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Gad]晨露與玫瑰(pwp)

Work Text:

  阿不思被平放到床上,上一秒還環繞住愛人脖頸的手被細滑絲綢環環纏繞在床頭,眼睛和嫩白的胸脯也被同樣的布料覆蓋,由葛林戴華德的角度看來,還頗有一副光明被黑暗腐朽玷汙的姿態。

  放過阿不思的嘴,一絲喘息從甜膩的紅唇間傳出,年幼的戀人將雙腿纏上他的腰,逐漸泌出愛液的穴口抵上他的衣料。葛林戴華德親吻阿不思的太陽穴,啃上因情慾染紅的耳骨,雙手也觸上被絲綢包覆的兩片乳肉,在黑暗中摸索乳頭的位置。

  阿不思覺得胸前一陣酥麻,兩粒乳頭就像等不及被玩弄似的硬挺,奢望得到更多愛撫。他舔舐著葛林戴華德的側頸,吸取自家Alpha的信息素,冷冽氣息灌入鼻腔,下體也更加濕潤,穴口一縮一吸地渴望被某樣巨物填滿,發疼的陰莖只能靠磨蹭衣料獲得一些舒緩,卻在之後迎來更大空虛。

  蓋勒在折磨他。阿不思開始碎聲叫喚丈夫的名字,換來的卻只有一句「別急,會吵醒了寶寶。」。

  「你連衣服都沒有脫!」阿不思帶著哭腔大喊,身下的搔癢感已經快把他逼瘋了,他不斷蹭著丈夫的腰際,大片淫水淌濕了葛林戴華德的衣料和褲子,直到他將穴口對準與自己同樣硬疼,卻仍包覆在褲子裡的陰莖上方。

  「給我,蓋爾,給我……!」

  蓋勒吻了吻阿不思的眼睛,絲綢已經被他飢渴的小愛人哭濕了,如同他急著吞嚥自己東西的小嘴。無杖魔法剝去了所有衣物,蓋勒拉開阿不思一條腿,往那淫迷小穴裡塞入一根手指。

  「再過幾個月,你就要靠這裡生下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小穴緊緊咬住了他,像攀住浮木的溺水者,但阿不思可沒這麼容易滿足,蓋勒抽動手指,憋不住的哭聲如同預期竄出愛人的喉嚨。「我不希望你受苦,阿爾,生孩子可不是件輕鬆事。但我又想,依你平常被塞得滿滿當當還樂此不疲的模樣,我很懷疑孩子衝破你身體的那一剎那你是否會達到高潮。」

  他又添入另外兩根手指,阿不思的呻吟更加尖銳,雙腳腳趾舒服地蜷曲在一起,只有陰莖還佇挺在那孤獨流水。蓋勒決定不去理會它,他已經在吃未出世的孩子的醋了,通過不去撫慰,單純把人幹射會是個不錯的表達方式。

  阿不思感受到穴肉被分開,更多淫水流出縫隙,滴滿身下床單。再然後,一樣滾燙的東西抵住他的穴口,阿不思知道那是他心心念念的東西,感動得幾乎要哭泣,他主動張開大腿,祈求丈夫賜予他一頓飽足。

  巨大的男根侵入了他,阿不思忍不住尖叫,卻在脫口後都成了一聲聲黏膩的呻吟,誘使身為丈夫的蓋勒進入得更快、更猛、更深。

  身下淫水像阿不思止不住的眼淚,被拍打與撞擊打成了泡沫,信息素的味道充斥著整間臥房,堂堂黑魔王寢宮儼然成為最盛大的玫瑰花房,嬌嫩的鮮花正綻放他鮮嫩的蓓蕾,卻獨獨只讓一人品嘗他的美好。

  抽插到一半時阿不思就已經射了,他沒有埋怨愛人的冷落,只求丈夫鬆綁他的手,讓他可以捧著對方的臉親吻他。蓋勒順了戀人一半的意,解開禁錮,卻將鼻子靠上漸而豐滿的雙乳間,細聞著淡淡奶香。

  一條絲綢各被浸濕兩塊奶漬,蓋勒隔著布料吸吮乳房,期盼喚出更多食糧。阿不思在丈夫身上摸索,滑過蓋勒正在覓食的嘴、寬闊的胸膛和結實的腰際,他將身體與對方緊密貼合,手則撫上重新半硬起的陰莖,迅速撸動,直到再次變得堅硬疼痛。

  「蓋爾、蓋爾……」他尋求著丈夫的吻,好在這次終於尋得回應,兩人唇齒相交,相互奪取對方的氧氣。

  阿不思在重回光明的瞬間迎來他與丈夫共同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