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狗与清晨与布加拉提

Work Text:

如果令阿帕基醒来的是阳光、生物钟、布加拉提这三者中的任一,这都将会是一个完美的清晨。可叫醒他的偏偏是鼻梁上的剧痛,伴随着一头大型犬的重量,阿帕基睁开了眼。布加拉提养的那条黑色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短毛狗,正摇着尾巴,试图钻入他们两人间的空隙。途径路线毫无疑问,包括了他的脸。
阿帕基对他投以警告的眼神,表示之所以没有爬起来揍它,是因为布加拉提正靠在自己胸前熟睡,然而对方嗤之以鼻,不为所动。正在阿帕基打算伸手把狗拎下去的时候,布加拉提动了动,发出模糊的声音,似乎是被弄醒了。
“……雷奥?”那不是在叫它,“你也想一起睡吗?”布加拉提连眼睛也没有睁开,伸手就按住了胡乱搓动的狗头。狗一下子就安静了,低头哼哼着。布加拉提往床的另一边移动了一小段——离开了阿帕基的怀抱,让那条狗舒舒服服地钻进臂弯,然后将脸埋进大动物温软的毛发里,重新进入了梦乡。
被一个人搁置在床边的雷奥·阿帕基看着那条与他同名的狗。它动也不动地享受着布加拉提的拥抱,脸上写满了安然、得意、舒适……等等等等。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有些凌乱的双人床上,布加拉提阖着眼,眼睫下的阴影被那层光笼得很深。阿帕基叹了口气,撑起身。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和恋人的安眠,他都决定不和一条狗置气。他只是伸出一只手,想去拨动一下滑落脸颊的柔软黑发。
狗立刻抬头,顶开了他的手,然后转动眼珠看向他。假如阿帕基没有看错的话——其中充满了对他的鄙夷之情。
天哪。几秒钟前刚刚决定放弃敌视的前警官先生心潮涌动,我恨它。

 

这本不该成为一个问题的。阿帕基笃信没有人会不喜欢布加拉提,就在上个月,这个范围从人扩大到添加进了某种毛茸茸、会汪汪叫、喜欢摇尾巴的生物,但这也是布加拉提的问题才对。
“这样下去你会变成迪士尼公主的,只要一坐下来就有小动物包围你。”阿帕基一边发出哼笑,一边蹲下身,去看那条热情地挣断绳子、冲过来抱住布加拉提左腿的小狗。而前者回道“那我可敬谢不敏”,随即又露出温和的神态,安慰着急的小女孩。她正在拼命想要拉走宠物的同时向他拼命道歉。而阿帕基现在心情好极了。他们今天一起出门吃饭,事后还逛了逛街道。在解决了狗的问题后,他甚至主动帮小女孩修理了坏掉的牵引绳。
“所以,终于连狗也要下手了吗,布加拉提?”
布加拉提斜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整理着裤脚:“不,只是意外而已。大概是我也养了狗的缘故,它才忽然对我感兴趣……”
“狗与狗的气息也会相互吸引吗……等等,你养了狗?!”
“我忘记和你说吗?”布加拉提笑道,阿帕基的脸色告诉他“没有”。他似乎总是希望得知自己的全部事情,然后为此散发一种奇妙的优越感。说实在话,那有点可爱,布加拉提一点都不介意。“大概是几年前的事情……捡回来的。不过它讨厌出门,所以我很少带它出来。”
他比划了一下。“是只小狗狗。而且——它还和你有点像。”
一星期后,阿帕基在布加拉提公寓的玄关前,对着扑上来几乎到他胸口的狗吐出六个字。
“我信你才有鬼。”
而布加拉提依旧微笑:“这是我的小狗狗。”
“那至少也该是白色的,等等,你还给它取了我的名字?”
“是你正好和他重名,阿帕基。”

 

“我们来谈谈。”
布加拉提从卧室出来,看到的就是严阵以待的阿帕基和他的茶。
“什么?”他说。同时有些不满阿帕基没有等他醒来就起床了。狗从他的脚边滑过,滑进客厅沙发里的有利位置。
“你的狗,今天早晨踩了我的脸。”还带走了你。
“是吗?”布加拉提露出无辜的表情,去看他的狗,狗也露出无辜的表情,看向阿帕基。“雷奥,踩人的脸是不可取的行为。”
阿帕基忍无可忍:“你连叫我都不叫名字!”
“这没办法,它没有姓,要是叫你雷奥,它会搞混。”
“我觉得不是这个问题……算了。”阿帕基揉了揉眉心,试图在沙发上坐下,遭受了狗的拳击。布加拉提绕到沙发的正面,将它搬进自己怀里,狗于是满意了,洋洋得意地缩了回去。
阿帕基在空处坐下。他本来可以对布加拉提做他对狗做的事情。“你看,我觉得它恨我。”他咬牙切齿。狗坐直了身体,它的饲主把下巴搁在它的头上。
布加拉提眨了眨眼,狗也眨了眨眼,四双透亮的眼睛直盯着他看。阿帕基莫名感到后背发毛。
“你在嫉妒吗,阿帕基?”
“什……我没有。”
“天哪,”布加拉提谨慎地斟酌吐词,刻意摆出震惊的样子,“你嫉妒一条小狗狗。”
“它不小了!我早就想说这件事,我原本以为它是条小狗,比如蝴蝶犬之类的——唔。”
阿帕基原本还想再说,但是布加拉提靠过来,捧住了他的脸。他瞬间卡住了。“反正你嫉妒他,”布加拉提笑吟吟地肯定,“那怎么办呢,我的狮子(Leone)先生?你可以做我的大狗狗。”
他靠得太近了,蓝眼睛中只倒映着他的脸,呼吸轻柔地吹拂在脸上,阿帕基能感觉到布加拉提的手指伸进入他的头发里拨弄的小动作。他克制不住地想吻他。某条狗是不是在拍打他的腿都变得无关紧要了。但随即布加拉提就放下了他的脸,一边推开他,一边将脚也缩上沙发盘腿坐回原位。
“好了,狗狗先生,现在我想吃早饭了。”
好个……“……哪有狗会做饭的,狗养你还是你养狗?”阿帕基极力想让自己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事实上,没能得到亲吻确实令他有些焦躁。
布加拉提笑:“狗养我。”在阿帕基忿忿的咂舌后憋不住笑出了声。他很愉快。阿帕基心想,他知道在两人独处的时候,表现得有些任性和孩子气是布加拉提难得的纾解方式,但那不代表阿帕基不会对他的太过得意进行报复。很快,他端上桌一盘沙拉,里面不顾一切地加了苹果和熟豌豆。布加拉提提起叉子扒拉了几下,然后戳回原处:“你根本不是一条合格的狗狗,连肉都没有。”
“想得美,没有那种东西。”阿帕基靠着他坐下,哼了一声,接过叉子叉走了苹果块:“一起吃?”

 

吃完饭后布加拉提吻了他。他尝起来有种清爽的味道,好像海风还残留在他的血液里。布加拉提舔着他的嘴角,不满地哼哼:“苹果的味道。”阿帕基则回复道:“哪有狗还会做沙拉的,你就知足吧。”
直到整个吻结束,布加拉提也没有从他的身上下来。现在这是个完美的清晨了,阿帕基心想。这个错觉持续到刚刚还被赶去隔壁房间的狗,不甘示弱地冲上饲主的怀抱的前一刻。健康的青年男子他还愿意承受,但再加上健康的成年大型犬就很重了。更不要提后者还对你怀抱敌意……
阿帕基感到一阵眩晕。狗也是会在家里争宠的吗?他还以为只有猫才这样。
“你看,它也很爱你。”布加拉提的语调隐隐兴致盎然。绝没那回事,阿帕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几乎觉得他是故意的。……他喜欢看我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他想,认命地伸手揽住后者的腰,让他靠进自己的肩窝,然后将下巴放在他的头上。
“阿帕基,早上好。”
他用鼻音回答了。狗还在他们之间拱来拱去,但是布加拉提正对他微笑。
耶稣啊。他放弃了一切挣扎,多么沉重却甜蜜的负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