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黑暗之门 Dark Portal

Chapter Text

第十八章
阳光充满了卡拉赞。
这座高塔最顶层的房间窗格洁净明亮,光线毫无阻碍地照了进来。温暖在传送到达的那一刻笼罩在卡德加的身周,隔着衣衫,他却感觉到麦迪文冰冷的手。
大法师站在原地,缓慢移动着转身的脚步,目光落在天文台每一处,从工作台,到观星椅,还有那巨大的天文望远镜。
老管家赶到这里的速度和往常一样迅速。但他只是站在一旁,和卡德加一样,在麦迪文开口之前保持着沉默。
良久,麦迪文才转向管家,递给他一张纸,打发他立刻出发去买一些明明地窖里还有的东西。
卡德加看着莫罗斯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听着他的脚步声也很快消失在几层旋梯之下。他警觉地意识到,管家至少要离开个大半天,回来也是深夜以后;直至那之前,这里只剩他和麦迪文。

“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这里吗?”麦迪文转向他。
卡德加摇了摇头。
“给你上最后一堂课。现在,去将仓库里所有黑曜石全都搬到这里来。”
卡德加照做了。他只跑了一趟,将这种就连在达拉然也不易接触到的稀有晶石在地板上堆成了小堆,然后,按照麦迪文的要求将黑曜石摆放成了法阵构造。黑曜石可以阻断感应,隔绝精神链接,还可以——卡德加突然想起了达拉然禁用黑曜石的原因——召唤恶魔。
麦迪文想要做什么?学徒俯身放下最后一颗晶石,抬眼看向在一旁倚靠墙壁站着的麦迪文,注意到他的右手紧握成拳,似乎攥着什么。
他退出到法阵之外,等待麦迪文的下一步指示。
“你知道要怎么关门吗,信赖?”
这问题很奇怪。卡德加想了想,“用手,或者用魔法?”
“不是。”麦迪文摇了摇头,从墙边缓步走向他,走进法阵中心,面对着法阵之外的学徒。他的头微微低垂,这让他眼底的阴影加深了,翡翠绿变成了暗沉的绿。“你可以走出门外关上它,又或是走进门内关上它……而今天,我要教你怎么关闭黑暗之门。”
卡德加愣住了。
“你们看见过黑暗之门,但是,却不是立在黑色沼泽的那座。”
“什么?”
“‘五色之光重合时末日之主再临,他将穿过黑暗之门毁灭这个世界’,你一定听过吟游诗人传颂的这个预言。”麦迪文脸上露出了一丝扭曲的微笑,“站在你眼前的我,麦迪文,才是真正的黑暗之门。”
没等卡德加反应过来,蓝光突然在黑曜石中迸发,他不觉抬手遮挡那刺眼的光芒,只能透过指缝看向法阵和麦迪文。
“我已经阻断了我和外界所有可能的精神链接!”麦迪文抬起从刚才起就一直紧握着的右手,打开手掌。卡德加看见,他们此前拼命保护的五色晶石正躺在那苍白的掌心里,它们被以某种方式粘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把钥匙的模样。一定是在他离开的那小段时间里,麦迪文去取了它。
现在,麦迪文的右手似乎正要施放不知道什么魔法,他的左手则扑过去想要将它折起。这让他的双手看上去呈鹰爪般痉挛着较劲。
卡德加惊讶地张大嘴巴,半响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却不知道应该做出何种反应。
而一番自我争斗过后,麦迪文则喘着粗气,用力说道:“你发现了我的‘不同’……照顾我时,你也随身带着短剑。萨格拉斯……他会通过我的身体回到这个世界。只有我死了,才能真正毁掉黑暗之门,才能阻止这一切……”
“我……我是为了……”卡德加一时惊惶无措,“我不能……”
“你必须能!这是最后的机会,现在他无法离开我的身体!”麦迪文的面容扭曲起来,暗影彻底吞噬了他眼中的翡翠绿。妖异的风在他们四周卷起,黑曜石中的蓝光忽明忽暗,扑腾不定。
卡德加摸向藏在靴筒的短剑,将它拔出,锋利的匕刃瞄准麦迪文近在咫尺的心脏,恐惧和痛苦填满了他的胸腔。
他还没能下手。
暗影忽然在麦迪文身上升腾,转眼间笼罩了所有窗格。阳光被遮蔽,只剩下那些外表黑暗的石头内里仍然闪耀着微弱的光辉。
一只看不见的手抓着他的领口将他拎起来扔了出去。麦迪文一只脚跨出了法阵。
卡德加撞向墙壁又摔到地上,短剑掉落一旁。麦迪文偏了偏头,它“嗖”地飞出去,深深刺入了一旁的柱子上。
“看来,你也没那么信赖我。”大法师冷冷道。

楼梯口就在一旁。没有多想,卡德加施放了一个屏障,从地上一跃而起,拔腿就从楼梯往下狂奔。他知道那屏障甚至无法抵挡过一秒,但他没有选择。
暗影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他听见恶魔的窃笑从四面八方扑来,这片空间开始崩分离析,卡拉赞的旋梯在以他追赶不上的速度破碎,在身后化成了火海和深渊。
他熟悉这里,知道从天文台到一楼出口的路到底有多远。但此刻,这逃亡的路似乎遥无尽头——图书馆重复的楼梯和景象一次又一次出现在眼前,像是一个无尽迷宫。本应有阳光照进的楼道里只有一丝半缕微弱的烛光。他只能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和粗重的喘息。
恶魔冰冷的利爪划过他的后脑勺,死神的气息喷吐在他的后背。一个身影突然从下一个楼梯转角窜出,将他一把拉到了身后。那人抬手一推,碎裂到脚下的楼梯又重新长了回去。他还来不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听见鸟的尖啸声划破恶魔的喉咙。那确实是一只鸟,他在稍稍定下神后看见——它浑身漆黑无比,楼道暗淡的烛光只映照出它明亮的绿眼睛,像是一只大乌鸦。它以凌厉的速度撕碎一路追赶的恶魔,落地返回来时有些一瘸一拐。它把脑袋靠在背向他的人的臂弯里,哑声低鸣。那人轻轻抚摸它,然后转过脸来。
他比他认识的样子有些不同,看上去更年轻些。
“老师!”卡德加失声道。
“你被拉进了精神世界里。往塔顶走,我带你出去。”
卡德加紧跟在麦迪文身后,在卡拉赞昏暗的旋梯上重返刚才逃亡的路。回路没有来时那般血雨腥风,火海深渊不见了,只剩一片昏暗。大乌鸦飞在最后,抵挡卷土重来的暗影。身后的路隐没在更深的黑暗之中。
“你心中的卡拉赞是什么样子,你看见的就是什么样子。”麦迪文突然侧脸回看他一眼。
“你是说……”
“心中相信光明,你就能看见光明。只要你坚信。”
卡德加沉默了,只是注视着眼前的背影。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他走在这里,跟着这个背影到不同的地方去,学习他在达拉然或许永远也学不到的知识,还有危险。他想起那时卡拉赞的样子,阳光从高处的窗格和塔顶照进来,落在扶手陈旧的雕刻花纹上,又或是墙壁不平整的纹路里,还有他们身上。
他这样想着时,脚下的黑暗渐渐后撤,眼前的路慢慢明亮起来,麦迪文的斗篷在他眼前猎猎摆动,他才发现它是猩红色而不是黑色的。他回头看向大乌鸦,它变成了正常乌鸦的大小,身上的羽毛在阳光下折射出紫蓝色光芒。
卡德加惊讶地看着,脚步跨过光影变换间的阶梯,明白了什么。

他跟随着他的老师踏上天文台。这里充满阳光,刚才的一切仿佛从未发生——他多希望如此。
“穿过走廊就是出口,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麦迪文转过身来,手抚上他的额头,像是将什么块状的东西强行按入了他的脑袋,这让他的头部一阵疼痛。卡德加摸了摸前额,那里没有凹凸,也没有伤痕。
“你做了什么?”他揉着发疼的脑袋问。
麦迪文只是抓住他的双肩,力度不大,那感觉却刻入了他的心里。“绝不能让钥匙落在恶魔手上。答应我,信赖,关闭黑暗之门。”
悲痛在霎那间涌上心头,他强压下去,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罡风从楼下席卷过来,卡德加听见塔底恶魔震天的怒吼。麦迪文神色凝重,转身步向楼梯口。
“快走,不要回头……你是我最后的希望……”

卡德加跑进走廊,以他最快的速度。走廊里一片漆黑,像是一条没有边界的黑暗隧道,只有远处微小的光指引着他。
就快到达出口时,他听见大乌鸦惨烈的鸣叫,停下了脚步。他还是没有忍住,终于回了头。
身后的景象变了样。卡拉赞天文台消失了,那里空空如也,如同虚空。
他心里像是少了什么,却又被另一种东西充满。他回过头,往前走去,光明拥抱了他。

 

洛萨不会忘记他和麦迪文第一次打架时,小法师的样子。那时他们还不是朋友。麦迪文臭着脸站在一个用晶石草草画就的法阵中,不服气地冲他喊:“来啊!试试看!”
现在他们已经不可能是朋友了。
阳光之下的卡拉赞天文台,麦迪文站在由黑曜石围成的法阵之中,身周笼罩黑色火焰般的暗影,浑身上下散发慑人的寒意,没有半分他们熟悉的黑暗哨兵气息——这是洛萨曾直面过的黑暗教派头目,他曾以为的麦迪文的孪生兄弟。
“没有人能阻止我召唤恶魔,就算是你们,也不能。”
他更宁愿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麦迪文的孪生兄弟,是另一个人。麦迪文,不会用冷漠的语气挑衅他,不会利用曾经的牵绊伤害他们。
“扔掉你的剑。你再动一下试试,”这个人笑道——

他和莱恩在看到卡德加留下的纸条后赶往卡拉赞,看到的却是麦迪文准备杀死学徒的一幕。
那时,卡德加已经失去知觉,头朝下倒在楼梯口,他们刚来得及阻止麦迪文。
洛萨举剑冲锋,大跨步带起的风切断旋在麦迪文身周的魔法气流。在莱恩的引导之下,对方瞬即变化的眼神和动作都像是放大的慢动作。他把握住察觉到的破绽,剑尖刺向黑暗哨兵的咽喉。后者身上一道突起的屏障堵截了这次突袭。他原本就没打算取麦迪文性命,这次没用上多大力气的攻击被轻易化解。之后不管他再使上多少力道,横劈、侧砍,无形的屏障裂出无数金色的细纹,他的剑再也无法切入分毫。
而黑暗哨兵,这边刚抵挡住他的攻击,另一边只是一招反击,便隔空扼住了莱恩的喉咙,用眼神压下了莱恩的剑尖,“你最好别乱动,陛下。”
麦迪文缓慢退后,跨过几步,进入了地上的黑曜石圈里。

——“看是你的国王先死,还是我先死。”
洛萨丢掉剑,他曾用它救过麦迪文的命。剑身砸落地上的那一瞬,它在他心中摔成了碎片。“我请求你,麦迪文,不要伤害我们的国王……我们的向导……”
一道法术光芒突然从楼梯口发出,直冲向麦迪文,而黑暗哨兵意外地没有反应。在放大的慢动作中,洛萨看见一柄五色钥匙被冲撞出麦迪文的另一只手,在空中翻了一个曲线。
“不!”麦迪文怒吼,发出了竭嘶底里的,不属于人类的尖叫声。
卡德加不知何时醒转过来,正从楼梯口朝他们的方向跑来,“那是萨格拉斯之墓的钥匙!不能让他拿到!”
麦迪文松开了扼住莱恩的手,向钥匙伸出手,黑色箭雨同时从他的另一只手迸发而出。卡德加的屏障在施放在他们身上的同时几乎完全碎裂,利器被阻挡过后变成了坚硬的钝器,顷刻齐刷刷砸在几人身上。洛萨忍痛跃起,夺下那柄还在空中翻转的钥匙——它离他更近——他的身上被划出几道血口。落地后他顺势在地上一滚,和另外两人一起躲在了大沙发椅后。
“交出钥匙和那小子,我放过你和你的国王,安度因洛萨。”麦迪文冷酷地威胁道。
“他是萨格拉斯!那恶魔占据了老师的身体,想要重回这个世界!”卡德加紧靠着椅背,看向他们,“老师没有放弃抵抗。”
两人惊愕又恍然地对视一眼。
“不要逼我出手,安度因洛萨。”麦迪文向他们的方向逼近。
“他要我们杀了他。”
“杀了我?守护者可没那么容易被杀死。”麦迪文冷笑一声。凌冽的魔法气流在他们四周旋起,破散的物件被吹动开来。
“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洛萨说。哪怕现在的守护者重伤未愈,钥匙落到这恶魔手上只是迟早的事。
魔法气流在他们耳边发出嘶鸣声。
卡德加半抬起手,像要准备施放法术,嘴上却只是喃喃重复,“‘你可以走出门外关上它,又或是走进门内关上它’……”
“你说什么?”
“老师是这样说的……他说他才是黑暗之门……”
“难怪!”莱恩突然说道。向导屏障延伸开来,短暂地屏蔽了这个空间的哨兵对他的听力。洛萨只能看见他的嘴巴继续一张一合,但在精神链接里,他能听见莱恩的话。
“我们能进入麦德的精神世界,和从前一样!”
“你能感应到他?”
“就在刚才,他触碰我时。”莱恩看向学徒,“卡德加,点燃一根蜡烛,保证它不灭不动。你要负责引开萨格拉斯。只有将麦德救出来,我们才有可能战胜这个恶魔。”
卡德加点点头。他捡起脚边的一本书,往楼梯口方向扔了过去。他又从挎包里翻出一个小人偶,把它放到地上,轻念了几句咒语,它便吱吱呀呀地往走廊方向跑去。它跑得东歪西倒,速度倒是挺快。
“又是这种骗人的把戏。”麦迪文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他抬手就炸了那本书,转向人偶移动的方位。
而学徒已经在沙发椅后点好蜡烛。洛萨将钥匙放到他的手上,“如果我们阻止不了他,把握机会动手。”
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莱恩看向他,点点头。
洛萨闭上双眼,他的身体放松下来,意识跟随着向导的指引,进入黑暗和沉寂之中。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