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穿Prada的劳菲森》pwp

Work Text:

“Heimdall,你必须要让我父亲接电话,”Thor端着四杯星巴克小跑穿过人群时,还不死心地拨打电话,“他可以冻结我的卡,甚至收走我的车和别墅钥匙,但我不能再在那个见鬼的时装杂志社呆下去了!”

一个星期之前,Thor的人生还顺风顺水,他是odin的独子,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能够收拾这个混世魔王的只有odin,而他显然误以为自己握着免死金牌。

于是odin在一夜之间把这个公子哥儿打回了原型,他被勒令在阿斯加德旗下的约顿时尚杂志社工作2个月。于是一夜之间,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收拾Thor·odinson了。

尤其是那个变态的完美主义者,钟爱Prada的杂志社主编Loki·laufeyson。

Thor的所有尊严和自信都遭受了全方位的打击,他过去从不关心时尚圈的事儿,于是不得不像个傻子一样被人使唤地团团转。这个杂志社的气氛太诡异了,女人们永远穿着能够当大头针的高跟鞋,连男人都每天为自己的西装搭配着不同的领带夹。

这不是他们自愿的,一切都是那个吹毛求疵的laufeyson的“命令”。

他敏锐昂贵的眼光可不能被低品位的服装污染,Thor唯一的特权就是他永远不会被开除,只能推着满满的资料车受尽折磨。

哦,还有紧身裤,Thor恨透了所谓的时尚。

“助理,”大魔头又通过内线电话召唤Thor了,Omega冷漠的语调从听筒中不容置疑的发号施令,“帮我订一张从纽约到曼哈顿的机票,今晚之前起飞。” “可是这几天都有飓风,”Thor飞快地从网站上浏览了所有的航班表,“几乎所有航班都停飞了。”

“不用再重申你有多无能了,助理。” “什么?”

“除非你和机票一起出现,否则就不用再来见我了。”

Thor哀叹了一声,却连趴在电脑前惆怅的时间都没有。

没有谁会以折磨一个只待2个月的实习生为乐,Loki会这样为难Thor,完全是这个英俊却风流的混蛋alpha咎由自取。

Thor曾经见过Loki,那时候这个俊朗高挑的Omega还不是时尚权力机制的中心,像是无意闯入宴会的谎言之神,微笑着用银舌头骗取了这个花花公子一周的真心。

是的,只有一周。一周热恋过去,Thor像个混蛋一样把Loki抛诸脑后。

6年之后,他们在约顿时尚杂志社重逢,Loki变得优秀而刻薄,Thor依旧是个无所事事的混蛋,还弄丢了odinson继承人的头衔。

Thor不知道Loki在被“抛弃”的那段时间里是怎么过的,但这个强势的Omega显然恨透了他。

“我们需要谈谈,Loki。”Thor在把咖啡送进总编办公室时,终于忍不住开口,“我是说......在下班后,公私分明。”

“没什么好谈的,助理。”Loki在说完一句话的期间就接了三个电话,“我并没有公报私仇,这是我一贯的风格。”

“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会变,尤其是在这里。”Loki头也不抬地下了逐客令,“你已经不值得我报复了,Thor·odinson。”

作为一个前任,Loki这一仗打得十分漂亮,但作为一个被工作占据了全部生活的舅舅,Loki此生都注定一败涂地。

Loki·laufyeson旷班了,这个足以让所有员工惊掉下巴的消息迅速席卷了整个杂志社。整个上午Thor的左眼皮都突突地跳,当倾盆大雨和正午的艳阳一起倾洒而下时,这位执拗的实习生终于也跟着旷班了。

他必须找到Loki。

Thor在离开编辑部之前溜进了主编办公室,找到了Loki的公寓地址后便直奔目的地。Loki不在家,但Thor总会蹲守到他。那场太阳雨一直下到了深夜,Thor等到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等来了在滂沱大雨中瑟瑟发抖的黑发Omega。

“你怎么了?”要是在平时,Loki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Prada西装沾上任何水,但Omega此刻完全丢了魂,幽绿的眼睛灰蒙蒙地涣散而无光,“你身上有钥匙吗?先别在雨里淋着。”

“我的侄女病了。” “严重吗?”他们进了公寓的楼道里,Thor脱下外套裹住了湿淋淋的Loki,捏着Omega的胳膊试图让他暖和一些,或者只是一些安全感,“我可以帮你找到更好的医疗资源,我父亲至少不会对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见死不救。”

“不,她不是第一次发生.....”Loki回过神,扭头按了电梯按钮,迷茫的语气重新冷漠了下来,“你没资格问我这些。”

“我只是个实习生,在你眼里就是个衣品极差的垃圾桶。”Thor十分善于利用自己低沉的声线和欧蓝色的眼睛,他曾经用这些把Loki哄上了床,此刻又伪装成了无辜善意的实习生,“和我说说,Loki,就像.....倒垃圾一样,明天你就又是穿着Prada的完美魔头了。”

他们走进了电梯,Thor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寓的电梯为什么会格外狭窄,也许只是尴尬寂静的气氛使然。

“当面听到我的外号又是另一回事了,”Loki皱着眉勾了勾唇,他的表情管理一向完美到严苛,此刻才像是Thor当年认识的那个人,聪明却难以琢磨到令人心痒,“你没必要听我说这些......我们没必要再重蹈覆辙。”

Thor抬头看了看变化的楼层数,刚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电梯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Loki下意识地抓住了扶杆,而alpha几乎是第一时刻将他护在了墙壁和身体之间。

两人头顶的白炽灯闪了闪,然后彻底暗了下去。Loki听见有什么东西砸在了Thor的脊背上,年久失修的电梯嘶鸣着下滑了两层,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洒在了Omega的面颊上。

“我可以试试看那个按钮,”Thor用拇指拂去了Loki面颊上的血滴,然后试图去联系保安室,“我以为你会住更好一点的公寓......” “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没必要再搬家。”Loki解开了领口,有些不安地靠在了角落,“我有足够大的衣帽间......这里怎么越来越热了?”

“通气扇和电机一起停了,看来我们也没办法联系到保安室。”Thor耸了耸肩,抱着手臂站到了Loki身边,“我们至少得在这儿呆半个小时,看来你不得不和我聊天了。”

Loki扭过头看着身边的黑暗,Thor就站在那儿,他却已经分不清面前的alpha究竟是谁。

“我这几年一直忙于工作,以至于一直把侄女交给医院的护工,上次见她还是4个月前。”Loki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以至于语速极快,“今天我去见她,hela从ICU里醒来后的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恨我。”

“这没什么,我爸比你忙得多,”Thor放缓了语调,低头抵住了Omega的额头,“我在17岁之前也很恨他,孩子总是这样。”

“她的母亲,我的姐姐......在7年前病逝了,同样的病。”Loki吸了吸鼻子,抬头时濡湿的睫毛几乎扫到了alpha的鼻尖,“我擅长厌恶别人,但.....我不能让hela恨我。”

“只有hela不能,我承受不了她看我的眼神。”Omega的鼻息细微而颤抖,在黑暗中仿佛扑簌落下的蝶翼,“可我也不能放弃我的工作,我的成就等同于我的生命。”

“也许只是因为,你在工作上投入了太多,以至于不甘心放手一丝一毫。”Thor下意识地舔了舔嘴角,他想要亲吻Loki,而暧昧的气氛让这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我没有立场说这些,我只是——”

“说点和这些无关的话,Thor。”Loki的嘴唇被alpha吮吻得泛起了水光,而他的大脑因为缺氧变得昏沉而冲动,“这大概......是你唯一的作用了,助理。”

“我们还有几分钟?”Thor笑了笑,按住了Omega的后颈,“你知道我需要多久。”

“十分钟?或者一刻钟......唔!”Loki整个人几乎都被Thor托了起来,西装裤紧绷着贴在Omega的大腿和臀部,而alpha炙热的体温让他头晕目眩,“Thor!呃唔,别......”

“那我们得抓紧了。”Thor含住了Loki的耳垂,那从6年之前就是他的敏感点,Omega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我已经变了,不管你信不信。”

“我不听alpha在上床前的鬼话。”Loki被Thor试图扒下他裤子的动作弄疼了,嘟囔地拽着Thor敞开的衣领,“直接撕了吧,反正这套被雨泡过的西装已经没用了。”

“乐意效劳,”alpha毫不费力地就把潮湿的布料撕了开来,后臀的裤缝线崩了开来,饱满白皙的臀肉也跟着跳了出来,“God,的确很热.....”

他们近乎饥渴地纠缠在一起,Thor捏着Omega的臀肉把他托到了扶杆上,甚至连做前戏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肏进了Loki柔软的肉穴里。Omega低喘着箍住了alpha的脊背,劲瘦的长腿缠紧了Thor的腰,以至于让他每一下挺身都几乎用尽全力。

“简直是疯了.....嗯!哈啊...”Loki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皱眉的习惯,Thor一遍遍地亲吻着他的眉间,喘息呼出的热气却让Omega睁不开眼睛,“轻点....Thor,呃嗯!”

黑暗中谁绊倒了谁,跌下去的时候整个梯厢都在晃动。Loki有些心悸地抠进了Thor的肩膀,等晃动过去之后才松懈下来,慢吞吞地滑进了alpha怀里。

“是一样的,Loki。”Thor按着omega跪坐在自己两旁的大腿,让Loki一下下地吞进自己的性器。omega呻吟着将耳朵凑到了他的唇边,沙哑地嗯了一声。

“无论是6年前的宴会,还是2个月前的办公室,”Thor亲了亲Loki汗湿的鼻尖,那双幽绿的眼睛被笼罩在濡湿的睫毛之下,为自己而情欲翻涌,“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的心跳总是一样的。”

从初遇到重逢,长久心动。

电梯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Loki下意识地将脑袋埋进了Thor的胸口,连摄像头都亮起了红点。“看来我们很快就得转移阵地了,”Thor扬手用外套遮住了摄像头,不慌不忙地捏住了Loki的下巴,“但电梯还不能移动.....我们可以继续。”

Omega的瞳孔被灯光照眯成了一条缝,他黑色的衬衫被雨水和汗水贴合在胸口和小腹上,勾勒出柔韧却肌理分明的曲线。Thor着迷地用拇指摩挲着Loki的下唇,再一次抱着Omega的腰撞进了他的最深处。

电梯在正常重启之前又下坠了一次,他们随着骤停的惯性前所未有地贴合,Loki尖叫着潮吹了出来,腿软到只能被Thor抱出电梯。

“相信我,我也两腿发软。”Thor抱着Loki一起倒进了柔软的床铺中,被粗暴的性事弄得眼眶发红的Omega恨恨地塞给了他一瓶润滑剂,“你的衣帽间可让我大开眼界,你每一件都穿过?”

“闭嘴,助理。”Loki缠上了alpha的腰,Thor把润滑剂倒得他小腹和股沟里全都一塌糊涂,以至于在挤进那个红肿敏感的甬道时,弄出了令人无法忽视的淫靡水声,“呃嗯!和你上床永远都是个错误.....”

“谁让我在雨里捡到了你,”Thor低笑着把瘫软的Omega翻了个身,慢慢地从后面往他的甬道里挤,Loki闷声呜咽着握住了自己勃起的性器,却依旧缓解不了浑身的燥热,“我们注定纠缠不清,Loki。”

alpha好心地接替了Loki手上的工作,他用壮硕的胸膛压住了omega削薄的肩胛,撸动着omega的茎身,拇指搓磨着敏感的马眼。

“让我多睡会儿……嗯……”Loki被顶得又爽又难受,没出息地扭过头,哼哼唧唧地求饶,却被Thor含着唇吻到话都说不完,“我明早还要赶航班……呃!”

omega呜咽着射了出来,Thor把满手的粘腻都抹在了Loki的胸口,手指捻着淡褐色的乳尖拉扯逗弄。Loki摸到了Thor背上被砸到的伤口,却被alpha抓住了手腕一下重过一下地肏弄。

“你怎么没让我帮你订票?”Thor虚虚地咬了咬omega后颈红肿的腺体,裹着自己性器的软肉立刻便颤抖着绞紧了,吮吸推挤着把alpha往深处引,“哈……你可不会放过压榨我的机会。”

omega被顶得抖着嗓子尖叫,哆嗦的两腿被Thor捞在臂弯里打开到极限,连生殖腔口的软肉都已经不堪重负地被打开。

“你的两个月期限已经到了,忘了吗?”Loki咬着枕头哑声笑了笑,眼角细微的纹路盛着毛茸茸的暖光,“恭喜你,马上就能回归上流社会了。”

Thor没有说话,憋着一股狠劲肏着omega,强硬地挤进了紧窄到几乎只是一条肉缝的生殖腔,前端的成结在Loki半是求饶的沙哑呻吟中很快胀大。

“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Thor抱着Loki让他趴在了自己身上,omega的汗水从鼻尖滴落到了他的嘴角,“让我重新追求你,这次绝不会只有一周。”

“不,Thor。”Loki起身下了床,赤身裸体地穿过客厅走到厨房拿了两罐啤酒,浊白的体液一直流到了脚跟,淅淅沥沥地滴了一路,“只有今夜。”

他没有时间再去适应另一个人融入自己的生活,Thor就算没有错过6年前的Loki,如今也注定会分道扬镳。

alpha接过啤酒,凉意从指尖蔓延到心脏。Loki披着被揉皱的衬衫坐在了床沿,眼神有些迷茫地叼着一根女士烟。

“我记得你那时候不喜欢抽烟,连看见我抽都要掐了。”Thor从床头柜上摸到了打火机,Loki偏过头把烟凑近了火焰,“你这次去多久?”

“一周。”Loki看着alpha被自己情动时拽得乱糟糟的金发,忍不住揉了揉,“外面还在下雨,你早上再走吧。”

Thor嗯了一声,抱着Loki躺下了,omega摸了摸他胸口陌生的伤疤,闭上了眼睛。

“Thor。”

alpha呼吸平稳,已经沉入睡梦。

“你当初……为什么要丢下我?”

Loki在西雅图到行程提前结束了,他想趁着难得空闲的一天陪陪hela,小姑娘随着长大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爬阿尔卑斯山。”omega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病房外,却发现里面不只有护工和hela,“夏天就去我家的葡萄酒庄,你就能亲眼见到那只牧羊犬了。”

Loki啧了一声,他没料到Thor的脑筋还能动到收买他侄女的份上。

“哦——”hela拖长了音调,骨碌碌转着打小算盘的绿眼睛和她叔叔一摸一样,“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们做个交易,机灵鬼儿。”趴在床沿的金发青年笑着眯起了湛蓝的眼睛,“下次等你叔叔来的时候,哄他笑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