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这边陆离的节目刚结束,气没喘匀就被金主传唤了,他撩了把汗湿的额发,露出饱满的额头,深深的呼了口气。
舞台上毛绒绒的红色身影,挥别队友,一下场被黑暗吞噬,掌声雷动,仿佛欢送他有幸被翻了牌子。陆离避开人群,隐蔽地走进废置的化妆间。
他推开那个吱哇乱叫的木门,池震陷在小沙发里,正装模作样地品酒,穿着没品位的花衬衫,吊儿郎当地,三十多岁风华正茂非要去做最油腻的中青年。
"来了啊小陆。"池震推给陆离一小杯酒,"大晚上找你也没什么事儿,就是——"
"池总你带套了吗你要没带我回去拿。"
池震话还没说囫囵,陆离一开口揶得他瞳孔震动。他挠挠脸。
"那你——去吧?"
陆离假笑了下,扭身出门。

 

人没两分钟就回来了,带着一小盒套子、润滑,还有个银亮亮的东西。
走近一看才发现是副手铐,池震吓了一跳。
"你拿这玩意来干吗??"
陆离抓起池震的胳膊放在他手里,脸上几乎捕捉不到什么表情,肉唇在动。
"拷我啊。"
"?!你没事儿吧你?"
陆离卧蚕一鼓,无声地笑了。
"就是觉得被人拷也很开心的,囚禁play懂不懂?"
池震就想问问他,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朕不知道的。他是个讲原则的人,就算他正幻想着,陆离细瘦的手腕被这副手铐禁锢着,任他欺负,想得裤链发紧,他也不干。

"我不干!这我事儿我干不出来!"
陆离垂了眼,看起来失望又妥协。他拉着池震在沙发椅上坐下,刚还没坐稳就被陆离反手铐在沙发背。
池震这下彻底懵了,挤眉弄眼地让他解开。

"你自己不愿意拷我的。"
陆离没什么表情的脸,泄露出一丝愉悦,抬腿跨坐在池震两腿上俯视他,额发半遮了圆眼,晦涩不明,舌尖在猫形的上唇舔了下。挺翘的臀肉不怀好意在某处上磨蹭,开始扯拽自己衣裤。
欲望的毒蛇在幽幽吐露红信,蜿蜒于颈下,一舔一咬地注射渴求的瘾,池震自己却动弹不得。他使劲挣扎了几下,锰钢手铐箍的结结实实。
变态啊我靠。

池震半张着嘴欲言又止,一副苦相。
身上的人才跳完一段激烈的舞,热腾腾像刚出炉的食物。陆离剥开了自己的外壳,亲身送到池震嘴边,他却没手吃。
陆离从他身上站起,又跪在池震的两腿之间,一把拉开拉链,将池震的裤子褪了一截,饱胀粗大地肉刃猛地跳出来,打在他柔软的脸颊,略带迷蒙的眼衬出极致的色情。
骨节分明而纤细的手握着池震的性器,要揉不揉,轻轻地刮蹭冠状沟,感受着海绵体在掌心生长,润湿。
陆离抬头看了眼一言不发的池震,一口叼住了吐水的硕大性器。
池震差点没忍住射了他一脸。

陆离皱着眉吞咽过大的肉刃,柔顺的头发跟着动作一摇一摆,脖颈上的皮绳自己挣的散开,开始还对不准地方,圆润肥硕的前端捅得他脸颊鼓鼓,像某种屯粮的鼠类,肉唇晶莹。
按说一个男人跪趴在他腿边,卖力地服侍他的欲望,应该是身心的双重快感。池震却有种奇异的恐惧,他感觉陆离就是在吃他,还吃的津津有味。
这人怎么吃什么都这么香?
前端被喉咙挤压,爽的池震低吼了声。

 

他忍不住抬腿碰碰陆离,性器从口中吐出。
"行了啊,这会就把我交待了,一会你怎么爽?"

 

陆离挤了润滑,一手扶着池震的腿,一手探进自己的褶皱花园,艰难绞动干涩的肉穴,乖巧地打开自己。他动作略有吃力,不由得高高抬起圆臀,展露腰肢过人的柔韧。
圆润的肩胛,振翅欲飞的蝴蝶骨,纤腰衬出诱人的两个弧,白嫩的手在不知羞耻地自渎,撅起的肉唇,不舒服地撒着娇。池震当下懂得了什么叫欲火焚身。想狠狠侵犯、蹂躏这个人的欲望烧红了眼,陆离总能激起蓬勃的施虐欲。
他攀着池震起身,抬臀缓缓在性器上坐下,微张的嘴唇发出一串喑哑的低叫。
池震半眯眼嘶着舌粗喘,性器被紧致包裹的快感,像密密麻麻地针刺进下丘脑,多巴胺波涛汹涌地分泌而出。
血筋虬结的肉刃将窄小穴口撑圆,下面的这张嘴比上面的还要贪吃。巨龙熟门熟路地探进自己藏宝的洞穴,抵在深处的敏感软肉上。
池震猛一顶腰,沙发椅跟着晃动,陆离低叫一声,瞬间窝在他的颈窝,两条长腿颤抖着,半软的性器抖动,逐渐变硬,从小穴里喷挤出来的汁液早把阴囊染湿。
池震拱着脑袋蹭他,让他抬起头。两人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潮湿滚烫的呼吸凌乱地拂过鼻翼,津液从四片嘴唇的缝隙流下,谁也不知道吞下的津液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只知道鼻间呼吸到的空气太烫,两具身躯在欲火里烧灼。
陆离发狠地摆着腰,夹紧深埋在后穴的凶器,上下摩擦,用全身的重量感受硬度,淫液把体内的凶器泡得更大更粗,肛口嫣红撑得失去了褶皱,不知餍足的肉穴蠕动着享受美味,胀痛和酥麻像潮水袭来,叫声在顶弄中变调。
他一手死死抓紧池震后脑勺的头发,一手放荡的掰开自己的臀肉,他开始享受被贯穿。池震也觉得又痛又爽,除了痛在头皮和手腕,哪里都舒爽的要命。

池震快要爱死陆离这副沉浸在情欲的样子。他梗着脖子摇着屁股,漂亮得脸孔反而透出一种纯男性的诱惑与性感。 磁性的嗓音挤出淫叫,一声声从耳朵钻进心里,从下身迸发出来。
陆离大叫一声射了出来,剧烈紧缩肠壁,吃下的肉棒被榨出温热浓稠的汁液,喂饱了满肚子空虚。他整个瘫软在池震身上,胸膛起伏急促地喘息。
池震低头亲亲他,叼着无力得软舌玩了一会。
"祖宗,放了我吧。"

陆离失神的脸缓了缓,去下了自己的耳钉,掏出藏在耳朵后面的钥匙,搂抱着池震解开了手铐。
他看着池震,扯出一个气焰嚣张的甜笑。
"池震,我累了,你动。"

 

又是肉浪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