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狄欧

Work Text:

2048Pa的摸鱼三轮车
文中CP:2×8192
标题是“Δυο”的音译,希腊语中的“2”

 

 

黑发青年一如既往地来到了花园里的那棵金苹果树下。枝干挺拔,扬起优美的弧度指向一碧如洗的蓝天。猗郁的叶脉络清晰,白鸟的嘤鸣婉转飘落。明媚的光透过苹果树叶隙斑驳洒下,肆意斑斓的光影在树下碎了一地。

在主枝的分叉处,一位金发的少年翘着膝盖,金辉勾勒出他身体美好的轮廓,俊挺的鼻梁,精致的唇弧,还有线条流畅的腰腹,俨然一具神亲吻过的躯壳。一只白皙的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拿着一只金灿灿的果实往嘴里送。

8192的诞生突破了4096的记录,是史无前例的奇迹。如果这个世界存在宗教的话,那么8192殿下毋庸置疑便是他们的神。2想。可惜2048世界观惯于摈斥一切虚无的事物,追求绝对苛刻的理性,许多东西对于2048人来说,不过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名词。

“殿下。”2仰起头,望向那个神圣美丽的人儿。

金发的王子顽皮地撇了撇嘴,用力咬了一口金苹果发出咔嚓声,将最后一口咽下,眨了眨那对蓝眼睛,一言不发地优雅地转身,直直坠下树来。

2快步上前,精准地以横抱的姿势将他接住,8192笑着环住他的脖颈,丝毫没有心悸的样子。

“这很危险,殿下。”2无奈地笑笑,兀自将俊美的青年抱在怀中。

“这不是有你吗?”青年扬起嘴角,用极其自信的口吻说道,“你总会接住我,狄欧。”

“狄欧?”2有些疑惑地问道,俯身以便于小殿下双足触地。

8192从2的怀中脱离,转而将背倚上了苹果树天鹅颈般的树干,双手抱臂,蓝眼睛弯成月牙状:“这是你的名字。”

“你是特别的。你不将为世界的运转而寻找一个素未相识的同类结成为4。2只是你的身份,并非你人格的象征。我以狄欧命名你,赋予你爱与感性的权利,挣脱极端理性的缧绁,像异世多情的人类一样生存。”

“但在接受恩惠的同时,你也当服从我的命令。”

“不胜感激,殿下,”2微微俯首,“我将竭力满足您的一切要求。”

“我命令你吻我,立刻。”8192与他的狄欧默契地拥抱住彼此,明眸皓齿绽开一朵蓓蕾缀成的笑。

 

 

 

王子忠诚的爱人温柔地捧起他的脸,热烈地吻住了那对柔软的唇。咬啮,舔舐,将他额前的金发撩到熟透的耳根后。他伸手抚摸8192淡色的长发,轻柔地纾下那根复杂的皮筋,如流金发便汩汩淌至王子的肩胸。

“唔...狄欧...”8192的胸脯剧烈起伏着,呼吸紊乱,缺氧使得他的面庞染上绯红。

狄欧暂停了热吻的节奏。“抱歉,殿下。”他将青年又往怀中搂紧了一些,安抚地在他樱色唇上印下一吻。

“为什么停下?你小看我?”王子瞪起一对湿润的湛眸,“还有我可不想再重复了,别叫我殿下,叫我伊鸠尔。”

狄欧没有作答。他熟练地替伊鸠尔脱下衣物,接着被后者搂住,两人齐齐跌进柔软的床铺。相比他的小心呵护,伊鸠尔比他率直得多,裸露着雪白的身体迅速将天鹅绒帘拉上,只留下属于二人的空间。紧接着他双腿勾住黑发青年的腰,用脚踝挑逗般地蹭着。

“动作快点,狄欧。”王子笑吟吟地说,“把真正的你从牢笼里释放出来。”

“但充分的准备必不可少,我的男孩儿。”他的爱人坚持做了到位的扩张。软肉一被入侵便愉悦地吸附住手指,急切地索求着。伊鸠尔的目光涣散起来,蒙着一层诱人的雾。

“你知道吗,智者2048说我无法得到爱情...…”伊鸠尔双手扶着他的双肩,喘息着说,“我的降生是无数人的凝聚,我从不是代表个人的伊鸠尔,背负着荣耀的义务,感性终将与我无缘......”

身上准备进入的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缱绻地吻着自己。他烦躁起来,用力勾住对方的脖子:“他还说,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爱情,也仅限于2与2之间,纯粹而贞烈,只有2们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您在吃醋?”狄欧缓缓挺身,将顶端探入狭窄的穴道,伊鸠尔顿时呻吟了一声。

“我向您承诺,我终将与您在永恒中拥吻。”黑发青年郑重地执起金发青年的手,在那骨节分明的手背上深情地吻起来。

“别废话了,”伊鸠尔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惹得脸上直发烫,将头埋进他健美的胸膛,小声地索求起来,“我想要你。”

在他完全进入的那一刻,两人的身体就完全脱离了理性的轨道,在情欲的沙漠里肆意奔驰。人体内逼仄的空间将每一根神经都紧紧攥住,依依不舍地舔吻欲望的支柱。狭窄的蜜穴无序地收缩,好像一只受惊后极力平复呼吸的鹿。

“啊嗯……”伊鸠尔向来不是收敛叫声的类型,字正腔圆的贵族口音被欲望搅成甜腻的喘吁。“狄欧......好快......停下......”小殿下胡乱的地喊着,金发凌乱地散在枕头上,身下却不住地绞紧。

被他呼唤的人却并不把这当作深陷爱潮的无心之喊,果真放缓了速度,托起他的腰以便他能更加轻松。一种磨人的痒立刻意在已经被填满的地方骚动起来,贪婪的欲壑自然不满足于此,伊鸠尔像猫一样不满地挠着身上人的背。

“你总是......这样......”他抱怨起来。回应他的是立刻加重的力道,他欣然,这让他明白狄欧是渴望自己的。无止尽地开拓,喊叫,喘息,接吻,这些狄欧都无比期待,但他内心深处似乎总有卸不下来的包袱,使伊鸠尔常感到,欢愉总会落幕。

狄欧在原始欲望的驱动下逐步趋于疯狂。硕大坚硬的剑柄直击柔软的内芯,每一寸摩擦都激起浪潮般汹涌的快感。情欲,这不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东西。他本应该与另一个2机械地合并成4,8192本该是他永生瞻仰不可触及的圣光。

2与8192的爱情本就极其致命,2048世界的每一块部件都循序渐进,要冲破秩序,横过对角线拥抱彼此,意味着一场浪漫主义的毁灭性爱情。

“狄欧......狄欧......”他的王子与他间不容发,每一寸肌肤都贴合到极致,蝶翼般的睫毛挂着水珠轻颤,绯红的面颊呼告着享受,而下半身那片小小的区域,将两人的全身心都把玩于股掌之间。

他用有力的臂弯扣住王子的腰,开始了高潮迭起的冲刺。金发青年漂亮的眼睛因沉沦而失焦,精瘦的腰部肌肉紧绷,无意识地跟随着自己的动作摆动。狄欧感到自己像一条干涸的鱼向往着湿润的河水,而那潮翘的河流也同样热情地渴望着自己。

一刹那,在灭顶的快感与爱人的哭腔之中,他禁不住想要呼唤8192的灵魂,称他为伊鸠尔,不顾一切地将这一切旖旎揉进自己的身体,为爱摧毁冷漠机械的世界。

然而他控制住了。8192的双腿缠紧了他的腰,随着身下人难耐的呼声,那个负距离的部位随之痉挛,将他的渴望也绞榨了出来。

2赶忙从8192体内退出,扶着他的腰想将他打横抱起去做清理,却对上了那失落的,湿漉漉的蓝眼睛。

伊鸠尔借着他手上的力坐起身,伸手索要了一个拥抱。“我看得出来,狄欧。”他将下巴抵在2的肩上,“你还是要选择一个2的义务。可你既然决心忠于2048的未来,又何必以承诺欺骗我呢?”

“我命令你同我相爱!”王子紧握住他的手,“你不是说过要服从我的命令吗?怎么,还是说这个世界枯燥的未来比爱与自由更加吸引你吗?”

“抱歉,”2将他揽进自己怀中,抚摸8192金色的长发,“唯独这条,恕我无能为力。”

他瞥见8192的眼眶无声地泛起一圈酸涩的红,心里一阵揪痛。他知道任性骄傲的恋人很少表露出自己的脆弱,安慰的话反倒容易弄巧成拙,ci s w有力的语言才能作保护王子的坚实的甲胄。

“但我没有骗您,伊鸠尔殿下。”他笃定地说道,双手捧住青年白皙的脸颊不断亲吻着,“是您赋予了我生命,我对您的爱经久不衰。”

 

 

 

“你说,狄欧是个骗子吗?”伊鸠尔摇晃着高脚杯,里面金色的液体漾起涟漪。

“我觉得不是。”另一个8192回答道。

伊鸠尔嗤笑一声。他很快也要像曾经那个2一样消失了。他凝视杯中物,里面咕噜咕噜冒着的沤泡,呷了一小口。16384的传说即将成为现实,无数行尸走肉又汇聚成了新的荣誉。

“是无数的基石奠定,无数的砖瓦堆砌,才铸造了我们,”他的唯一同伴喃喃道,“你的狄欧是成就我的一部分。他将肉身献给了2048的运转,接着便潜伏在我这里期待着与你重逢。”

伊鸠尔蓦然抬起头,久久地注视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酒杯因惊异从手中滑落,玻璃死亡发出痛苦的尖叫。

狄欧就在那里面,他恍然大悟。

金发蓝眸的王子站起身,张开双臂奔向面前的人。从此他们再也不会分开了,狄欧将与他在永恒中忘情地拥吻。

 

 

 

End.

 

什么破东西

简单解释一下:2和8192本该是无法相爱的,2对2,4对4,8192对8192,如果2与8192想要靠近彼此,互相触碰,那整个2048的格局都将会被打乱,甚至毁灭。

文中的2和8192被命名为狄欧与伊鸠尔,象征了他们对摆脱命运,追求自由感性的爱情的向往。最终2还是选择了世界的秩序,但也以另一种形式一直陪在8192身边——因为最后对出的第二个8192身上有着2的身影。

最后8192与8192对成16384,不论32768是否会出现,不论2048的未来如何,狄欧与伊鸠尔已经融在一体中无法分割,即“在永恒中忘情地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