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积雨云

Work Text:

在舞台上人总是能更外放自己的情绪,借表演的由头去铺张一些平日里没胆子宣之于口的胡话,借娱乐大众的目的做些蓄谋已久的冲动荒唐事。譬如在彩排时搂着跳你妈的悬崖华尔兹。

马佳张开手臂,蔡程昱像一尾鱼一样滑进去,扑在宽实的怀里。彩排的大厅湿冷,马佳在羽绒服里摸不到蔡程昱的骨骼,他穿太厚,捏到哪里都是空空软软的,像抱住一朵蓬松洁白的云。蔡程昱没怎么学过威尔第歌剧,八三拍的曲子是能跳华尔兹,可是牵强。滑稽多过浪漫,更何况《饮酒歌》在观众心中已经成为一件经典笑料。9号是马佳的生日。蔡程昱知道的。他心里读着秒,但不想说生日快乐。马佳28岁了,学声乐已经22年,蔡程昱还有8天才满21岁。他就算从一出生就认识马佳,也不够和声乐比情长。

马佳牵着他,很认真地在哄笑声中跳舞。蔡程昱煎熬极了。马佳是很讨人喜欢的朋友,诚实北京爷们儿台风稳健,粗中有细,前辈欣赏他,晚辈爱戴他,蔡程昱只是其中的一个。他订了下午的机票,在马佳满28岁的这一天正式分别。

蔡程昱突然想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委屈。他是一朵积雨的云,灰扑扑雾蒙蒙地蓄满了泪,他想说我终于等来你了,可马佳不是为他而来的。马佳只是路过,像抬头路过一片云。他赞美这天气,倒不见得多么心仪这片云彩,只是它刚好落在他的怀里。

等到被马佳拉着手腕绕圈时蔡程昱才意识到自己跳的是女步,有点不情愿地转了一圈就撒手了。台上乱成一团,群魔乱舞。蔡程昱想起庆功宴那天,马佳也是这么自说自话地勾着他的脖子唱Grande Amore。大家都喝得够呛,没几个清醒的,马佳热烘烘的脸贴着他的耳朵,叫程昱啊程昱。蔡程昱有许多小昵称,翟李朔天哥叫他“我的小白虎”,星元叫他“我的天才小男高”,鹤鹤叫他“程程弟弟”,被叫最多的还是蔡蔡和蔡HighC,也有人跟着网上起哄叫嫡长子。多腻的称呼都有了,马佳叫他一声“程昱”他还是脚软。膝盖一酸差点从宴会厅的小舞台上秃噜下去。

马佳根本摸不着头脑蔡程昱为什么突然热泪盈眶了,可能是舍不得毕业吧,他想。他没有小男孩这么善感,下了台,俩人插兜站在楼梯上等车来载他们回酒店。后门连路灯都没有,大厅里透来的灯光照亮他们彼此的脸。

“你明天走还是今天?”

“今天。”

马佳把手臂搭从小男孩肩上收回来,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想说,我今天过生日,中午一块儿吃个饭呗。

蔡程昱的车来了。

一朵云好像没有那么蓬松了,像浸透了水,湿漉漉冷冰冰,连像裙摆一样的羽绒服白色尾巴都垂下来。马佳捧着扑进怀里这朵湿漉漉的云,他凉凉的手握着马佳热乎乎的后颈。“生日快乐佳哥。”马佳收紧手臂,柔软的脸贴到蔡程昱火烫的耳朵。他一松手,雪白的云就飞走了,钻进车里,朝他挥手笑,“外面好冷啊,去里面等吧,佳哥。”

马佳点点头,“你快走吧你走了我就进去等。”

蔡程昱并不知道自己心动在2018年的冬天,他以为有的人不说再见就可以永远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