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业余摄影

Work Text:

=======

当时要拍一套新的写真。说是写真,其实周润发也搞不太懂,他只知道本来今晚上他们约定了一起吃饭,郭富城却call给他说自己要来不了——时间延后了,摄影助手伤到了手臂,他们都要等工作室再调新的人过来帮忙。

周润发对此并无异议。工作优先,他从来不急。

等他乘升降梯往楼上走时恰好碰到了刚忙完的工作组,一时间发哥发哥的给他打招呼,又有人问他这么晚来这里干嘛,好辛苦啊?周润发就笑着敷衍过去,举起来一架新购入的相机。因为他本来就爱好摄影。

“有人和我这里讲缺人手,”周润发说,“不忙啊——我就来看看嘛。”

郭富城在的那层楼已经走空,就舞蹈室还亮着灯,出了电梯再右转就到了。玻璃都是单面镜,周润发对着镜子呲牙,看不清里面,还以为郭富城已经知道他上楼来了——结果他推开门,小孩被他门轴滑动的声音吓了一跳,在角落里惊得跳起来。

“发哥?”郭富城惊魂未定的喊,“……发哥,你怎么来了?”

上身套一件略显肥大的牛仔衣,扣子紧到了最上面一颗,下面穿着黑色短裤。很正常的模样,搞不清楚郭富城干嘛这么紧张。周润发端起相机先给对方拍了一张,等相片洗出来的空档里朝他努嘴。

“其他人都走光了,你还不回来啊?”他说,“来看看我拍的怎么样。”

结果年轻艺人在那边扭扭捏捏,摸着自己后脑勺,笑得底气不足。相片从宝丽来底部被吐出来了,落在周润发手里,他对着印在相片上的郭富城看了一会,又抬头盯着本尊,终于意识到哪点不对。噢,真空,他在害羞这个而已。

被人围堵在墙壁和镜子之间时郭富城小声提醒了一句:发哥,你没锁门啊?滑门果然还敞开了一道缝,外面黑漆漆一片,不知道藏在影子里的是人是鬼。他紧张的要命,怕被其他人看到,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高个男人挡住了。

牛仔衣的扣子被解开,逐渐剥出来一片白嫩的肉。他确实什么都没穿,最多算是颈子上挂来做装饰的一条银链,最低端坠着一颗珠子,正正好落在了乳房间隐秘的那条缝里。位置绝佳。郭富城歪着脑袋越过周润发的手臂,视线透过单面镜望向走廊,无人经过。

“轻一点啦,”粗糙指腹压在他乳头上,推挤着,“磨着好痛的……真的好痛,我怕磨破皮了。”

周润发啧嘴哼一声,凑近了看,准备给小孩好好检查一番。郭富城搂住他的脑袋,哼哼唧唧,乖顺的挺起胸好让周润发看得更清楚些。那两粒柔嫩软肉被夹在男人指缝间,表皮果然被磨得发红,不需要刻意去碰都已经硬得厉害,拍摄时又被要求摆出各种姿势,郭富城当时注意不到这些,直到工作结束后,stuff询问他要不要去换身衣服。

他抬起手,不小心又让牛仔布粗硬的面料碰到了乳肉,便皱着眉,咬自己下唇,隔了好久才说他还要等人,就不用管他了。

郭富城趁着舞蹈室里没有别人,拉开衣襟,迅速往自己胸膛上扫了一眼。他不想让周润发等他太久——男人肯定会等他的,即使他早已打过了电话提醒过,对方在这方面也不曾让步。结果倒好,就在小孩准备动身的前一秒他的发哥哥就出现了,端着台宝丽来,假装成摄影师,之后又装成医生来给他看诊。

“不要太娇气啊,郭富城,”没有磨破,男人便在他乳头上轻轻掐了一记,“贴张创口贴就好了。”

酥麻感立刻让他呜咽起来,乳房又涨又痛,周润发贴上来亲他额头,又将郭富城转过去,让他面对着舞蹈室那面巨大的镜子。

镜面内的周润发靠在他肩膀处,把衣服拉下肩头,露出艺人圆润结实的肩线。他脸红了,盯着自己面色潮红的镜像开始恶性循环,张着嘴哈气。“楼里,还有人在,”郭富城一句话被打断许多次,“……门还没关啊,发哥。”

“只有我在,”周润发说,“你乖点啦,没人会看到你的。”

碍于角度他没法侧头去看周润发,只能面朝镜子,男人注意到郭富城正盯着镜面里的自己,勾着嘴角笑起来,便和他保持对视——咬上小孩的肩膀,牙齿刺进去,探出舌头,他都始终看着郭富城的眼睛。视线专注,任何人被周润发这样盯着看都动弹不得。

他抓住身前的横杆,身子向前贴着离墙面更近了,哈出来的热气在镜子上凝出一片水雾。牛仔衣被拉开,男人的手从腰侧摸索至他的前胸,拈起硬挺的奶头。他刚想喘一声,突然感觉裤腰被扯开,一张带着体温的相纸被夹在他后腰处。一件硬邦邦的器具也抵在那个位置,是那架宝丽来相机。

周润发比他高很多,将膝盖挤进小孩腿缝之间,带着郭富城都往前挪了几寸。他几乎趴在了镜子上,挂在胸前的挂坠被挤在肉里,硌得难受,郭富城就小声叫唤,要发哥帮他把项链扯出来。在他腰腹和镜面间只有一条狭窄的缝,周润发手大,干脆扣住腰把郭富城向后拉,才终于摸到那颗被他夹暖了的圆润珠子。

小孩软乎乎的胸口已经被硌出了红印,奶头被压得厉害了,红肿一圈,陷在乳房里。好像三级片里的肉欲主角。周润发哄着郭富城张嘴,叫他把项链含稳了,不要掉下来。

“看看镜子,”他又说,“——城仔好色啊。”

因为不在家,又要时时刻刻担心有人闯入,郭富城紧张的厉害,嘴里叼着项链又不好开口说话,呜咽着去抓周润发的手。他唯独在面对男人时脸皮太薄,走在对方身边,连耳根都会泛红,一时间还没改掉这个毛病,黑色短裤被扯下去,周润发不希望相片也落在地上,便叫郭富城也咬住这个。

“发哥……”他逐渐喘不过气,汗湿的手指也开始打滑。

小孩脚上还穿着白袜和皮鞋,被短裤缠住了脚踝,行动不便。牛仔衣被拉下来盖住郭富城半个臀部,他们没有润滑,周润发当然也不舍得直接肏他——细密的吻沿着郭富城肩颈一路往下,划至光裸的背脊,男人就半蹲下来,咬一口那团挺翘的白肉。

他突然心血来潮,又拿相机影了张像。郭富城腰部塌陷下去的弧度正好够他放一张相片。视角是由下往上,镜面内还倒映出对方流着水的阴茎,囊袋饱满,在那件肥大外套下隐约能窥探到一点细节。周润发掐住他的腿叫他不要抖了,等了几秒,机器终于将这张私密照片吐了出来,落在艺人后腰上。

男人把相片递过去给郭富城看。“又多了一张,”周润发凑上来压住他,很热很暖,“拍的好嘛?我夹在相片簿里,我去拍戏时你可以在家翻着看。”

郭富城呜呜叫得可怜,眼睛开始往外漏水。他没法吞咽,唾液也浸了出来,周润发在他毁了第一张照片之前从他嘴里将东西抢救出来。颈链上那颗珠子也被吐出来,撞上了玻璃,之后在扶手和镜面间来回碰撞,叮里当啷。清脆得很。

“——我们回去再拍,好不好,”镜子里黑发的年轻人狼狈至极,好像猫儿发春,吐出来的舌尖都红的要命。他滴了自己一下巴的水,哽咽着低下头,手指间被周润发塞进来两张照片。“发哥,发哥……”郭富城小声向他讨饶,“回家嘛。”

他腿缝间插进来男人的阴茎,磨过会阴,和他的挤在一起。那两条腿颤抖着夹紧了些,周润发便开始顶,撞得对方上半身都紧贴着镜子,好像两个相似脸孔的小孩彼此贴在一起,皮肉相挨,乳房怼着乳房。郭富城瞄着旁边镜像里的男人,心脏都要从胸骨内跳出来,他又开始咳嗽了。

练舞的人腿上应该是肌肉紧实,但郭富城偏不,他的大腿有肉,线条和触感都柔软。他给周润发挤出来一条狭窄通道,夹得人舒服,只是用力过度后郭富城就膝盖发软,一寸寸往下滑,被周润发抓住一条腿抬起来。

从他指缝间漏出来的软肉来看已经是磨得厉害,又红又烫,郭富城感觉这姿势不好,脚不沾地,下意识间想要稳住平衡。周润发先摸到他的阴茎,要给他打出来,偏着头又低声哄郭富城去看镜子——他已经给周润发漏了一手的水,被男人握在手里,看着镜面就好像在看他们两人做主演的色情录像。

“乖啦,你先到啊,”周润发说,“乖啦。”

郭富城抽抽噎噎闷声点头,手被他带着,放在了自己阴茎上。他就能空出手来去揉小孩的臀肉,将性器埋在那条缝里,假意要肏他。这很有效,郭富城比之前要抖得厉害,终于收不住声音,断断续续的尖叫起来,精液溅落在舞蹈室的镜子上,由重力拖着下坠,滑过他的腿,他的白袜和黑色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