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潮神日常 吃错药系列

Chapter Text

姬光一早上就看到伯嚭在洞府门口晒东西,看样子是调料,铺了一地。
“这些都是什么?”
“西域传入的,胡椒,我试了下,比茱萸辛味更足。你试试?”
姬光蹲下身,碾了一颗,尝了尝,皱了皱眉,“伯嚭,你是不是弄错了,不辛,甜的。”
这怎么可能?伯嚭凑近了,蹲过去,低头一看。完了……文种那呆子,怎么把丹药一起抖胡椒里晒了?虽然长得是很像……
“怎么了,是不是弄错了?”
“呃……嗯……那什么……大王你保重。”,伯嚭说完,飞快地跑回家,甩上了门。

搞什么?姬光很快就知道伯嚭为什么要逃跑了。
自从地下团圆后,姬光和伍员都选择了将灵体维持在三十余岁,伍员初入吴时的模样。
而现在,姬光居然维持不住灵体形象了。“伯嚭——!这他妈不是调料!”
伯嚭从窗口探出个脑袋,看了看变回十五岁的姬光,快笑过气去,“这是我拿来和文种玩的,他不肯变给我看,所以……嗯,药效得有十日吧,大王你玩得愉快啊。”,说着又缩回了脑袋,连窗都关得死死的,生怕姬光打上门来。

算了,十五就十五吧,反正刚做鬼那会灵力不足,也有过一段时间是十五岁的模样。
姬光回屋了,这几日大潮,伍员和文种作为潮神自然出门去了,留下姬光和伯嚭百无聊赖,伯嚭还好,翻遍了人间的传奇志怪,色情黄刊,一个人也不亦乐乎,姬光就只是闷在家里捣鼓新菜,现在人间已经是宋朝了,大量外来蔬菜调料水果纷纷涌入,炒锅也有了。虽然鬼不用吃饭维生,但吃个味道也好的。

日落时,姬光捣鼓完葡萄酿,伍员就回来了。
伍员看到小了一圈的姬光还愣了一下,“你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姬光仰头去看伍员,“这回不是灵力不足,是吃错药了,得有十日变不回去。”
伍员笑笑,姬光这副模样他已经好久没见过了。吴王室一脉也不知是怎么了,男子少时都长得秀致漂亮,窜个也迟,手足纤细,直到长开,才会在五六年内朝着豪迈不羁的方向一路狂奔,最终出落成英气四射的模样。
当真男大十八变。
伍员手痒,低头捏了捏姬光几无棱角的脸,十分满意,“也挺好的。”
姬光立刻踮起脚来,准备去亲伍员,结果如今这身高,竟然踮着脚都够不到嘴唇了,只好双手环着伍员的脖颈,将伍员拉弯下腰来再亲。
伍员一手扶在姬光腰侧,感受着少年人劲瘦而柔韧的腰身,突然有些心猿意马。
姬光看出来了,挂在伍员脖子上,凑到伍员耳边,“要不要?”
“嗯……阿光——”
“什么?”
“你能让我一次吗?”
姬光稍稍一愣,反应过来,“好啊。其实,你……那个,天赋比我好,早该试试的。抱我去榻上。”
“嗯。”,伍员一手揽着姬光肩背,一手穿过小腿弯,将人打横抱去了。

片刻后,伍员看着自己身下正在主动扒两人衣服的姬光,“一会有什么要我注意的吗?”
“没什么,刚开始慢一点就可以了。”
“好。”
一刻时辰后,姬光抬着腰,仰着脖颈,紧闭双眼,张着嘴几乎喘不过气来,时时低哼出声。
伍员动作顿了顿,“难受?”
“没,没。”,姬光缓了两口气,舔舔伍员的嘴唇,“就是,你从前是怎么忍着不出声的,我真是一时一刻也忍不了。”
伍员摸摸姬光汗湿的鬓角,“不喜欢我不出声?”
姬光摇摇头,“不会,都挺好的。我这样呢?”
“嗯。挺好的。”,伍员低头亲了亲姬光的额头,“那我继续?”
“嗯——”,姬光抱着伍员的背,手指不住痉挛地挠了几下,心道,早知道他巍峨,可直到自己身试了才知道简直受不住。
又一刻后总算结束了第一次。
伍员摸摸姬光窄窄的腰,“你还好吧?”
姬光趁势装小撒娇,双腿环紧了伍员,“喜欢吗?”
伍员失笑,“你还受得了吗?”
“可以。你还要吧?”
“嗯。你先歇会。”
姬光躺着歇了会,伍员也没退出去,等差不多了,直接揽着姬光的腰背,将人抱起来,换了个跨坐骑乘的姿势。
姬光脊背肌肉猛地一绷,人微微战栗,瞳孔收缩,长长的“嗯——”了一声。
伍员一下下顺着姬光的脊背,“放松,放松。是不是太深了?”
回过味来的姬光真是既痛苦又欢愉,搂着伍员脖颈,嘴硬道,“还行。”
既然姬光这么说,那伍员自然不同他客气,曲起一腿稳住姬光,随即按着他的腰,顶撞起来。
姬光下意识想起身去躲,但腰却被伍员卡得死死的。姬光悲伤地想,早知道用成人体型去接纳他了,现在的身体小了一圈,真是任人摆布,连半点腾挪的可能也没有,腰胯还那么窄,感觉快被劈成两半了。
直到姬光嗓子都哑了,才结束了这第二回,“唔……”
伍员将姬光搂好,让姬光下巴枕着自己的肩,“你再歇会。”
你还要啊?姬光快奔溃了,讨饶道,“最后一次?”
“嗯。你忍忍。”
“好。”
谁知伍员第三次居然用了站姿。
从前姬光和伍员做的时候也用过站姿,但姬光比伍员矮些,即使踩着一级台阶做,起码伍员还能安安稳稳地站在地上。
可现在,姬光根本碰不到地面,只能双手环着伍员的脖颈,双腿紧紧缠着伍员的腰,生怕滑下去。
伍员虚虚扶着姬光的背,“别怕,不会掉下去的。”
是不会掉下去,可是会进得特别深啊!姬光现在特别懊恼,自己从前那么纵情声色,简直不是个东西,现在好了吧,肉偿了。
姬光在伍员脖子上挂了会,终于被伍员一下一下弄得渐渐使不上力,慢慢滑下去,紧张地将双腿收得死紧。
伍员感受到了,笑了一声,“你还好吧?”
姬光撕下脸皮不要了,乱叫道,“主君——换个姿势吧,我受不了了。”
伍员笑着亲亲姬光,“忍忍。”
最后姬光直接在伍员怀里昏过去了。

次日响午,姬光才醒过来,伍员早出门去了。
姬光按着自己快断了的腰,慢慢下了榻,脚一沾地都发软,心道,亏得从前是我在上面啊,不然还上什么朝?
结果刚出了门准备透透气,就碰到伯嚭又在晒他的胡椒。伯嚭目光在姬光腰上转了一圈,猥琐笑道,“大王,起得真迟啊。”
姬光恨不得塞两把胡椒到伯嚭嘴里,含笑道,“日子长,你也迟早的。”
伯嚭不笑了,决定把家里奇怪的丹药每样打包一份送给伍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