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o】爱屋及乌

Chapter Text

阳春三月,天朗日清,离江户不远的小镇上第一班火车驶过镇中心的集市时,卖些新潮玩意的摊位前就已经熙熙攘攘围了不少人,红漆的首饰盒、晃晃就能上弦的怀表、彩瓷的公鸡母鸡摆在壁炉上正正好。呜呜——黑色的烟雾从烟囱冒出来,火车靠站而停,相叶家的少爷从车尾跳下来,身后还牵出了一匹白马,正好探头过去看看,嘻嘻哈哈顺手抓了一个就走。

“智少爷!您还没付钱呢!”

“老板我有急事,你自己来相叶邸领钱吧!”

少年走出人群,一步跨上马匹,回眸喊道。

“我哥哥回来了!”

他随意晃晃头,原本有些遮挡视线的柔顺黑发自行分到两边,一甩缰绳马儿扬蹄飞奔,后腰没塞好的衬衫一角被风吹起来,一转眼的功夫再看不见。

少年的名字叫大野智,是相叶家的老爷相叶雅纪同父异母的小弟弟,也是唯一的兄弟。因为尚未性别分化,所以还未正式归入相叶家,依然用着母亲的姓氏,旁人也不好称呼为二老爷,只能勉强称作少爷。

相叶家在这个小镇上繁荣了几代人,代代都能出一个人中龙凤、出类拔萃的alpha,结果到了相叶雅纪父亲这一代竟成了beta,为了传承家业,后院妻妾成群也只才留下了一个儿子,取名相叶雅纪。

万幸这个儿子早早分化成了alpha,这家业终于有人托付,高兴之余又有好消息传入耳中,后院有人肚子大了。这第二个孩子的生母是个弱风扶柳的omega,没想到倒是顺顺利利生了个健康的男孩,老来得子自然是万般宠爱,只是还没疼够,做父亲的就撒手人寰。虽然如此,这个名叫智的孩子依旧是从小被母亲大哥,还有整个后院的人宠着长大的,只是愈长大性子愈发顽劣,相叶雅纪又要盯着港口的生意不常回家,只怕这个混世魔王再过一两年就要管不住了。

 

 

“哥哥,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昨晚哪去了?”

大野智低着头从眼角瞄一眼相叶发火的样子,瘪瘪嘴赶紧把握在手心的两只小瓷兔送上去,“哥,送你的,你看它们多可爱啊,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智再也不出去了。”

“哼,说的倒是好听,还不是就我回家这几天乖一点,我不在的时候谁还能管住你?”相叶把那两只兔子排在书桌上,从椅子后面走出来时看见弟弟悄悄后退了一步,“你躲什么?”

“我没躲……”大野说着就想溜走,刚回头看看书房门的方向,后颈就被哥哥捏住了。

“怎么一身酒气?是不是偷偷去喝酒了?”

“哥哥我没有,是我朋友喝的,哥哥饶了我吧!”

“你瞧瞧你!一个还没分化的孩子结交的都是什么朋友,还夜不归宿,成什么样子了!”相叶拿他也没办法,一张可怜兮兮的小圆脸眼巴巴瞧着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愤愤地拉他先坐在自己椅子上,用手帕沾了杯中的温热红茶,把小花猫脸上一块不知在哪里蹭上的煤灰擦掉,“我现在没工夫收拾你,要先带你去见老师,乖一点知道吗?”

“哥我读书不行啊,求你别找老师了。”

“胡说,再说老师也不是只教你一个人,还有小和小润呢。”

“……那好吧。”

相叶揽着大野的肩膀两人一同出门,这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弟弟别看着长的秀气,可是实在是他心里的一桩愁事,虽然说从没犯过大错,但是三天两头就闯点祸也不行啊。弟弟没分化自然没法谈婚论嫁,养在家里他怎么闹都没关系,只是这个年纪了,要是alpha或是beta还好说,万一分化成了omega,他这副大大咧咧、不设防的模样在外面让人欺负了就晚了。

他觉得自己不像个做哥哥的,倒像个当父亲的,有时候看见后院里父亲之前收进来的两个孩子,总会想把智抓过来让他看看人家好好学学。大概是从小寄人篱下的原因,这两个孩子只比弟弟年长一岁,却比他沉稳懂事多了,六月中生的名叫二宫和也,八月底的是松本润,很小的时候就养在家里,一对洋娃娃般的精致可爱。如今大了两个人还是形影不离的模样,天天待在一起。

当初相叶刚管家时,碰巧看见了两人受欺负的可怜样子,心疼之余不止给换了通透明亮的居室,还破例让他们和智一起上课,

那时正值寒冬,二宫正拉着松本的手,转着圈地瞧他的新斗篷,两个人看见相叶进屋连忙行礼。

“小和小润,以后你们就跟智一起上课吧,也算是给他做伴。”

松本不敢置信地抬头瞧他,一张小脸在斗篷的毛圈里笑靥如花,而二宫则是谨慎地扯了扯松本的手,“老爷还是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和小润能留在这里已经是老爷照顾了。”

“不要这样说,智今年九岁,你们两个也才不过十岁,怎能就在这里过一辈子,虽然说已经识字了,但书还是要多读读才好,到时出门也不会被人给骗了。”

相叶想,二宫和松本还没分化,不过看样子十有八九是omega,等大了以后再安排婚事也不算耽误人家终生。就这样,不算老师被气走的时间,国文算数,加上历史地理云云,三个孩子也算是正经读了几年书,相叶几个星期回家一次,每次都看着二宫松本被教导的愈发聪慧识礼,问话时也能对答如流,二宫聪颖,松本严谨,见到自己的亲弟弟却是满心的恨铁不成钢。

 

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呢,相叶搞不懂。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智想怎样就随他吧,反正有做哥哥的替他撑腰呢,要是智真的像二宫松本那样乖巧还真要吓相叶一跳呢。不过老师还是要找的,最好找一个能管住这只皮猴的。

“智,可别欺负人家樱井先生知道吗?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老师。”

“知道了,小和他们两个到了吗?”

“早到了,就等你了。你这个衬衣能不能整整好?小心樱井先生笑话你。”两个人在廊上停下来,相叶帮大野把衣角塞进裤子,又给他抹了两下头发,“头发这么长了,看着像个女孩子似的,倒不如剪了利落。”

“我不想剪嘛。”

这边和智说话,相叶一晃神好像看见庭院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忙着回头去看,“那、那是什么?”

“哥你说什么呀?”

“那个,好像是匹马?”

“喔,是啊,我带回来的。”大野风轻云淡地进了会客室。

“等等……大野智你说你带了匹马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