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水仙】170430双林

Work Text:

“怎么来这里了,沈大主任?”田三林一进门就迎上了小志,听到他的通风报信心里多了几分分数,推开屋门,果然看到坐在桌边看报的人。
沈西林把报纸放下,眼神没有半丝波澜,他唇边的笑意像是粘着似的:“怎么,不欢迎我?”
“哪敢哪敢,沈主任到访,那是蓬荜生辉。”田三林笑着坐在椅子上,随手抓了个杯子攥在手里把玩。他不像沈西林似的腰杆总板得笔挺,所以打量沈西林的时候,眼睛是自下而上的,却偏没有畏惧的意味。
田三林跟他没有客套的意思,沈西林便对他勾了勾嘴角:“那我跟田先生就不见外了。”他单刀直入,“我这里有一批药物,还想托田先生帮我运出去……”
“啪!”田三林把杯子往桌上一磕,眼睛里的小刀子嗖嗖地往外飞。妈的,就他身份贵重,十天半个月不带有消息,见面就说事,说完事拍屁股就走,这他妈把四九城里的田三爷放哪儿了?
沈西林看到田三林生了气反而愉悦地笑了起来,这笑像是看透了他田三爷拿这沈主任没辙,于是田三林就更生气,像是喉咙里鲠着块糖,硬硬的。田三林别开头闷声闷气:“凭什么说帮就帮?不运。”
“哦?”沈西林的声音里笑意更浓了,“田三爷还没听我这报酬,这样就拒绝了,不像是商人的行为吧?”
田三林想哼一声“我才不是商人”,但是刚一扭头,就被凑过来的人堵住了嘴。
喉咙里的糖化了,散出点甜蜜蜜的味道来。
-
沈西林做事有条不紊,上床脱衣服也是慢条斯理的。他脱了大衣挂好、摘了领带打成卷、解开衬衫叠板正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看起来西裤也要找个妥帖的地方安置。
他是不疾不徐,田三林可不耐烦。眼瞅着咱田三爷身子晾凉了沈主任还没把自己剥光,一身冷又一身燥的田三林早就忍不住,伸手掀翻了沈西林,扯掉了他的西裤往地上扔。两只皮鞋砸得地面砰砰两声脆响,手也早就揉进了松垮垮的小裤里。
沈西林陷在被子中,被压着一阵胡啃乱亲打散了气息,说话也透出点气喘来。他挣扎出被田三林箍紧的胳膊,田三林就不服气似的再次抓住。反复这么几次沈西林就被田三林用力地咬住了唇,他无奈地张开口,任由田三林叼着他的舌头拉扯得舌根都发痛、显然把沈西林教的那些温柔缱绻统统忘了个干净。沈西林心里叹了半口气,等小狼似的田三林咬够了舌头顺了气松了口,沈西林才终于能开口:“你总要许我把眼镜摘了。”
田三林被这无奈的眼神一看,心里有一点不好意思,嗯……约摸也就小指头肚大小的那么一点,不过随后他又抓着沈西林的手腕按在床面上,没头没脑一顿亲,亲完了咬着那金丝的眼镜梁一仰头,眼镜画了个弧线,恰落在地上的裤子上。
沈西林摇了摇头,不知应该好气还是好笑,田三林舔了舔嘴唇,盯着沈西林的眼神像一匹小狼:“放心,没给你摔了。”他说完还要再啄一口的,沈西林略略抬起头,追过去含一下他的下唇:“好,那我便安心了。”
-
好歹田三林没有彻底忘光了上次沈西林教的事,啃完嘴要舔胸口,玩硬了前面才能捅屁股。田三林嘴里含着沈西林胸口的肉粒,手里攥着沈西林的命根子,简单粗暴地弄了半天也没见沈西林硬了多少,反而把自己蹭得有些心烦意乱。
田三林睡惯了炕,床板也是硬邦邦的,沈西林躺了一会儿,自己拽了个枕头垫在腰下面。他这一动弹让田三林微微抬起头,叼着沈西林的乳粒不耻下问:“你这干么呢?”
随着这几句话,齿尖刺得乳粒酥麻麻的又疼又痒,舌尖扫过顶端,让沈西林的肉棒跳了一跳:“你做你的就是。”
田三林察觉到了手里的变化,眼睛一眨就明白了,于是又说了话:“你是喜欢这个样啊?”
沈西林身上一抖,也不矫情地“嗯”了一声。田三林找到了门路,叼着一边舔舔啃啃,再换另一边吸吸咬咬,手上也撸着越发胀大的性器:“你也想了是吧?”
沈西林透出一口气,爽是爽,却还没到“特别”的程度。田三林找到法子就拼命做,也不知道换个地方换点手段,真是个愣头青。沈西林这么想着,继续上次的课程慢慢教:“身子不是乱摸的,你得……找准地方,嗯……用不同的法子。不然我做给你看看?”
田三林不耐烦地撇了撇嘴,把身下沉甸甸滚烫烫的肉棒往沈西林腿上戳:“还用你做?我看着你就这样了,谁跟你似的这么麻烦?”
田三林是初识人事血气方刚,又憋得狠了,对着沈西林就是心旌摇曳;沈西林总归是自持惯了的,又在中统呆了这么久,把控还是有的。但这话可不能跟田三林说,于是沈西林笑着挪了挪身子,握住了田三林早就火热坚挺的肉棒:“你没体味过,怎么能知晓当中的味道?”他说着手腕一翻打了个转儿,又推开皱折的皮肤轻揉上顶端的嫩肉,修剪圆润的指甲不经意地滑过、或轻轻刺入,就这么两下,田三林眼睛都要红了。
沈西林摸了一会儿,田三林就忍不住把肉棒再往他手里送。沈西林又揉了一会儿,便往他下面鼓涨的两颗肉丸摸过去,接着是会阴和股沟,把田三林刺激地忍不住先泄了一回。
“这下知道了?”沈西林反手在床单上把指尖沾到的精液抹掉,看着田三林弓着背趴在他身上呼哧呼哧喘气,喷在他小腹的呼吸烫得像开了壶的水蒸气。田三林喘了好半天才能开口,他盯着沈西林琢磨了一会儿,吐出来简简单单三个字:“知道了。”
田三林说知道了那就是真知道了,沈西林露出一个满意地笑,屈起腿,一双白袜踩在床面上。
-
田三林这里的润滑剂还是沈西林自己带来的,沈西林把自己挪了个舒服的姿势,侧着头挑着眉,看田三林那粗楞楞的指头裹上一层亮晶晶的膏,再往自己身后捅进去。沈西林可不会直接说往哪儿碰,只能暗暗地挪着身子往上凑,田三林小心翼翼又横冲直撞,一个力道没把握好,直直顶上了那一点,沈西林暗中挺着的腰立马就软了下来,一声绵长的哼声怎么也没忍住。
田三林来了精神,他可觉得沈西林这种叫声特别好听,于是埋在沈西林身子里的那根手指打转儿旋磨,匆匆忙忙地往他身子里找刚刚那一个地方。
沈西林被他捅得一阵阵的疼,身前也软了些,他开口的声音稳稳当当:“这事可急不得,开始要轻着慢着些。”
田三林应了一声,力道终于放慢了,一圈圈地好容易找到了那一点,用力戳了几次确保自己记得位置。沈西林被他那力道捅得,过强的快感潮水似的一阵阵卷席着整个下半身,腿都要撑不住了,呼吸也粗重了。
“这行了啊?”田三林拔出了手指,看着沈西林已经泛着红色的脸有点惊奇,他还以为上床就是脱裤子就捅进去,射完了就拔出来,还真没这么弄过。他要提枪上了,沈西林又开口,这下尾音有点不那么稳:“先莫要急,总得再扩一些才好。”
田三林早就弄出来了一次,现在虽然燥却也没那么着急,不过是心里不耐烦。他挠了挠刺挠的后脑勺:“行,我就再给你用手捅一捅。”
刚找到的地方还记得,沈西林本来还含笑着点点头表示赞许呢,就被田三林直直按上的那一下顶得险些背过气去。
-
沈西林终于松了口,田三林拔出早就湿淋淋的三根手指,跪起身子掐着沈西林的腰。沈西林自己夹住了田三林的胯,努力放松着身体,让那被充分扩张放松的穴口一点点吞入了田三林的性器。
田三林出了口气,眯着眼感受着沈西林体内火热的吸吮。沈西林觉得有点涨,用力吸了口气试图放松,然后在有心理准备之前就被田三林撞飞了神。
沈西林好容易找回了声,开口都有点不成句:“三林……你……开始……得慢……”
田三林才听不到那喘息似的阻止,他也没想到这时候还要讲什么步骤方法,他只觉得憋了着大半晌,可是终于开始干正事。
沈西林被顶得身子一摇一晃,连着叫了好几声“三林”,想让他缓一缓听自己说话。可田三林误解了那黏腻的声音,看着沈西林高高竖着的性器,得意地笑一笑,抓着他的腰愈发用力地抽插起来。
沈西林身子里面舒服,田三林抽插得十分满意,不过他突然想起来刚刚沈西林教过的地方,手指头方便找,可肉棒不好控制,田三林抹了把头上的汗,试着变换角度往里用力地顶,粗大圆润的顶端一次次撞在肉壁上,在疼痛中多了点舒爽的感觉来。
田三林听着沈西林越来越多的声音,愈发兴奋地向前压着身子,姿势这一变恰好撞到了之前的那一点,这力道可不是刚刚手指那么一下,沈西林没准备,啊地出了声。
田三林的眼睛立刻亮了,他绷着屁股用力往刚刚的地方顶。他控制不好,十下有四五下是擦着旁边,两三下会磨过那一点,还总有一两下正正顶在那上面。
沈西林只觉得眼前都泛出了光,下身又酸又爽,而其他地方都软成了水,思维都飞到天边去了一样。
田三林还没见过沈西林这样眼角泛潮双唇嫣红的失神模样,只觉得沈西林这样真好看。而且之前就算是他在操他,总也看着沈西林含笑着操纵一切的表情,让他心里总还有那么点不爽。现在看沈西林眼神都散了,让他像是终于把人打倒在地了一样,亢奋地血液都要烧起来了。
沈西林被田三林搞得脑中一片空白,他只能抓着田三林稳着身体,眼前一阵模糊一阵清楚,被连续的剧烈快感推过了高潮射了精都不知道。田三林像是完全不觉得累一样反复顶着,而他的身子也源源不断地给沈西林带来了难以负荷的愉悦。
-
等田三林在沈西林身子里射了,沈西林已经射过了第二回。田三林在他身上趴了一会儿,又低下来舔了舔沈西林的嘴,再啃上了已经被舔的红肿的胸口。空闲的手也捏上刚刚发泄还在抖动的性器。
沈西林湿漉漉的眼睫颤了颤,似乎神志正在一点点地聚拢。等他酝酿好了精神睁开眼,就试着跃跃欲试的田三林又揉上了他的性器,把刚刚发泄过敏感的身体逗得不住地抖。
“三、三林。”
“亲完了、啃完了、我也揉完了。”田三林舔了舔嘴唇,一直没撤出来的肉棒又慢悠悠地回复了精神,“行了,能继续了吧?”
沈西林表情一僵,下一刻就被扳过了腿,苏醒过来的欲望又一次顶到了身体里面去。
沈西林也不知道田三林做了多少次,总之他昏睡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迫切地需要教会田三林,何为节制。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