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喂羡羡喝药

Work Text:

云深不知处,蓝忘机正端坐在禁室里批改作业。为了不要吵醒已经睡着了的魏无羡,禁室里仅亮着一道微弱烛光。光线暗沉,周围一切宁静。时不时,在不远处的床边可听见魏无羡微微的喘息声划过夜里的凉风。

先前,蓝忘机从叔父那儿借到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驱魔任务,需在外奔波数十日。不想魏无羡过度操劳的含光君自然是坚持自己一人去就行了,但以魏无羡的性格,他是不可能放过能够脱离姑苏闷死人的二十四小时日常作息的机会的。一只不安分的手贴上含光君结实的胸膛,另一只轻轻地划过含光君柔软的双唇,魏无羡以撒娇般的语气求着含光君把他带上。就这样,含光君叹了一口气,屈服了。俩人便踏上了路,花了数十日处理完事物。

今日申时,俩人终于回到了姑苏。这一趟路程花上的精力与灵力极多,而一回来,魏无羡就吵着要吃东西。虽然哺食时间还早,但含光君也心疼着眼前幼稚地闹着脾气的黑衣人,便无奈地亲自到了厨房一趟,下厨了。

不料,端着一锅菜的含光君回来后,映入眼帘的却是撒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魏无羡。蓝忘机默默地把手中的菜放下,前去给睡姿不雅的心上人盖上棉被。之后,便开始改起了作业。

「嗯……肚子饿……想吃莲藕排骨汤…」

蓝忘机搁了笔,静静望了过去。

魏无羡在床上翻转了一下,脸上似乎浮现了一丝的不适。他又低沉地叫道:

「含光君…你在哪里…」

蓝忘机听见自己的名字,早已迅速站了起来,走去半跪在了床边。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魏无羡的脸颊,想要给魏婴一些踏实感。不料,他的手一触碰到魏无羡的皮肤,便顿时明白了魏婴从刚才以来的反常表现。

天不怕地不怕的夷陵老祖,居然生病了。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伤风感冒,老祖可是发着高烧呢。蓝忘机抚摸着魏婴滚烫的皮肤,脸上呈现出忧虑。

此时的魏无羡是神智不清的,只在迷迷糊糊的梦中感觉到头脑一片剧痛,身子忽冷忽热,恨不得直接把自己打晕过去算了。不知在几时,他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及额头。潜意识下,他知道那只手是含光君的,便一马用自己的双手抓住了。

被抓住的蓝忘机眉头深锁,轻轻地抹去魏无羡皮肤上一层薄薄的冷汗。

「魏婴,你发烧了。」

魏无羡听清楚了这一句,道:

「含光君…你开什么玩笑啊…夷陵老祖我身体可健壮的很,想发烧都难…」

他不禁回想起当年屠杀玄武时的片段。在山洞里,蓝忘机原先自身伤痕累累,而渐渐恢复后却轮到魏婴的身子开始出毛病。发着高烧的他靠在墙上歇着,忍着身体的痛,还能挤出微笑给蓝忘机。那时,他确实对自己发烧的情况感到意外,却又不想令蓝忘机过于担忧,硬着头皮熬过了过去。

当年,他可是与猛兽战斗后才发高烧,这次居然从奔波几天的路程中就发了烧,魏无羡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时,他才恍然意识到:

他现在的身体可是莫玄羽的,身子当然不如当年啦。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便把手挪开,转身出了门。脚步虽如平日轻盈无声,却从比平日加快的步伐中可感觉出焦虑。

魏无羡感觉在脸颊上的手抽了出来,手的主人也匆匆离去,不禁有股莫名的失落感。他迷迷糊糊地起了身,下了床。

禁室里那烛光温柔的色彩在他眼里是朦朦胧胧的,给予一种仿佛此间非在世间的错觉。他跌跌撞撞来到了门口,口里无意识地重复念着含光君的名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