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愿者上钩(十二)

Work Text:

【十二】

药不然摸了摸有些发疼的左脸,并没有发火,也没有做贼心虚,而是继续笑眯眯地问:“你什么时候清醒的?”

许愿握着拳,怒气冲冲地瞪着他:“我要是再不醒,你要做到什么地步?”

药不然想了想,笑着凑过来,一本正经地照实回答:“大概不会停下来。”

“药不然你他妈的混蛋!”许愿又是一拳使劲挥出。药不然连眼皮都没眨,就等着许愿的拳头落在他脸上。但是,许愿在药不然的脸前2公分的地方停住了,见药不然脸色未改,许愿火气更盛:“为什么不躲?”

“因为你是真的醉了,而我却没醉。我趁人之危,我该打。”药不然握住许愿的拳头,将他的五指放在手心上一一摊开来,笑了一下,亲了亲许愿的手背。许愿的手颤了一下,想把手收回来,但却被药不然拉住了。药不然又摆出了他那一贯嬉皮笑脸的表情,靠近许愿拍了拍自己的脸说:“你心里有火气,随便打。这边打肿了,换只手打另一边。”

许愿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想骂药不然却不知道骂什么才好。好半天,许愿才使劲把手抽出来,骂了句“不要脸”。

“面子可不能当饭吃。大许,你第一天认识我不成?”药不然笑嘻嘻地看着他。

许愿觉得自己就像农夫与蛇里的那个农夫,好心收留蛇,却被蛇狠狠咬了一口。他咬了咬牙,抓起身边的枕头就丢了过去:“你给我滚出去!”

许愿还醉着,手里没什么力气,刚才打药不然那一拳怕是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药不然很轻松地就接过了枕头,笑着拍了拍那个软绵绵的棉花枕,又好好的放回了原处。“许愿,我知道你生气,回头想打想骂我随你的便,但是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药不然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带着三分笑意,七分认真,“既然你已经醒了,为什么没第一时间推开我?”

“我……”许愿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药不然瞥了一下许愿还顶着帐篷的下半身,不着痕迹地靠过去,语气中带了些暧昧,带了些期待,还带了些哀求:“许愿,你并不讨厌我对不对?”

也许是药不然的眼神中带了太多的小心翼翼,让许愿有些不忍心。他是喝醉了,即使到现在头也还是晕的厉害,但是他还不至于不省人事,身体的异样还是知道的。当药不然将手探入他的内裤的时候,许愿就惊醒了,震惊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药不然在对他做什么。他僵了许久,怀抱着药不然也许是喝醉了把他当成了女人,等他认清楚对象就好了的一丝丝侥幸之心,直到药不然越做越过分他才出手揍他。而当许愿看到药不然眼眸中的一片清明之后,他的心才凉了下来。药不然不是无意的,他是故意的。他拿他当什么,当酒后泄欲的对象?想到这,许愿就气得发抖。

许愿看着药不然,此刻的他有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正等待着他的一纸判决。许愿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力感,他轻轻推开药不然,开口道:“不然,我拿你当兄弟。”

“可我拿你当我心尖子上的人。”

药不然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就像说着今天天气不错一样。但是他的话却像锤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砸进了许愿的心里。许愿看着药不然,突然觉得他有些陌生。这是他的挚友,是他原来的仇敌,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见过药不然嬉皮笑脸的模样,也见过他冷酷无情的模样,但现在的药不然却让他有些心慌。

他是认真的。许愿心里有这么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药不然直勾勾地盯着许愿,他的脖子上还有他吻过的痕迹。许愿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想转过头去,药不然却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腕,一个翻身将许愿压在了身下。许愿吃了一惊,正要反抗,却见药不然又笑了起来,讨好地说:“许愿,你下面还没解决呢,我帮你吧。”

许愿被药不然的不要脸程度给震惊了,他竟然还没忘了这茬?他瞥了一眼自己鼓鼓的下半身,红了脸,挣脱开来。“我自己去厕所……”他刚想下床,又被药不然给拽了回去。药不然笑嘻嘻的,手不安分地又隔着内裤抚上了许愿已经半硬了的性器。

“药不然,你给我放……啊!”许愿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药不然的动作惊得叫了出来。

药不然伏趴在许愿的双腿之间,一手扶着许愿的根部,用嘴将他的性器全部含入口中,不时用舌头抚弄顶端的小孔。温暖的口腔包围着男人最脆弱的部分,许愿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流向了那一处,性器迅速在药不然的口中变大变硬。

许愿活了三十多年了,只短暂的交往过几个女生,最亲密的举动不过就是亲吻,虽然平常自己也偶尔会解决一下晨勃,但哪里被人这么对待过。“药不然,停下,我不想跟你做。”他抓着药不然的肩,想让他停下动作,但药不然却只是瞥了他一眼,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把水果刀递给许愿:“你若是觉得恶心,拿刀捅死我,我就停下。”

许愿立刻将水果刀丢在地上,骂道:“药不然,你是不是疯了!”

药不然满意地笑了笑:“咱们继续。”

许愿感觉刚才喝的酒精似乎这会儿又都冒上了头,脑子里懵得很。他虽然打不过药不然,若真的想反抗的话,未必能让药不然讨到太大的便宜,但许愿却没有这么做。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就这么放任药不然对着他“胡来”。

药不然尽力地将许愿的分身含到最深处再吐出,舌头灵活地挑逗着尖端,将上面冒出的一点点液体悉数舔去。听着许愿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药不然眼中染上了笑意,他一边用手指轻轻地在底部的圆球处画着圈圈,一边像舔冰棍一样用舌头从上端舔弄至下方。直到上面都差不多沾上了他的唾液,药不然再次将许愿含入口中,用力收缩肌肉一吸,满意地听到了许愿抽气的声音。

“不行,要出来了。”许愿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他抓着药不然的头发想让他快吐出来,但药不然却没听他的,更是加快了吞吐的动作。许愿一下子没憋住,竟释放在了药不然的口中。

药不然擦了擦嘴角的精液,抬眼笑眯眯地看着许愿,在许愿缓过神来之后,当着他的面,喉头一动吞了下去。许愿心里咯噔一下,目瞪口呆地看着药不然,半天说不出话来。

药不然却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他刚刚做的动作对许愿造成了多大的冲击,他拉着许愿的手腕,像小孩子撒娇一样,恳求道:“许愿,你也摸摸我的,好不好?”

许愿瞥了一眼药不然的下面,果然也是鼓鼓的一团,只是还包在牛仔裤之中,并没有他那么明显。药不然拉着许愿的手,见他没抽回去,便引导着他触碰了一下。虽然隔着一层牛仔裤,但许愿依然可以感受到那温度和形状,他的手下意识地缩了回来。

他抬眼看了一下药不然,只见那人正盯着他,眼睛里带着失望,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期待。许愿犹豫了一下,伸手去解药不然的牛仔裤扣子和拉链。

“礼尚往来。”许愿解释了一句,不知是解释给药不然,还是解释给他自己听。

许愿握着药不然的,感觉那东西已经很大了,他不似药不然有那么多的花样,只是笨拙地上下抚弄起来。许愿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药不然的脉搏在跳动,他不敢去看药不然的脸,不知道他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但许愿知道自己肯定已经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在许愿的手都酸了,想着药不然也快泄了的时候,他的手腕突然被药不然捉住了,许愿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再次被药不然推在了床上,狠狠地吻住了。这回药不然没有之前那么温柔,他趁着许愿嘴巴没有完全闭上的空,顺势将舌头送了进去,勾住许愿的舌头强迫他跟着自己缠在一起。

“唔唔。”许愿被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只能狠狠用拳头砸在药不然的肩上。而药不然却好像毫无感觉一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许愿的舌头尝到了苦涩的味道,他这才反应过来,是他残留在药不然口中的精液的味道。如果现在地上有个洞,许愿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

药不然舔过许愿口腔的每一寸,交换着两人口中的唾液,直到咽不下的那些唾液顺着许愿的嘴角流下来。许久,药不然才放开许愿,看着许愿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药不然笑了,他摸了摸许愿的头发,说:“许愿,我想做下去。”

许愿愣了一秒钟,脸色顿时就白了。他虽然没吃过猪肉,但还是看过猪跑的,知道药不然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立刻挣扎起来:“不行,绝对不行!”

药不然眼疾手快地压住了许愿的四肢,笑道:“又要我递刀子给你吗?”

许愿觉得自己声音都发抖了起来,这是个无底洞,若他今天答应了药不然,便将万劫不复。他动不了,只能盯着药不然,颤抖着声音说:“药不然,你别逼我。”

药不然摸了摸许愿的脸,撩起他有些凌乱的刘海,低头吻了吻许愿的额头,哑着声音轻声说道:“别怕,我不会弄疼你,你信我。”

药不然的声音似乎有魔力,许愿虽然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但却放弃了挣扎。便是到这里就停下,他和药不然的关系还能回去吗?许愿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回不去了。药不然就像个不倒翁一样,打他不还手,骂他不还口,许愿还能怎么办,真的杀了他吗?

药不然已经分开了许愿的双腿,没有润滑剂,药不然便用护手霜抹了些在手上,先在许愿的臀缝处摩擦了两下,待许愿放松一些后,往后穴处送入一指。

“唔。”从未开拓过的狭窄甬道突然有外物进入让许愿有些不舒服,虽然不疼,但别扭的很。药不然一边亲着许愿的唇和锁骨转移许愿的注意力,一边送入第二根手指,在里面慢慢搅动扩张起来。

“药不然。”许愿的声音有些哑,“仅此一次,没有下一回。”

药不然愣了一下,笑了笑说:“下回的事,可说不好。”

许愿咬了咬牙:“我没和你讨价还价!你别以为我会容忍你放肆第二次!”

药不然坏心眼地勾起手指搔刮了刮许愿的内壁,引得许愿差点叫出声来。药不然又放入了第三指,将许愿的后穴挤得满满的。许愿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来。

为了不让许愿难受,药不然的动作放的更缓了些。许愿没经验,药不然不想给他留个不好的印象。“许愿,放松。”药不然将许愿的手拉下来免得他咬着自己,“难受就叫出来。”

许药摇了摇头,他不想听到自己像女人的一样叫床声。

药不然见扩张得差不多了,便拔出手指。许愿只见他脱了自己上身最后的一件背心丢在地上,露出了精瘦的身体,看着药不然的六块腹肌,许愿忍不住心里砰砰直跳。药不然笑了笑,低头亲了亲许愿的眼睛,轻声嘱咐道:“许愿,别紧张。”

虽然许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那比手指粗太多的火热物什只刚进了个顶端,许愿便已经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手死死地握住了身下的床单,刚刚已经勃起的性器也因为太疼而萎了不少。许愿的内壁缩得太紧,一时让药不然也进退两难,他难受地皱了皱眉,轻轻拍了拍许愿的腰:“许愿,乖,不怕,放松些。”

许愿一边尽力让自己放松,一边骂道:“你他妈的倒是给老子干一次试试!”

药不然忍不住笑了。许愿一向不说粗话,这会儿倒是真的被逼急了。他亲了一下许愿,说:“你若真有那想法,我心甘情愿。”

许愿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额头上已经沁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让药不然有些心疼。他耐着性子,慢慢地递送进去,许愿的内壁紧紧地绞住了他,一阵阵地颤抖着。药不然把自己全部送入后,稍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挺腰抽送起来。

“啊,啊!”许愿瞪大了眼睛,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声音,眼角冒出泪花,顺着脸颊慢慢地往下流。“慢,慢些。”他张着嘴大口喘着气,口中吐出的热气在空中凝成了一片片的白雾。许愿几乎感觉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他想到了药不然之前对他的保证,气得张口就咬在药不然的肩上。

这一口咬得狠,药不然也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骗子,你说过不疼的!”这是药不然第几次骗他了?他似乎从认识药不然开始就一直被药不然这个骗子骗得团团转,却还是一次次地相信他。许愿酒精上了头,从药不然背叛开始后所有的委屈、生气、不甘一块儿冲上了脑袋。“你到底还要骗我多少次,耍着人玩真的很开心吗!”

药不然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擦去许愿眼角的泪花,微笑了一下:“许愿,我喜欢你。这回不骗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许愿的心脏砰砰直跳,但没让他有时间思考太长时间,药不然已经加快了动作。他缓缓地拔出,又狠狠地插入,每一次都插入到最深的地方,让许愿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药不然握住了许愿的腰,让他没有可以向后退的空间。

最初的痛感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就像毒品能让人上瘾一样,许愿勾起了脚趾,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药不然知道他已经食髓知味了,笑了笑,抬起许愿的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换了个姿势,再次狠狠地插入。

“啊,慢点……太快……了。”许愿脑子里一片空白,眼泪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流,不知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太过舒服。突然,不知药不然顶到了哪里,许愿瞪大了眼睛惊叫了一声,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止不住地颤抖。

“这儿?”药不然坏心眼地对准了角度,又朝那撞了撞。

“停,别碰。”许愿死死咬着下唇。

“但是你很舒服吧。”药不然笑着将许愿翻过来,让他伏跪在床上,再次插了进去,对准刚刚那个点撞击起来。

“不然,停,别,那儿……啊。”许愿整个人都在颤抖,手肘撑在床上,几乎要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腰被药不然给制住了,哪儿都去不了。

药不然俯下身在许愿的背上吻了一下。像今天这样能和许愿肌肤相亲,药不然不知道在梦中幻想过多少次。他一手握住了许愿的前端,一边撸动起来。

“啊,够了!”前后一起的快感几乎要让许愿崩溃了,他下意识地叫着药不然的名字,“不然,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住了。”

“好,那就放过你。”药不然勾起嘴角,停下了身下的动作,缓缓地在许愿里面磨蹭着,却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许愿疑惑着,一边保持着趴跪的动作,一边想回头看看药不然到底想做什么。

许愿这会儿眼角红红的,带着疑惑的眼神回过头来,却看见了药不然眼睛里冒着熟悉的贼光。他心里一惊,还没来得及逃,药不然便已经再次快速地挺腰抽送起来,每一回都重重地顶在许愿的敏感点处。说不出的快感直冲许愿的脑袋,让他再也顾不上掩盖自己的声音,每一声都与药不然律动的节奏相吻合。

“许愿,我喜欢你。”药不然突然捂住了许愿的嘴。许愿还没反应过来,药不然已经抬起许愿的身子,一口咬在他的后颈处。

“唔唔。”许愿的叫声被药不然捂了回去,他瞪大了眼睛,本就敏感到了极点的身体哪还经得住这一瞬间的刺激,前端竟就这么射了出来,精疲力竭地倒在了床上。药不然也拔了出来,自己撸了几下,射在了地上。

许愿累的连手指都不想动。药不然也不想再勉强他,替他盖上被子,轻声在他耳边说:“睡吧。”

许愿闭着眼睛,终于忍不住沉沉睡去。药不然伸手拨了拨许愿额前被汗打湿的刘海,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也许明天等待他的便是狂风暴雨,但是药不然并不后悔今天的趁人之危。他看着许愿的睡颜,轻笑了一声:“木头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