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南戌】伪证

Work Text:

◎南秀吉×戌亥
◎极其没有逻辑的假孕

伪证

戌亥觉得自己怀孕了。
同时他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其实起初只是普通的疲倦与头晕,自己零食的口味变成了柠檬和梅子为主。怎么看都是毫无关联的两件事,直到南秀吉提起妊娠初期的症状。
“如果觉得劳累头晕,经常作呕,爱吃酸味食品,甚至胸部都变得敏感的话,就是已经怀孕了哦。”
“别做梦了。”戌亥像平时那样无奈地回应南秀吉。
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说出这种话了,每次都要射在里面才满意,做完之后还摸着他的腹部一本正经地说“给我生个孩子吧”这种话。戌亥认真反驳了几次之后,南秀吉还是没有改,他也就放任自流了。
但是今天被这么一说,戌亥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觉。
——要是真的怀孕了的话……不,根本不可能,而且有好几条还是不附和的,比如他不晨吐,胸口也没有什么反应。
南秀吉吃完早饭后要去赶地铁,他才刚离开家门,戌亥就跑进卫生间里吐了。
——不可能的。
即使这样想着,戌亥还是颤抖着将手放在了小腹上。

这个错觉被藏在心里,酝酿了一整个白天,终于还是在晚上暴露了。
粗长的性器顶开柔软的穴肉进入身体,南秀吉总是喜欢操到最深,然而这次才插到过半,戌亥就叫了停。
“不要……太深了……”
“胡说。”南秀吉拉着戌亥的手摸向下面,“明明还有这么多没进去呢。”说完,南秀吉又往里顶了几下,戌亥感觉到热硬的柱身摩擦过掌心,呻吟了一声后又开口阻止。
“不行,真的不行……”
“怎么了?几天没做你又变紧了?”
“才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唔……”
南秀吉威胁地挺了挺腰:“快说,不然我现在就捅到你肚子里。”
“我……”戌亥紧张地抓住床单,理智明明清楚地知道他不可能怀孕,但他还是抑制不住那股莫名的恐惧。
“太深的话,会伤到孩子……”
“孩子?”南秀吉眯起眼睛,“原来我的戌亥怀孕了啊。”
“不…我没怀孕……”
“骗人,孩子都有了,你就是怀孕了。”南秀吉抚摸着恋人平坦的腹部,“不过既然如此,确实要对准妈妈温柔一点了呢。”

南秀吉拿了枕头垫在戌亥腰下,抽插的动作也变得缓慢。就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每次顶入都避开了软肉里的敏感点。
虽然下面被填满,却得到没有丝毫的满足,这种感觉像是被人捏住了心脏,戌亥苦闷地挣扎片刻,还是遵从本能扭腰调整意识,让阳具的前端撞上那个地方。
“嗯啊……”
“听说怀孕的人会更敏感,果然是这样,戌亥都变得更浪了呢。”
“我不是……”
“别狡辩了,你以前可没有主动扭过腰吧。”
“呜……”
“不过别担心,无论戌亥变成什么样,我都能满足。”
听起来像是可靠的情话,但无疑就是性骚扰。
戌亥知道自己又被南秀吉设计了,咬着牙想要将为所欲为的小男友推开,却被抓着腰拖回对方身下,滑出去些许的阳具也狠狠撞体内。
“啊啊——不行——”
南秀吉握住戌亥试图护住腹部的手臂,大开大合地操干起来,完全没有之前的半分温柔。充血的柱身快速在股间进出,过激的刺激令戌亥腿根打颤。
“秀吉…真的太深了……”
“流产的话,再怀上一个不就好了吗?”
“不行……滚开……”
南秀吉用力捏住戌亥的下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居然这么对我,那这个孩子就更不能要了。”
“啊啊……住手、呜啊……秀吉不要……”
“没关系。”南秀吉几乎将阳具都抽出来,只留下顶端撑开穴口,然后又一口气操到最深,戌亥被撞得仰起脖颈,泪水也从眼眶中溢出来。
“我们还会再有孩子的。”

事后南秀吉又变了副样子,缠在戌亥身上撒娇耍赖,用脸颊蹭着恋人的肩膀。
“戌亥,你可不许真的生气啊。”
“嗯。”
“不过一想到你愿意为我怀孕,我就好开心啊。”
“说够了吗?睡觉。”戌亥把南秀吉按回他的枕头上,“剩下的梦话该在梦里说。”
大概十分钟之后,南秀吉的呼吸声变得平稳,戌亥觉得他应该是睡着了,才犹豫地将手放在小腹上。
——已经流产了吗?
——还是……已经又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