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合同

Work Text:

马佳对天发誓他不是故意想把蔡程昱灌醉的。

二三十号人跑出来吃火锅,只剩最后一次录制了,中间也就还有一场彩排而已,挥别在即,感情到了多多少少都会喝点儿。他看平时话挺多的小孩一声不吭咕噜咕噜地吸果汁,就换给他一听啤酒,喝了两口,蔡程昱就有点上头了。蔡程昱醉态并不很明显,只是突然变得健谈,地拉着旁边的龚子棋碎碎念。不慎再多喝一点,就开始犯困。等马佳察觉的时候已经有点迟了,小蔡脸颊红扑扑地冲他傻笑,眼睛眯得细细的,肩背塌下去。

马佳环顾四周没找到星元。“要我送你回去吗?”他问。

马佳的影子在他眼底晃动。蔡程昱点点头,很顺从地开始穿外套。

长沙下雪了,积雪踩在脚下咯吱响。蔡程昱几乎整个人挂在马佳身上,脚下打滑。小男孩没什么肌肉,一米八的大个子倒也不怎么重。酒店很近,马佳掂了掂,干脆矮身把他背起来。

其实到最后谁是首席基本上心里也有数。马佳已经录完了自己的最终舞台,后面两期都是走过场的事儿了。他心里憋着一股气,他其实觉得自己还能再冲一冲,再多唱两首。可惜不是事事能如人意的。

这档节目三个月,就像一个冬令营。马佳脱离校园很久了,居然还在这里找回一点上学的感觉,组别之间没有太强烈的竞争关系,互相学习的意思多点。定了他们两个唱Grande Amore 之后蔡程昱就老上他屋里敲门。请教两句发音,主要目的还是来找他玩。说真的当初马佳和龚子棋住一屋,两个黑脸罗汉,年龄小一点的张超小梁黄子都不敢往他们那屋走,偏偏蔡程昱就爱往他们屋钻。

他扭头蹭蹭小孩的额头,“醒醒,蔡程昱,房卡带了吗?”

蔡程昱埋在马佳脖子睡得人事不省。呵出来的热气弄得马佳痒痒的。马佳只能刷开自己的房门把他放下来,“蔡程昱,蔡程昱,洗了再睡。”马佳总不好伺候到洗澡这个份儿上,只隔着淋浴间的门刷微博,耳朵尖尖地听着,但愿小蔡不要摔倒跌破脑壳。

蔡程昱在浴室一边洗一边哼哼唧唧地唱,从《冰凉的小手》唱起,顶不上去就降调,一路马马虎虎断断续续地又开始哼La Vita。

马佳尤记得当时录完La Vita,蔡程昱笑得比他自己赢了开心得多得多。凑在一块回看录像的时候马佳还揶揄他,你看你乐得,你们组输了你乐啥呢?蔡程昱低头撕指甲旁边的倒刺,“替你高兴呗。”停了一会儿,手机里的录像已经播放到退场,蔡程昱迅速地嘀咕一句,“输给你,总比赢了又挨骂强。”

这句气话把马佳听乐了。懂事稳重的小蔡,终于在他面前憋不住了。他拍拍蔡程昱的大腿,“哎,就得这样。心里有气你得撒嘛。跟我说话不用说那么圆。”上回蔡程昱组全员首席,网上帖子里写得多酸唧唧,马佳都见过。好意去安慰两句,被蔡程昱顶回来,说“我要没这点儿心理素质我还学什么舞台表演呐。”后来还是星元透露,蔡蔡偷偷流眼泪,一晚上洗了三次脸。

蔡程昱擦着头发出来,酒醒了大半。马佳说,“他们续摊去了。你就在这儿睡吧,一会儿让老龚跟星元睡去。”蔡程昱的房卡就在羽绒服口袋里,他连摸也不想摸。松松软软的被褥催他入眠,马佳突然说了一句,“没想到仨月了咱俩在台上一共只合作了一首歌。”蔡程昱迟缓地笑了一声,“……两首。”

马佳抹抹脸,“行,算上招商会算两首。”

“我还生你气,马佳哥。”小蔡的声音弱得像梦话,“组队那期我其实想选你呢。你怎么都不去我那辆车,我给你留了位置呢。”

“你那儿那么热门,我去了也轮不上我啊。”那天小弟弟们不知道是不是实在不敢去王晰余笛老师面前造次,一个个在最年轻的蔡队长门外排长队,马佳实在不好意思加入那一群平均年龄不太到二十岁的小孩当中凑热闹。

蔡程昱没再吭声,呼吸悠长。顶灯的光照在马佳脸上,他就这么在床尾呆坐了一小会儿,烧了一壶热水,穿上外套再次出门。

 

第二天雪停了,天气大晴。

上午就有小年夜新春音乐会的彩排,马佳离开得很早。蔡程昱醒来第一件事先摸手机,龚子棋留了条微信,“我先撤了,房卡在桌上,你走的时候把房一退。”8:45蔡程昱合上房门的时候没注意过床头烟灰缸底下压了一页纸,一共两行字:合同,蔡程昱工作室。甲方拥有优先选择权。甲方:蔡程昱,乙方单独龙飞凤舞签了一个马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