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主【路人萨】副【莫萨】无脑产物

Work Text:

“啊,大音乐家,你猜奥丁神会在这时候保佑你吗。”

男人们拖着萨列里出宫廷,他们有些人手里还攥着长颈的葡萄酒瓶——贵族们喝的酒,哈哈,基督教。

“或者那个神童莫扎特,他会抛下那些索吻的姑娘出来找你吗,还是说他根本不会发现你不在?”

萨列里嘟嘟囔囔的,他真的喝了不少,被男人们拽着撞出高门,然后伸手用袖花揉眼睛。

“传言总归是传言,大作曲家,他都快结婚了,韦伯确实是美人,”说话的男人笑嘻嘻的,他把手伸进萨列里的外衣内,捏着他外头裹了不少衣服的腰,接着补了一句,“他看都不会看你,你算个屁。”

萨列里像气到了,他猛地拍开对方的手,往前一步抢过在一旁看戏的人手里的葡萄酒,灌了两口之后“砰”地把高颈瓶磕碎在墙上,没喝光的酒混着玻璃渣飞溅了他一身,他又抓着只剩下一截的碎瓶口对刚才的男人比划了两下,就转过身自顾自地走。

“啊哈,看看看看。”男人们重新围上去,“平时装模作样的高贵婊子生气了。”有人直接从后头捞过萨列里的额头,硬生生把不断闷哼的后者架到比刚才更暗的地方。

“因为什么?因为我说莫扎特看不上你?”

旁边的人哄笑起来,他们也纷纷去摸萨列里暖烫又濡湿的胸膛,而更多的手则在掐捏他的屁股和大腿根。

“别以为站在贵族手上就了不起,罗森博格也是废物。”

“滚远点。”

“写写谱子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看起来人五人六的,你靠什么让贵族喜欢你?屁股还是嘴?”

人们又哄起来,他们把萨列里摁到地上,有人已经开始解裤腰带了。最开始的男人扯着他的头发,把手指搅进他嘴里。

萨列里喉咙中滚溢出一串音,似乎在说话,模糊得很,听起来倒像皱起鼻子发脾气的犬科动物。

“他刚才说什么?”

男人把手抽出来,“你要是这会儿说点什么好听的求饶,我还能让你也爽一下。”他用沾满晶亮液体的手指蹭着萨列里下颌和脖子的交接处,甚至伸进领子把唾液抹在他脖颈的凹陷里。

“莫扎特……”

男人顿时大笑起来:“快听呐!他在叫莫扎特!”

“哈哈哈音乐家,你的莫扎特正搂着他的未婚妻呢。”另一个男人用手拨拉着他下垂的滚烫的眼皮,把已经勃起的阴茎拍在他脸上。

突然间萨列里就像是被欺辱的孩子,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扯着醉得相当彻底的嗓子大喊:“莫扎特——!沃尔——”

下一秒他就被男人一拳打得看见了噪点,脑子嗡嗡地报警,另一双手立马扯下他的颈花塞进他的嘴里,紧接着他又挨了一巴掌。

萨列里闷闷地呻吟着,蜷缩在墙角,他的手被其他男人拽着提高了,紧身的礼服也被提拉上去,露出他大幅度起伏的小腹。

“妈的,今天是老子操你,别他妈一直想着那个奥地利人。”

那个男人显然没耐心了,他粗暴地剥着已经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萨列里的裤子,把大堆布料踢到他脚踝旁,然后用阴茎戳着他紧绷的屁股和会阴。

萨列里很安静,他在不再尝试吞咽口水之后就相当听话地被男人摆弄,气流偶尔快速涌进音乐家的胸腔,听起来是十分困难的呼吸。

 

几乎是同时,快速的脚步声来到巷子口,接着那个人挥动着手臂,“警卫!警卫!”

 

“天啊…大师,萨列里。”莫扎特奔到萨列里身边抱起他,“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萨列里先生,没事了。”他仍然醉着,衣服被扯得歪歪扭扭,嘴唇红肿。

萨列里像是没意识到有谁在他旁边似的,他伸长了手去沾之前被他磕碎的酒瓶中残剩的葡萄酒。

“沃尔夫刚……”他把手指点到莫扎特的太阳穴,然后一路涂抹到脸正中,接着把手指塞进嘴里舔干净了。他哼哼两声,又叫了一遍,“沃尔夫刚。”

“安东尼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