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星际AU《不速之客》pwp

Work Text:

在大湮灭后的600年,宇宙难民们建立的16个空间中转站只剩9个了,随着恶劣环境下最原始的弱肉强食,alpha和Omega的人口差距也越来越大。其中,从地球逃亡而来的阿斯加德空间站的难民最多。

然而在阿萨纪742年,阿斯加德空间站里的最后一个Omega平民也病死了。空间站这些年来接受收的难民中偶尔有Omega,也都被高层的领导人收作了家眷。

“长官,约顿空间站发生难民暴动,”年轻的军官在医务室注射了抑制剂,刚放下袖子便有士兵来禀报,“永动机难以负荷,首领laufey在死前发出求救信号,希望我们能够收留让他独子Loki·laufeyson所在的逃生舱。”

“我去禀报父亲。”Thor疾步向空间站的高层走去,阿萨空间站一直秉承军事化管理,他的父亲odin便是首席执行官,“先让卫兵处准备防御,如果逃生舱上下来的难民,意图不明,格杀勿论。”

“是,长官。”

odin年近七十但仍然不放权,所有无力管辖的事就都压在了Thor的肩上,但首席之位并不只有Thor一个候选人。

来自约顿海姆的逃生舱终于降落在了阿萨,卫兵们从舱体内拖出了已经晕过去的首领之子。约顿人通体冰蓝,花纹迥丽,但流出的血依旧是血红的。Thor原本远远地看着,突然拦住了想要把人抬走的卫兵。

“母亲!”军官横抱着血淋淋的Loki一路跑进了frigga的房间,“您擅长医理,帮他看看吧。” “怎么不送去医务室?”Thor把Loki放到了清空了的长桌上当做手术台,frigga检查了一下伤口,“居然是个Omega。”

“随着各空间站的物资紧缺,贩卖人口的黑市也愈发猖獗。” Omega醒了过来,但因为惨烈的伤势难以出声,张着干裂的嘴唇想要说什么,Thor安抚地握住了Loki的手,“我顺着线索查到了有医务人员的参与,他不能去那里。”

“好,这件事我先帮你瞒着你父亲。”frigga拍了拍儿子日渐宽健的臂膀,“空间站里人多眼杂,你别因为这个约顿人而落了把柄。” “我明白,母亲。”Thor离去的脚步顿了顿,“我救他......没有私心。”

军官出了房间,脸色就完全变了。Thor低头带上了军帽,欧蓝色的瞳孔里渊深翻涌。

“Thor,人我是帮你从伤患处那儿除名了,”fandral背着手不着痕迹地跟上了军官,“但不保证没有人盯着你父亲的位置。”

“他们能在这个小小的空间站里翻出什么花样?”Thor冷哼了一声,摩挲着掌心从Loki身上掉下的军牌,“幸存的空间站越来越少,人人自危,要是能让这个落难的首领之子对我死心塌地......那些想要依附阿萨生存的散民也该知道怎么站队了。”

“我们从父亲那一辈起就情同兄弟,”fandral啧了一声,笑眯眯地也不知在感叹些什么,“我当然早就决定为你效忠了。”

Thor曾经还有一个弟弟,被人陷害惨死在大湮灭的逃亡途中时,不过才11岁。fandral亲眼看着Thor抱着那个孩子撕心裂肺地嚎哭,在简陋的葬礼过后就性情大变。

Loki很快恢复了过来,他一直隐瞒着Omega的身份,被安排在Thor管辖的军队中做文职,却因为约顿人蓝色的皮肤而格外显眼。

“这是你的军牌,”Thor会定期将Omega专用的抑制剂带给Loki,Omega总是面色冷清,连阿萨语都说得磕磕绊绊,“上面有一些异族的文字,是什么?”

“是父亲在生前刻下的遗言,”Loki接过了军牌,冰冷的指尖抚过alpha温热的掌心,“无非是让我好好活下去,掉了也就掉了。” “那干脆我帮你保管,”Thor突然拿走了Loki手中的军牌,看着Omega那双讶异望着自己的幽绿眼睛,“我等你来问我拿,Loki。”

“不用了,”约顿青年用拇指按住了军官的下唇,却始终勾着唇不说话,直到alpha忍不住倾过身想吻他才推开,“我还是......等你自己还给我。”

Thor渐渐收网,却不知道自己的靠近,只是Loki筹谋的一部分。

Omega一直寡言少语,像个高瘦的影子一般淹没在人群之后。Loki日常的工作只是整理一些文书,他低着头走到了人少的角落,突然消失在了监控范围之内。

“Thor!看看这个。”控制台内,fandral一直盯着屏幕,突然叫住了走开去抽烟的军官,“他突然消失了,空间站里的监控盲区不是一般人能找到的。”

“这是个死胡同,”Thor弓着身撑住了桌案,像一头伺机而动的雄狮,“他只有一个出口......什么?”alpha震惊地握拳抵住了唇,fandral看了一眼监控,难以置信地骂了一声。

监控屏幕上,一个和Thor长得一模一样的高大男人走了出来,他左顾右盼地观察着四周,再抬头时脸上只剩一丝熟悉的邪气。

“呵,约顿人。”Thor咧开嘴笑了笑,抓起外套快步走出了控制台,“我们都被骗进局里了,fandral。”

伪装的军官步伐轻快地骗过了卫兵,轻而易举地进了档案室。他摸着一层层的置物架找了过去,默念着军牌上用密文刻着的编号。突然,档案室门外传来了一阵响动。

“长官?!您不是已经进.....” “你觉得呢?” “我......” “我进去后把门锁死,关掉档案室里所有监控。” “是!”

Thor按着后腰的枪托靠近档案室最深处,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转过身,微笑地抬着下巴。

“约顿人可以变幻成他们见过的面容。”Thor看着那张仿佛自己正面对着镜子的面孔,渐渐变回了Loki凉薄漂亮的五官,和冰蓝色的的华丽纹路,“我以为你的族中拥有这个天赋的人已经灭绝了。”

“我能够坐上空间站最后一个逃生舱,”Loki狠狠打了Thor一拳,Omega的力气出奇得大,军官被打得跌坐到了地上,低吼着向想要逃离的约顿人扑了上去,“不只是因为我是首领之子......啊!”

“我们来拟定一个协议,Loki。”两个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撞得置物架轰鸣摇晃,Loki跳起来用双腿夹着Thor的腰肘击他的头顶,却被alpha捏着腿根顶到了墙上,“我需要你的能力,你也可以提出你的条件。”

“也许我们可以换个姿势再谈别......唔!”Loki冒着冷汗舔了舔嘴唇,他的爆发力的确十分优秀,但alpha此刻的体格优势太过明显。Thor捏着Omega的脖子咬住了他的下唇,Loki暴躁地挣扎了起来,胸膛对着胸膛,胯骨对着小腹,缠绵多过抵抗。

“我得先问你要点东西,”Thor将Omega面对着墙用身体压住,Loki似乎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粗喘着挣扎了起来,“免得你跑太远,嗯?”

“卑劣的混蛋......哈啊!”alpha尖锐的虎牙刺破了Omega后颈肿胀的腺体,Loki眼眶涨得血红,近乎呜咽地嘶鸣了一声,无数暖流烧灼着他的理智,“你给了我假的抑制剂!”

热潮期和标记双管齐下,没有Omega再能保持理智。

档案室外再一次嘈杂了起来,Thor放开了Omega扭过头,Loki勾着alpha的脖颈夺回了他的注意力,凶悍暴怒地对着Thor的嘴唇和脖颈啃了上去。军官毫不示弱地捏着约顿人的肩膀回吻,Omega步步倒退时脊背“咣”得一声撞到了墙上,急不可耐地拉扯着alpha制服上的腰带。

“什么鬼东西......”腰带上的金属盘扣很多,Loki折腾了许久也没解开,干脆用蛮力生生扯断。“你真辣,宝贝儿。”Thor低低地笑了一声,轻薄挑衅地勾了勾Omega削瘦的下巴,“那就你来帮我脱,嗯?”

“我脱?”Loki眯了眯眼,将Thor的制服撕扯得纽扣崩裂,“我倒要看看你待会儿怎么出去...呀!”

“那就别出去了。”Thor托起了Omega挺翘的屁股,毫无预警地便挺身撞了进去,胀硬的性器借着Omega在热潮期的润滑顶到了最深,Loki被撑得叫了一声,咬着军官的肩膀浑身颤抖,“你也不一定能四平八稳地走出去。”

约顿人冰凉的体温刺激了alpha的性器,也同样烫得Loki惊喘了一声,Thor毫不停歇得捏着Omega紧而翘的臀肉按向自己的腰胯,像一头猛兽般想要将Loki拆吞入腹。

“操你....哈啊、嗯!啊呃.....”军官平时掩藏在制服之下的健壮体魄此刻成了压制Omega的武器,小麦色的皮肤下滑动着滚珠般的发达肌肉,挤压碰撞着约顿人冰蓝色的赤裸身体,色泽淫靡,“慢点!啊呃......唔!”

“你之前在这里找什么?”Omega被情欲冲得有些目光涣散,alpha在Loki汗湿鬓角旁的呢喃让他清醒了一些,“合作的第一步就是坦诚,不是么?”

“我不会告.....嗯!”约顿人身上的纹路因为情潮而愈发深刻,Loki一直把浑身的重量都压在了Thor的身上,消耗了alpha大部分的体力后突然绊倒了他,两人缠抱着轰然倒在了地上,“Fuck.....你真重。”

“是你的骨密度太小了,”Thor沉沉地压在了Loki的身上,alpha几乎将身下的人对折,捞着Omega的腿窝一下下地操弄,Loki咬牙挣扎着翻身骑了上来,又立刻被alpha捏着腰压了回去,“哈啊......老实点。”

两人纠缠着滚到了置物架之间,Loki终于占了上风,气喘吁吁地扭动着腰胯上下吞吐。

“约顿的空间站在崩毁之前,一共放出了14个逃生舱。”Loki高潮了一次,Thor靠坐着架子抱住了浑身都湿漉漉的Omega,从气窗透下的狭窄光线落在Loki光裸的脊背上,起伏的腰线和顺着肌理生长的花纹如同工艺品般令人着迷,“我想在档案室找到它们的坐标。”

“你可以让我帮你,”Thor低头吮吸着Omega敏感挺立的乳尖,Loki微闭着眼轻叹了一声,十指穿过军官的金发,“我在空间站拥有最高权限,这连我父亲都不知道。”

“那你就这么告诉我了?”Loki哑着嗓子笑了一声,黑发一缕缕德蜷曲在冰蓝色的肩膀,Thor着迷地勾起了一缕把玩,鼻尖轻蹭着青年削瘦的颈窝,“我不喜欢欠人情。”

他们气息交缠地对望,alpha的性器在Omega的身体里重新硬了起来,Thor按着Loki的大腿向上顶了顶,Omega呻吟着弓下了脊背。

“现在看来,显然你没法单打独斗。”Thor退了出来,用手指挤进了Omega被操弄得充血红肿的肉壁,和体外蓝色的皮肤形成了鲜明而羞耻的对比,“放松点......我想让你舒服些。”

“这样收买不了我,alpha。”军官在Omega体内动作的手指灵活而深入,细细地研磨过藏在肉壁下的每一个敏感点,抠弄着湿润的肉穴摸到了肿胀的生殖腔口,“哈呃......我的选择比你多。”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Omega的呻吟越来越难以控制,Loki的腿根颤抖地夹着Thor的小臂,手指在他的脊背上抓挠出纵横的痕迹,“你是我的Omega,珍贵,而且独一无二。”

Omega的肉壁突然痉挛着绞紧了Thor的手指,Loki沙哑地呜咽了一声,温热的体液从甬道里流下了alpha的小臂,劲瘦的腰肢瘫软了下来,而军官释放了足以让Loki再一次被撩拨的信息素。

想要耗空对方体力的,不只是Loki。

“听着,和你这样的阴谋家当同谋的确不是什么好主意,”Omega几乎是求着军官重新肏进来,Loki被Thor从后面压在了档案室的桌子上,alpha不紧不慢地咬了一口Omega挺翘紧绷的臀肉,约顿人却反手按着他的后腰求欢,“我们可以各取所需,但协议必须稳固。”

“你已经标记我了,还不够么.....啊嗯、嗯!”Omega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身体的本能却还在不受控制地兴奋,Loki的生殖腔口终于松懈了下来,毫无反抗之力地接纳了alpha快要成结的性器,“别进....啊呃!现在求婚好像...唔!太早了点.....”

“我可以等你爱上我。 ” “说什么鬼话。”

“你的能力可以轻易扳倒挡在我面前的人,”alpha看不清Omega背对着他的神情,Thor挑着眉用舌尖勾了勾Loki通红的耳廓,约顿人一声不吭地颤了颤,“而我此后所有的成就,都属于你。”

“哼嗯......就像婚后共同财产?” “差不多,没有婚前公证的那种。”Thor把手软脚软的Omega从桌子上抱下来,性器随着他的动作滑出,Loki却没有挣扎,抚着alpha的腰任由他覆了上来,“有空你可以看看阿萨空间站的律法文件,在你左边倒数第三个架子上。”

“但你控制不了我的野心,Thor。”

“我知道。”他们交叠在冰冷的地板上,Loki体内战栗的肉壁永远是凉的,Thor在缓缓进入他的身体时近乎虔诚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没有停下,直到再一次侵占Omega的生殖腔,“我对你从开始.....就是一场豪赌。”

约顿人呢喃着异族的语言,修长的双腿缠上了军官挺动的腰杆。成结的性器彻底撑开了Omega最脆弱的领地,Loki将脖颈后仰到了近乎折断的脆弱弧度,幽绿的瞳孔在收缩和涣散间颤动。

“结束它,Thor.....哈啊.....”Loki冰凉的手掌遮住了alpha的眼睛,他咬住了alpha后颈单薄却同样敏感的腺体,哪怕Omega无法做出永久标记,也足以让Thor彻底到达巅峰,“感受它.....”

彻底释放彼此的那一刻,Thor终于松懈下浑身紧绷的肌肉,喘息着伏在了Omega的胸口。Loki无意识地抱住了Thor,直到alpha亲吻着他的嘴角时才回过神。

“......我已经忘记是为了什么撕你的衣服了。”约顿人懊恼地咬了军官一口,推开他套上了衣服,“待会儿我先出去。” “为什么?”Thor毫无办法地捏着已经被Loki撕烂的制服,眼睁睁看着Omega变成了自己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Fuck!”

阿萨纪749年,空间站最高执行官odin无疾而终,本来有望上任的Stuart将军突然行为失常,泄漏了军事机密而被停职查办,却牵扯出了他和一伙星际海盗暗自来往多年。

“laufeyson将军呢?”新任执行官冷着脸问报告军情的fandral,Stuart将军一倒台,那些帮他做事的人接连被查处,没有引火上身的旧部下只有一开始便跟着Thor的fandral,“他一上任就直接没人影了,比我还忙?”

“当年约顿的逃生舱都找回来了,”一道冷清的声音却从alpha身后传了过来,“我安排族人参与扩建空间站,人口档案要重新核对了。”

“刚办好这事儿,现在空间站容纳了452人。”fandral一声不吭地交了档案,恨不得赶紧远离这对冤家,“我还忙着呢,先走了。”

Loki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手却不动声色地摸了一把金发执行官的屁股。

“今天晚上滚回我们的舱房里睡,”fandral一走,Thor就把人抱到了桌上圈住,“否则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帮你铐走。”

“接下来几个月我都不回来了,”Loki漫不经心地摸了摸Thor的面颊,垂着眼帘不知又在琢磨什么诡计,“之后也要看情况再说。” Stuart将军精明得像个老妖怪,行为失常的当然不是他本人,而是伪装成他的约顿人。

“人口档案弄错了,” Loki看着Thor惊喜疑惑的蓝眼睛,捏着alpha的下巴倨傲地亲了他一口,“是453个人。”

还有一个在肚子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