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ay9/叶乔】对与错

Work Text:

【叶乔】对与错

 

叶修赶到gay吧的时候,看到乔一帆正与别人拥吻。

那个人正坐在角落的沙发,乔一帆跨坐在他身上,衬衣退了半个身子,露出光滑的背。

那个人的手,滑进了乔一帆的裤内。

周围嘈杂,但叶修觉得他好像能听清乔一帆的喘息声。

低低的。

他不敢相信,前天还说着爱他的人,今天就在他人身下承欢。

他们换了个体位,那人把乔一帆压在了沙发上。乔一帆搂着他的颈,脸上挂满诱惑的笑,连眼角都是醉人的媚意。

这根本不是那个连牵着他的手都会脸红的乔一帆。

上去分开他们?你有什么权力?你们已经分手了。

“叶修,我们分手吧。”

乔一帆平常都会叫他哥哥,只有说正事或者床上办事的时候才会叫他叶修。

那天晚上他们做完后,乔一帆突然对他说了这句话,他以为乔一帆在闹脾气,毕竟刚刚姿势过分了不止一些。可没想到,乔一帆竟然是认真的——昨天对他都用的是亲情态度,今天还出来找男人了。

……以哥哥的身份管他?别傻了,乔一帆已经成年了,你这个做哥哥的管得未免太宽了点?

虽然这样想着,叶修的腿却不受控制地走上去,停在沙发前。

“乔一帆。”他说。

“诶?!”沙发上的两人被吓了一跳。

“哪个不长……啊……叶大少,”乔一帆身上那人看清叶修后马上跳起,赔笑道,“叶大少晚上好啊。”

叶修点点头当做回应,眼睛却一直盯着乔一帆。

乔一帆见到叶修,慢吞吞地从沙发上起来,穿好衣服,把扣子扣得整整齐齐,接着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叶……叶大少……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这是您的人……”看着叶修这情况傻子也知道他们两个关系不一般,那人连忙赔笑,“要不……今晚算我帐上?我给您开个间,您好好玩。”

“他是我弟弟,不是这的MB。”叶修道,“乔一帆,你翅膀长硬了,在外面胡搞?”

那人惊讶得下巴掉到了地上,他不敢想象,他竟然碰了叶修的弟弟。

冤枉啊!他点的是MB啊!

见鬼,叶家三少怎么会出去做MB!

那人内心疯狂吐槽,可愣是不敢说出去一个字。

叶修是叶家的大少爷,而叶家在B市属于有钱有权有势的类型。

还不小。

听说五年前叶家大少二少出去玩,捡回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那少年不知怎么的特别讨叶家家主喜欢,就留在身边伺候了几年,之后被家主收为养子。

只是叶家这方面保密工作做得好,没让这孩子被过多的人知道,道上也就知道叶家有个三少,听说还不是姓叶,而是什么……乔。

听说这孩子还被叶家家主特别宝贝,宝贝得比亲儿子还亲。

所以有人私下说,这家主哪里是养什么儿子,分明是养宠物。

带泄欲的那种。

他一个小家族的少爷,碰了叶家家家主的心上的宠物,还能活么?

连尸体渣都找不到了。

“爸爸允许的。”乔一帆低眸回道。

闻言,叶修眯起眼。

他知道乔一帆和他父亲是什么关系。

像道上人说得那样,乔一帆是他父亲的泄欲宠物。

这两年是他的,他两年的生日礼物都是要乔一帆跟在他身边一年。

他父亲满足了他。

只是他并没有把乔一帆当成宠物,而是喜欢的人。

多可笑,他喜欢上了自己朝夕相处的弟弟。

而他弟弟,在他生日前两天,和他说了分手。

——————

叶修最后还是把乔一帆带回了主宅。不过乔一帆一到家就跳下车,冲回房间锁上门。任叶修怎么拍门都不出来,最后还是叶家家主出来,让叶修先去准备后日的生日宴会,而他自己留下来。

深夜,叶修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主宅,路过乔一帆房间的时候,发现门没关好,留了条缝。

当然,这时候他不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内容,他只是看见穿着浴袍的乔一帆盘腿坐在床上发呆。

“咚咚——”出乎礼貌,叶修先敲了敲门,然后才推门进来。

乔一帆在发呆的时候显然没留神注意外面动静,敲门声响起几秒后他的脑袋才缓缓转过来,迷茫的眼睛在看到叶修后慢慢恢复清明,又过了几秒,他才反应过来。接着他马上把盘腿的姿势改为跪坐,勿忙喊了声:“哥哥。”

叶修点点头。

“哥哥,您累不累,要不要喝杯水,我给您揉揉肩吧。”乔一帆见叶修走近,赶忙起身。

“不用了。”叶修坐到乔一帆身边,把他按在床上让他坐下,然后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乔一帆没有回应叶修,牙关扣得死死的。他也没有推开叶修,只是双手向后撑着自己,身体有些僵硬。

叶修也不多言,空着的手伸向乔一帆腿间,撩开浴袍,握住了他腿间柔软。叶修先是隔着亵裤把乔一帆两个袋囊握在手里,掂了掂,似乎不满意重量,他又从亵裤缝边把手伸进去,重新把袋囊握在手里。

这次他似乎是满意了,开始揉捏起来。

叶修稍微用了些力气,乔一帆被捏疼了,本能的后退想远离,可结果是更痛了,他只好乖乖待在原地,打开牙关,让叶修进来。

叶修进来后,几乎是粗暴地用舌扫过了乔一帆的口腔,最后才与乔一帆的舌纠缠。同时,他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把手移到了乔一帆的性器。

没有润滑液,挺起的性器与手掌间的摩擦对双方都是折磨,叶修只好用拇指指腹盖在顶端,惩罚性地按了按,然后放开了乔一帆。

接着叶修去床头的柜子找润滑液。

“叶修……今晚……可不可以不做。”用手擦了擦嘴角,乔一帆低头道,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声音带着恳求。

叶修还没找到润滑液,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乔一帆,答道:“你用这种姿势坐在床上,然后告诉我我们不做了?”

这和“裤子都脱了,你却给我看这个”有什么区别?

“我……我们……已经分手了的。”听了叶修的话,乔一帆连忙坐好,支吾道。

“我想和你做,这和我们有没有分手没关系,”叶修找到了润滑液,发现还剩三分之一,他冲乔一帆摇了摇瓶子,“而且,你似乎也不是那么不想要。”

“我……”乔一帆语塞。

乔一帆拒绝不了叶修的结果,就是被按摩棒结结实实地进入了。

“唔——”乔一帆抿着嘴,闭眼坐在床上。他背靠着床头,腿张成M型,正拿着按摩棒,让它进出自己的穴。用叶修的话来说,乔一帆是宠物,宠物有义务打理好自己,让主人能更好地“疼爱”自己。

“叫出来,我想听。”坐在乔一帆,叶修道。

“嗯——啊——”听见叶修的话,乔一帆犹豫了会,随后呻吟了起来。声音听上去非常诱人,足以让人燃起欲火,然后会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把乔一帆困在火海中让他被自己的火烧成灰烬。

乔一帆喘得诱人,但叶修的表情却越来越冷。

现在的乔一帆和gay吧那个有什么区别?这不是他的爱人乔一帆,而是那个姓乔的宠物。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叶修正冷着脸,但低着头的乔一帆没有看到——他正认真地“打理”自己。被训练过的穴熟练地吞吐着尺寸过大的按摩棒,性器也听话地站了起来。受此刺激,乔一帆身上起了一层薄汗。

“一帆,每天的牛奶没有喂饱你么?这么饥渴。”叶修整理好自己的表情,装做没有看到乔一帆有些红肿的铃口,伸手弹了弹乔一帆挺立的分身。

“唔……不是……”

“不是什么?没有吃饱么?”叶修说着,抓住了乔一帆拿按摩棒的手,和那只手一起运动。

只是叶修的手每次都“不小心”多运动了些,带着乔一帆的手,让按摩棒更加深入地进入了乔一帆的花穴,又停了会才出来。

乔一帆的呼吸加重了。

这样的“不小心”多来几次后,乔一帆已经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他抬头看着叶修,喘息道:“请……请允许我……”

“好啊,”叶修笑道,“先忍着,等会给你。”

听了叶修的话,乔一帆露出了害怕的神情。他发现叶修笑起来有些恐怖,他好像不明白叶修在想什么了……

但他很快就明白了。

叶修解开乔一帆的浴袍,开了一瓶新的润滑液后把三分之一倒在了他赤裸的胸口上,又拿起一根消毒细棉棒,把整根棉棒都沾上了润滑液。接着叶修又把三分之一的润滑液倒在乔一帆的阴茎上,用手抹开了。

“放松。”叶修说。

乔一帆别无选择。

但叶修没有马上把棉棒从铃口插入,而是先用棉花轻轻磨蹭着铃口周围。

“唔……嗯……不……叶修……不要……哈……”

这样的刺激显然是很有效果的,坐在床上的乔一帆拿着按摩棒的那只手停止了动作,空着的那只手却紧紧抓住了被单,脚趾不停地曲起,又不停地放松。

“可是你很享受呢。”叶修伸出手指抹把乔一帆嘴角的唾液抹掉,又把手指伸进他嘴里,“自己的东西,自己弄干净。”

“知道了……”乔一帆乖乖张嘴含住手指吮吸,希望能让叶修对他好点。

可事与愿违,手被吮吸干净后,重新握住了仍然挺立的分身,接着另一只手把棉棒从那个小口插了进去。

“啊——”尽管有润滑液,但乔一帆还是疼得脸发白,性器也软了下去。

“一帆,这样可不行呢,宠物怎么能因为这点疼痛就让自己变得糟糕而无法伺候主人呢?”叶修皱眉。

“对……对不起……”乔一帆低头看着自己的腿间,咬牙道,“请……请惩罚我……”

……仿佛又回到了那里,明明已经逃出来了。

是眼前这个人……带我走出去的啊……

可是……现在他看上去好陌生。

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作自受啊……

可是……不能不听爸爸的……

“惩罚肯定会有的,”叶修侧头看了眼床上的工具,“一帆,看来你真的很饥渴,竟然藏了这么多做饭的工具。”

那些工具,指的是SM时的道具。它们数量真的不能说少,因为它们占了半张床。

“我……嘶——”明白叶修在指什么,乔一帆的脸变得通红,却又被插入尿道的棉棒疼得变白了。

棉棒只留了个头在外面,剩下的全被插了进去。

“接下来再带上这个。”说着,叶修拿起一对蝴蝶形的乳夹,乳夹下面还吊着几个小铃铛。不得不说,这真像他爹的趣味。

……等等,他明白了,果然是这样。

乔一帆这个傻瓜。

叶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骂过之后却又心疼起来。

你怎么就不为自己想想呢。

不过想归想,戏还是得做足。

然后乔一帆胸前两点,被强形揉搓了。尽管乔一帆有些紧张,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回应了这些玩弄。看到乔一帆的身体有了反应,叶修慢慢放柔了动作,于是乔一帆的表情渐渐放松了,在乳粒被玩弄得挺起后,他甚至舒服地哼出了声。

比起之前的强作的呻吟,这些细小的哼声却更能引起人欲望。听到这些哼声,叶修眯眼,然后他调整了位置……他感觉他家老二在裤子里快要被闷死了。

是时候了。

叶修拿起那对蝴蝶夹,夹到了乔一帆兴奋的乳粒上。

“啊……”乔一帆之前闭着眼,不知道叶修的动作,正舒服着却觉得胸前一阵疼痛,惊得发出了惨叫。

“嘶——疼……疼……叶修……我……唔……”乔一帆僵住了身体,在意识到他说了什么后,他马上停住了话语。

他现在是“宠物”,“宠物”是不可以对主人提要求的。

“狗的叫唤,人怎么可能会听懂呢?”叶修边说着,边伸手拉住乔一帆左乳乳夹下吊的铃铛,然后扯了起来。

“唔……”乔一帆不敢看,只好闭眼咬着下唇忍着要出口的疼痛。

因为小时候被人用过药,他身体能用的地方都比常人敏感,胸前两点当然也不例外。换句话来说,别人觉得只是有一点痛的小伤,他会觉得非常痛。所以……乔一帆再次控制不了面部表情,他的脸因为疼皱成了一团。

“这是你的惩罚,做完之后才能拿下来。”叶修说。

“……是。”乔一帆的胸口已经痛得麻了,可他还是不敢动,因为被乳夹含着的乳粒在麻中还时不时传来钝痛。

可是叶修怎么允许乔一帆一直坐在床上?看着乔一帆,他伸手抓住了乔一帆的大腿,把他拖了下来——从坐在床上变成躺在床上。然后叶修抽掉乔一帆浴袍的带子,把他双手绑到床头,打了个活结,越动越紧的那种。

“唔——”尽管身体被这样对待,但乔一帆还是不敢动,他怕叶修会以此为理由给他更多的“惩罚”。

“小家伙没什么精神呐。”叶修看向乔一帆腿间,皱眉。接着他拿了两个跳蛋,用胶带粘到了乔一帆半硬的性器上。然后他在乔一帆惊恐的目光中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开到了最高档。

“唔——啊——”跳蛋虽小,作用却大,乔一帆半硬的性器受此刺激马上立正站好——这完全是身体本能反应,乔一帆虽然明白,但仍然羞得满脸通红。

还好,这次叶修没再说什么“你真饥渴”之类的的话,不过他说了句“便宜你了”。

乔一帆很快就明白叶修是什么意思了。

叶修把乔一帆的左腿架到了自己肩上,又让乔一帆把自己的右腿张成n形。然后他拔出了乔一帆小穴里的按摩棒,拿起旁边的润滑液倒了些在自己的分身上,抹开后扶着自己已经很兴奋的分身进入了乔一帆。

“唔——”两人同时发出了叹声。

平常的时候,润滑和前期安慰这两项工作,向来是交给乔一帆的嘴巴,如今,交给润滑液了。

叶修进入后,感觉自己的性器被一个温暖又柔软的洞穴包围,而乔一帆觉得身上那个早已习惯他人进出的地方,再次被一个仿佛要烫伤他般的物体进入了。

不再带着温柔。

叶修开始了冲撞,每一下都仿佛用尽了力气,要把袋囊都挤进洞口似的。

“唔……嗯……”乔一帆被动地接受着。他被跳蛋安慰的身体随冲撞的节奏摇晃着,叶修顶得狠了,乔一帆嘴里的呻吟还会变调。

难受……好难受……好想释放……

可是现在提要求的话会被惩罚吧……唔……现在进出的是谁……

乔一帆发现自己的脑子变得混乱了,但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只有不断被进出的洞穴带来的过分舒服的快感是那么清晰,甚至连从变得酥麻的乳粒传来的钝痛也带起了丝丝快感。可那份快感在没办法释放的欲望面前成了折磨。

脑子里……有什么想要出来。

手好痛……手动不了……胸口也好痛……小穴好热……好难受啊……谁都好……救救他吧……

“那个人不是叶修也可以么?”恍惚间,乔一帆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是哪个经常来的客人吧……是特别喜欢羞辱他那个还是特别喜欢玩弄他乳粒那个……?

乔一帆发现他甚至不能分清他现在在哪里。

手被解开了,但他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被迫撅起屁股,然后洞穴被重新塞进了尺寸过分的东西……带着仿佛要烫伤他的温度。

“叶修……不要我了……我……做了错事……叶修讨厌我了……”乔一帆把头埋在枕头里,哭着说。

但是……真的……有叶修这个人吗……乔一帆眯着眼,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明亮却透着暧昧的聚光灯的灯光,耳边响着人们的叫价声,他还在那个被初次开苞的夜晚……而这几年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他困极了累极了不小心闭眼后做的一个梦。

这样的话……这个梦真美啊……梦里有温柔地对待他的人,那个人教他认字,教他知识,带他认识世界,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教会了人的尊严。

原来一个人,可以在自己不想要的时候明确地拒绝,而不是接受强迫地进入。

他不是谁的宠物,他就是他自己。

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左右他的人生。

但这是梦吧……现在……梦要醒了……

“唔……嗯……啊……”乔一帆感觉有人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带着他一起轻轻地摇动。而自己被迫抬起头,接着嘴巴被谁的手指侵入了,手指扫过他的牙齿,正玩弄着他的舌头。以至于他无法吞咽唾沫,它们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滑过脖颈,到了胸前两点。

那里已经痛得快没有知觉了,只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连在上面,正在过分地摇晃着。

“叮铃——叮铃——”乔一帆听到了一阵悦耳的铃铛声,他本能地跟着声音晃动起了身体。

“乖孩子。”压在身上的人低声笑了笑,然后耳朵感觉到有什么轻柔的……温润的……划过了……

“唔——!”耳朵也是乔一帆的敏感带,被什么东西轻柔地对待后,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抖,然后感觉到一股热流似乎从身体某处涌了上来。

……更难受了……

身体……变得更乱了……

“唔……求您……求您……一帆……想要……对不起……一帆知道错了……呜……”

手指拿开了,乔一帆可以自由说话,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哭着求饶……这里的客人们都喜欢看他这样,只要他这样做了,就不会被过分对待……偶尔。

他连为什么错都想好了……无非是他不够听话,没有做好“宠物”的“本分”之类的。

对不起……叶修……你教我的第一件事……我都没有做好……

好难受啊……不管是身体还是脑子……都乱糟糟的……已经不能思考了……好想……得到……想要……那种舒服的感觉……

“一帆,你没有错。”出乎意料地,身上那人没问他“哪里错了”之类的,而是退了出去,让乔一帆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重新进入了他。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乔一帆分身上的跳蛋被取下了,胸前的乳夹也被取下了。

“哈——”道具虽然取下了,但快感仍在,小穴含进性器的时候,乔一帆发出了低低地喘息。

“别急,这就给你。”那人轻声道。

接着那人开始了律动,只是那动作比之前轻柔很多,他甚至俯下身,吻了一下乔一帆的唇。接着他含住了红肿的乳粒,用舌尖安慰似的轻轻磨蹭着,似乎是尝够了乳粒的味道,他起身,又用手握着乔一帆的性器轻轻摩擦起来。

乳尖和性器被这么对待,乔一帆反应甚至比刚才还要大,他抓紧身下被单,嘴里说着“不要”,还夹着不成调的呻吟。

乔一帆感觉自己仿佛在向着天空飞,但是没有注意周围,飞着飞着突然到了目的地,然后,身体接受到了一股热流,接着有什么……在脑子里爆炸了。

混杂着疼痛的过分的舒服感缓缓冲满了脑袋,然后那里只剩下这种感觉——还有过分的疲惫感。

“一帆,对不起,我爱你。”

“你说了分手,可我还没同意。”

耳边……似乎响起了叶修的声音,我又做梦了吗?乔一帆想。

可没等他在梦里回应,他就失去了意识。

……叶修,我也爱你啊。

 

————————

 

“老爸,老爸,那后来呢?你们干了一炮之后,爷爷是怎么处理你们的事情的?”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女生盘腿坐在沙发上,正使劲摇着另一个看上去三十多的男人。

“诶诶诶你别摇,我这把老骨头要被你摇散了!”男人被摇着,差点拿不住遥控器,“还有什么叫干了一炮,女孩子说话别那么难听。”

“好好好,我不摇,”女生马上放开手,盘着的腿也伸直,坐得像个乖宝宝,“然后呢然后呢?”

“还能怎么办,我们两个没掩饰好,被他发现了呗。然后父亲被我们两个的真爱感动,同意我们在一起了,”男人从旁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叨在嘴里,“看,你老爸的人格魅力多伟大,女儿乖,去帮老爸拿打火机,你爸爸把打火机藏得太好了我都找不到。”

“切!谁信啊!老爸,我要听真实的故事!不然不给你找打火机!”

“好好好,给你讲真实的故事……”

“叶修,你别带坏女儿。”

男人刚准备讲,却被从厨房出来的另一个男人打断。那男人看上去比第一个男人年轻些,长相清秀,穿着家居服,还穿着一条粉红色的围裙。那围裙穿在他身上,竟然奇迹般的没有违和感。

“一帆,我哪里带坏女儿了,我这不是在给女儿讲我们两个以前的光荣事迹吗?”第一个男人叶修应了话。

“那些事情有什么好讲的,两个人都被骗了,还学人私奔,丢人。”第二个男人乔一帆手里端着一盘红烧排骨,边说话边转身把菜放到桌子上。

虽然他表面淡定,但耳根却悄悄红了。

叶修看破,扬起嘴角,却不说破,反而是拍拍女儿的肩,道:“还不快去帮你爸爸端菜?多大个人了,还跟小孩一样。”

“还不是你们宠的!”女儿这么说着,却马上起身去帮乔一帆端菜,菜在手里还问了一个几乎所有的小孩都会问的问题,“爸爸,你和老爸都是男的,生不了,那我是从哪里来的啊?”

“过年的时候你爸爸帮你老爸买衣服,满五百送的。”

“……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

“不都说了是满五百送的吗。”

“爸爸,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我需要听您和老爸的故事来安慰。”

“去洗手吃饭,那些丢人的事没什么好听的,改天给你讲你老爸年轻时努力学习的故事,乖。”

——————END——————

谢谢不嫌弃渣文,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