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决 02

Work Text:

 

Chapter 2

 

子桓就这样住进了曹操给他的公寓,没那么豪华但足够宽敞。开始子桓不怎么出门,只喜欢懒散地蜷在沙发上,每天看夕阳透过窗帘照进客厅拉出颀长的影子。当外室的自觉还是有的,不过时间长了,生活过于舒坦总是没什么趣味,尤其那晚之后曹操几乎没有来看过他,就连曹真这段时间也忙得不见人影。子桓不去想太多,叼着一颗葡萄嘬了口甜酒,日子还就这样过。

曹操上周就出差了,还是隔了几天曹真告诉子桓的,子桓不免有些情绪,曹真倒是劝他看开些,言语中带了点晦涩,曹操这次不知道要去多久,左右现在跟了曹操不愁吃喝,其他的想再多也是无用。于是当情热毫无预兆地到来,子桓仍旧下意识地打电话给曹真。

有段日子没做了,许是之前曹操的信息素太过强烈,这次埋在曹真的颈边,子桓总觉得不甚得趣。大概觉察到了今天这说不清的别扭,曹真也失了耐心,捞过子桓的两条长腿架上肩膀,按着腰胯狠狠动着,几次弄得子桓哀叫出声,痛觉盖过快感,二人在床上折腾了半宿,情热依然得不到缓解。

曹真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那个袁本初居然真的为了你跟我叔叔翻了脸,”说话间还埋在子桓身体里,只是这样缓慢地动着,磨得俩人都没了脾气,“我说子桓你也是,招惹谁不好,这两个哪个是好惹的?”子桓听过只是缓缓抬起身,引着曹真给自己换了个体位,背靠在身后坚实的胸膛,头仰过虚搭着肩畔,再让粗糙的手掌按压上自己胸前,划过柔软的小腹,直至覆上身下那处,交替堆积的喘息愈发粗重,嘴唇若有若无地擦过耳畔,“有没有我很重要么?你们都知道这只是早晚的事情……”

“可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你,”曹真有技巧地给子桓套弄,看着眼前的一对耳尖逐渐染上绯色,居然还能断断续续笑着与自己争辩,“不是早就听了你的话,这辈子再不会谈恋爱了……嗯?”舔了舔曹真的脸颊,“还是你自己先忘了……”说着便趴在了枕头上,尾音有些闷闷的,让人觉得带着丝委屈。曹真还没来及接话,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

“你现在在家?”听到曹操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子桓突然有些兴奋,而如今这情形也只好随便应了一声,曹真刚折腾得他有了点感觉,两根手指玩弄着乳头,下面一次次被擦过敏感点,子桓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盼望着电话能快点糊弄过去。

大约隔了半分钟,曹操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这两天少出去鬼混,外面不太平。”听不出情绪,只不过子桓想象着曹操那平素总是讳莫如深的表情,如今正对着自己说这勉强算做关心的话语,不自禁地让自己沉沦在久违的温情中,该死的那其实更应该叫心动。“知道了,曹总。”此时答话更是小心翼翼,瞬间子桓只觉得体内一阵热流涌出,再也抑制不住嘴边的呻吟。

对面很快挂了电话,子桓不知道最后这声有没有被曹操听到,心虚地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到这地步曹真也觉得无趣,冲了个澡就走了,临走还是忿忿丢下一句,“子桓,不要玩火。”

发情的症状已经缓解,此时泡在浴缸里,回味着曹操刚才那两句话,子桓忍不住唾弃起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已经迷恋上曹操了。

长期的冷漠配合偶尔施舍的温情也许正是最适合子桓的良药。

十天后曹操回到了邺城。子桓是从电视上得知的,如今关于袁绍和曹操反目的原因早已不是新闻,大家本来也不关心两大财团之争究竟会如何收场,倒是袁绍因为觊觎儿媳居然和儿子在家大打出手的八卦这几天甚嚣尘上,一下子转移了吃瓜群众们对于子桓这个蓝颜祸水的好奇。

闭着眼睛都能想到是谁放的消息,袁绍估计也没料到曹操会这样反将自己一军。不过曹袁两家明里暗里已经不对付了这么多年,谁手里还能没点对方什么把柄,那也真是白混了。

曹袁两家就这样互相耗着,左右不过些豪门恩怨桃色秘闻。据说最近为了收购官渡一个项目又起了纠纷,曹操这次派了曹植做负责人,显然志在必得,袁氏对于这种类型的项目虽然不算传统强项,仗着自身资金雄厚依然不愿意退让半分,逼着曹操亲自出马。商场如战场,战争总是一触即发。

子桓不关心商战,但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曹操了,那天之后就连电话也很少有,他甚至觉得曹操已经把他忘了,这让他开始不安。

所以当子桓换上好不容易搞来的快递员衣服,抱着一大箱包裹被挡在曹操家门口的时候,连自嘲都变得毫无意义。他连庄园外围的门都进不了,居然还幻想着能偶遇曹操,怕不是偶像剧看多了。

想想更唾弃自己了,身体犯贱就有够可以了,现在心也要跟着一起吗。

正晃神间,一个雪白的团子突然浑圆地扑在了自己的腿上,却是个还不满周岁的孩子,身后跟着惊慌失措的保姆,看到子桓兀自盯着孩子出神,连忙奔过来把孩子抱在怀里,没好气儿地责备着子桓走路不看路,伤了自家小少爷。

“长本事了,学会自己来找我了?”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曹操这话里分明带了丝揶揄,本想着逗一逗自己养的这只小野猫,谁想到猫儿如今不经吓,看向自己居然已经泪眼汪汪。曹操自认也是个多情种,此时觉得心头一热,从保姆怀里接过曹冲,带着子桓走回了自己的居室。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