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幸存者》chapter(2)

Work Text:

真正走进了这个社区,Thor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只有Loki能够管理这里。他几乎能记住所有人的名字,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唯一的缺点就是Loki并不乐意改变,他用自己的方式去维持这个社区,对违反规则的人毫不留情,却并不在意那些反对的声音。

Thor在监狱的楼顶找到了Omega,昨天出现了一些骚动,还没清理过的D区残留的行尸攻击了两个热衷“探险”的孩子,其中一个被咬了,另一个吓得连夜高烧。孩子的母亲疯了一般地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们,Loki为了在被咬伤的孩子转化之前隔离他,被拒绝沟通的母亲拿叉子捅进了小腹。

“有些人离开了,也许你不用我提醒,但......你还好吗?”Omega正靠着栏杆喝酒,Thor拿过了酒瓶灌了一口,“伤口感染了吗?否则这不至于让你喝这么多。”

“破伤风的概率不大,但那依旧是一个铁叉子。”Loki按着侧腰直起了身,抬手示意Thor看着监狱西面的围栏,“我想计划着加固那一块围栏,如果有行尸群过来了,那里会是最快倒塌的区域。”

“那需要很多大型的建筑材料,我们找不到钢材,去锯树木的话动静又太大。”Thor低头撩起了Omega的衣服下摆,揭开了那块纱布,伤口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你的药箱在哪里?我明天出去找物资时帮你留意一下用得上的药物。”

“外伤药还能支撑一段时间,”Loki侧过头打量了低头替他处理伤口的Thor一会儿,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那我该怎么做?围栏的防御力一天天地被削弱,在这里长大的孩子甚至已经快要忘了行尸有多危险。”

“总有那一天,我们要离开这里。”Thor试图组织更恰当的语言,但他还是只能直接开口,“这个世界在淘汰我们,你已经让那些孩子.....活得更久了,别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在成为缉毒警的第三年,我因为在一个贩毒组织卧底而染上毒瘾,我差点没能从那儿回来。”Loki偏过头看着整片社区,眼神却空寂得好像根本不属于这里,“我不想成为和我父亲一样的烂人,这才是我想自杀的原因。”

“但你挺过来了,Loki。”“我说这些的意思只是......”Loki偏过头拒绝了alpha的靠近,他已经打定主意要不择手段地生存下去,而Thor的出现让他总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别把我想得太好,我只是从泥潭里爬出来苟延残喘的失败者,和围栏外面那些腐烂的东西比起来,我才是行尸走肉。”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Omega始终下意识地用戒备的姿势抱着双臂,但Thor还是抱住了Loki,直到他松懈了紧绷的双肩,伸手环住了alpha的脊背,“......虽然困难了一点,但我们还是能试着成为朋友。”

“Maybe,Thor.”

而Loki还是失策了,2周后突然出现的行尸群推倒了监狱西面的围栏,这片屹立在焦土之上的方舟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

母亲抱着跌倒的孩子落后了奔逃的人群,父亲嚎啕地看着她们被行尸撕裂。
白发苍苍的夫妇牵着手点燃了自己的房间,但行尸却依旧带着浑身的烈火扑向了他们......

Loki的噩梦中最狰狞的情节一夜之间变为了现实,而这比梦境更加残忍。没有意外,没有幸运,每个人都可能在下一秒被撕碎。Peter在逃离时只来得及带走一小部分药物,他能做的只是不离Loki半步,在此刻走散意味着他们可能永远都无法再重逢。

“Peter!”Loki几乎浑身都是斩杀行尸的血污,而这让它们因为相同的气味而忽视了Loki,Omega一枪射穿了前后两只行尸,“去找一辆卡车,我们尽可能多地带一些人离开!”

“我去B区,孩子们之前都在那里!”Peter敏捷地躲过了几次凶险的攻击,飞快地跑远了,“我之后该怎么找到你?”“向南20公里的农场仓库,我们在那里集合!”

Loki跑向了武器库,行尸越来越多,Peter在几天前曾侦查到另一股行尸群,他不敢想象如果它们也被这里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会发生怎样的......

“坚持住,Jack!”Jack刚刚恢复意识不久,Thor和fandral掩护着他从医务区逃离,Loki把监狱最坚固安全的地方用来治疗伤员,这是行尸最晚攻破的地方,能够逃生的出口却也是最少的,“Sif在后门接应我们,你只要坚持到我们穿过尸群......”

“别管我了,我是个累赘!”Jack刚开始愈合的创口因为剧烈的运动而开裂,严重的失血甚至让他快要失去支撑自己行走的能力,“Thor,丢下我离开,你们还有可能......”“少说点蠢话,你认识Thor九年了,”fandral架着Jack仅剩的那只胳膊,Thor用窗户做掩体不断地向逼近的行尸射击,“说服他放弃你,不如直接杀了他容易。”

“弹药快用完了!sif还有多久能找到车辆?”Thor拖过长桌抵住了摇摇欲坠的大门,fandral不得不放下Jack接替火力,而马达的轰鸣声在屋外响起:“她到了!我们怎么出去?”

“走出去。”金发的alpha翻出了窗口,赤手空拳地将扑来的行尸踹到了墙上,脑浆迸裂,“我去引开它们!”“Thor!”

行尸越来越多,密集的枪声使得它们将雇佣兵们包围了起来。Thor被渐渐逼到了墙角,他用光了所有的子弹,然后嘶吼着用拳头击碎了行尸腐烂的脑部,扯下它们抓挠的胳膊,当做武器击打在下一波更凶猛的行尸身上,直到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扑倒了他,恶臭尖锐的牙齿咬向了alpha的脖颈......

“Boom!”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得地面都颤抖了起来,扑在Thor身上的行尸抬起了头,开始向包围圈外移动。“fandral,Now!”是Loki引爆了武器库,他将所有炸弹都留在了那里,只带走了轻型的武器,而他的卡车正撞开行尸冲了过来,Thor接过了被fandral扶着从窗口出来的Jack,向那辆卡车跑去。

fandral手上还有最后一支枪,他掩护着Thor替他们开了一条道,自己却只能向反方向跑去,sif的车跟上了fandral接应他。

“Thor!快!”爆炸声渐渐弱了下去,行尸重新向Loki的卡车聚了过来,而Thor无法架着Jack快速移动,他们和卡车之间重新被行尸拦住了,“你必须做出选择!”Omega爬到了车顶,他架起了狙击枪,行尸几乎掀翻卡车的攻击却让他无法瞄准。

“坚持住,Jack......”漫天的血红和嘶叫,Thor粗喘着捡起了Loki扔过来的枪,但这于事无补,Jack手臂断口流出的鲜血浸湿了他的半边身体,“我们会成功......”

“谢谢你,Thor。”

“不!!!”

棕发的雇佣兵用仅剩的那只胳膊推开了Thor,他向行尸扑了过去,下一秒便被轻易地咬断了脖子,鲜血如同泉涌一般飙了出来,淹没了Jack恐惧而狰狞的面孔。几乎所有的行尸都被血腥味吸引,它们没有再攻击嘶吼着想要靠近的Thor,像蝗虫一般扑向了已经被扯出肠子的Jack。

巨大的轰鸣和空响充斥着Thor的大脑,他仿佛被冻结了一般僵立在原地,直到一颗子弹擦过他耳侧,射进了Jack的额头。

“Thor!”Loki重新翻进了驾驶座,他能做的就是不让Jack也变成行尸,他不能白白牺牲,“快上车!”

Thor回过神,很快拉开车门坐了上来。Omega将油门一踩到底,向农场驶去。

所有的火光和尖叫都渐渐被抛在脑后,Loki在路边看见了无数面目熟悉的尸首,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几乎颤抖地无法使力。

“我来开吧,Loki。”“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听着,停下!”

Loki猛地踩下刹车,Thor在他撞上挡风玻璃前抱住了他。

“不是你的错,Loki,还有人在等着我们......”“Peter......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Loki的指甲几乎嵌进了alpha的胳膊,他无比庆幸此刻自己不是独自一人,“他才16岁,我却让他去转移其他孩子.......我都不知道他能不能保护自己......”

“Peter会没事的,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更何况他是我们的活地图,对吗?”Thor低声地安抚着浑身颤抖的Omega,“也许他已经到农场了,相信我,Loki......”

“我能继续开车,Thor。”Loki拍了拍alpha的脊背,他们曾在监狱的天台上相拥,而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Jack的事......我很抱歉。”“你没做错,”Thor看着前方,公路消失在天际,他们没有来路,前途渺茫,“我唯一胜过你的,就是习惯了失去同伴。”

过去是敌人的子弹,如今,是行尸走肉的爪牙。

Peter已经在农场了,他和大部分有战斗能力的年轻人都逃了出来,带着七八个已经成为孤儿的孩子。Thor将Jack的牺牲告诉了sif和fandral,带着几个没受伤的年轻人将抢救出的药物和武器都做了清点和保护。

“Mr.odinson!”夜幕降临的时候,伤员终于都在农场的仓库安顿了下来,剩下的人在周围支起了帐篷,Thor却迟迟都没找到Loki,直到Peter神色慌张地找到了他,“Loki需要帮助,但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带我去见他,Peter。”

“别让我后悔我求助的是你,Thor。”年轻的alpha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Loki的帐篷离其他人很远,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而因为物资的缺乏,本该许多人合住。

更诡异的是Peter似乎不愿靠近那里,他很快离开了,Thor在躬身进去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Omega浓郁的信息素扑面而来,但让Thor更在意的是Loki腹部的伤口。

Omega被铁叉子捅伤的腹部已经因为感染而肿了一大块,甚至已经开始化脓,而Peter带来的药物和Omega的抑制剂相冲,他只能选一样,显然Loki已经做出了选择。

“Peter有时候真是聪明过头了,”Loki浑身都在发热,但不仅仅是因为伤口的感染,“也许他把我们的关系想得太过亲密了。”

“你没必要非得这样做,Thor。”

“别压住自己的伤口,Loki。”Omega因为疼痛始终蜷缩着身体,Thor掰过了Loki的肩膀,而他却因为alpha的靠近更加难受了,“热潮期会让你的新陈代谢加快,伤口的感染也会扩散得更快,现在哪怕连一个小小的风寒都能杀人。”

“每一次攻击过后,队伍里的Omega总是比alpha伤亡的更多,”Thor试图反驳什么,但Loki按住了他的手,“这是身体机能注定造成的悬殊,我了解你,Thor,如果我们发生......发生关系,你就会认为你必须要保护我。”

“Loki,你比你认为得更加强,今天是你救了我。”Omega的声音越来越嘶哑,Loki快要失去意识了,苍白的皮肤上泛起了病态的潮红,Thor半跪着抱住了他,alpha散发出温和而稳定的的信息素笼罩着Omega,“保持清晰,Loki,我需要你的允许,否则我不会继续。”

Loki喘息着抬头,他微张着干裂的薄唇,Thor始终低头看着他,欧蓝色的眼睛像广阔波澜的海面。Omega想起了灾变之前,他开着警车路过一所学校,一个黑发的小姑娘笑着向自己招手,那时的一切都美好而平静,叶片上的露水折射着盛夏的阳光。

“I need you,Loki.”
我请求你,成为我的救赎,成为我为之战斗的信仰。

除了你,别无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