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颜色片段

Work Text:

檀健次时差还没倒过来,醒来的时候才晚上十点。他感觉自己喉咙发干,便起身去客厅想给自己弄点喝的。

客厅很昏暗,只开了盏壁灯。
室内男人的喘息与呻吟和皮肉的撞击声交织着。
隔着半透明的磨砂屏风,檀健次隐约看见一个赤裸的男人跪在沙发上,漂亮的肌肉线条紧绷成性感的曲线。

“在客厅搞,老赵尧哥,你们这可不厚道。”檀健次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倚着桌边一边喝,一边看他两个哥哥搅在一起。
赵泳鑫白皙的手指被情欲浸泡得绯红,紧紧的贴着肖顺尧的窄腰,被那小麦色的肌肤称得好像会滴出石榴汁似的。他从肖顺尧肩上探出一个顶着一头鸦黑汗湿头发的脑袋,弯起一双水波潋滟的桃花眼:
“要不要一起来啊。”
一边说,赵泳鑫还不忘向上耸腰,配合着肖顺尧的动作,把性器埋得更深一些。

随着身体的起伏,覆在背肌上的汗珠汇聚滚落,没入臀缝和交合处的泥泞混为一滩。
香艳的画面和煽情的喘息配合着撩拨檀健次的欲望。他觉得喉咙又甜又干。
“好啊。”檀健次听见自己这么说。

 

“喂!你们别太过分了啊。”肖顺尧转过头撇了眼檀健次,本是一句警告的话,愣是因为眼角那抹动情的嫣红而变得像是故意的嗔怪。
檀健次上前,捏过肖顺尧的下巴和他接吻,灵活滑腻的舌头钻进口腔。
他是团里最小的,哪怕是真的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肖顺尧也舍不得拿他怎么样。、
老幺要的不就是恃宠而骄嘛。

肖顺尧被一个亲吻打乱了呼吸,抓着檀健次的睡衣想把人拽开。可这狼崽子就和不要命似的,变本加厉地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凶悍的不断汲取交换两人口腔中为数不多的氧气。另外一只空闲的手顺着饱满柔韧的肌肉往下,摸到肖顺尧半勃的阴茎帮他手淫。

赵泳鑫顺势吻上因为接吻而绷直的脖颈,在上面吮出一串的玫红色痕迹后,转而去糟蹋嶙峋得只裹着一层薄薄的皮肉的锁骨。
他能感觉到到肖顺尧的后穴夹得更紧,湿润温软的肠肉绞着他的性器,吸盘似的吸着他的顶端,像是在挽留,也好像像是在催促着他缴械。
“吸得这么紧,想快点去伺候多多?”赵泳鑫开玩笑地问,他恶劣的握住身上人的腰往下压,龟头重重碾过体内的敏感点。
肖顺尧被一下子刺激地管不住牙齿,不小心磕破了檀健次的舌头,腥甜的味道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檀健次吃痛的松开肖顺尧,说,“老赵怎么觉得你叫我的时候和叫BASS一样呢?”
“那是你没注意我是怎么叫约翰的。”赵泳鑫回答。
檀健次自讨没趣地“啧”了声,转到肖顺尧身后,拍了拍他的收紧的臀肉。

 

肖顺尧被放到了地上,扶着赵泳鑫的大腿,鼻尖正对着他的性器,腥膻的性器味道充斥着他的脑海。
檀健次手掌虎口卡着他的腰,贴着他厚实的背肌,灼热的性器慢慢顶开他的穴肉,挤出过度发润滑液体。
“尧哥,你这儿水多得和大姑娘似的,潮吹了啊。”檀健次说道,略带恶意的用手指抹了抹交合处的黏腻的液体。他的声音很低,轻柔的羽毛毯似的裹着肖顺尧此刻敏感的神经。
“闭……闭嘴!”肖顺尧只觉得自己几乎要跪不住了,如果不是借着赵泳鑫和肖顺尧的力,现在大概是趴在地上,像母狗似的挨操。
“听到了没,小孩子别这么多话。”赵泳鑫笑道,两根手指插进肖顺尧的嘴里,夹着舌头玩儿。唾液淌到他的手腕上,借着地吸引了拉出一条长长的半透明的淫靡的丝线,垂落在地板上,汇成一小滩。
肖顺尧难受地抬眼看面前的人,心想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赵泳鑫看着水色潋滟的嘴唇,想到了什么。他抽出手指,抬起肖顺尧的下颚,扶着自己的性器挺腰送进口中,厚实的龟头顶着嗓子眼儿,享受喉咙收缩带来的灭顶的快感。
自上而下,他能看到肖顺尧瞪大了的眼睛,眼眶泛红,眼睛里蓄起的一汪欲水好像随时都会溢出。
从檀健次角度望去,正好把肖顺尧撅着臀挨操仰着头口交的样子一览无余,从颈部到腰臀,弯起一道好看的弧线。他耸腰把性器往深处送去,手顺着腰线往上摸,掐着丰腴的胸部满足地揉了几把。乳头上的小金属环似是快被体温给融化了,一点也不硌人,

“哥,你这儿真软真舒服呀。”檀健次说,“你说能不能装下我和老赵两个?”他甚至真的贴着又插入一根手指,跃跃欲试。
本就不适合交合的地方又被插入一根手指,肖顺尧本能的害怕往前面爬,不自主的把赵泳鑫的性器吞地更深一些。他被两个人性器钉在地上,已经无处可逃了。
檀健次捞着肖顺尧的腰往自己胯上压:
“急什么,开玩笑而已,呛到了吧。”
赵泳鑫暂时放过了这个被折腾得可怜兮兮的男人,阴茎从他嘴里抽离,以手握住撸动。肖顺尧靠在赵泳鑫的大腿根内侧喘着夹杂着呻吟的粗气,卷翘睫毛上挂着的水珠几欲滴落。

 

赵泳鑫的眉头随着自己的动作而皱起,他直起上半身,揽过肖顺尧的脑袋,插进他嘴里。
粘稠的浊液灌进肖顺尧口中,抽出的时候曳出一缕白,挂在了嘴角。

见赵泳鑫躺倒沙发的另一边腾出了位置,檀健次把肖顺尧半抱着带到沙发上躺下,分开打颤的双腿,重新操进去。他终于看清了肖顺尧的脸,湿得就和水里捞出似的,眉眼含春、双颊靥红,艳情的不像话。像淬了蜜糖匕首,锋利而甜美。

肖顺尧搂上檀健次,撸了撸他的头发,催促道:
“快点,给我。”
檀健次眼睛发红,紧扣住肖顺尧的腰用力往里顶:
“尧哥,怎么就不见你只和我做的时候这么骚?”
他握住肖顺尧的手,放到自己胸膛的地方可怜巴巴的说:“你还用烟灰烫我。”
肖顺尧大概是嫌烦了,主动吻上檀健次的嘴唇,堵住他的问题。

 

赵泳鑫自顾自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在旁边看起来活春宫。

哎呀,队长不在家就是比较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