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幸存者》chapter(5)

Work Text:

Thor曾无数次接近死亡。他曾被扯断胳膊后掉下大雪封山的悬崖,他曾从一架燃烧着的直升机上毫无保护地跳进北冰洋,他......

但Thor以此为生。他的工作就是把自己置于这些死亡威胁之中,然后脱身获得自己的赏金。这些赏金雇佣的不是士兵的技能或头脑,它雇佣的是Thor生命的使用权,在任务期间,生死不忌。

直到此刻,这是Thor唯一 一次畏惧死亡,而他的懦弱将会长此以往地持续下去。

因为Loki。

雇佣兵是在一张病床上醒来的,房间内漂浮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疗设施齐全得令人不安,这是在末世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场景。

“你的生命十分顽强,soldier。”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鱼贯而入,摆弄着连在alpha身上的管子和机器,而Thor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个蓝胡子的中年人身上,“如果你不信牺牲,会引起不少麻烦。”

“我在哪里?”Thor的声音哑得像是被砂纸磨过,枪伤虽然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但alpha依旧没法像行尸那样身中数枪还能站得起来,“我的同伴呢?”

“别对我抱有敌意,Thor......你是叫这个名字,对么?”蓝胡子的语调圆润而高昂,“你的同伴在萨卡镇中生活得不错,我相信你会喜欢这里的。”

“让我见他,”Thor一坐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但他不敢闭眼,“那个和我一起的Omega,我要见他。”“当然,我们有独立的通讯系统,你可以用床头的电话打给萨卡镇中的任何人。”蓝胡子指了指床头柜上的一本黄页,“Loki和你其他同伴的住处已经登记在册了,希望你别敲错门,特殊时期......我们的治安很严苛。”

这不对劲。Thor睁大了眼睛躺在病床上,这没那么简单,这个社区不会无缘无故接纳包括伤员在内的二三十个人,这完全扰乱了萨卡镇的生态平衡,徒增负担。

“你的猜想没错,Thor。”Omega快步走进了病房,Loki穿着淡蓝色的衬衫,稍稍修理了头发,完全看不出曾在行尸末世的荒野中摸爬滚打了四年,“这一切没这么简单,但你也太过紧张了。”

“我刚刚说出口了?”Thor重新撑着胳膊坐了起来,Loki弯腰亲了亲他的额头,“你好像胖了。”“他们给你下了一种药物,你会情不自禁地把你的思维说出口。”Loki倒了一杯水,靠着病房另一头的白墙远远地看着Thor,“我不指望高天尊能相信我们,这种药他也对我用过,但很快就停止了,因为那差点导致我流产。”

“刚刚那个蓝胡子叫高天尊?”Thor下意识地又说出了口,但下一刻就因为想要从床上跳起来而扯动了伤口,轰然倒了回去捂着肋骨呻吟,“你怀孕了?!god......”

“你的反应比我想象中要大一点。”Omega吸了吸鼻子,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你想四处看看么?这个镇子可不只有医务室叹为观止,你也不用再占着床位了。”

“我以为我们应该先谈谈孩子......”“准确的来说,只是一个六周的胎儿,”Loki看着alpha依旧难以置信的眼神,“你的确昏迷了这么久,我特意弄了个台历,就在我的办公桌上。”

“办公桌?”这对一个刚清醒没多久的重伤患来说,信息量的确有些过于庞大了,Thor四下观察着尽力不错过任何细节,“你为高天尊工作?”

萨卡镇原本是一个人口不过百的小型城镇,高天尊为这里铸就围墙后,开始慢慢收留逃亡至此的人们。这里很少有孩童和老人,青壮年alpha占了多数,Loki尽量不去思考高天尊用什么方式进行了筛选。

“高天尊曾经是个古董商,在做交易上比我高明得多,我们各取所需。”Loki的办公室就在他的住处,这里的每个人都被组成4到6人分配了两层的独栋房屋,但他例外,“我为他布置安防,完善法律,偶尔参谋战略,而他会收留我的人让他们用劳动换取物资,并且......长期治疗你,哪怕你可能已经是个植物人。”

“我欠你的,Loki。”Thor有些颓唐地把自己陷进了沙发里,Loki点了一根烟,沉默地看着贴在墙上的两张小镇地图,“我不算是个靠谱的伴侣,我自顾自地昏迷了六周,而你......”

“我一直把......它,称呼为胎儿,是因为我还没决定是否留下它。”Loki打断了alpha的话,他从Thor醒来那一刻起一直冷静得可怕,此刻夹着烟颤抖的手却泄露出Omega只是在压抑着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在一天天地虚弱,我曾经是一个强大而完美的幸存者,而这个胎儿,它会让我变得臃肿而笨重,不得不依靠别人活下去。”

“......我永远尊重你的选择。这个.......这个孩子在影响着你,你承受的压力.....我是说,我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Loki。”Thor觉得自己的大脑在高速运转,但脑海中一片空白,一种强烈而无力的情绪几乎将他淹没,而他只能坐在这张该死的软皮沙发里,仿佛将要一直下陷到地板上,“但我想说的是......”

“我能够做好一个父亲,直到我死亡的前一秒,我都会拼尽全力保护你们,无论我是否能做到,我......会为你直面死亡。”
“只要你还需要我这么做,Loki。”

“我放弃它,就等同于杀了你,”Loki缓慢地走到了Thor的面前,低头看着alpha的衣领,“对吗。”“这和失去Jack不一样,Loki。”

这当然不一样,一旦Loki做出了那个决定,也是对Thor下了审判。他在他的Omega眼里没有能力养育一个孩子;在这个末世里,他无法给Omega任何能够携手并进的安全感。

He is nothing.

“为什么?”“我不会再说任何话了,Loki。”

“每一句话都会是阻拦你的祈求,我不会那么做,Loki。”

Thor被所谓社区互助小组的女士安排在了Loki的住处,没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自从负责清点武器库的人因为一次外勤任务被行尸咬伤后,Loki的工作变得更多了。

雇佣兵依旧在修养,按照高天尊派来替他做检查的医生的说法,他随时有可能在睡梦中因为遗漏在体内的某颗子弹猝死。

“你没那么容易死,Thor。”Loki永远能保持自己的下巴干干净净,但无论Thor被自己手里的剃须刀刮伤多少次,警官却总是吝啬于帮他一把,“我们已经身处地狱了。”

“我一直在等那么一天。”Thor抱着Omega的腰低头蹭他的面颊,他还不被认为有工作能力,就像一个小白脸一样在这栋房子里混吃混喝,“某天早晨你摸着肚子平躺在我身边,告诉我你已经拿掉了它。”

“还不是时候,Thor。”Loki慢吞吞地用食指推开了alpha的脑袋,“我劝你别再喋喋不休地追问我,我经常在冲动之下做些害人害己的决定。”

一个月后,Thor已经能每天绕着小镇晨跑一圈,把自己的浑身肌肉都恢复到最佳状态,然后高天尊似乎终于想起来请他喝一杯茶。

“我想聘请你做萨卡镇的外勤人员,Thor......我可以那样叫你么?这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很有帮助。”高天尊拢着手靠在高背沙发上,整个房间都和他的风格很像,浮夸而扎眼,“寻找物资,追踪行尸群,清除一些觊觎着这个小镇的人......这很简单,你的雇佣兵朋友们都做得很好。”

“我想你也没给我别的选择,”Thor笑了笑,大剌剌地靠在椅背上,“我的伴侣,朋友,所有认识的人......他们都被你织进了网里,高天尊。”

“网?我只是个有幸受到高墙庇护的商人。”

“萨卡镇有耕地,酒窖,武器库,甚至井水。这里能够产生负担两倍人口的物资,但你仍然不断地派遣搜寻队冒险去墙外寻找,这是为什么?”Thor的语速很快,他借着晨跑的名义摸透了整个小镇,还有Loki办公室里Peter画的地图,这就是为什么警官要贴第二张,“Loki选择视而不见,但我必须要知道。”

“他比你聪明,Thor。”高天尊抬着下巴看了Thor一会儿,然后弯起唇角笑了,“Loki很危险,但他知道该怎么让我相信自己能掌控他,虽然鬼知道他会惹什么麻烦......而你恰恰相反。”

“有不少人会被你这样的alpha吓到,Thor·odinson,你是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疯子。”高天尊端起了茶,是送客的意思,“希望你能喜欢你的新工作,然后把你的小命揣在兜里直到那个孩子出生。”

“我会的,高天尊,当雇佣兵的只要报酬丰厚什么都会干。”

Loki怀孕三个月的时候,Thor几乎每天都会在深夜惊醒。omega因为孕期睡得越来越多,软着脖颈靠在alpha的肩膀,或者背对着他蜷成一团,呼吸平稳。

他们都知道这是一个界限,如果Loki打算放弃这个孩子,就不能再拖了。

“我曾经养过一只叫Ariel的猫。它浑身都是白色的,只有脚掌带着一点金色绒毛。Ariel活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一天在窗前的垫子上安静地睡过去。”

“这个孩子就叫Ariel吧。”Thor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Loki睡眼朦胧地摸了摸他的面颊,然后把脑袋埋进了alpha的胸口,模糊的语调仿佛梦喃,“无论男女,都叫Ariel。”

“好。”Thor抱着警官削瘦的脊背,眼眶突然湿润,“谢谢你,Loki。”

一夜好梦。

Loki怀孕6个月的时候,身型对于孕期的Omega而言还是太过削瘦。Thor从背面几乎看不出他怀孕了,穿着宽敞的外套时也只像是发了福。alpha花了不少功夫找全了铁匠给他列的烟酒清单,才成功贿赂他打造一副对戒。

警官最近闲得发慌,他的工作大部分都被Thor和Peter承担了,哪怕他依旧能在医务室有人病变成行尸时护送医护人员撤离,但萨卡镇的墙内不可能天天有这样的意外给他解闷。

“肩颈持平,Peter,用这种枪时记得微张着嘴,否则耳膜会被后坐力震碎。”萨卡镇一直在训练青壮年的作战能力,Loki在不能出外勤之后就一直待在了训练场,“你的虎口不能再受伤了,为什么突然这么......”

“总不能每次都让Thor救我,Loki。”17岁的青年在几个月里像是顷刻间长大了,Peter始终紧抿着嘴唇,“你的孩子差点在出生之前就失去了父亲,因为我。”

“我们总要互相照应,撇开情分不谈,这是个互惠互利的关系。”Loki极淡地勾了勾唇,“你的动作很快,但枪法还是......”Omega的语调突然顿住了,警官突然面色煞白,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黑发女alpha。

“Loki?”Peter想越过Omega的肩膀去看,却被挡住了视线,“你怎......”“你先回去,我还有事。”

警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切Loki本以为随着灾变而覆灭的过往,卷土重来。

“瞧瞧你,Loki。”女人上下打量着警官,Loki戒备地抬手捂住了凸起的小腹,“我的弟弟,我最优秀的耳目和武器,变成了最没用的那种Omega。”

“Hela。”Loki闭了闭眼睛,终于吐出了那个足以割伤自己每一寸皮肤的名字,“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恐怕没那么容易,弟弟。”hela慢慢地走近了Omega,直到几乎鼻尖相触,但Loki始终挺直着脊背没有后退,“我一直在找你,该跟我回去了。”

“我不会再受你掌控了,现在你又是借着谁的刀?”“灭霸,我想你还没资格听说过他。”hela状似可惜地挑了挑眉毛,神态和Loki一模一样,“这个地方不会存活太久,至少替你肚子里的小东西想想。”

“你伪善的戏码倒是一直炉火纯青,”Loki不着痕迹地用手搭上了一旁的栏杆,久违的恐惧和心悸几乎让他快要站不住,腹部也开始下意识地绞痛,“不如实话实说,你想对萨卡镇做什么?”

“是灭霸,这个小镇只不过是他已经纳入囊中的战利品。”hela在离开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然后像幽灵般消失在了这个守卫森严的小镇,“你已经安逸太久了,弟弟,laufeyson家族的人天生流淌着杀戮掠夺的血液。”

“你逃不过命运,也逃不过我。”

Thor。
Loki盯着空无一人的训练场,突然觉得那些在渐渐改变他的一切,顷刻间抽离了自己的身体。
而此刻他脑海中不断回响的名字,是阻止他重新落入地狱的唯一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