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1)湖
锦鲤跃然于碗底——活灵活现,并不仅仅是简单的鱼藻图腾,而是一段记忆。
小道士端详着这精致的瓷器,虽然没有那么明艳的色彩,却让他记起小鲤鱼在湖水中自在嬉闹的情形。
那片也曾像碗底那么平静的湖,那座仿佛连接两心彼岸的桥。无忧无虑的小鲤鱼幻化为人,那精致的妆容下分明是一个明媚的男孩子。而小道士,青衫的素色入画,拂尘如烟,剑气如霜,寻觅着冥冥之中的注定和尘缘,于远离沧海之外的江湖之中,半缘修道半缘君。
传奇里的仙妖之恋,华丽得刺痛双眼。而这一个传奇的书写,如水墨青花,素色而质朴,刹那的芳华和永久的守护,一切都印在小道士如墨的眉眼里。
依旧记得那一天,小鲤鱼在湖畔的诀别。
“相信我会坚持下去。正如我相信你一样。”
“只怕你到时候不会记得我。”
“有一种记忆,不仅是穿心透骨,还到了三魂六魄、生死轮回。”
“好。我等着。”
小道士并没有选择的承受着记忆、等待,反而小鲤鱼,最先的选择权,承受的是轮回。
细雨打破了湖面的宁静,锦鲤瓷器依旧平静地绽放它的美。

(2)桥
夜船吹笛雨潇潇,驿边桥头却无人语声。
桥是青石板的石桥,桥下有很清很澄的水,水底有淡淡的绿苔。桥名用汉隶书写在桥头的石碑上——天青烟雨。青石板被延绵不绝的细雨洗净,同样不染铅华的还有一把白面的纸伞和一身白衣。英眉凤目的少年伫立桥头,手持长剑。飞扬的眼角,睿智的目光,深深印刻着江湖的印记。
整个画面,明明是一幅江南水墨画。
只要路过,白衣少年都会在桥头徘徊,本来没有耐心的他居然等待了一个雨季。
远处一片烟雨中,一个青色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地映在白衣少年的眼帘。就像晕开的水墨青花,直到越来越精细,细致到看清楚来人鲜明的轮廓——浓眉下明亮的大眼似乎驱散了烟雨的朦胧。
蓝衫男子打着淡青色的伞,带着阳光般的微笑,走到白衣少年面前。一种熟悉的感觉充斥于白衣男子的记忆中,却偏偏又被烟雨和青蓝色冲洗为初见的抵触。
“原来,你也在等人?”
“什么叫‘也’?”少年瞥了一眼这似曾相识的双眸,嘴角扬起,邪魅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等人,或许我等的是一只猪、一只狗……或是一只猫。”

(3)天青云破
一个在江湖这头,一个在江湖那头,却显得并不遥远。
即使是还想着白玉堂眼带笑意的最后一面,那也只是最后的记忆。月色在一中视觉下晕开。这一世只能用一次法术,当时唯一的心愿从那时候种下,哪怕以生命的代价。
第一次见到这位白衣少年时,就像是等了很久的一场初遇。这一世,小鲤鱼剥落了一袭华裳,以最纯粹的英姿,和最纯洁的白衣出现。那样的惊喜,隐藏在他如墨的眉眼里。
再一次在他面前,拿起剑,不为修道,为任侠。即便是知道,这一世的他,绝了情,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多少东邻之女窥墙慕之,都会被无视之。可是他的眼里总有种不解的熟悉,那种熟悉果然超越了轮回。
等待的,不是相遇后的相认,而是守护。需要守护的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一份约定好了的承诺。
“你的名字实在光芒万丈,记得下辈子超过现在就好,别刺到我的眼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挑剔。我都不嫌你白得刺眼。”
“可是,下一世我还是我。”
“你还能选择?还有,凭什么?你不改。”
“我害怕,怕来世太远了你会忘记我。”
那时天蓝云舒,像极了那个画有锦鲤的青花瓷。

(4)青与白
这次不是带着记忆,而是带着心愿所向,继续跋涉到未来。没有等待,只有相遇。不再带着古老记忆中的秘密,只有重生后的崭新。
新的传奇里,青白交替,墨色依旧,千年未泯。
他叫展超,他还是白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