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马德里往事] Le bien qui fait mal

Work Text:

00.
  凌晨4点,拉莫斯被内线电话吵起来。那一头齐达内气定神闲地表示给你俩小时收拾自己,国王陛下要在早餐会见到你。
  国王杯的那个国王。
  这是什么排面。
  拉莫斯噌地一下蹦起来,枕边莫德里奇气定神闲,眼睛都没有睁开,把划下去的被子重新给自己拉好,笑得一脸幸灾乐祸:“是因为那件事吧……当此首不容易啊……”
  起床气攒了一腔但也无处发泄的组织此首咬牙切齿:“……睡你的觉!”

01.
  莫德里奇很快为自己的幸灾乐祸付出了代价。
  他没有吃成家族早餐会,被教父叫到了小黑屋,哦不,办公室里喝茶。
  教父一脸痛心疾首,对他说你知道前几天那个邪教清洗村庄的事件吧,国王陛下很失望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了。根据情报,另一个村庄要在本月满月进行清洗,一个晚上允许无差别杀人。国王陛下希望地下社会有所表示,所以我们、巴塞罗那和隔壁达成了合作协议,请你自选一两个干部代表马德里去看看。
  莫德里奇愣了三秒没说话。
  他有太多想吐槽的了,简直不知从何开始。
  派黑手党解决邪教是什么操作?这个养蛊很敢想啊。
  他卡了卡:两三个干部?
  教父:两三个。巴塞罗那和隔壁会出同样的人。
  莫德里奇:村庄清洗?
  教父:村庄清洗。
  莫德里奇:我觉得两三辆装甲车五十人武装小队比较现实。
  教父:不,不是让你阻止它。你们去看看就好。  
  这话说得暧昧极了,但是莫德里奇懂了。
  默许邪教活动存在,只要无论村庄里发生什么,留在那个村庄里就好。
  于是莫德里奇也暧昧地一笑:不制止邪教活动?我以为这是国王陛下不悦的原因?
  教父也笑了,聪明人无需多言:根除邪教要花多少力气和钱,哪个家族都想推锅给别人。开了三天会,才勉强达成每家出两三个人去看看的协议。
  莫德里奇明白了为什么找上自己。
  这事儿既不能太不出头显得家族很没面子,也不能太出头进行不必要的冲突和花销,真得选个聪明人。
  他说:我选瓦拉内。
  教父满意点头。

02.
  莫德里奇和拉基蒂奇对视一眼,然后互相扫视身边,交换了一个“这怎么回事”“卧槽”的眼神。
  这场一起去邪教仪式现场围观的行动,皇家马德里出了莫德里奇和瓦拉内,巴塞罗那出了拉基蒂奇和登贝莱,马德里竞技出了萨乌尔和科克。
  这个组合处于各家精锐尽出,和人员太过混杂、好像是一起来郊游的之间。
  三大指挥官迅速达成共识:什么破任务,没法分队,还不如按国籍分组各自溜达溜达聊聊天。
  然后迅速交换了冷笑:这种精英小队,鬼才信是看个无伤大雅的邪教仪式,无论村庄背后是什么,都动了三大家族家族的利益链吧。

03.
  拉基蒂奇迎来了一个如临大敌的登贝莱。
  活泼的年轻人甚至没有说话,眼光晦暗,只是用家族手势打出了一个“跟我来”。
  莫德里奇把眼睛眯了起来:瓦拉内呢?

04.
  这是纳瓦斯第一次迎接担架来自己家,上面躺的还是他喜欢的人,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
  他强做镇定,但额头上迅速汗湿了一片。
  莫德里奇让手下离开,在纳瓦斯耳边压低了声音:“我们被人暗算了。他。你这几天看着他点。”
  纳瓦斯:“他为什么不在家族医院?”
  莫德里奇:“他没有受伤。但是他被卷入了邪教仪式。他身体里可能有很多种不同的……物质。他醒了你就明白了。阿韦罗亚在化验成分。这几天,千万,不要,让他离开你这里。千万。不要。”

05.  
  纳瓦斯从未见过这样的瓦拉内。
  他几乎感到一种恐惧。
  这让他心里更加难受。
  即使面前的人的异常已经让他的战斗模式都烧起来,他还是轻柔地哄,对情人的那种,“起来,别这样。”
  青年笑了。
  青年动作优美又准确无误地伸出了手,握住纳瓦斯藏在睡袍衣襟里的枪口。

      那枪口早就对准了青年。纳瓦斯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青年没有生气。他甚至荡漾起了一种愉悦的笑意。

      他拉起纳瓦斯的手腕。

      纳瓦斯无法反抗。

      枪口对准了青年的薄唇。青年伏在纳瓦斯的大腿上,歪头抬眼看着它,像一只看着迷失的猎物的大猫。

      然后,大猫伸出了舌头。

      纳瓦斯觉得自己的枪被什么东西……溶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