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180325孕期

Work Text:

“西——林——哥——”
沈西林几乎不会睡懒觉,就像没有实验的李芳之不会早起一样是雷打不动的个人习惯。但最近的事务太忙乱,几个项目积攒在一起连轴转,每天回家时李芳之都已经趴在床上玩手游了。然后他去洗澡,按着李芳之去睡觉,再去书房里处理文件。
大部分情况下,等沈西林凌晨回到卧室时李芳之已经睡得四仰八叉了,也有时候会抓到又偷偷爬起来看稀奇古怪小视频的年轻人,极其偶然的情况下需要即时处理,怕吵醒了李芳之,所以就在书房的躺椅上歇了。
比如说这次。
好不容易在五点多定稿发过去了,沈西林刚在躺椅上眯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炮弹般冲进来的家伙砸醒了。
“嗯?”沈西林还有些困,眼睛都没睁开,只是下意识地扶住了骑在他腿上的李芳之免得他摔下去。手掌下的腰肢不安分地扭动着,活泼地叠声叫着“西林哥”,手掌啪啪地拍着沈主任的脸:“西林哥醒醒!”
“嗯……”沈西林吸了口气,无奈地睁开眼,“再晃下去,椅子就要塌了。”
李芳之把脚盘在沈西林的小腿上,双手撑在他的肩头,他再故意扭一扭腰,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有你呢。”
沈西林无奈地笑了,他拢了拢李芳之身上松垮的白衬衫:“怎么就穿了这么一件?拖鞋呢?”等他偏了偏头,就看到李芳之居然身下没有半绺布料,赤裸着磨着他的裤子。
沈西林挑了挑眉,他感觉自己似乎明白李芳之的意图,在做出举动之前,他抓过身旁的手机。“啧。”小辫子撇着嘴发出响亮的不满,把他最大的情敌从沈西林手中抽出丢开,沈西林被他揪着衣领拉起来,只能仰着头接受李芳之炙热的吻。所幸在被李芳之收缴之前他检查过了手机,没有什么错过的消息,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接下来的事情。他一只手托住了李芳之的屁股,一只手撑在他的腋下,帮助这个正在啃咬着他下唇的年轻人稳住身子。
李芳之的吻也是如他一样热烈的,压在唇瓣上的辗转是为了不让他的西林哥说出什么扫兴拒绝的话,在察觉到沈西林的配合之后,他就吸吮起沈西林的下唇,又蠢蠢欲动地试图舔入牙关。沈西林松了力道,任由李芳之攻城略地。他的小针能说会道也歪理阵阵,所以这条伶俐的舌头也十分灵活地在他口中进出探索。沈西林的眼中透出了笑意来,他安抚地一下下摸着李芳之拱起的脊背,像安抚一只受委屈的小猫。他知道自己忽略了李芳之太久了,这与他们在一起是自己的誓言并不尽数符合。
李芳之哼了两声,向前挪了挪身子。躺椅有些狭窄,他跪得不稳,只能把一只脚垂到地板上。他跟沈西林的身量差的不多,只是稍肥的衬衫无法尽然遮挡李芳之已经勃发的欲望。
“嗯?”沈西林笑哼了一声,示意着剩余的事情是否要去卧室进行。而李芳之舔了舔嘴唇,把臀瓣往沈西林最突兀的地方碾过去。
沈西林的脸上露出一点难以理解的笑容,他拍了拍李芳之夹在他腰间的大腿:“我们还是回——”
剩下的字被年轻人的手掌堵着回去,于是沈西林耸了耸肩,由着李芳之把他的裤子一点点蹭了下来。
火热地弹跳出来的肉棒半硬地昂着,被李芳之夹在臀间磨蹭。他前前后后地扭腰摆臀,在身体前倾时臀瓣便稍稍松开,在他后仰时那根肉柱就被臀肉紧紧包裹在其中,时而那两瓣饱满的软肉挤压着沈西林涨鼓的肉囊。李芳之的手还按在沈西林的嘴上,却越发用力,他自己的欲望也因为这番动作在沈西林的小腹上来回摩擦,在沈主任身上留下一道道晶亮的水痕。
于是沈西林拉起了李芳之的手,再带着他一起握住了李芳之的欲望。
生物学家的手指十分轻巧,对敏感点的把握也恰到好处;沈主任没有这样的技能加成,但他胜在对于压在他身上的这具年轻的身体的了解。两只手配合默契地照顾着李芳之,或是撸动着粗硬的茎身,又或是用指尖搔刮顶端的嫩肉,再或者把两粒硬涨着的肉囊拢在掌心搓揉。
李芳之半闭着眼睛哼出舒服的鼻音,向前挺弄的动作愈发剧烈,在沈西林眼中的笑意凝聚实质之前,李芳之拱着腰射在了沈西林的手里。随后他喘了一声,趴在了沈西林的胸口。
沈西林被他紧紧压着,只能把手上的黏液在衬衫下摆上擦拭干净,拍一拍李芳之的背:“好了,我们去屋里?”他轻笑一声,向上挺了挺腰,勃发的欲望擦过李芳之柔软的肚子,“现在,是不是该换我了?”
“我是来跟你说件事儿的。”李芳之的声调变得有些慵懒,他撑起身,从躺椅旁边捡起一张有些皱的化验单来拍在沈西林胸口,在对方阅读之后惊愕的表情中,捏着他的下巴晃一晃。
“你的。”李芳之拉起沈西林的手盖在自己的小腹上,舔了一下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