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路人戌亥】泥

Work Text:

戌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那个陌生的Alpha标记的。
他在门外注意到了锁孔被撬开的痕迹,立刻想到要尽快离开,但是刚转过身就却被一只手掐住了脖子,始料未及的窒息感让戌亥短暂的失去了挣扎能力,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推进了房间。

眼前的男人素未谋面,即便是阅人无数的戌亥也没有印象,所以他最初只将这当做了一桩入室抢劫。
“好久不见,戌亥先生。”
对自己的名字有所反应的戌亥才发现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存在,他侧过脸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了一张认识的脸。
“……加藤。”
“居然还记得我,真是荣幸啊。”加藤微笑着将左手放在了胸口,戌亥这才注意到他右边的袖管已经空荡荡的了。
“对,这就是蒙你所赐。怎么样?”
“难以置信,”戌亥说,“我觉得死更合适当你的下场。”
“是吗?那还真是不好意思。组长念在旧情上只拿走了一条胳膊,否则我就不能来见你了。”
“所以,你现在是来砍掉我的缝给你吗?”
“当然不是了,”加藤仍然在笑,“失去手臂的痛苦我自己经历过了,怎么能让你再承担呢。所以我想让你体验一个我无法经历的痛苦。”

这时那个陌生男人已经将锁被破坏的门用椅子和杂物挡好了,看到对方大步向自己走来,戌亥下意识地后退,他将身体靠在墙上,打算以此承受拳脚的冲击。男人却伸出手将他拉进怀里,颇为健壮的手臂圈住他的肩膀和腰。
“嗯,这个味道……”男人将脸埋在戌亥的颈间闻了闻,“果然是没被标记的Omega。”
“那接下来就麻烦你了。”加藤在办公椅上坐下来,一副从壁上观的样子。
“加藤,你到底想干什么!?”戌亥试图推开男人,一股浓郁的Alpha信息素已经涌入了他的鼻腔。
“让你体验身为Beta的我无法体验的痛苦,也就是被Alpha标记,仅此而已。”
“不——放手!”最糟的猜测被证实,戌亥挣扎得更加剧烈,他用上全力才逃出男人的手臂,还没有跑到门口就被从背后拦住,他的手在半空中虚握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能抓住。

加藤用左臂将面前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扫了下去,男人拖着戌亥走过来,将他抱起后放到桌面上。
戌亥仍然不肯放弃抵抗,男人被Omega的不安分弄得有些烦躁,他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戌亥的小腹上。胃部承受的剧痛让戌亥干呕一声,他不得不停下挣扎蜷起身体。
男人没有留给戌亥喘息的机会,毕竟此行的目的一开始就很明确,他强硬地解开戌亥的腰带扒下裤子,将手指伸进股缝间,摸到那个入口后,毫不犹豫地捅了进去。
“啊!”戌亥短促地惨叫了一声,他夹紧双腿阻止手指继续深入。
加藤见状握住了戌亥的一只脚腕,用力将他的腿分开,男人的手指趁机捅到最深,又挤进第二根。
粗暴地抽插了几下当做开拓,男人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裤子,扶着阳具在尚未准备好的穴口周围蹭了蹭。
“住手……不要……”
听到戌亥发颤的尾音,加藤满意地笑了笑,他对男人说:“快点,标记这个Omega。”
男人用行动回应了加藤的指示。

——痛。
是仿佛大脑都被一分为二的疼痛。
戌亥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惨叫和求饶都说不出口,只能在死寂中任由男人打开他的身体。

“这么紧,他不会还是处吧?”男人一边问,一边摆着腰将阳具捅得很深。
“怎么可能,只是没被标记过而已。”
“到了二十多岁还没被标记的Omega真的很少见了啊,他没怎么接触过Alpha吗?”
“我不太清楚,不过印象里他有个走得挺近的朋友好像是Alpha。”
“那还不标记?标记又不吃亏。”男人说,“那个Alpha难道硬不起来吗?”
加藤笑了笑:“这可不好说。”
“真是这样,那就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了吧。”

意识到加藤说的是谁之后,戌亥狠狠地瞪向了他,但被男人抓着颔骨扳过脸来。
“别想了,一会就让你忘了那个Alpha。”男人凑近戌亥的面前,呼出的信息素包裹住了身下的Omega。
“去死。”
听到戌亥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男人将手移到他的衣领上,用蛮力扯开西装和衬衫,断线的纽扣嘈杂地落了一地。

加藤撑着下巴在一旁观察,没有放过戌亥的任何一个反应,令他憎恨的情报屋正躺在第一次见面的Alpha的胯下,表情从最初痛苦的忍耐逐渐变得迷乱,随着被顶撞的节奏发出呻吟。男人一边侵犯戌亥一边啃咬着他的胸口与肩膀,留下一对对深至渗血的牙印。
看到戌亥突然瞪大眼睛,加藤好奇地问:“怎么了?”
“顶到他的生殖腔了,等着——”男人说着,将阳具抽出来大半,比任何一次都用力地顶回去,戌亥立刻呜咽着弓起了身体。
“这是……”
“已经打开腔口了。”男人因为兴奋而微微喘息着,“只要射在里面就能标记了。”
“原来如此。”加藤用左手摸上戌亥的小腹,“现在感觉怎么样,戌亥先生?”
戌亥死死咬住嘴唇。
“别这样,回答我一下啊。肯定很爽吧,作为一个Omega就应该像这样被标记才行。”
男人又开始抽插,加藤的手依然搭在戌亥的身上,感受着皮肉下被顶撞的颤动,时不时地按压几下,戌亥的表情就会变得更加痛苦。

男人突然拨开了加藤的手,他抱住戌亥的腰将他翻过来,将Omega摆成跪伏在桌子上的姿势后重新插进去,整个人也趴下去咬住了戌亥的腺体。
“呜——不行!不要!”
戌亥被压住的身体动弹不得,只能徒劳地用语言制止。但在几下又快又重的冲刺后,Alpha的精液还是射进了他的生殖腔。被标记的感觉太过强烈,戌亥也颤抖着射了出来。
“厉害。”加藤赞叹道,如果右手还在,他或许已经鼓起了掌。
男人贴在戌亥的背上享受着射精的余韵,用舌尖舔着刚刚被咬过的腺体,留下了更多的信息素。
在呼吸平复一些后,男人维持着交合的姿势抱起戌亥,坐到了朝向办公桌的沙发上。戌亥被变换的体位刺激到,声音沙哑着叫起来。
“有点不过瘾……可以继续吗?”男人这样问的时候,已经握住戌亥的腰抽插起来。
“当然可以,”加藤刚好可以看到充血的阳具在戌亥的下身进进出出,“谁会阻止刚结合的伴侣多缠绵一会呢?”
听到“伴侣”这个单词时,戌亥怔了一下,随即流出眼泪来。

加藤重新撑起下巴,迎着戌亥涣散的目光,用最寻常的语气对男人说道:“如果能让他怀孕,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