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rother

Work Text:

贝西生病了。

普罗修特实在搞不懂,贝西个子比自己还高几公分,又不是弱不禁风的豆芽菜,怎么三天两头不是感冒就是发烧。

 

“大哥……”
身后传来贝西颤颤巍巍的声音,他转过头连忙走到床前,“怎么了?”,他把手放在贝西额头上。

烫得不像话。

 

普罗修特叹了口气,他把烟掐灭,伸手去捞毫无力气的贝西,“能起来吗?我带你去打个针。”
贝西发红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他拽着普罗修特的衣袖一遍又一遍地哀求,“不不不,我不要去打针啊大哥……”
普罗修特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不打针病怎么会好啊你个蠢货!”

 

听到大哥的训斥贝西觉得又窝囊又委屈,“呜…打针好疼啊大哥,我死也不要去,求求你了!”,说着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趴在普罗修特的名牌西装上哭了起来。
普罗修特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怜他年纪轻轻就要承担起养孩子的责任,望着那一抽一抽的后背,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不成器的东西给气死。
“……那就不去了。”他无奈地坐在床边,拍了拍哭得天昏地暗的贝西。

听到“不去”这几个字贝西立马抬起了头,“真的吗?”

普罗修特“啧”了一声,从桌子上拽了几张卫生纸给贝西擦了擦眼泪又擦了擦鼻涕,“行了你也别哭了,不去打针,但是我要去给你买点药,你乖乖在床上躺着,哪儿也不准去。”他把贝西塞在被子里,掖了掖被角,“听明白了吗贝西?”
贝西赶紧点点头,“明白了大哥,你真好!”

 

普罗修特套上大衣出了门。

刚走到门口,梅洛尼抱着一盒披萨走了进来,“普罗修特,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来和我们一起?”
“还没,不用了,我还要出门。”他摆摆手。
“你要去哪儿?”梅洛尼很疑惑那个新来的怎么没跟在普罗修特后面,天天听他“大哥”“普罗修特大哥”地叫,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兄弟俩呢。
“贝西发烧了我去给他买药,先走了。”

 

梅洛尼看着那个金发男人消失在视线中这才回过头来,贝西刚进队里没多久,大概两个月左右,算是新人。
一般说来新人都会被交给一个前辈来带,贝西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队长会亲力亲为,可没想到竟然是普罗修特来担任这个角色。

 

梅洛尼还是个新人的时候就对普罗修特这个前辈有些畏惧。
普罗修特的面孔让人过目难忘,一头金色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从上到下的穿着像是从时尚杂志走出来一样。然而这个人自带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再加上梅洛尼从别处听说关于普罗修特的手段以后,他在进队的第一周除了问好什么话也不敢乱说。

当时大家都难以想象迎接那个新人的会是怎样凄惨的生活。但是让梅洛尼感到惊讶的是,普罗修特对那个叫贝西的新人似乎格外照顾,两个月过去了,他连一个人也没有杀过,这在他们暗杀组还是闻所未闻的。

 

贝西生病了,普罗修特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去给他拿药,梅洛尼觉得不可思议,该不会他真的是贝西的什么远方表亲吧?

 

 

普罗修特推开房门,床上空无一人。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掀开被子,的确没人。
他把药扔在桌子上,“贝西?”
无人应答。

见鬼了,普罗修特想。
“贝西?”他又不死心地冲空荡荡的房间喊道。

 

普罗修特决定出门找找看。
没想到刚打开房门就撞上了气喘吁吁的小弟。普罗修特气不打一处来,“你去哪里了?我不是说了哪儿也不准去吗?”

贝西委委屈屈地嘟囔,“加丘过来说队长找我有事,我就去队长房间了。”他扶着门低着头,好像犯了什么天大的错。“我没有乱跑…我怕大哥回来担心就赶快跑回来了。”
普罗修特的话梗在了喉咙里,他不发一言地把贝西架到了床上。
“先躺着,我去做饭,药要吃了饭才能吃。”

 

大哥还会做饭,贝西望着那个背影,大哥好像什么都会。
他见过大哥杀人时滴水不漏的样子,和现在卷起衬衫袖子下厨的样子天差地别,叫人难以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大哥在外面总是一副心高气傲的派头,可事实上却是个温柔的人。
大哥对别人应该没这么好吧,贝西胡思乱想着。

 

“吃吧。”
蔬菜浓汤的热气扑面而来,贝西眨眨眼睛,“大哥,你不吃吗?”
“我还不饿,过一会儿再吃。”

 

其实贝西不是很有胃口,但是他很快吃完了,还烫到了舌头。
“贝西,队长找你什么事?”普罗修特突然开口问道。
贝西擦擦嘴巴,“队长说过几天要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务必单独完成。”
普罗修特沉默不语,贝西有点害怕,他小声试探着问,“大哥?”
“这样也好。”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

 

 

“大哥,”贝西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我怕我会把事情搞砸……”
普罗修特的蓝眼睛紧紧盯着贝西,他呼吸一窒,羞愧地低下头。
“贝西,你一定要成长起来,知道吗?”普罗修特摸摸他的后脑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贝西觉得浑身上下更热了,他忙不迭地点头如捣蒜,炽热的液体充斥着整个眼眶,他不想又在大哥面前哭哭啼啼,便拼命忍住。

 

普罗修特转过脸去,“吃了药就快睡吧,我出去抽个烟。”

 

贝西捧起水杯把药吞了下去,药片残留在口腔里的味道很苦,他苦着脸吐了吐舌头,一头钻进被窝里。
今夜一定会做个好梦。
没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