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时间观念

Work Text:

哈梅斯是第一个往训练场走的。

前几天的训练课他迟到了17分钟,被踢出了首发名单——科瓦奇说迟到和替补是两码事,“但是你要有时间观念”。所以最近都不能再迟到了。钉鞋走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原地蹦了两下准备往训练场冲,前脚刚落地就被人拦腰拽进了拐角消楼梯间。

两只胳膊牢牢圈着他的腰,紧接着一张暖得冒热气的脸从后面蹭上来,下巴挤开围脖往他脖子里钻,急促温热的喘息洒在他脖子里,又短又密的胡子扎得他捂着脖子往一边躲。熟悉的味道和动作让他忍不住笑出来,“Coco你这傻子,快放开,”他反手推在对方汗湿的额头上,但对方收紧了胳膊,两个人低笑着互相推推搡搡地滚到墙角,最后他露出的脖子被用力亲了一口。

Coco后脑勺上的短发扎在他腮帮刺刺地发痒,哈梅斯一只手抱着他的脑袋,鼻尖蹭过短发闻到淡淡的青草味和汗水的味道。他像撸宠物狗狗一样上下拨弄那头湿漉漉的头发,“健身房耗不光你的精力是吧,教练真心疼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嘴,Coco精力旺盛地咬着他的嘴唇,然后又试图吮平刚咬出的牙印,轻轻舔着他的舌尖挑逗他伸舌头,直到亲得哈梅斯也一样开始喘,Coco才松了口。“我今天在草地上训练了,”一条结实的大腿钻进他两腿间在他裆部不老实地来回磨蹭,嘴唇蹭过他的鼻尖,“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还剩多少精力?”

哈梅斯忙着对付那两只钻进他上衣里和短裤里乱摸乱揉的手,不意被那条大腿蹭出了感觉,打闹中的小暧昧、训练场边的偷吻、Coco身上汗水和香水的味道,一切久违的东西都成了助燃剂,让他觉得一股热流像电流一样从小腹打上脊背。Coco低下头挑逗地用舌尖勾勒他的唇线,然后是下颌线,一只手隔着薄薄的棉质布料揉捏一侧臀肉,用力往前推着把两人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挺动腰部摩擦着。

紧贴身体的柔软棉布都渐渐紧得难受,两人之间的温度越来越高,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Coco,我要去训练了——”

“可是你走了我会很难受呀,”法国人半硬的阴茎顶着他的小腹,不安分地摩擦着。

“喂,”哈梅斯摁住对方的腰,“别闹,我不想迟到。”

“其他人都还没来呢,”Coco钻进训练服里的手撩拨着一侧的乳头,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眨着眼睛用长睫毛去撩他,“我可在这里等了你好久呢。”

哈梅斯去抓那只手,理智告诉他应该坚决一点,但他贪恋Coco紧紧贴着他的肉体,肌肉的线条透过紧身的布料让他脑子里的弦越绷越紧,伸进衣服里去推拒的手被Coco反过来抓住,十指扣在一起在胸肌和乳头上抓揉。

“我太想你了,”Coco撒娇一样低头蹭他的脖子,“就这一次,好不好?”

“……嗯……”哈梅斯被上下一起弄得晕晕乎乎还没来得及说个好字,法国人已经得寸进尺地把他的腿掰开来往墙上顶,“别乱动!”他一把把装无辜的法国人推得退开两步,那双眼睛又开始厚颜无耻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他翻了个白眼,还是在Coco面前蹲了下去。

“我可以帮你解决问题,但是你要快点!”哈梅斯凶巴巴。

“那要看你的发挥了。”

他的头被摁下去,脸蛋压在Coco的裆部,马上感觉到了布料下温热的搏动,他用脸蹭着那鼓鼓的一团,换成了跪坐的姿势,一低头就看到了右膝上长长的伤疤。

膝盖汗湿的皮肤亮闪闪的像一块浅棕的太妃糖,但那条疤在中间形成突起的一条,上面还有手术后缝针的痕迹。他伸手摸了摸,很傻地问:“疼吗?”

Coco迟疑了一下,手指在他头发里揉了揉,“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撕裂的韧带、漫长的手术、煎熬的复健,每一步都很疼,他知道的。哈梅斯扶着Coco的大腿后侧,吻上不平滑的皮肤,舌尖抵在凸起的疤痕上,舔过缝合处凹凸不平的痕迹,尝到了汗水的咸味和草皮、泥土的味道。

湿热的舔舐让Coco本能地抖了一下,随即笑了,“其实本来有点疼,你亲一下就好了。”

哈梅斯对法国人的甜言蜜语没有抵抗力,他向上亲过去,舌头在腿肌上留下水痕,最后隔着短裤舔过那根硬挺的阴茎。Coco抓住了他的头发往前推,“抓紧时间,不然又要迟到了。”

“我才不需要那么多时间,”他一把扯下短裤,粗暴的操作让被困住的阴茎一下弹出来打在他脸上。法国人低低地笑起来,“它也想你了。”

哈梅斯伸出舌头舔了舔浅色的肉冠,挑逗地用舌尖钻进顶端的小口,他偏过头,舌尖牵出一根银丝样的黏液。头顶传来Coco急促的喘息,他配合地低下头吞到了根部,在喉咙抗议地抽动之前把兴奋得轻颤的阴茎吐出来,接着又吞进一点,像吃棒棒糖一样含住肉冠吮吸着,手握住缺乏关爱的部分套弄着。Coco轻喘着挺动腰部顶在他口腔一侧的内壁上,把脸蛋顶得鼓鼓的,他配合地锁紧嘴唇,在阴茎抽出时用力吸出啾的一声,舌尖在顶端撩拨着勾引下一次插入。

“唔,你怎么越来越会吸了,我不在的时候你都跟谁练了?”法国人粗喘着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一点口水从合不上的嘴角溢出来。哈梅斯喜欢看他嫉妒的样子,挑衅地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就被顶到了喉咙后面的软肉。他呛咳着抓紧了对方结实的大腿,火热的软肉收缩着绞紧了入侵的肉棒,又抗拒地朝外推,一吞一吐地从顶端的小口吸出了更多前液。Coco闷哼着抽出来,接着又被肉嘟嘟的嘴整根吞进去,口腔里又软又滑的嫩肉被操开,阴茎一次次顶在喉咙里挤出粘腻的水声。

钉鞋走在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几个队友聊着天从消防通道门口经过,熟悉声音让两人仿佛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下,哈梅斯缺乏关照的阴茎已经硬得发痛,他撅起屁股试图让自己舒服点,给居高临下的Coco制造了一道可口的风景。“快点,真的要迟到了哦,”法国人拨弄着他精心打理的头发,低声催促。这把他们正在进行的活动变成了一场比赛,哈梅斯不满地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Coco报复地用力顶进来,被湿热的软肉吸得头皮发麻。哈梅斯卷起舌头确保抽送着的阴茎被照顾到最爽,他被顶得好几次咳出声又不只能压抑地忍着,下巴已经开始酸痛,脸颊泛起妖艳的潮红,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头顶那只手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抬起来,Coco看着他,“再用点力,”哈梅斯被刺激得哼出声,甜蜜的震动让法国人冲刺地再次操进来,第一股滚烫地射在被操得不住收缩的喉咙里,他抽出来,接着是红肿的嘴唇和潮红的脸颊上。哈梅斯边喘边咳,一大颗眼泪掉到了腮帮上,和白浊的粘液融在一起摇摇欲坠。他用手背蹭掉那堆液体,报复地擦在Coco训练服上。

Coco完全不介意地蹲下来一把脱了上衣,帮他擦脸。哈梅斯闭着眼睛让法国人帮他清理干净,还喘个没完,但还有精力一把拍开对方摸到他裆部的手。“别乱动,”他凶巴巴地把Coco推得坐在地上,“再不去训练我下一场还得坐板凳!”

法国人坐在地上凑过来讨好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那下次你再早点来,我还个人情——”

哈梅斯一脸嫌弃地爬起来揉揉膝盖,急忙忙拉开消防门要走,犹豫了一下回头瞪着还坐在地上的法国人,“五个月了,你也有点时间观念赶紧回来!”

“好呀。”法国人嬉皮笑脸甜蜜地抛了个飞吻。

 

哈梅斯又变成了最后一个到训练场的。

他急吼吼地往场地中间狂奔,一路上接受了队友的掌声和口哨声袭击,“热烈欢迎哈梅斯压哨到来!”Javi像个傻子一样起哄。

他气喘吁吁地瞪了欢天喜地的队友一眼。

“好了别闹了,哈梅斯脸都红了,”Mats眼明心亮地指出,“没关系的,你很有时间观念了!”

哈梅斯翻了个白眼,队友都是大傻子,早知道就多玩一会儿,大不了再迟到17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