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幸存者》chapter(6)

Work Text:

8年前
“不......住手......”Omega身上的警服被冷汗浸得湿透,锁着手铐的双臂上满是针孔,而将他按在仓库水泥地上的男人依旧将针筒刺进了他的血管,“唔......”

“比上次短了2小时。”女alpha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警官粗喘着艰难地抬头看她,“Loki,你扛不住更多的戒断症状,你要是扛得住......我也不会允许。”

“你这是在自掘坟墓,hela!”毒品的摄入让Loki很快平静了下来,他挣扎着靠坐在了墙角,“让一个缉毒警染上毒瘾,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机会能给你提供情报?!”

“我知道我的弟弟有多聪明,不是么?”hela捏住了Omega的下巴,尖锐的指甲在他苍白的皮肤划出了红痕,“我能给你缉毒警的身份,也能让你的人生彻底颠覆。”

“我不会再帮你.....咳咳!”毒瘾舒缓和神经兴奋的快感交替着扰乱Loki的思绪,他苍白的面颊上浮起了病态的潮红,涣散的眼神四下混乱地看着,“你休想......我已经不欠你......”

“继续注射,”hela冷笑地叹了口气,拍了拍警官削瘦的面颊,“别以为站在光明的地方太久,就能够否认给养自己生长的泥泞了。”

“那些因为你而被枪杀在码头的警察,那些被你欺骗而泄露机密入狱的人……Loki,你没有回头路了。”hela看着被重新摁在地上的弟弟,冰冷的眼神毫无动摇,“你终有一天会明白,我是在救你。”

Omega将嘴唇咬得鲜血淋漓,两眼猩红地瞪着他的姐姐。

“想要在laufyeson家族活下去,唯一不能留着的,就是心慈手软。“
“我要你永远陪着我,弟弟,活着待在我身边。”

8年后
Loki长呼了一口气,从噩梦中醒来。

Omega扶着高挺的孕腹艰难地翻了个身,酣睡着的alpha迷迷糊糊地跟着动了动,本能地从背后抱住了他。

“八个月了。”Thor的胡茬蹭得Loki有些痒,alpha睡意朦胧的声音有些沙哑,挠得Omega心底也止不住地痒,“还好你肚子不大,否则这么窄的盆骨......我真怕你难产。”

“死里逃生那么多次,我可没道理死在自己孩子手上。”Loki嘟囔着摸了摸alpha的下巴,扭过头吸了吸鼻子嗅来嗅去,“什么味道......劣质抑制剂会影响性功能,你不知道?”

“也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品阶好的,”alpha摸着Omega隆起的小腹,在他的后颈上狠狠啃了几口,“再忍几个月就好了,你等着......”

“你应该考虑过吧,对我来说......这个孩子会比你重要。”Loki摩挲着alpha的每一个指节,Thor的骨架本该和他一样漂亮,但这双手却因为陈年层叠的旧伤而粗糙变形,“我本就是个太过爱惜自己的人,我说过......别对我报太大希望。”

Hela不会放过他,从来都不会......直到他死的那一刻。

Thor“嗯”了一声,在Omega的后背上摸到了一手的冷汗。alpha诧异地撑起了胳膊看他,却被Loki压着后脑勺吻住了。警官的索吻毫无章法,齿关不停地打颤,将雇佣兵的嘴唇磕得血腥弥漫。

“别让我后悔,Thor......”Loki的呢喃低得几乎只剩气声,皱着眉紧闭的眼睛睫毛乱颤,“我不敢后悔......”“怎么了?”Omega的手顺着衣摆摸上了Thor的腹肌和胸口,热潮期的alpha极易被撩拨,Thor却还是哑着嗓子捉住了Loki乱蹭的手腕,“Loki,你不太对劲......”

“别问,Thor。”Loki力道极大地挣开了,翻身坐在了alpha的身上,低头粗暴地扯开了他的皮带,“我想做,给我。”

他能说什么,姐姐是被通缉多年的毒枭,而他当年不过就是一个被毒品控制的傀儡?还是他只是个靠骗取信任,出卖同伴性命在家族中苟且偷生的蝼蚁?

不,Thor不该知道这些,Loki·laufeyson可以是一个罪犯,一个阴谋家,却绝不能是一个卑鄙的懦夫。

“Loki,等等.....”“闭嘴。”alpha本能地避开了Omega脆弱的腹部,而Loki近乎自残般地求欢让Thor头昏脑胀,劣质的抑制剂并不能让他面对自己的Omega如此主动都坐怀不乱。

Loki的唇只在起身脱下上衣时离开了Thor片刻,他皱眉揉捏着alpha半勃的胯部,极其色欲地啃咬着Thor结实饱满的胸肌,在alpha小麦色的皮肤上印下了交错纵横的吻痕和牙印。

“Loki.....”Thor的推拒明显放缓了,他有些迷茫地仍由Loki把自己撩拨得浑身燥热,在看见他准备直接坐下去时才翻身将Omega压在了身下,“hey,别这样,我帮你......”

alpha没有再追问Omega的反常,他尽量温柔地抚摸着Loki的所有敏感点,哪怕汹涌的热潮期让Thor忍耐得青筋暴起,他也始终在轻声地安抚着躁郁的Loki。

“别怕,Loki......什么都不会发生......”alpha粗糙的手指灵活地探进了Omega的肉穴,Loki闷哼了一声,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上方的Thor,“我们会有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相信我......”

Thor慢慢地加进了第二根手指,然后是第三根,温柔却不容置疑地撑开了Omega的肉壁,研磨搅动出缓慢的水声。Loki终于沙哑地呻吟出声,呼吸紊乱地别开了眼睛。

alpha抽出手指,分开Omega夹紧的大腿后便沉下了腰杆。Thor喘得厉害,以至于急躁的动作让他涨硬的性器只是从Loki的腿根上蹭过。Loki伸手引导着Thor进入了自己,alpha顶到最深的时候两人都叹息了一声,随机便近乎疯狂地拥吻在了一起。

警官良好的身体素质让他的四肢上始终覆盖着薄薄的肌肉,这让他的每一个回应都是有力而销魂的。alpha始终忌惮着的动作让他罕有地处于被动,Loki重新跨坐在了Thor的小腹上,撑着alpha的胸膛上下吞吐扭动着腰肢。

“God....babe......”Thor对于Loki在床事上的认知还停留在九个月前的那个夜晚,昏暗帐篷中渴求而内敛的脆弱Omega,绵软湿漉的回应和喘息,“你辣爆了,警官。”

“还不是最佳状态,大兵。”Loki含糊地回答了一句什么,毫不客气地用力向下坐了坐,Thor有些惨痛地捂住了眼睛呻吟了起来,“Ariel在踢我......”

“疼吗?”alpha紧张地坐了起来,阴茎粗硬的前端毫无准备地顶到了Omega红肿的生殖腔口,Loki弓着身呜咽了一声,颤抖着抓住了Thor的手臂,“别动,我出.....”“你来,Thor。”Omega幽绿的瞳孔掩盖在睫毛之下,如同符咒般蛊惑着alpha的理智,“直到我感觉不到疼为止.....”

因为终有一天,千倍万倍的疼痛,都会由你来承受。

alpha粗喘着卡住Omega的腰胯,让他跪趴在了自己的身下。Loki咬着被褥塌下了腰,两眼通红地被Thor顶得一声高过一声地呜咽。

“Thor.....”Omega被撞得有些反胃,几次想强撑着爬起来都被沉重的孕腹拖了下去,于是扭过头反手推着alpha肌肉紧绷的大腿求助,“肚子太重了......”Thor没有说话,弯下腰单手托住了Loki的小腹,咬着他的下唇索吻。

Omega呜咽着推搡alpha的大腿,却被揉捏着饱满的臀肉干得一下下往前顶,只好空出手撑着床板。生殖腔因为怀着胎儿浅了很多,Thor轻易地便能顶到腔口,酸麻刺养的感觉几乎让Loki每时每刻都在高潮。

Loki因为情欲而愈发酸胀的胸部被Thor的另一只手抓握住了,alpha近乎粗暴地揉捏挤压,将力竭的Omega姿势别扭地整个箍在了怀里,腰胯重而深地快速肏弄,把他的臀肉撞得通红。

“Thor....啊呃.....嗯!”Loki气喘吁吁地被含着嘴唇求饶,“慢点.....啊!哈嗯......”“难受?”Thor的动作顿了顿,终于让Loki平躺了下来。“哪儿?”“这儿......”

alpha似乎信以为真,停下了动作。Loki暗自窃喜地长呼了一口气,却惊恐地看着Thor意味不明地勾起了唇。

“这里是阑尾,不是孩子。”

“你永远都是个骗子,Loki。”Thor埋头在Loki的颈窝笑了一会儿,Omega翻着白眼踹了踹他的小腿,于是被抬起右腿肏了进来,“哈.....一个迷人而危险的,阴谋家。”

alpha的性器因为忍耐了八个月的热潮期而前所未有地涨大,Loki被撑得低泣了一声,随即便放任自己陷入了欲海。Thor埋头啃咬吮吸着Loki的乳首,舌尖勾弄着淡褐的乳晕,直到一丝极淡的奶香弥漫在口腔之中。

Thor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Loki一眼,而Omega只是目光涣散地用面颊蹭着他的胸口,被完全肏开的肉壁痉挛着收缩吮吸着alpha的阴茎,下身的床单湿了一片。

“Loki.....我甚至感谢这场末日.....”他的Omega在发抖,Thor却无法停下,他欲望的本能、情爱的本能,都嚣叫着掠夺和占有,“我原本不可能遇见你......”

或者牢门相隔,刀刃相向。

极致的高潮过去之后,alpha在Loki意识回归的那一刻恰好挤进了他的生殖腔,那里已经因为超负荷而不堪一击,Loki缩着腿尖叫了一声,感受到alpha的成结以难以承受的速度在自己体内变大。

以及无名指上传来的凉意。

“太赖皮了吧......”alpha欧蓝色的眼睛注视着Loki,他张开手看了看对戒,另一只手戴着相同的戒指握住了他的手,“你悄悄准备了多久?”“四周。”Thor有些紧张,始终握着Loki的手,“我们......我们......”

不,别答应。

“我们终归会相遇。”Loki的脑海中嚣叫着拒绝,但他的回答比思维更快,近乎本能,“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行尸,死亡,还是法律,身份。”

你会害了Thor!

“Thor,我不知道结局如何,但相遇永远是必然。”

Thor欣喜若狂的吻落在了omega的浑身上下,嘴角,肩头,小腹,腿根……最后是后颈。alpha终于咬破腺体的那一刻,Loki颤着睫毛呜咽了一声,仰头吻住了Thor。

他们忘记了高墙之外的行尸走肉,忘记了不死不灭的过往。

直到一个月后,高墙倒塌的声音划裂了夜空,额头上刻着W的游猎者挥舞着火把和刀枪入侵,行尸嘶吼着涌进了萨卡小镇......

除了懦弱和天真,这个末世从来没有对他们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