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暖氣

Work Text:

Zrfxgfc
Rpsych相关

=====

他从后台的工作人员那偷来一顶帽子,黑色的鸭舌帽,印着对方的q版小人。几个月前他就没再剪过头发,要给新戏留发型,郭富城偷偷笑过他,被发现后又说没有嘛我哪里会笑你哪里都帅死了——

头绳是天王给的,从dancer姐姐手里讨过来一根,之后又缠到周润发手上。他随意拢了拢头发扎起来,压进帽子里,又把口罩和围巾都塞紧了些。内地实在是太冷了,每次挑好的时间还总要下雨。郭富城怕冷得很,这种天气出门要裹成好厚好厚一个球。

唱啊,跳啊,用那口数十年未变的不标准普通话和fans聊天,舞台灯光打下来整个人亮得要命。他这次没去外面看,也没装成普通观众混进看台里挥荧光棒,周润发和舞台指挥打过招呼,那么高一个人,拿着水杯和毛巾在后台等着串场换造型的短短几十秒。

郭富城没发现他,下来后乖得很,顶着一脸的热汗,金发被发型师迅速抓出其他造型。周润发给人递水杯过去,故意拿着吸管,郭富城低着头一直没看见,乖乖张嘴喝了。

之后他又被推着转过去,手里拿一根毛巾擦汗,背对着周润发。他自然是看不到他了,调整着麦克一边和别人说话,顺着排练过千百遍的舞台找过去,再次准备上场。

周润发盯着他背影直到连鞋跟都消失在升降梯里,才转头回来,外面爆发出又一阵欢呼声,是给他的,一夜未停过。他把郭富城咬过的吸管含嘴里喝完了剩下的水,便找机会离开,闲逛,但不打扰到团队的工作。

 

快两小时后郭富城才坐进他的车。

 

又变回了那个怕冷的小孩。在室内,他就没戴墨镜,黑色的口罩拉到下巴上罩住,团队的黑色卫衣,外面裹着的羽绒服也是黑色。推开门后他还有些惊讶,张着嘴看周润发半天,不知道上车。

“关门啊,暖气都要跑掉了!”周润发说。

郭富城爬上后座就挤了过来,膝盖贴着膝盖。“哇,”他说,“哇,你来都不告诉我,哇。”

帽子里斜着戳出来的那几根金毛看着柔软得很。周润发把兜帽从他头上扯下来,引出一声抱怨,最后干脆去堵郭富城的嘴——薄荷的味道,下场后应该吃了糖,那条软肉就很自觉的贴过来搅他口腔。“哇,”郭富城喘着气笑嘻嘻,“……其实我刚才有看到你啦。”

周润发知道不能信他鬼话。他把人拉过来,给对方理帽子,又把腿上搭着的围巾在郭富城脖颈上缠两圈。“那你可厉害了,”发哥哥也对着他笑嘻嘻,“那说说看,看到我干嘛了?”

居然是说得头头是道。说他混进队伍里跑后台去了,骗助理说是安排好的环节啊,还给自己喂水。细节都讲的那么清楚,周润发捏着他的手作势要打,最后又包进自己手掌里,“说实话,”他威胁道,郭富城嗯了几声。

他说,“他们告诉我的。”

回酒店要走快一个小时的车程。闹完后郭富城就开始犯困,可能是暖气开太足了,他又不愿意开窗吹吹风。周润发扣着他的手好暖,热到出汗了都不想放开,手指夹着手指,往对方袖子里钻。他靠着男人的肩,迷迷糊糊的往下滑了一截,被周润发提起来了。

一只手按在他肩上,把他往另个人身上按。又听见周润发说:“时间急嘛?不急啊?那我们就开慢点了,哎,也不要太慢。”郭富城感觉另一只手在拉自己外套,要把他剥出来——“郭富城,脱衣服啊,你想被热死啊。”

周润发不止脱了他外套,还从包里把他的房卡一并顺走了。郭富城可怜巴巴说对方过分,但看到对方两条长腿都蜷起来给他让位置,又心里发软,撑着身子往周润发脸上撞。“别这样啦发哥,”声音好软,他还在讲国语,“亲我嘛。”

快下车时他嘴唇就红了许多,自己找的,中途还拧开水瓶喝了两口。郭富城说自己口干舌燥的厉害,鱼鱼出水嘛快要干死了,说着喝一大口进去,被周润发盯着看着差点呛住,漏了一下巴矿泉水。凉水沿着颈线钻进衣领里,瞬间就冷得一个激灵,在后排瞎叫唤,随后笑得自己喘不上气。

“你要活过今晚上啊,郭富城,”周润发很无奈,感觉自己在带小孩,“笑什么——我都没笑。”

 

之后他先下了车,从后门进了酒店,歌迷都聚在前面大厅等那个闪闪发光的人。等电梯的时候周润发多看了两眼,确认郭富城戴好了他的围巾,虽然就那几步路,但还是严严实实裹了两圈,露出大半张脸。金毛翘起来的几根是被他抓上去的,斜斜的支出来。

叮一声,电梯到了,郭富城刚走近门里被fans包围住——都是刻意保持过的距离,安保拦得没之前厉害,周润发相信对方能看到自己,朝那个方向眨眼做表情,完全忽视了自己脸上也扣着口罩和墨镜和郭富城的鸭舌帽。

花了十多分钟他才再见到郭富城。他们团队开了简短的会,待会要下楼去庆祝,郭富城先一步回来找周润发,也不问他去不去——他是肯定会去的。去吗?

明天几时的机票回香港?周润发先问了这个。彼时他把衣服都挂好在衣架上,正坐在沙发上。

九点。郭富城回想一会。

好早哦。男人招呼他过来,郭富城故意磨蹭了一会,最终还是走过去坐对方腿上,搂搂抱抱。周润发说,“哎,我这老年人受不住这种生活节奏。九点诶。现在都过零点了。”

郭富城一口咬定他在撒娇。被识破后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张着嘴就朝对方脖子上一咬,没有用力,但郭富城就是要故意叫起来,抱他的手也收紧些,从周润发腿上滑到沙发上,小腿蹭着男人膝盖。

咬完脖子,再啃一口嘴唇,也是很轻的。郭富城哼哼唧唧完也开始严肃起来,主动些、颇有技巧的和他接吻。周润发反而骂他,你搞蛇啊,和我玩技术——谁教你的——

“该下去了。”郭富城从他身上跳起来就跑。

这一仇在一小时后才报复回来。周润发和团队大部分人也留了影,自拍不许,把人都框进自己手机相册里的才行,好几张郭富城露半张脸过来,或者是一只手,或者只是两根手指,指端闪亮得很。周润发在床上翻着相片,一边和郭富城喊话:

——又是一张,哇,你真的烦死了。

浴室的水声隔好久才停。罪魁祸首探着个湿漉漉的金毛出来,委屈惨了,赤着脚就要走过来为自己讨个说法。他就披着条浴巾往这里走,左边大腿那一小块疤泛着红色,周润发随意扫一眼就看见了,扬着眉毛问郭富城,“今晚上不健身啦?”

郭富城说,你才烦死了,就坐到边上挤着看他手机。周润发反而把手机收起来,过一会感觉左手被人塞了管什么东西,张开一看,再侧头看一眼郭富城,发现对方已经乖乖躺下来了。

“发哥,”又是小孩子脾气,“发——哥哥。”郭富城拉长了调子说话,以前就吃过这亏,现在还吃,数十年如一日的在同一个地方摔跤。

那几根涂着指甲油的手指掰开自己的腿,一边屈起来,脚趾勾住了浴巾末端。他在浴室搞那么久就玩这个,周润发俯身下来吻他嘴唇,闷声发笑。“叫我做咩啊,”他说,“不玩啊,要早睡。”

说这个也不算话。郭富城很快又那样软软的叫起来,一声甜过一声,总之就是在拖着声音讲话,周润发被他吵得头疼,恍惚间觉得有两只手摸到自己脑后抓住了头发,头绳也被抓下来。
对方把黑色头绳缠到自己手腕上,抱着周润发脑袋,两腿夹他夹得紧。润滑剂挤进去太多,稍微一肏就是黏腻的水声,郭富城只好叫得大声些。

发哥,啊发哥……是那边,哥哥你好厉害,恩,等下……

甬道里湿滑得要命,小孩还故意吸他好紧,热的暖的他也想动。“等什么,”周润发喘着气,“你又——”

“我好高兴啊。”郭富城看着他眼睛说,笑起来自己眼角都有一点细纹。妈的。庆功宴上明明就那么年轻。和以前一样,他的小孩。黑发的小朋友——虽然现在是金发,但发根处已经冒出来了点点黑色,真是要命。郭富城。

你高兴就好嘛。周润发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