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幸存者》chapter(8)

Work Text:

Loki是hela养大的,他曾经无比信任年长了自己7岁的姐姐。那双将他推入深渊的手,也曾在深夜时翻过童话书的扉页。hela对于Loki有近乎病态的掌控欲,她曾将Loki保护得太好,以至于他在骤然接触黑暗最深处时,本能地选择逃离和反抗。

Loki可以逃离,可以背叛,但他不能忠于hela之外的人。当她发现了这个孩子,一切就再无回旋的余地。

Loki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被掌控,还是主动合作。

“他醒了,Thor。”“也许依旧只是几分钟......”“但他清醒的时间一直在变长......”

Omega在醒来之前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声音,还有模糊而晕眩的图像。他仿佛浑身浸透在泥泞的沼泽里,挣扎着前行,直到上岸的那一刻......依旧口干舌燥,浑身伤痛。

“......God.”警官艰难地抬了抬手,卧室的门虚掩着,而他甚至没力气够到床头柜上的水杯,“为什么偏偏我醒的时候倒没人了......嘶!”

“fandral,要是Loki五天之内还没醒过来,”金发的高大alpha一边扭头和身后的人说话,一边推门走进了卧室,左臂还姿势别扭地搂着一个襁褓,“我们就得计划着突围......Loki?”

“计划有变,大兵,”Loki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痛得龇牙咧嘴,“把你手里那个像热狗一样的小东西拿过来给我看看,我差点被它杀了。”

“是个男孩,Loki,”Thor的动作比话语更快,他快步走到了床沿坐下,近乎虔诚地亲吻着Omega苍白的额头,眼眶微红,“我从没见过比Ariel更坚强的小家伙了。”

“让我看看......”Loki的注意力显然不在Thor身上,他小心翼翼地牵了牵婴儿小而软的手掌,Ariel面颊鼓鼓地打了一个奶嗝,“你拿什么喂的他?”

“奶粉,我说过我在二楼囤了不少物资。”Thor有些邀功地摸了摸Omega削瘦的面颊,“Peter这几天一直在镇外用烟雾发送信号,看来他带着一批人逃了出去。”

“还活着就好。”Loki用光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精力,他在重新昏睡之前握住了Thor的手,对戒磕碰到了一起,“给我四天时间恢复,你就能抱着Ariel跟在我身后突围了。”

“好梦,Loki。”Thor笑着捻好了Omega的被角,“我从来都离不开你。”

雇佣兵直到Loki的呼吸平稳了下来,才关上卧室的门离开。“物资还能撑多久?”“药用光了,食物分配妥当还能撑5天。”fandral给了Thor口袋里最后一根烟,alpha接过却没点燃,叼着它坐在了楼梯断口上,晃动的脚下就是伸着手向上抓挠的行尸们,“......在Loki醒来之前。”

Loki很了解自己的身体,他的恢复确实只花了四天。但比他更了解自己的人,是hela。

四天后的凌晨,只剩满街行尸低沉嘶鸣的萨卡镇再一次热闹了起来。一辆严重超载的冲撞卡车飞速碾过了聚集游荡的行尸群,直到车轮被无穷无尽的腐肉卡住。十几辆军用吉普随之开进了萨卡镇,全副武装的部队和重火力快速清出了一条道路,而他们目标明确。

“她来了。”爆破声响起时,Loki正低头绑上靴子的最后一根系带。他反应极快地抄起了枪,另一只手护住了Ariel。“她?谁?”Thor和fandral分别站在了楼梯的断口处,一楼客厅里的行尸突然全部被开枪击倒,随即一队武装人员踏过尸体,涌进客厅后举枪瞄准了他们。

“走,Thor.”因为抱着Ariel,Loki将大部分的装备都给了Thor,“对上他们绝无胜算!”“萨卡镇已经被清空了,我们可以翻窗出去。”雇佣兵的动作比本能更快,fandral打破了离他们最近的窗户让sif先离开,Thor殿后,“等我们出去之后,你必须解释清楚这一切,Loki。”

“你们会离开的,”Loki不着痕迹地落后了半步,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你是我的首要条件,Thor。”

-6天前-
Omega醒得比预料之中更早,警官只要还剩一口气都能站得起来。他趁着守夜的fandral小解时撬开了卧室的地板,从木板下拿出了一个装在防水袋中的卫星电话,那是hela一个月前潜入萨卡镇时给他的。

无论Thor他们再怎么乐观,四个人面对成百上千的行尸,是毫无悬念的死局。

Loki不过迟疑了半刻,便拨通了电话。

“我十分想念你,brother。”“是你的人轰倒了围墙?”“就像我教你的,凡事都只看结果。”

“帮我的人离开行尸群,hela,我和Ariel都是你的。” “Ariel?你居然把那只老猫名字给了你的儿子。”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Loki的声音几乎是碎的,他在这一刻天真得可怜。

“我可不会放弃我那么多年的心血,你属于我,Loki。”

“只要你杀了任何一个人,我就会用尽余生与你为敌,hela。”

硝烟弥漫的空气中有片刻的寂静。随即,电话那头的女alpha勾起了唇。

“你终于有点长进了,成交。”

“唔,有一个附加条件,姐姐。” “套近乎没用。”

“Thor·odinson必须亲眼看见我死亡, 否则他永远都不会放弃。”

-Now-
“别急着跑,先生们。”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上了前,他满脸都是青紫的疤痕,尤其是惨不忍睹的下巴,“oh,还有一位女士,我为自己的粗心道歉。”

枪栓拉动的声音吓到了Ariel,婴儿涨红着脸哇哇大哭了起来,却依旧缓解不了这一触即发的战况。

“和我的枪道歉去吧,怪咖。”sif戒备地举枪瞄准,“你想要什么?”“平衡。”那人的语调始终十分温和,却令人无端地毛骨悚然,“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灭霸。”

“什么平衡?”Thor扬声问道,却没有注意Loki已经悄无声息地挪倒了断口边缘,“你们把镇外留守的人怎么了?!”“他们很安全,我可以保证。”灭霸摊开了手,“萨卡镇一直为我的基地提供物资,而我会为萨卡提供武装援助。高天尊已经死了,现在....由你来维持我们之间的平衡。”

“你们每个月上供一半的物资,而我的军队会保护你,就像今天。”

“我们不需要你的援助,”这群不速之客显然不适合在末世中作伴,Thor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带着你的霸王条款滚蛋,灭霸。”

他们离窗不超过五米,还有逃离和反抗的胜算。

“别多费口舌了,”黑发的女alpha出现那一刻,Loki的身形明显地晃了晃,“他们必须见血才能醒悟。”“人就是资源,hela,”灭霸抬了抬下巴,“你痴迷战争和杀戮,而我只是不得不为之。”

“那就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hela踏上了废墟的高地,扬声做出了最后一次警告,而阴冷的目光却锁定了左侧高挑削瘦的人影,“然后用我的方法来解决。”

“我不会被任何人奴役,”雇佣兵的回答依旧斩钉截铁,“我的同伴也是。”

“Well,then......”女alpha极为愉悦地眯起了眼睛,“kill them all.”

“Run!”火光爆起的那一刻,二楼的所有人都被强大的气流冲倒,Thor本能地向旁滚去,而从一开始就仿佛魂不守舍的Loki却依旧站在原地,“Loki!过来!”

而那颗子弹在Thor话音刚落的同时,清晰而残忍地穿过了Loki的胸膛。

“不!!”alpha惊怒的嘶吼在炽热的空气中扭曲,警官因为疼痛和恐惧而瞪大了眼睛,他踉跄地向前走了两步,便和手中怀抱的婴儿一起坠下了二楼,消失在了漫天的火光和硝烟之中。

“来不及了,Thor!”fandral架住了想要扑过去的Thor,alpha猩红的双目几乎失去了理智,“想想镇外的人!”

被火光扭曲的空气,顷刻间被淹没的修长人影,婴儿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啼哭……

Thor凄厉的嘶吼已经染上了哭腔,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那个能够在荒野之上建立社区的警官,那个强悍到在行尸群的包围下存活产子的omega,就这样轻易地死于一颗子弹。

“他们需要你,Thor!”sif在窗栏上固定了绳索,扔给了fandral,“别让Loki白白牺牲,你要手刃那些伤害他的人!”

fandral一拳打在了Thor的面颊上,alpha终于回过神,他看了一眼Loki坠下的断口,便抓着绳索跃出了窗口。

战争才刚刚开始,而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长得挺像你。”飞驰向未知地点的吉普车内,hela从Loki手中抱过了婴儿,淡淡地看了一眼紧张地绷住身体的Omega,“别担心,我不会伤害laudeyson家族的新成员。”

“你的人会活着,Loki,也仅仅只是活着罢了。”

“我曾以为我们已经在地狱了,hela。”Ariel咯咯笑着握住了hela冰冷的指尖,Loki不忍心再看婴儿天真而无忧的面孔,捂着肩膀上的伤口扭头看向了窗外一成不变的旷野,“可Ariel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见过灾变前的世界。”

那一枪是hela扣动的扳机,Loki利用借位让Thor以为子弹穿过了他的心脏,而事实上那只是在肩膀上的贯穿伤,避开了所有骨骼和要害,而他在坠下二楼的同时就被hela的人接住了,并及时止血包扎。

“我没想到你在为一个长得像紫薯似的大个子做事,”Loki在车里找到了烟,他已经很久没碰过品质上乘的烟草了,“而且他居然会同意你大张旗鼓地接应我。”

“灭霸不在乎你是死是活,”hela漫不经心地地逗着Ariel,“收服那个Thor·odinson为新的上贡者才是他的新消遣。” “......灭霸就是个有偏执症的伪君子。”Loki避开了那个让他心脏绞痛的名字,Thor在火光中撕心裂肺的呼喊依旧震耳欲聋地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Thor。
你以为你才是暗面,而我才是真正地生长于此,终将被其吞噬。

那些你以为只会穿梭在战场上的子弹,它们也可能如同幽灵般生长在你的血肉里,渐渐地,用每一寸腐朽蔓延在血管中。

“所以他需要一个大张旗鼓做恶棍的合作人,我。”hela捏着Loki的下巴亲吻了他削瘦的面颊,“Ariel会看到一个比灾变前更强盛的帝国,我相信你不会后悔,Loki。”

“当然不,”Loki重新抱回了Ariel,面色苍白地笑了笑,“我说过,在Ariel和Thor之间,我会选择放弃Thor。”

活下去,Thor,这是我此生做过最残忍,却也最无私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