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高尚

Work Text:

“我要活下去。”高尚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

头发已经全部变白,这是长期病痛对他容貌的改变。还好这是最大的改变,他庆幸。自己接下去是要靠脸生存的人了。当所有积蓄花光,所有财产卖完,手上也没筹码,他的自身成为了自己最后的本钱。

生病消瘦使以往合身的衬衫略大,他整理好衣领,手指摩挲着领口光亮的贝母扣,犹豫了下但还是解开了三颗,露出锁骨招摇过市。若不是疾病所致,他何以沦落至此。

看着镜中身着business casual的自己,他觉得穿成这样来卖身有点不合适,但多年的穿衣习惯让他衣柜里找不出更应景的搭配。没想到如今自己落入这般境地,还是穿着这样一身出门赚钱,只不过以前是坐在城市地标的最高一层办公室里,而如今要去陌生人的床上。但是想来这两种营生又有何不同呢,都是被更上一级人物决定命运的提线木偶,一旦失去利用价值便被抛弃。想到当时得知他的病情后公司无情的驱逐,他的心中闪过一丝陈旧的痛楚。

 “我要活下去。”他早已作了决定。跨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但他清醒地知道,这是他得以长期承担高昂医疗费用维持生命的最后的一条路。

他愤恨命运的残酷,但感谢上天至少给了自己一副好皮囊,让他在前半生年少得意时,男女床伴不计其数,后半生在绝境中仍能得以致用,委屈求全做个男妓。然而和女伴们的经验没用了,他的病情让他失去了服侍女人所需的体力。曾经他上班时有个大客户,是个垂涎了他很久的女老板,在他失业后欣然提出要“资助”他,但在与他尝试了几次后断然离去,因为他不举,药物副作用使他丧失性欲,而这个问题他也不能靠吃药来解决,否则会引发药物冲突。如今他只能在男人们的身下承欢,他庆幸自己年少浪荡,也曾召过男妓,也曾为了寻求刺激,让彼时的男友后入。只不过在所有以往经历中,掌控权都在自己手里。

厕所里的熏香使他镇静下来,为了活下去,他能做到的。他会用回忆中那些男妓服侍自己的姿态去服侍别人,低下头颅,放下脸面,去讨好取悦。一回生、二回熟,他安慰自己。

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力感,不是来自病痛,而是源于内心。身在曾经熟悉的酒店,身份却已倒置,恍若隔世。

 

你在酒店房间里安顿好了,就给那个男妓发微信:“我在717房间等你,你还要多久能到?”

“我已经在一楼了,现在就电梯上来。”对方秒回。

一会儿就有敲门声,你应声去开门。每回与那些人初次见面,你总有点莫名兴奋,像是小孩子得到了一个新玩具。

“你好,我是高尚。”来人礼貌地微微鞠躬,待他抬起头,你看到了一张顶顶标致的脸。

真是个难得的美人,你心中惊叹。他两颊瘦削,五官精巧,染成白金色的头发软塌塌地搭在额头上,显得面色更为苍白,又衬得轮廓更加深邃立体。

“嗯,进来吧。”你感觉自己笑得像个逮着了耗子的猫,也笑一个妓子的名字居然叫高尚。

他刚进门,你就面对面把他摁在门板上,两人的体重把门重重地关上。你满意地感到那人吓得浑身抽了一下。这就是召妓最大的乐趣,你可以为所欲为,简单粗暴,不用像约炮时还要考虑对方的感受。反正妓子是出来卖的,反正老子出钱。

你的手从他的头发开始往下摸。你弄乱他的头发,发丝很细很软,他听话地没用发胶。你搓他的眉毛脸颊嘴唇,再看了看自己指腹,脸上也按你的要求没有化妆。

“很好,你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以前那些说了也不听话的,以为妆化得淡我就看不出来了,发胶和化妆品抹得我满手都是。你很好。”你故意发出嫌弃的抱怨,让他知道你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同时表示自己此次初步验货满意。

他没说话,微笑回应。之前眼睛向下避开你的审视,现在看着你。深棕色清透玻璃珠般的明眸,双眼皮很深,笑起来眉眼弯弯,似是有一分暖意,但眼神摄人心魄,这双大眼睛直视着你,你突然感觉距离太近,往后退了一点。

你的手刚离开一尺,他又将手盖在你的手背上放回脸侧。你不曾见过男人的手生得如此骨节细巧,细滑薄透的皮肉下掌背骨骼和青色筋络清晰可见。他引导着你的手掌贴着白嫩脸庞,从高硬的额头骨骼,下滑至挺直的鼻梁骨,掠过柔软半张的嘴唇,游走过流畅的下颌线,捂住凸起的喉结。

他的白衬衫解了三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你用两根手指紧压着他的皮肉,顺着锁骨一直伸进衬衫领口,摸到肩骨。他生得娇小玲珑,鼻子刚到你的头颈,你感受到他扑出的温热气息,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继续探索这具细皮嫩肉的身体,但还是强迫自己先暂时打住。

“你先去洗澡,我已经洗过了。”你指指浴室,作出一副冷冰冰的不为所动的姿态。

“按您吩咐我来之前已经洗过了,也灌过肠了。”他舔了下唇,嘴角弯成勾人的弧度,眼眸从长长的睫毛下向上看着你,修长手指慢慢从小腹一路摸上胸口,开始解衬衫扣子。

“我叫你再去洗一遍。”你装作无视他的引诱,使出刻薄的语气,手却不由贴着他的腰肢往下滑,隔着衣料揉他的臀瓣,手指压着画过股沟。虽然瘦,但他的屁股倒是挺翘,摸着肉感很好,你拍了下感受到臀肉轻震,转身拿起酒店的拖鞋递给他,“洗好光着身,只穿拖鞋出来。”

你趁他洗澡时,给自己换上睡衣,睡裤里面没穿内裤。你喜欢穿着衣服操那些人,一方面是你不想对陌生人袒露身体,但主要是你享受这种拥有完全支配力带来的心理快感。

今晚看到他,你格外兴奋。他看上去很符合你的口味,眉清目秀,温顺安静,举止间别有一份优雅,没有以往那些人卖身的谄媚感。你厌恶那些人轻浮的赔笑和算计的嘴脸,不加掩饰地想让你包养。你烦透了这些套路和伎俩,老子出钱买你一晚,就是为了一晚过后no strings attached.

这一个的确有些不同,你第一眼就能看出。除了他显而易见的过人美貌,衣着上也另你之前召过的妓不能相比。那些油腻的妓子们刻意地露肉显身材,廉价且过犹不及,你看上一眼都觉得败坏兴致,一进门就叫他们全脱光。你从未见过一个男妓穿着整洁得体有禁欲感的白衬衫黑西裤上门,而且衣料质感上乘,简直像一个清清冷冷的公子。虽然你一贯叫的是睡一晚最贵的,但是今晚这个看着实在是classy得鹤立鸡群,身上带着你白天所在的圈子里那种精英气质,感觉他更应该出现在职场,和自己坐下来开一下午的会。

不过他的衣服感觉有点旧,而且尺码都大了一号,使他显得更瘦弱。白衬衫扎进裤子里,配一根皮质很好的黑色细腰带,勾勒出优美腰线,盈盈细腰,感觉一臂就能圈住。你喜欢瘦弱的,你喜欢把他们压在身下狠狠操弄,看他们抽泣求饶,直到他们虚脱瘫软。

想着想着,你有点等不及了,他怎么还没洗好。

“你在干嘛,你要洗一整晚吗,我出钱请你来泡澡的吗。”你过去敲门催他。“我进来了。”

你买下了他这一晚,他的时间不是自己的,每分每秒都是你的。你不等他回答,就推门而入。

薄薄水汽中,他背对着门口,翘着屁股跪在水已排光的浴缸中,手指插在后穴里,头埋在下面,声音里带着鼻音,“我已经洗好了,先自己做下扩张,等下你方便一点。”

你看到这番景象心惊,仿佛自己闯入了春宫图。眼前美人的胴体雪白精瘦,脸在阴影中看不见,只露出一头白金色湿漉漉的乱发。随着动作看见手臂薄薄一层肌肉线条细长,后背蝴蝶骨优美地突起,笔直的脊柱凛冽得能数出骨节。视线向下,他张开的两腿间风光尽展,媚红的小穴里三跟细长手指忙着进出,前面的阴茎已经半硬,随着臀部微晃,龟头在缸底磨蹭。

美色当前,你一个冲动走过去,拿起毛巾给他从上到下胡乱地擦了几把,就把人连腰抱起,他很配合地用双臂圈住你的头颈,双腿爬上你的腰。你把他放在台盆边坐着,他双手在你后颈画圈,两条长腿垂下来在你身体两侧晃荡。你凑近了细细打量他的脸,他可真漂亮啊。

此刻他闭上眼睛,仰起尖下巴,嘟起微启的粉唇。你明白他的意思,笑了出来,你觉得妓子索吻很可笑,难道真的有人会去亲他们吗,反正你从不。你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拇指按揉他花瓣般的嘴唇,看他柔软的唇随你的施力张开,露出洁白齐整的门牙。

“你真好看。”他是真的美得像摆在橱窗里供人观赏的工艺品,天生就适合被物化,待价而沽,被显贵藏于金屋宠幸,或是成为名角风华绝代。生成这样的人,却沦为流莺随人践踏,令人惋惜。

这次搞到尤物了,你心生愉悦,不想急着上他,先摆弄他一会。他的身体是个乐园,全身上下都漂亮,割了包皮的阴茎干净清爽,你放在手心把玩,撸几把柱身,揉捏龟头,又扯扯囊袋。同时另一只手在玩他凸起的粉嫩乳头,你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小如红豆的乳晕,点缀在奶白的胸膛上,看着实在可爱诱人,你脑子一热就用嘴舔上另一只,你从不对妓子上嘴的,今天也算破戒了,色令智昏。

他摆着胯,挺起胸迎上你的逗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发出若有似无的气声。你看着他在你手中敏感的样子,乐了。“宝贝这么喜欢被玩胸的吗?”

他好像有点坐不稳了,双腿盘上你的身体,你一抬头看见他眼睛半睁半闭着看起来很舒服,后仰的头颈上喉结青筋性感地暴出。你注意到他的头颈相对脸来说显得比较粗,随之带来的雄性气息中和了面容的柔美,这是在他过分精致的身体上,最显得野性与力量的部位。你一只手张开虎口摸上他的头颈,也许是无意间掐得过紧了,他突然扭头睁大眼睛畏惧地看着你。你对他的反应视而不见,继续捏了捏他的喉结再收手。

他的身量好轻,你一手扶着腰一手托着臀,很轻易就带着他走出浴室。他刚出浴的身上泛着粉红的光晕,你对怀里的温香软玉肆无忌惮地揉摸,感觉他细腻的皮肤嫩得能捏出水来,你下手重了时,他在你耳边发出轻轻的鼻音。你感觉他的嘴唇温柔地在你颈窝间亲吻游走,滴水的头发蹭湿了你睡衣的肩头。他扭着臀把阴茎顶在你的肚子上蹭,你用指尖按揉他穴口的褶皱,他刚刚自己扩张过,现在里面的嫩肉已经翻出,润滑液把周围沾得黏黏腻腻。

“已经湿成这样,等不及被干了啊?”你故意调戏他,中指往他穴里重戳了一下,他受惊的后穴一缩,流出更多润滑液。

走到床边,你要把他放下,他四肢继续缠着你不放,借力把你也一起拖上床,你倒在了他身上,被他的一身骨头磕得有点疼。他膝盖弯起来蹭你的硬处,脚趾勾起裤腰的松紧带,大胆地把你睡裤往下扯,同时手上也不安分,伸进睡衣摸你后背,拉起衣角试图扒你衣服。

此刻你鼻子贴着他的锁骨窝一寸寸地游走,男人身上难得有这样甜腻的气息,你闻着他的体香,舒服得不想动,就伸手拍掉他在你身上自作主张的手脚,把自己的衣服拉回原位。他仍不罢休,又隔着衣服,一只手顺着你的大腿捋上来,在大腿根部流连了一会,再捂住你的裆部揉压,另一只手找到了你的乳头,隔着衣料搓捻。

你的身体给出反应,像有一丝电流滑过,在他的主动下微颤,理智却敲响了警钟,你不能接受自己被对方领着节奏,逐渐奉出控场力。

“手别乱动。”得寸进尺,过分了。你下床站直了,一把把他从床上拽到地下,“跪下,给我口。”

他滚下床摔在地上,痛得嘶了一下,但还是低头一言不发,顺从地跪正了。你故意用阴茎在他的面颊扇了一记,扳开他的尖细下巴,伸进两根手指翻弄一番他的舌头,再把阴茎往他嘴里塞。他先亲吻了下你的顶端,用舌尖转着圈舔舐你的马眼,然后含进龟头,一只手撸着柱身,另一只手按摩会阴和囊袋。

你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专注耕耘的神情,拧了下他薄薄的面颊。他张大嘴后两腮凹进,显得面部骨骼更为棱角分明,眉头微皱,让眼窝在眉骨和山根的衬托下加倍深邃,鼻尖偶尔撞到你的根部而变形,你用指尖描绘他鼻梁笔直的线条,再次着迷于他的美貌,但马上注意到他的口活很笨拙。他只是在缓慢地用舌苔碾、用舌尖打转,而且只吃进去了你的头部,后面的长度全靠手。

“用力吸,眼睛看我。”你捏着他的下巴,另一手用五指捋起他的刘海,扯着发根让他抬头,对上了他空洞的眼神。

他的动作幅度更大了些,涎水流到了下巴尖,嘴唇被迫张大包裹着你逐渐充血的阴茎。蔓延的酥麻感让你缩紧臀部肌肉,往他潮湿温热的口中抽送,然而改善甚微。你感觉他基本是个新手,口腔无力且不得章法。你正在抬头的欲望得不到想要的刺激,这让你很不爽。

“整根吞下去,你到底会不会!?”你拍拍他的脸,把人按头往前推。

他被呛住了,干呕的同时牙齿磕到了你。你抡起巴掌想狠狠抽他耳光以表不悦,手快接近他脸时,还是收了大半力气才给了他一下。这张帅脸那么早就肿了的话,还是有点可惜的。

“对不起,对不起。”他双手捂脸,失去重心,双腿滑向两边,臀部着地,身体前倾,肩膀微颤。你低头看着他由跪姿瘫倒成鸭子坐,顿时莫名心软。

“这次饶了你,乖,到床上去。”你把他拎起来,摸摸他的头,一头白金顺毛已经半干,你觉得自己仿佛在撸家里养的那只漂亮白猫。

他低着头不敢看你,像一只小动物一样乖巧地爬回床,自觉地伏着身子趴在床上,两腿大开将自己尽数奉上,屁股翘得老高,是无声的邀请。

你双手一把抓上他两瓣白面馒头般的细嫩臀肉,揉面团似地感受弹性紧致的肉感,又把肉推向两边,用拇指撬开他湿滑的后穴,却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放松,你不是扩张好了吗。”你伸进两根手指随意捣腾,弯起指节撑开内里,他的肉壁贴着你吸得好紧。

“不行,把润滑给我。”你朝床头柜仰了仰下巴示意。

你勉勉强强插进第三根手指,感觉他的穴口像一圈橡皮筋勒得你进退两难。难得碰到一个这么紧的,你的阴茎激动得又流下一串precum,蠢蠢欲动着想被狠狠地夹出窒息感,你另一只手安慰着自己的分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按耐住心中升腾起的滚滚欲望。

“平时都接女客的吗?多久没被男人操过了?”你刻意羞辱他,压着他的腰肢,大力掌掴他的臀侧,看白花花的丰满臀肉在撞击下跃动成肉浪,而后一片红晕爬上白皙的皮肉。

你打得他哼哼唧唧地摇着屁股扭动身体,却被你固定住躲不开,回过头哀求地看着你,眼尾泛起一抹妩媚的水红,目光流转下俨然一个委屈巴巴的小可怜。他红肿诱人的两唇间叼着安全套包装袋的一角,在你滚烫的注视下,缓缓地咽了下口水,喉结随之滚动。

色诱呢。你抬手拿下他嘴边的安全套,拇指顺带略过他的唇角,无法克制的手抖出卖了你外表强撑的冷静。撩人的小妖精。你的自尊让你努力不去想自己有多尴尬。你接过他递来的润滑液,戴好套后往上挤了一大坨。

他自己点的火,要自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