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佳昱】梅溪湖分局

Work Text:

新湖支队的马佳队长在追他们梅溪支队的主检法医师蔡程昱。这件事郑云龙清楚得很。

年底刚好两个区两起案子并案侦查,自打上个月马佳到梅溪过来送过一次材料,就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地过来晃荡。晃着晃着就钻进二楼法医实验室去了。

蔡程昱刚满20周岁,20岁能做到主检法医师不说凤毛麟角——反正马佳干了这么多年刑警也只见过这么一个。马佳那天来送卷宗,穿个飞行员夹克揣着卷宗哆哆嗦嗦进门,正跟郑云龙扯皮呢,回头瞅见一个顺毛小孩满面倦容地坐在龙队椅子上吃酸奶杯。看见生人抬眼对马佳点了点头就当打招呼了。马佳超他撇了撇下巴颏,“龙哥,你儿子?”

郑云龙揽着马佳的肩膀把他往外拽,“我们去会议室聊。蔡蔡累了,昨天通宵出现场。”

“你们支队还雇佣童工呢?”

“蔡大主检法医师,高材生,专业第一。你嘎哥亲自挖来的,你有意见?”

“没意见,我们缺人。我们贾主任休假待产,家里就剩两个小孩守着了,我不敢让他俩进专案组。小菜包借给我用用呗。”

郑云龙没搭理他。马队长就胜在脸皮够厚,把材料往龙队手里一递,转身就追小蔡法医去了。一路跟着蔡程昱上楼,“蔡法医,你在112专案组吗?”蔡程昱有点不好意思地大笑,“马佳哥,你是不是有事儿求我呀,跟龙哥他们一样叫我蔡蔡就行。”

马佳偏就不要和郑云龙他们一样,斟酌了一下改口,“程昱,112的案子你跟吗?跟的话我想补一个毒理检验,你要是忙,我明天再来取。”

蔡程昱扭开法医实验室的门把手,“昨天我顺手让小黄做了。没事,你进来等一会儿,很快就好。”马佳脚步迟疑,停在门外。其实他有一样难言之隐,作为一名干警,他怕内脏。尸体倒没什么,主要怕肚腹里那些个粉嘟嘟滑腻腻的心肝脾肺肠子胃,一看见就恶心干呕。他刚被清清秀秀的小蔡法医甜甜叫了一声“马佳哥”,实在是不想在蔡蔡面前丢这个脸。

到底马佳还是进去了,法医室很狭窄,中间一张尸床就占据了大片空间,马佳溜着墙脚走进去,倚着水池故作矜持地站定。蔡程昱掀开盖住尸身的白布,尸体胸口的Y字切口还没有缝合,马佳眉头一抽,呕,你要忍住。蔡程昱托起那块肿胀的肝脏嗅了嗅,“马佳哥,这案子特蹊跷。”马佳硬着头皮答,“那肯定呗。不蹊跷市局也不会主张抽调梅溪和新湖两个区的精兵良将把这个案子拿下。”

蔡程昱把肝脏放回托盘里,“不是,我是说这个案子本身,我觉得这一起不一样,并案侦查这个方向不一定对。”

“你能比阿云嘎还毒?嘎哥对并案都没提出异议。”

“我知道。”蔡程昱抠了抠桌角,他们的主任法医师阿云嘎其实才是真正的梅溪支队食物链最顶层,“龙哥也是这么说的。”

“你有思路可以跟我讲讲。”马佳把名片压在他桌上,“我洗耳恭听。”

从此马佳来梅溪支队打卡勤快得很,三天两头见缝插针地来陪小蔡法医唠嗑。一来二去倒唠出感情来了。以至于两天没来,蔡程昱还挺想,摇摇睡眼惺忪的队长,“龙哥,马佳怎么这两天都不来了?”

郑云龙抓过旁边的帽子盖在脸上继续闭目养神,“人家马佳好歹也是个支队长。行政上跟你龙哥平级的,你看我一天天忙成什么吊样子,他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你要是想跟他混,我跟上头打个报告把你借调到新湖去。”

蔡程昱赶紧挽住郑云龙的手臂,“不不不我跟大龙哥混。”

郑云龙拍拍小朋友的手背,“行啦,歇着去吧,下午你们主任要回来了,还有活儿呢啊。别老想着跟马佳玩儿。”

其实蔡程昱心里真没底。他不确定马佳是不是有点烦他了——毕竟马队长及几乎每次来法医实验室都铁青着一张脸,听他说两句案情脸色更差,好像要吐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