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径领】隐藏监控

Work Text:

“我还以为……呃……榎本先生只对锁感兴趣呢……”

榎本伸出闲着的一只手扶了扶眼镜,一双无甚波动的眼睛透过镜片注视着面前逞强调笑的人。

“我当然是不止对锁眼感兴趣的。”

成濑愣了一下,似乎花了几秒来咀嚼其中含义,随后唰一下红了脸,眼睛嘴巴结结实实地闭上不再去理他。

“律师先生原来这么容易害羞的吗?”

榎本轻柔的嗓音中夹着愉悦,又添了一根手指。听见身下咬着唇的人喉间抑制不住地哽了一下,他才慢慢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莫测的笑。

其实两个人都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榎本径在心里默默地想。

“成濑先生,很久没做过了吧?”

看得出来成濑十分不愿开口理他,却还是忍不住闷闷地回嘴。

“被这样对待……确实还是第一次……嗯……”

榎本轻笑了一声,他当然不会告诉面前的人,这个结论是有事实依据的。这是通过安在卧室和洗手间的隐藏监控,根据他多日早晨与晚上的观察得出的。

不过,榎本径相信,成濑领对此未必就没有察觉。而又有哪个房东会对仅仅一名房客这样地不设防呢?

榎本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卑鄙,但是,管他呢,他本身也没那么光明磊落。更何况,成濑领想来也不会太过中意正义过头的人。成濑就是那样的类型啊。

什么样的类型呢?

榎本不禁为自己的提问沉思了一下,视线移到成濑的面容上。他脸上泛着红润,低敛着眉眼,睫毛颤动,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湿润的眸子。

一时之间四目相对。

“在想……什么……”

“在想……律师先生这把锁,什么时候才能被我解开。”

“真啰嗦啊……你明明……嗯……都已经打开了不是吗?”

“……”榎本看他喘着气移开视线,白花花的胸膛上下起伏,突然明白了什么。

啊,就是那样的类型呢。

“不。”

意外的,喜欢逞强的类型。

“还没到真正打开你的时候。”

成濑不太确定他的弦外之音,却还是忍不住红了耳尖。

“……啰嗦……”

“总之,先让你射一次吧。”

话落,榎本便低头含住了成濑硬着的东西。

“你……呃……不用……”成濑对于榎本这样‘照顾’他感到有些难为情,但是对方埋在自己体内的三根手指仍在作恶,搔刮肉壁带来的快感让他也没办法说出更多的话。

湿热的舌头舔弄着龟头,又碾过马眼,榎本上下吞吐着成濑的东西,又往他的后穴送入一指,进出的幅度只增不减。

成濑只能颤着腰承受下身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不自觉地微微挺起胸膛,喉咙里无法压抑地传出颤颤巍巍的呻吟。

长久而繁忙的工作经常让成濑忽略发泄欲望的需求,他并没有在榎本的“照顾”下撑多久就泄了出来。成濑喘着气,感觉脑袋有些茫然,他不太确定是否是后穴传来的快感更多。

“现在,是时候了。”

成濑听到他撕开安全套的声音,随后感觉到一根比手指粗大得多的热源抵在湿润的后穴口处。

他听见上方的人问:“我可以打开你吗,领?”

“你为什么总在不该多话的时候这么多话?”

成濑羞恼地用手臂盖住了脸。他真是搞不懂这人,明明外表看起来一副性冷淡又好欺负的样子,偏偏嘴不饶人,我行我素又固执得要死。

成濑不是不知道,自己在他身上倾注的信任明显超出了对一位房客该有的程度。他总在心底用‘因为榎本先生是安保人员’这样没什么说服力的理由来安抚自己,掩盖内心悄悄滋生出的那些不该有的情绪。

“真是输给你了,榎本径。拜托,你一定要在这种时候欺负我吗?”

不过至少,成濑领知道,自己不是一厢情愿。

榎本闻言轻声笑了,不再问他,而是俯身对着他低声说:“抱着我。”

和声音一起入侵的是榎本硬挺的阴茎,带着灼人的热度,缓缓地撑开了成濑的后庭。从未经历过的体验让成濑感到慌乱,他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无处着力的双手攀上榎本的肩膀。

“领,放松点。”进入的那处幽穴过分得紧致了,已经进入了一半的榎本克制着自己,不想让成濑受伤。他低头去吻成濑的额头和闭着的眼,厮磨安抚之间柔声告诉他:“呼吸……”

等到颤抖的肉壁将榎本的全部紧紧包裹住,成濑主动贴上榎本的唇,缠对方的舌索吻。他取下了榎本脸上碍事的眼镜,那上面还沾着刚刚成濑射的精液,又在唇齿交缠的间隙,黏黏糊糊地问:“你不近视的吧……”

“三百度,习惯了。”

随后便大开大合地抽送起来,一下下送入更深处。成濑的里面一次次被粗大的东西填满,肉壁又一次次被狠狠碾过,他从前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没几下就软了腰。

修长的双腿紧紧夹在榎本腰的两侧,从后穴燃出来的火快要把他的理智烧成灰烬, 双手环着榎本的肩,把脸埋在他的脖颈。他不想榎本看到他哭的样子,太丢脸了。然而喉咙里根本无法压抑的哽咽呻吟还是暴露了这个事实。

“别哭……”

成濑听到榎本在耳边这样安慰自己,却同时也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又粗大了一圈,他狠狠捶了一下榎本的后背,觉得这个混蛋根本口不对心。

“太满了……阿径……你轻一点……”成濑仍埋着脸颊,小声呜咽着告诉他。

而后,榎本径不仅没有‘轻一点’,甚至还让成濑领真正体验到‘被填满’是什么滋味儿。

“既然买了就不要只用一个啊。”第二天成濑哑着嗓子倍感腰酸地对榎本说。

穿好衣服的榎本松了松领带,转身盯着成濑,认真地告诉他:“下次不会了。”

“安全套太麻烦,下次一个也不用。”

“……”成濑捂着发热的脸,决定放弃探究‘榎本径的脸为什么那么厚’这个问题。

其实家里的隐藏监控很早就装着了,而调看记录观察成濑的一举一动是最近的事情。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榎本径想摊牌了,而他知道,成濑领也已经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