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Redstone(PWP)

Chapter Text

  門縫鑽進一縷亮光,阿不思盯著那絲光線許久,像尊冰冷的石像不動分毫。他不想、也不能動,層層繩鍊捆住他的手腳,將他束縛在木紋雕花的展示桌上,雙手在後,身體被對折,雙腿大開擺成M字形狀,陰莖則被魔咒貼合在逐漸圓潤的小腹,他潤紅的陰穴在胯下一覽無疑。

  剛被擺成此種姿勢時,他的穴口、陰唇隨即被塗上滿滿一層魅藥,緊接而來是一根同樣裹滿藥泥的假陰莖。方被撞入阿不思就哭得不能自己,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只能盡己所能地多吸入更多氧氣;碩乳上下起伏,彈跳中還噴出好幾滴香甜奶水。葛林戴華德這回沒讓他跪在地上把乳汁全盤舔乾淨,他一心只想讓阿不思在他離開前被慾火逼到發瘋。

  『求我,阿不思。』巴掌落在其中一邊肥大乳房上,更多汁液被從乳頭噴灑而出,『求我解放你,從那名為飢渴的地獄;求我解脫你,帶給你至上歡愉;求我賜予你,讓你能孕育我的魔胎——』葛林帶華德故作停頓,從笑容中露出獠牙,『噢,你早就已經懷上了?但沒關係,我們將會需要更多子嗣,作為我統一三界的士兵,我們孩子的數量可不能少不是嗎?現在,求我吧阿不思,求我滿足你,求我給予你更多——』

  門板大敞,阿不思眼睛都沒抬一下。

  腳踏黑羊皮靴,步伐堅定而沉重,惡魔的身影乍看之下只是個十六歲少年,稚氣與年輕美貌正是他狩獵的武器之一。葛林戴華德挑起阿不思下巴,從唇齒渡過一口清泉,阿不思不願喝下,他就掐住愛人的顎骨,從食道強行灌入。

  陰道已經徹底乾燥,葛林戴華德硬是塞了兩截手指進去,在他愛人的產道裡蠻橫開拓。春藥他離開後被大量淫水沖洗乾淨,桌上盡是藥與體液相融後的淫靡痕跡,阿不思度過嚴重發情般的整整一天,又在脫水與不得進食的狀態下活過兩日,第三天時罪魁禍首終於回來,並在歸回的第一時間就急著趕來繼續操幹他。

  陰莖深入其中,乾澀使每一下抽插都伴隨疼痛,好的是阿不思已經習慣了,他也不是第一次被殘暴的手法逼迫性愛。「你都沒有釋放嗎?當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手指滑過疲軟的莖柱,按壓上圓腹和膀胱,阿不思僅能小小的扭身反抗,「我可以允許你現在尿出來,反正你也不是沒在我面前尿過。還是說排泄之於天使,就和進食一樣沒有必要?」

  直到高潮,葛林戴華德才讓阿不思徹底掙開束縛,光潔的身軀癱軟在汙穢不堪的桌面,任何髒污都只像是襯托。阿不思依然是那般優美,不管是在凡間糖果店的初次相遇、被撕開衣服強行進入的當下、還是大腹便便,逼近臨盆的姿態,看著阿不思的每一刻都令蓋勒特無法招架。

  阿不思還是尿出來了,忍不住的還有大量淚水及恥辱,不一會就濕了整張面容。尿液沾染了他的腹部,滑進他與葛林戴華德緊密交合的隙縫,在桌面蓄成燙熱水灘,散發著令人不恥的熱氣。

  除了哭到哽咽,阿不思再也沒做出其他事情了,他那張嘴從頭到尾就沒說過一句話,連尖叫或呻吟都少有,若不是親耳聽過他的天籟,葛林戴華德會認為他是個啞巴。少年發出輕笑,撥撥手指就散光了身上那些尿液,他抱起阿不思,心想或許還能在浴室裡幹上幾次。

  蓋勒特許久之前就知道天使的習性:他們不必吃喝。詳細點說,是他們不會被渴死或餓死,也不會脫水致死,但天使同樣會感到乾渴飢餓、缺乏水分營養造成的無力痛苦,只是沐浴過的聖火讓他們擁有不死之身。

  好一個慈悲上帝賦予的慈悲能力。

  阿不思睡下了,蓋勒特招來一顆貢果,擠成汁液讓阿不思吃下去。愛人的唇瓣總是甜如糖蜜,蓋勒特老是不解為何阿不思厚愛凡間甜品,甚至化作凡人也要下界採買,明明他自己就是最美味的甜食。

  他吞入阿不思其中一邊乳頭,往嘴裡塞入盡可能多的乳肉。為避免被逃跑,他平時不會給阿不思吃下太多東西,多年以來阿不思吃最多的就是他的精液,偶爾他也會讓阿不思喝自己的奶,至於用什麼方式喝就取決於他的即興發想了。

  初見阿不思時他正位於凡界街道,裝作貧弱的乞丐孩童縮在牆角,癡癡望著糖果店裡前凸後翹的身影。阿不思不大會裝扮自己,他的豐乳在懷孕前就已經大到無法掩蓋,卻是穿著一套男性襯服及西裝褲,不論上胸、臀部還是大腿都緊繃著,色氣四溢。若不是當真無知,就是阿不思存心做出這些引人犯罪的勾當。

  蓋勒特敢打賭,當時阿不思絕對沒有穿胸衣,若不是還記得多套件深色馬甲,兩粒挺立的粉紅乳尖就要一覽無疑了。光顧店家的客人無一不鎖定目光在他身上,阿不思正彎腰挑選玻璃櫃台裡面的糖果,他圓潤的屁股在眾目睽睽下飽滿而結實,然而實際上確實是手感極佳、耐揉又耐操。除了孩子,還有誰不會被他這般姿色所吸引?連老闆都是阿不思突然抬頭、要求結帳時才回神,要不他連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阿不思剝開糖紙,將兩顆硬糖納入嘴中,軟舌翻攪糖粒,蓋勒特聽到兩粒硬糖在他牙齒上的碰撞聲響。

  那不是一般人,他知道。但那也不是魅魔,他們兩者在某些特質上太過接近,彼此相見反會產生互斥。那是一種更高尚的存在,更純潔、更無暇、更——

  「你也想吃糖嗎?」

  阿不思一出店門就看見緊盯他的小男童,他瞥了一眼手裡各抱著的兩大包糖果,心想對方或許只是嘴饞。他給了男孩兩顆檸檬雪寶,與他嘴裡所含是同樣的品項,那是他最喜歡的凡界甜品,天堂雖說有無數的珍饈與美酒,但似乎永遠也達不到凡間糖果的標準,就算將許多製糖師帶上天國也不行。

  「謝謝您……呃,女士?」

  阿不思臉上寫著錯愕。

  翌日,蓋勒特帶阿不思去找他們的孩子。蓋勒特親自為他著衣,阿不思則坐在鏡子前,表現得像個死人。

  他的胸部在歷經多次生產下大得有點過分誇張了,布料披在身上都像是裝飾性質,肉色佔據了大多數區域,臀圍也比以往寬廣不少。身體已經習慣他生孩子的頻率,甚至主動產生變化讓他更好生養,彷彿他就該這麼做似的,而不是位居權位,引領部屬及世人邁向光明之道。

  曾經的大天使,在羽翼被折斷、被奪走的那一刻起,他連天使都稱不上了。

  「走吧。」蓋勒特硬拖起他。

  孩子們有時會到庭院裡面玩,但蓋勒特早先一步把他們聚集在屋內。這只是一次普通的身體檢查,蓋勒透用魔咒繞過一圈就能終了,帶來阿不思的目的只是為了讓他看清現實:孩子會成為他的將帥兵卒,在此之前更是牽動阿不思的把柄。他發誓要把阿不思逃跑的欲念碾除殆盡,讓阿不思徹底歸順自己,為自己而墮落。

  孩子都沒有異樣,除了好幾個還保持獸首人身、或乾脆是半獸人姿態,但那都不礙事,他抱起最不省心的幼子,翻來覆去後再用魔力修補他之於其他手足的異常。這是他們唯一的畸形孩兒,但魔力卻略比其他手足強大,等他再大一點,就能靠魔力把自身調整為正常狀態了。

  與阿不思在一起的第一年,在阿不思被渾身獸毛的長子大嚇一跳時,蓋勒特才發現阿不思並不了解惡魔生態。他們好似只關心凡人和他們自己——蓋勒特不禁這麼想,而他知道惡魔只關心自己,就像凡人只在乎自己一樣——惡魔比陰溝裡的老鼠還不值一提。

  「這是正常的。別害怕,我親愛的。」阿不思難得沒有反抗被他納入懷抱,他親吻愛人的額角與髮梢,刻意放輕語調,「這對惡魔來說是很正常的,年幼的惡魔無法控制力量,時常會幻化出不同的動物形體,長大後就好了。」

  前提是他們能夠長大。他多補上。

  阿不思並不清楚,蓋勒特將他帶到長椅上一一說明:

  惡魔新生兒畸形率與夭折率都是極高,四個孩子裡就有一個是畸形兒,且絕大多數在二十歲之前就會死去,屆時形體甚至不如一個六歲的人類幼童大。「所以我們只幫年滿二十的孩子取名,否則要是中途死了就太得不償失。」

  阿不思在他懷裡顫抖著,朦朧的藍眼滿是驚懼。

  「二十歲……?」

  太短了,不論是對於天使還是惡魔,二十年的時間都過於短暫,簡直就是彈指之間。孩兒此刻還在嬰兒床裡酣睡,卻彷彿下一秒就會死於衰弱,阿不思的心臟被緊緊揪住,連血液都變得冰冷。孩子的出生並非他所期望,但無論如何那都只是一個無辜的嬰孩、無辜的生命,實在不該如此容易就被奪去生機。

  蓋勒特親吻他的雙唇,試圖讓他好過一些,但那實在沒什麼用處,惡魔的安慰技巧比在糖堆裡打滾的孩子還要糟糕。年少嗓音開始闡述幼時差點用鱷魚頭咬死一個僕人的故事,阿不思覺得恐懼越來越深。

  「至此之後所有僕人都不敢在我面前亮相,見了我都像差點被抓去吸乾靈魂一樣四處逃竄,我——」

  他停了下來。

  蓋勒特輕輕攬過阿不思,舔去他眼角的淚水,「別怕,阿不思。孩子會平安長大的,他也擁有你的一半血統。」

  雖說他當時並不篤定,但十八年後的如今,他徹底見識到天使血統的強大。

  蓋勒特.葛林戴華德與阿不思.鄧不利多的血脈,一個都沒有減少。

  他與阿不思的孩子,全員平安。

  蓋勒特揮揮手,小不點們各自鳥獸散,有些飛奔出門,有些直接從窗台跳了出去,撞碎一地玻璃。蓋勒特此時也不想生氣了,他早前離開摯愛三天,現在只想好好溫存。

  他把纏在阿不思腳邊的孩子抱給其兄姐,將阿不思帶回房間。

Chapter Text

  蓋勒特在一片虛無中醒來。

  沒有知覺、沒有記憶、漫無目的。他在空洞中徘徊許久,久到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徘徊——直到被五感一點一點拖回現實。

  耳鳴、睏乏及遍布全身的疼痛,當然還有壓迫他呼吸的沉重感,蓋勒特睜開雙眼。

  這與他熟識的世界不一樣,惡魔看睡在自己身側的阿不思——天使甚至抱著他的手臂,將之塞進自己的乳肉中間——眨了眨眼。

  頭痛不曾停下,腦海閃過一些記憶片段,過多的空白卻無法讓他做出整合。他像個廢人一樣。

  蓋勒特很訝異阿不思居然還留著。顯然之前發生了他無法預料的變化,否則他應該繼續在他統一大業的路途上,而非渾身鈍痛地睡在伴侶身旁。

  睏倦使他再次沉睡。待蓋勒特二度清醒時,阿不思已經替他擦淨完身體,正跪在床上舔食他的陰莖。

 

  阿不思說他在征戰途中背腹受敵,不敵攻勢重傷昏迷;軍隊出現背叛者,是幾位忠僕用計騙過敵方才把他送了回來。

  「你一直昏迷不醒,家裡甚至也受到波及,我辭退了大多數僕人,只留少部分不願離去的。孩子們很害怕,但也都願意為保衛家園……以及保衛他們的父親挺身而出。」阿不思用湯杓餵他喝下湯藥,蓋勒特聞不出這藥都摻了些什麼,他的嗅覺跟味覺尚未完全恢復。他抬眼看著阿不思,留長了頭髮的天使繼續說道,「我說服他們不要衝動行事。他們還太小了,也沒有作戰經驗,若是在外出了什麼意外……我會受不了的……」

  蓋勒特一言不發地喝完湯藥,沒用表情或任何方式發出表示,對此情況阿不思也靜了下來,他垂下眼眸,輕輕吻去蓋勒特嘴角的藥漬,「我昏了多久?」喉嚨像被塞入一張砂紙,說話都得經歷被磨過一般的疼痛。蓋勒特抗拒著愛人的吻,阿不思放下杓碗,識相地退了半步。

  「十三年。」他說,也令蓋勒特的瞳孔微微縮小,「但這都沒事了!我是說,你醒來了,盟內對你生死的質疑可以就此打住,孩子的安全也可以受到保障——」阿不思頓了一下,像察覺到自己太過激動,「當然,那得等你恢復,但不會花太久時間的不是嗎。」

  阿不思爬上床跨坐在蓋勒特身上,「等你身體好些了我就讓你見見孩子們,他們知道你醒來都高興壞了,但我不希望他們打擾你休息。」他拉開衣服繫帶,豐乳隨即從衣物中彈出。阿不思的湊近使蓋勒特倒吸一口氣,不等反對阿不思便把乳頭塞進蓋勒特口中,雙手並用從乳房裡推出乳水。

  香甜的滋味與記憶中如出一轍。蓋勒特事後回想,阿不思所說的話與他在前線時的經歷也確實吻合,他又暗中召了僕人問話,不論是齊從沙場上退下的,抑是他出事時仍毅然決然留在府邸裡的,都一概要他別輕信阿不思。

  蓋勒特自然不會,但他也順著阿不思的意在好轉後用魔鏡查看每一個孩子的狀況。

  他只清算一下數量就直瞪著阿不思,眼神冰冷沒一絲熱度。阿不思臉色刷白欲想辯解,臉色卻由青轉紅,連動作都有些扭捏,「他們千真萬確都是你的孩子,是我在你昏迷的時候……懷上的,如果不信你隨時可以查驗他們的血統。」

  死白的臉孔總算有了一點溫度,蓋勒特微笑把阿不思攬進懷裡,吻了天使的髮旋,「我相信,阿不思。我一直都知道你會是個『盡責』的伴侶。」

  阿不思身體軟了下來,蓋勒特的諒解令他放鬆不少,他隨即爬出懷抱,神情雀躍地只差沒有手舞足蹈,「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阿莫爾抱過來,你一定得見見這孩子。」

  蓋勒特被獨自留在他們的臥房,阿不思離開沒多久房門便又拉開一條小縫,小團黑霧沿著門縫一路飄來床上,在蓋勒特身上形成一個幼小人形。

  「爹地。」那東西奶聲奶氣地叫道,一個勁在他懷裡爬上爬下。蓋勒特認出那是他們的畸形孩兒,如今卻已是正常男孩的模樣,摸過兒子烏幽的黑髮,就連素有魔界天才之稱的蓋勒特都不禁讚嘆。

  他原以為還要再過個幾十年,且那也比平均紀錄要快上許多了。

  阿不思進門時抱著個紅髮小娃,蓋勒特確定那是他昏迷前還沒有的、阿不思「新生」的幾個孩子之一。他一看到蓋勒特身上的黑髮男孩,歡喜神色馬上又不高興了起來,「阿瑞,你可麼可以擅自過來吵爸爸。還爬到爸爸身上去了,快點下來。」

  小男童直與母親鬧脾氣,他環抱蓋勒特的頸子,撇過頭哼了一聲。

  蓋勒特讓阿不思不用在意,他拍了拍兒子的背,「你替孩子都取了名?」

  阿不思坐到床邊椅子上,哄著幼兒看一眼自己的父親,肉呼的臉蛋簡直就是阿不思的複製品,除了紅頭髮還有那一模一樣的五官,連氣息都像真正的天使般清純瑩潔。他的眼睛比阿不思要大一點,只稍微擦過蓋勒特的視線變害羞地縮回母親懷抱。

  蓋勒特心理了然,他等著阿不思如何解釋。

  「你出事後我幫每個孩子都取了,就連後來才有的也是一出生就有了名字。我相信他們都足夠堅強,不必堅持等到二十年。」阿不思把孩子抱到床上,和年長的兒子雙雙佔據蓋勒特一左一右臂膀。小奶娃不肯脫離阿不思的胸懷,小手緊抓母親手指。

  阿不思笑了笑,舉止流露出令蓋勒特刺痛雙眼的溫柔,「相信你已經認出了阿留斯,至今為止他已經很能駕馭自己的身體變化,雖然偶爾還是會有點……小狀況,但也很快就能控制下來。」

  兒子一副要求誇讚的模樣,但蓋勒特卻遲遲不肯將視線轉離阿不思,阿留斯不滿地嘟起嘴。

  「其他孩子們也都能控制魔力了,就像你從鏡子看到的,他們目前大多數時間都是維持人形,而不是半獸人或其他狀態。」阿不思終於抽出他的食指,小天使擠著臉稍稍哽咽,「我發現他們從前只是不知方法,但只要肯與他們一同學習、一同找出能讓他們控制魔力的路徑,他們很快就能學會,並且也保持得非常好。」

  阿不思頓了一頓,有點緊張,「阿莫爾是……比較特殊的。」

  他紅了臉,假借眨眼閃避視線,後又鼓起勇氣似的呼了一口大氣,重新對上蓋勒特的眼神,並也漾起笑意,「還記得從前你在我身上做的那些實驗嗎?你昏迷後我決定接續下去。一開始當然困難重重,畢竟以往我總是只被你綁在臺子上,除了張開雙腿、哭和尖叫外什麼也不能做,但最後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蓋勒特!」阿不思摀著肚子,全身雀躍地泛呈粉紅色,「阿爾默擁有我百分之百的血統,是用我的精子在我體內孕出的孩子——」

  阿不思興奮到流出了淚,蓋勒透卻只認為這一切虛假到讓他快吐了。

  「他是我們的第一個天使寶寶,蓋勒特。」阿不思說,「我們的軍隊越來越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