蔡程昱虽然没有剖腹产,但是侧切了,等刀口长好,要住蛮久的院。住到第二周,蔡蔡的妈妈来了,蔡程昱不看妈妈,脚从床沿垂下来坐着听数落。妈妈说跟妈回宿州吧,妈妈照顾你。马佳刚好在这个档口买饭回来,风风火火一开门,哇哦,这个场面就不对劲。

马佳:……我是不是时机不太对。

蔡程昱有点怕王晰追打马佳的场面再次发生,抓住妈妈的手说,这个就是我跟你说的送我到医院的大哥。妈妈狐疑地打量他,马佳很慌,从氛围判断这是预备丈母娘。那时候也许还没有做姑爷的自觉,类似见到了受害人家属的紧张。那种莫名其妙的亏心。马佳把饭放下,想插口袋又觉得不好,一顿手足无措支支吾吾。“阿姨吃了吗……?要不要,跟着……吃点?”蔡蔡妈妈一脸“你哪位”的表情,掏出三层保温餐盒,有自己酿的小排,鲫鱼汤,猪蹄之类的东西。马佳买的病号饭在旁边显得贼寒碜。马佳:“那个,阿姨,他侧切了,不让吃那个酿的那个带酱油的……”蔡蔡妈妈感觉到自己的母爱严重被冒犯了。

现场一度陷入尴尬。妈妈带了两人份的饭,马佳也带了两人份的饭。小桌板非常拥挤,悄无声息吃了两分钟,蔡程昱拐拐马佳,往他碗里夹了一块浓油赤酱的小排。妈妈傻眼。蔡程昱只能喝喝那个鲫鱼汤,要吐姜片,马佳垫个纸巾拿手一接,空投进垃圾桶,妈妈再次傻眼。

马佳要去给蔡程昱续下个周的住院费,他一出去妈妈就审问蔡程昱,和马佳什么时候好上的。蔡程昱苦笑说没好上。妈妈说不可能勒,你俩吃一顿饭眉来眼去,当妈妈老糊涂了吗。蔡程昱叹口气,你儿子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未婚生子男大学生,日常收支靠妈平衡。人家国防大学正经毕业的直招士官,俩二等功,二十七就少校,还北京户口本地人,你儿子怎么攀啊。蔡蔡妈妈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还是想不通,可是妈妈觉得他确实是喜欢你的呀。蔡程昱说,人家心肠热,心眼儿好,你还要赖上人家呀?

妈妈问,那你和妈妈说实话,你是喜欢马佳吗?

蔡程昱的手指揪着卫衣的绳子绕啊绕,我喜欢有用吗?人家看得上我吗?我喜欢人家也不能这么坑人家呢,哪里有一娶进门还带着个拖油瓶的,马佳可是头婚。

马佳门外听见了,没往里走。

蔡程昱把钥匙给妈妈,说让她回去睡个觉,不要在这里了,这里不用陪床。妈妈说我不要去你的狗窝,我去找你巧儿姐姐住。妈妈一走蔡程昱就开始愁了,马佳问咋了。“妈妈让我跟她回宿州。刚生完孩子也不能回啊,至少等满月了吧。”马佳抚他后背,别愁,愁了回奶。回了你闺女吃啥。住院还得住一周,慢慢想,慢慢安排。

小馄饨过了一周整个娃娃白回来了,不是刚生出来那个红彤彤皱巴巴的样子了,马佳抱着看,睁开眼睛是个小单眼皮,和蔡程昱一样的垂眼角。马佳说,照顾你真的挺费劲你知不知道?蔡程昱心一沉,答知道。

马佳抬头一个傻笑,所以你考不考虑让馄饨认个干爹?

蔡程昱没反应过来,和他想的发展不太一样,但也无妨,认呗。“要是那天没在街上遇见你,大雪天,我摔倒了连出租车都打不到,不知道馄饨还有没有这条命。”马佳说:是呗,不然小馄饨都露馅儿了,汤都撒了。蔡程昱就笑,“说是我们俩救命恩人都不为过。认你当亲爹都够格。”说出去了感觉怪怪的好像哪里不太对头。

马佳浑然不觉,冲小孩说,叫声爹听听。小馄饨只会吐泡泡。

孩子两周了,马佳工作也定了。蔡程昱回蔡尧家和妈妈一起住到满月,然后又回宿州。和马佳只保持微信联系,本来没什么关系的俩人,拿孩子当借口说想你。说视频呗,看一眼孩子,其实聊一个小时里有五十分钟都是在看蔡程昱。

春天一来,孩子百日,办理的休学也到期了,蔡程昱就回北京接着上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提着电脑,出了车站就看见马佳朝他招手。“走啊,吃早点切。把我等饿了都。”

蔡程昱偏头望望马佳英朗的侧脸,心想,也许从现在开始还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