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歸夢不知山水長

Chapter Text

想他日贤者纵横一世,即便是早年大日神功未成之时受人欺辱,也没遇上过这般进不是退也不是、焦头烂额的窘境。

义弟卡达尔熟悉的气息与陌生的白菊花味omega信息素紧紧缠绕在一起,还有面前一丝不挂、熟悉又陌生躯体上精液的淫靡气息。哪怕是他此生做过最荒唐的噩梦,都不及眼前这幕万分之一的尴尬。

皇太极自诩英雄了得,或许称不上光明磊落,但从来处(wei)事(suo)随(yu)心(wei),以“干你娘亲”为人生第一信条,不像老三那么婆婆妈妈……额,老三……真他妈的。

他几乎要骂娘了。

 

天野源五郎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也是相当超出想象的一幕——那个把他铐住、在乱葬岗里标记了的红袍人,光溜溜的脑门上竟莫名其妙地开始长出头发(…),整张脸也从年轻开始向衰老发生转变,简直像是在传说中五极天式第四式“逆行时舟”的运行范围内。

这总不能是什么兴趣爱好吧。

纵然是幻雾似真居的客人,顶多也只是有慕老的癖好,没听说过有人喜欢变老的。

日星两位贤者自联手封印铁木真墓穴后就有意识地互相避开,他对皇太极这些年的行踪知之不详,也无处了解义兄所做的研究与研究背后潜藏的危害。

头发灰白的老人脸色尴尬,出于惭愧,他顶着源五郎怀疑的眼神将大致情况坦然相告。魔化实验、入体的邪魔、被争夺的身体……源五郎半信半疑,想到自身“天魄”换体的不可思议之处,反对眼前这义兄多了几分信任。

“那样说来,与魔族联手设阵杀我,也是那邪魔所为了?”

声音里藏不住的期盼与高兴,连源五郎自己都吃了一惊,日贤者听着更是心情复杂。若不是病体支离脸色苍白,看不出面红耳赤,这情况怕不是要当场拆穿。

他犹豫了很久,有些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那却的确是我做的。”

 

“师父!死老头子,你出来!你又骗我!说什么这是能逢凶化吉的护身符,戴上它之后老虎豹子都追着我跑!”

刚到木屋附近,源五郎就听到小男孩的叫声。日贤者引他来此,自己却不愿现在见弟子,美其名曰“历练”,反让义弟去见他。

男孩赤裸着上身,小麦色的肌肤受风吹雨打,又遭林间草叶、树木的勾划,才五六岁的年纪,身上已有大大小小的伤疤数十处。

源五郎看着心疼。

星贤者卡达尔贵为帕罗奇公国的皇子,一度还是享有继承权的嫡系血脉,尽管是九洲大战期间,他还是在万千荣宠下生长起来的娇儿。

在与皇太极相识之前,他不是没有见过平民百姓,只是没有那样深的交情,也不曾设身处地去感受。但即便再多次设身处地想象义兄的过往,他也会深深悲悯,一个“鬼夷”血脉的孩子在人群中要如何苟活。

纵然是九州大战之后近两千年过去的艾尔铁诺,鬼夷之乱都闹得人心惶惶,鬼夷族都受尽了欺压凌辱。义兄在战时那个仇视魔族的年代里,想必日子非常难过吧。

也因此,他不会觉得这样养育一个孩子,是不好的。

“你叫什么名字?”

天野源五郎半蹲下来,摸着小男孩的头,微笑问话。

男孩看着他美丽的笑容,看呆了好一会儿。随后他自豪地挺起小胸脯:“兰斯洛!是大英雄的名字!”

 

兰斯洛今年五岁,自有记忆以来,他就与师父一起住在深山里。所有对外界的认知,都来源于师父酒后的回忆。

但师父的回忆零散,时有重复。兰斯洛爱听英雄故事,却不喜欢一遍遍炒冷饭,他想从这难得一见的外来人口中听到不一样的故事。

“大姊姊,你是什么人呀?”

“不是大姊姊,是大哥哥。”

“师父说,长得好看的是大姊姊。但是大哥哥长得也很好看……”小兰斯洛陷入了对性别区分的迷茫中,又问,“那大哥哥的名字是什么呢?”

“奇诺,”源五郎随口用了游玩之神的名字,笑道,“游走于大陆四方之上,与自由的清风为伴,飞扬的音符,为人民带来欢笑与祝福,有人问起他的名和姓,那是仅存于耳语间的传说,有个声音叫作奇诺。”

从未去过山外的小男孩信以为真,高兴地拍掌笑起来:“奇诺哥哥,我今天在森林里找到了一口特别清澈的泉水哦,里面有好多小蝌蚪。可惜没待多久,就被老虎豹子追杀了……你要不要和我一去去看呀!”

 

这一头,皇太极正运使大日神功调整内息,多尔衮的声音又不怀好意地在他脑海里响起来:“老鬼,你就放心把你义弟交给那毛还没长齐的小狗?”

星贤者卡达尔作为活跃于九州大战时的老牌强者,武力智谋俱是上佳。就算换了具omega的身体,也不至于时时刻刻需要人看护。

皇太极眉头一皱,料到情况有异,怒道:“多尔衮!你做了什么手脚?!”

“嘿,也没什么,从你的合作伙伴那换来的小玩意儿罢了。”

多尔衮桀桀笑道,“老鬼你大方过头,混沌火弩说送人就送人,我当然要跟那边商量一下,拿点添头。”

那是信长研究生死花及魔种的副产品,据说可以增强alpha某方面能力的奇物。卡达尔遭天刑后,多尔衮也往他们打斗现场窥视,自然猜到信长之死的真相——魔种反噬。

看了看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婴儿金黄色的眼睛,多尔衮心有余悸,他毕竟没有得到皇太极对太古魔道的研究,不敢下判断将那“副产品”用于自身。辛苦研究的正牌产品都能出这等副作用,怎么能相信副产品会没有更恐怖的副作用呢?

再说,虽然日星两位贤者翻脸的主因在艾儿西丝,但无论占据身体的是皇太极还是多尔衮,他们对情欲的兴趣并不大,甚至还不如对武技的兴趣。

“你要是不好那口,为什么要和老三……”

面对皇太极的问题,多尔衮不假思索:“当然是给这小白脸一个好看啦。老鬼,你敢说你就没想过要让他痛不欲生?”

“干,我没有想过把他日到痛不欲生!”

“那是因为你当时没想到他会变成omega吧……”

 

清可见底的水潭里蝌蚪游动,点点墨渍像是在波鲁特佳尔时闲暇一观的山水图。

源五郎轻叹一声,蕾拉之事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一月,在他两千多年的生命里简直是蜉蝣一瞬,却与过往好似隔开了重重高墙。

世人口中传颂的大贤者卡达尔早在天刑下灰飞烟灭。如今活在世上的是天野源五郎。

……他还变成了一个omega。

抬起头来,那个名字来源于传说中骑士的小男孩,正拿着树枝当长枪,试图去捅……蜂窝。

他大概理解为什么这孩子身上处处是伤疤了。

真是头疼,大哥怎会教养出这么顽(zuo)皮(si)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