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雷渤】兽耳系列

Work Text:

在孙红雷的认知中,他家黄渤儿从来都是心思弯弯绕绕、感情要刻意遮掩的别扭,而且孙红雷一向认定,黄渤肉呼呼的手指导致他摆弄各种电子产品都极不灵活。
因此,在孙红雷严密的分析之下,他很快就识破了一个阴谋——
微信里小渤发来的那条“红雷哥我想你了”,一定是黄渤的损友——比如徐峥;或是他们俩的损友——比如黄磊,发来的。
还想骗我,我这么聪明能上当吗?孙红雷眯了眯眼睛,得意之余又有点失望,他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期待着黄渤真正说这句话的表情。
孙红雷往前走了两步,揣在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一声,这次黄渤发来的是一条语音。孙红雷一脸“你看果然如此吧”的表情按开了声音,等着可能是“卧槽他们拿我手机”或者“哎你不会信了吧”之类的婉转解释时,听到了不大不小的一声轻笑,凑近来的声音软软糯糯,气声都扑在耳边:“红雷哥,我想你了。”
孙红雷维持着迈步的姿势,手机举在耳边,笑容凝在脸上,在洗手间的门口凝固了。
-
孙红雷从没想过他回家的速度可以这么快。
他站在门口,钥匙插了几次都没捅进锁眼里。这让他深感挫败地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冷静,随后按捺着几乎要蹦出来的心拧开了屋门。
客厅黑漆漆的。
孙红雷按亮的玄关的灯,一边换鞋一边喊了一声“小渤”,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孙红雷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或许聪明的孙漂亮又被他的秋田犬摆了一道。
一路的亢奋慢慢平复,孙红雷眨了眨眼,掏出手机在自己那一串没得到回复的记录下面再添上一句:“小渤、小渤你在哪儿呢?”
消息发出去还是没有声音,孙红雷往上滑了滑屏幕,盯着最开始的那句话和那条语音又笑眯起眼睛:嗯,至少这句话还是挺难得的。
-
平复心情准备去换衣服的时候,孙红雷发现了不对劲。他从衣帽间看过去,卧室的门紧紧闭着,但下面透出了一线光亮,他突然明白了黄渤连续十几条微信都不回的小心思。
但他完全没有想到打开门后会看到一个全身只穿着一条紧身平角裤躺在床上看剧本的黄渤,并且头顶还竖着两只时不时抖动一下的、毛茸茸的尖耳朵。
在听到开门声时黄渤——应该是黄渤吧——抬起了头,他把手里的剧本随手一扔,以一种堪称慵懒的姿态坐起身来,随着盘坐的姿势,双腿自然地分开,一条与耳朵同色的毛茸茸的尾巴悠闲地绕了出来。他难得没嘲笑孙红雷满脸反应不过来的表情,偏着头笑了起来:“红雷哥。”
这情况太诡异了,主动的小渤和这明显属于长在身体上的猫耳猫尾都像是一个奇幻的梦境,以至于孙红雷说话都千年一遇地有点磕巴:“小、小渤,你这怎么了?”
黄渤似乎不满地撇了撇嘴,接着他跪起身,尾巴柔软地圈住了孙红雷的腿,他说了今天的第三次:“我想你了。”
孙红雷在清醒过来之后已经把黄渤扑倒在床上,而黄渤还带着他那得意的笑蹬在孙红雷的大腿上:“你这么想我啊?”
那表情让孙红雷感觉,妈的就算这个圈套让我死,也得等我操完这只发浪的小猫再说。
-
现在的天气已经足够热到需要开空调的程度,只有夜晚还有一点苟延残喘的凉风。贴在一起的皮肤迅速地因为摩蹭变得汗腻起来。一贯洁癖的人并没有对此有什么不满,而是仰着身子圈在孙红雷的脖子上,用脸轻慢地磨蹭着孙红雷的侧颈,呼吸粗重不均地打在他皮肤上,像足了一只以矜持的姿态撒娇的猫。孙红雷听着黄渤一声声地以融化的牛奶糖般黏糊糊地叫着“红雷哥”,他本来就不善于急转弯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甚至没有余力去思考黄渤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被烧掉的理智之后,剩余的只有本能。
“哎呀,别这么急嘛……”黄渤偏着头笑,孙红雷拱在他怀里,粗硬的头发蹭在脸上痒酥酥的。嘴唇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舔舐吸吮。唇齿在身体每一处流连忘返,被嘬起来的皮肉在这样大力地吸吮下翻出了鲜艳的红。于此同时孙红雷的手早就向那唯一的布料揉了上去,绷紧的布料在两人磨蹭之中褪到了一半,却正好卡在最鼓涨的部位。膨胀的器官已经被那浸湿的布料勒得发痛了,但孙红雷还急迫但仅是急迫地在他胸前吸吮、手下霸道用力地揉弄,却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
黄渤的轻哼带了些急躁的难耐,他伸手抓住孙红雷的耳朵,把它整个团在手心,催促似的捏着硬挺的耳根。而孙红雷怔住了,他抬起头甩开黄渤,又迅速把两只肉爪子捉住以一只手固定在他头顶。那两只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猫耳为此受惊而不被控制地抖着,耳尖上细软的毛搔着自己的小臂。
孙红雷腾出来的手扯掉了那条碍事的短裤,早起被揉到硬挺起来的器官湿漉漉地抬着头,又在孙红雷带着温度的视线中愈发颤巍巍地昂了昂。
孙红雷舔了舔嘴唇。
“看什么啊。”黄渤扭着身子,双手被死死按在头顶,双腿又被分开、右腿压在孙红雷的腿下面抽不出来。他歪着头就能看到孙红雷也已然充满情欲的眼睛,可偏像是个对着一桌满汉全席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口的饿汉一样,恨不得用眼睛把黄渤看进肚子里去,却完全没有下一步动作。
黄渤哼笑,他试图以唯一还能活动的左腿盘上孙红雷的腰,可惜下一刻他的腿又被压在了孙红雷的小腿下面。
“小渤。”孙红雷的眼睛里黑沉沉的,目光里闪烁着的是陌生的兴奋。往常的黄渤从未在开始时便如此坦诚,能把黄渤牢牢控制在身下的满足感让孙红雷十分享受这段前戏,哪怕他憋得已经要爆炸了,都不能让他放弃这种内心上的满足。
黄渤扭了扭身体,完全挣不开的桎梏让他有点不甘心,下一刻他嘴角露出了一朵小小的笑,被揉在旁边的尾巴悄悄地圈上了孙红雷的腿。
“我操!”
孙红雷把这两个字吼得字正腔圆,那比头发更要细软的柔毛若即若离地扫过皮肤的触感,给原本就性欲高昂的人带来的是巨大的冲击。他身体一抖,那聪明的小猫就觑机抽出了身体,懒洋洋地在他身下舒展了身子。
“红雷哥……”黄渤抖了抖被压得有点麻的双腿,一抬身攀住了孙红雷的腰,他笑得眼角的泪痣都在得意地抖,“来啊。”
孙红雷低下头叼住了那嫩红的小舌尖,狠狠地吮了一口。
-
“唔……嗯……”黄渤仰着头,眯着眼感受着被反复进出的感觉,早就湿软地一塌糊涂的穴道里让这样火辣的温度成为令人沿着尾椎一路蹿升的温暖的快感。猫类对于温暖的眷恋是刻入魂魄中的,哪怕是这只仅仅有着尾巴和耳朵的伪小猫,也不能逃脱这种神秘的力量。他舒服地自喉咙间发出绵长的呻吟,这样他看上去更像一只慵懒而沉湎的猫。白嫩的皮肤在这样的冲击下泛着高热的绯色,薄薄的水迹让触感更为腻滑。
黄渤舔了舔嘴唇,扭了扭被托在孙红雷手掌中的屁股,又更用力地盘住了孙红雷的腰。
“小渤你知道你现在多浪吗?”孙红雷被黄渤这么一扭险些忍不住,他吸了一口气,声音被情欲压得无比低沉。他啪啪地拍着黄渤柔嫩的屁股,让那两瓣布满了指印的软肉上多了些刺痛的绯色:“你天天喝那么多水就为了这是吗?你听听全是水。”
配合着这话孙红雷用力地干了进去,填满的甬道因为这样快而沉的进入把内里的肠液挤出些许,带着淫糜的水音。黄渤呜地低哼一声,脸上迅速地烧了起来,他睨了孙红雷一眼,而眸中也隐隐的尽是水色。
孙红雷忍不住低头亲吻了他。
接着冲刺愈发沉且快了,敏感的部位被频频撞击,黄渤的头向后扬起,呻吟一波又一波地溢出,他的尾巴有气无力地搭在孙红雷的小腿上,随着一下下地撞击战栗着,刺激着孙红雷更加发起狠来。
“你别……太用力……嗯……”心口不一的拒绝只发出了涟漪似的一丝,紧接着那一声被顶到最舒服那处的甜腻哼吟就让所有的拒绝都变成了最有力的邀请。孙红雷已经松开被捏揉得通红臀瓣,他把盘在身上的腿掰开扛在肩上,几乎要把黄渤整个拎起来,不知疲倦地进入到那柔软火热的最深处。
黄渤只能被动承受着这样的入侵,头顶的猫耳失控地抖着,但脸上的表情如何也看不出痛苦的意味。
……
-
“小渤儿你今天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两人躺在床上时孙红雷扯着他的尾巴把玩,被黄渤懒洋洋地抓住尾巴抽了回去:“卧槽你别乱动。”
“还不让摸了,怎么我摸摸不行啊。”孙红雷抓了两把没捞着,撑起身来去抓脑袋上那毛茸茸的耳朵。他要摸黄渤就往反方向躲,转来转去之后烦了,翻身拍在孙红雷的手背上:“你别烦人啊孙红雷。”
“这也不叫红雷哥了,”孙红雷趁机还是揪住了一只耳朵,“小渤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黄渤动了动耳朵,放弃似的任由他抓着,“我就回来吃了那么两块你放桌子的饼干,睡了一觉起来就这样了。”
“饼干?就那盒动物饼干啊?”孙红雷撑起身子,“哎呀小渤,这是魔法吧?”
“去你的吧。”黄渤对着孙红雷那笑,头一偏把耳朵扯出来,“现在怎么办?我总不能——”
这话说到一半,眼前的场景突然碎裂开来:“哎、哎我说醒醒?”
孙红雷努力睁开眼,黄渤站在他面前晃了晃手:“困啦?怎么就在这里睡着了?”
孙红雷愣愣地眨了眨眼:“小渤你耳朵呢?”
“啊?”黄渤怔了一下,没明白这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偏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这不在这儿呢嘛。”
孙红雷站起来,捧着黄渤的脑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哎呀,真的,真在呢。”说着又要去拨黄渤脑袋顶上那猫耳朵的位置,黄渤一伸手,汤勺啪地在孙红雷手背上打出一个红彤彤的圈,孙红雷摸着手背:“哎小渤你咋打人呢!”
“你行了啊,别摸我头发。”黄渤拨了拨头发,“你不吃杂酱面嘛,家里没酱油了,抓紧去买点回来。”
“哦。”孙红雷去换衣服,又扯着嗓子问,“还买啥吗?”
“你看着办吧,猪脑啊什么的,给你补补。”
“哎呀、哎呀小渤——”孙红雷一时间没想好什么反驳,黄渤就咧着嘴抢过了话头:“行了快去吧啊。”
孙红雷回来得很快,果然除了酱油还买了点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买的这什么?”黄渤把下巴垫在孙红雷肩上,歪着头看他从塑料袋里往外套东西,“动物饼干……你今年多大,三岁啊?”
“这人家促销让我买的,再说你看多可爱啊。”
“让你买的。”黄渤拿着那包装袋半真半假地在孙红雷头上拍了一下,拎着酱油进了厨房,孙红雷拆了一包,抓了一块追过去:“你尝尝挺好吃的,小渤,小渤儿。”
-
夏日绵绵,正好补眠。
黄渤之前拍戏累得太厉害,平时又总是睡不踏实,难得能休息一天, 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饭后黄渤去洗澡孙红雷在厨房洗碗,清理垃圾桶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已经空了的动物饼干包装袋,他咧着嘴笑了笑,为自己之前那个不合逻辑的梦略有遗憾。天有点阴,风凉丝丝的,孙红雷洗完碗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黄渤乖乖地侧躺在床边,估计真有点困意了,听到他进屋眼睛都没睁,就哼了个鼻音出来。
“小渤你睡你的啊。”孙红雷忙说了这么句,从另一侧爬上了床。
孙红雷躺了一会儿,正准备要阖眼也睡一会儿的时候,往黄渤那边一侧身吓了一大跳。而他过激的动作让黄渤脑袋上那两只尖尖的杏色耳朵转了转,机警地睁开眼。
“怎么啦?”黄渤转过身,眉头微微皱着,接着他伸手挠了挠屁股,一条毛茸茸的杏色尾巴随着他的动作跑了出来,微微向上卷起,扫在床面上沙沙地响,“卧槽这什么?”
“小渤你这……哎呀、哎呀……小渤……”孙红雷笑得眼睛挤成了一条缝,他伸手在那转动的耳朵上挠了挠,黄渤惊讶地发现尾巴居然不受控制地左右摇摆了起来,又随着孙红雷抓挠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呼呼地带着风。
“这次是狗吧?”孙红雷捻着那毛耳朵尖,一阵阵带着电流的快感像是瘙痒的皮肤上力度正好的抓挠,让黄渤忍不住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孙红雷揉着软中带硬的耳骨,另一只手已经顺着摸进了裤子里,着重摸着尾巴跟尾椎链接的部位,又顺便在饱满圆润的地方捏了一把:“哎呀尾巴这么卷着,柴犬啊?”
黄渤拧着身子把他伸进裤子里的手挣开,可孙红雷还揪着他的耳朵不放。黄渤咂了下嘴,不胜其扰地反手去拍:“你个熊孩——”也不知道是不是长了耳朵尾巴之后指甲也变硬了些,黄渤这一转手,划在了孙红雷的侧颈上,留下一道不短的细伤来。
“哎呀!”黄渤也吓了一跳,身后卷曲着的尾巴立刻紧张地伸直,耳朵也向后别了过去。他忙转了个身仔细去看孙红雷伤到的地方,打一下拍一下还好,没想到真的划破了皮。这么想着,黄渤的声音也低了,“那什么,没事吧红雷?”
这点伤对孙红雷来说简直跟蚊子咬了一口似的,可他正要下意识地咧开嘴想安慰黄渤一声没事之前,脑中突然灵光一现,笑容在嘴角抿成了一个弧度:“很疼。”
“啊?真这么疼啊?”黄渤有点怀疑,但孙红雷侧过头:“你指甲怎么这么尖了?”
“嗯?”毕竟头上和屁股后面多的是实实在在的,黄渤一时也有点闹不清到底自己的指甲是不是变得锋利了,他凑过去看孙红雷的脖子,耳朵向两边垂下去,“哎,拿点药来擦擦吧?”
黄渤动作麻利,孙红雷一把过去只揪在了他的尾巴上,拽的黄渤身子一顿:“干嘛?”
“你给我舔舔呗,唾液不也是消毒的吗?比那药啊啥的还安全。”
孙红雷其实没怎么指望黄渤会照做,不过是随口说这么一句。但黄渤犹豫了一下,孙红雷显见着他那蓬松卷曲的尾巴摇了摇,又转过身来乖乖地爬上了床。
孙红雷仰着头看黄渤跪在他面前,手按在他的肩上,俯下身垂着头舔上了他的侧颈。
第一下眉头都皱在一起,第二下第三下舔舐的时候,才慢慢变得温和起来。
温热湿滑的舌反复在侧颈滑动的触感让孙红雷简直要被舔硬了,在他伸手揽住黄渤的腰的时候,黄渤直起了身子:“真不用上药啊?”
“没事。”孙红雷摇了摇头,被黄渤舔舐过的那块皮肤凉丝丝的,提醒着他方才做了什么。随后黄渤似乎要从这个让他颇为不自在的、过于靠近的姿态中退开,但孙红雷箍紧了他的腰:“但是我要打回来。”
“啊?”黄渤猝不及防地被掀翻,下一刻宽松的睡裤被剥了下来,在黄渤反应过来屁股上就印上了一记巴掌,在孙红雷抬起手来时立刻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卧槽你干嘛!”黄渤被打得往前一蹿,孙红雷早就准备地箍紧了他的腰,下一巴掌拍在了还白生生的那半边,圆润的臀肉因为这击打颤嘟嘟的:“不许跑。”
黄渤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脸上比屁股上热得更快。孙红雷除了第一下打得用了足有七分力,剩下的几巴掌都收了大半的力度,只嘴里还假装严厉地教育着“还打不打人了”,非要营造出一份训诫的气氛似的。在说话之间黄渤也知道孙红雷这闹起来就拉不住的劲头,在孙红雷闹够之前无奈地放弃了挣扎,只是埋在被子里的脸热得惊人,伴着声音大感觉轻的拍打声和喝斥声,耳根和脖子都红透了。
-
大概拍了十几下,黄渤忍无可忍地扭了扭身子,卷曲的犬尾搔在孙红雷的手腕上:“哎你差不多行了啊。”屁股上的皮肤鲜少晒太阳,白嫩的屁股在不轻不重的连续拍打下已经呈现出了粉红菲菲的颜色来,摸起来也热乎乎的。孙红雷按在那皮肤上,眼见黄渤眼睛里全是羞愤,目光跟自己一对就垂了下去,他知道再玩下去小渤就真要恼了,这才深感遗憾地叹了口气,最后摸了一把肉鼓鼓温乎乎的屁股。
孙红雷手一松,黄渤立刻提起裤子下了床。孙红雷忙追出去,黄渤先去厨房倒了杯冰水又坐在沙发上,整个过程中连余光都没有给孙红雷。他耳朵还热着,估计屁股上也还有点感觉,坐下之后又侧着身子换了个位置。
孙红雷坐到了他旁边,笑眯眯地盯着黄渤看,他太光明正大,也就是黄渤仗着拍了这么多戏过硬的心理素质,这才掌住了没露出一星半点来。
孙红雷看了一会儿,还微微发红的脸和蹭得有点乱的发,还有左右转着的耳朵,都透出和谐的可爱感觉来。他的笑分毫不变,身子一点点地挪过去:“小渤……”
黄渤置若罔闻,只是耳朵蓦地竖直了。
哎哟这也太明显了。
显然黄渤的表情管理对于不怎么熟悉的器官有些困难,孙红雷的手搭在沙发上,随着舒展胳膊的姿势,手指搭在了被黄渤捋顺了搁在旁边的尾巴尖上。
黄渤的视线还集中在电视上,看得十分专心。
孙红雷的指头勾了勾,捻住了尾巴最前端的那一节尾骨,以指尖不轻不重地温柔搓揉。黄渤的身体显而易见地抖了一下,猛地把尾巴甩了回来。
只是与猫尾巴不太一样,狗尾巴更硬一些。这一下抽在孙红雷的手腕上,但是没离开太远。
孙红雷索性探身揪住了那条尾巴,在黄渤生气之前从上至下地捋起来。这样新奇而强烈的感觉让黄渤那声拒绝咽回了肚子里,耳朵也抖了起来。
“小渤,生气了是不是?看这是有点生气了。”孙红雷越发贴了上去,咧着嘴笑着,在黄渤注意之前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一口,“来亲一口,亲一口不生气了啊。”
“一边儿去,”黄渤伸手挡开了孙红雷的凑上来的脑袋,头也往另外一边歪过去,“卧槽孙红雷你是真不要脸啊你。”
“这么高的颜值怎么能不要呢?”孙红雷的笑意更深了点,黄渤虽然推着拒绝他,但语气明显比之前随意了些。
况且那条卷曲的尾巴也一下下地左右拍打起来了。
两人在沙发上你推我搡地磨蹭了一会儿,黄渤穿戴好的衣服又乱了,呼吸也微微有点乱。孙红雷见他气略消了点,就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小渤来我看看刚刚我打坏了没有啊。”
“哎!”黄渤又被他磨得有点烦,腿蹬过去却被按在了沙发椅背上,孙红雷的手顺着尾巴摸了进去:“还热乎乎的呢。”
“去你的。”黄渤半躺在沙发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孙红雷低下头:“小渤,我们来一次吧?”
“你够了啊。”黄渤睨了他一眼。这样不算强硬的拒绝在孙红雷眼中默认成了认同,他再次俯身压过去,吻上了黄渤的唇。
-
电视里的肥皂剧继续播放着,成为客厅中的一道嘈杂的背景乐。
沙发上面垫着被扒下来的睡裤,湿哒哒地沾了水迹。体液和润滑剂被挤出些许,自穴口溢出向下滴落,让股间一片湿粘。黄渤偏着头盯在沙发靠背上,双颊绯红,视野中只有皮制的沙发。孙红雷不疾不徐地占有着他,每一次都进得很深却又很慢,似乎有点漫不经心的感觉。这与孙红雷向来的喜好不同,他偏于直接而率性,鲜少玩什么慢条斯理地玩弄的戏码。也因此,黄渤不可抑制地思考这样的缘故。
黄渤向来会把很多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也是习惯。
火热的欲望慢慢退出,硕大的顶端抵在翕张着的穴口处研磨,把已然磨得瑰红的小口涂上一层愈发晶亮的水色。孙红雷别过黄渤侧过去的头,俯身压低声线玩味地说:“小渤,你今天可真紧……”他笑了一声,那低沉的声音震得黄渤几乎要战栗起来了,“这么兴奋吗?”
黄渤之前的很多微小的担忧都因为这句狎昵的话而尽数融化,被爱恋着的认知让他身体兴奋起来,卷曲蓬松的犬尾再次摇摆,稍硬的尾毛搔在光裸的皮肤上,带来令人难耐的刺痒。黄渤舔了舔嘴唇,盯着孙红雷的脸慢慢笑开。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就着现在的姿势向后沉下腰,主动以身后柔软的小口去含夹那蓬勃的硬物。
孙红雷似乎有些吃惊,但很快就被极度鼓舞了似的咧开了嘴,他俯身在黄渤的额上亲了亲,拇指按住了两人交合的部位,以涂抹的方式打旋搓揉着柔嫩的穴口,手掌托着今天被好好照顾了的臀瓣,轻柔地挤压按摩。
“再分开一点,放松,啊。”
比起床铺来狭窄的沙发并不能让黄渤有足够的空间,他垂下眼略作思考,抬起右腿搭在了沙发靠背上:“行了吧?”哼出来的句子极不想示弱的,可惜那浓郁的鼻音却让这句话带上了浓郁的撒娇或者求饶的意味。孙红雷忍不住在他送到旁边的小腿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鲜红的牙印。
“你干嘛!”
“没事。”孙红雷心情极好地笑着摇了摇头,在他身下这只乖顺又迫不及待的小柴犬身上再次感受到了被包容着的爱。在看着黄渤似乎为此略微不满,正准备再回一句什么之前,一直卡在入口的欲望迫不及待地长驱直入。
“呀啊——!”黄渤正准备说话,毫无防备地被这样猛然进入、又如此势重力沉地直入深处让他把这句话生生变成一声毫无抑制的、变调的呻吟。孙红雷似是恢复了他平日的一贯方式,直进直出大开大阖,保证每一次抽插都擦过敏感点,再撞进身体最深处。
“呜、呃……”黄渤竭力控制声音,可他第一声没忍住,接下来的几番就被顶得连连出声,被连番摩擦的前列腺给予他堪比射精的强烈快感,使他身体近于失力。腰股在孙红雷的手中弹动着,身体绷紧又放松,火热紧致的甬道愈发绞紧了深入体内的坚挺。
孙红雷也被这样的感觉激得“啊”地出了一声,像是爱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一样,也不拘地方,低头便在黄渤滑腻的皮肤上狠狠咬了一口。这一下可是狠了些,让黄渤原本一直高昂着的欲望也剧烈震颤,吐出了清亮的体液,缓缓地顺着涨起的柱身滑出一道晶亮的银丝。
孙红雷盯着黄渤有些难耐的神情,俯下身去,就着对方尽然张开的身体和向他微微迎合的动作继续反复的动作,火热的坚硬不断贯穿着温驯的身体,在柔软的甬道里恣意进出。黄渤喉间有细微的震音,他抠在沙发上的手似乎要抬起来为自己纾解似的,又在还没落下之前就被恶劣的人抓住扣在掌中。
“红雷……”黄渤抽不出手,终于开口低唤着,又说不出更多的话,他盘起另一条腿盘住了孙红雷的腰,左手也迅速勾住他的脖子。随后他以腿和胳膊用力,仰着头准确地吻住了孙红雷的唇。
孙红雷的表情有点愣,黄渤笑着眨了一下眼,手上的力道松开,早已经软到脱力的腰撑不住身体,重重地跌回沙发上,顺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露在外面的嘴角还是勾着的。
小渤在回应。
这样的认知对孙红雷来说简直是致命的,他在试图开始这一次性事之前便已经刻意预见黄渤并不是反对的,只是他那惯于委婉的爱人如此直接表达爱意,于他不啻为最烈的春药。
他兴奋至极地掐着那虚软的腰毫无停歇地用力干了起来,把黄渤的声音顶碎成断断续续的破碎单音。被反复强烈刺激的敏感点让过多的快感变得像一种可怕的疼痛,在这样近乎疯狂的撞击中身体反复徘徊在高潮的边缘,积累的快感逼得那双可怜兮兮的下垂眼里又被泪浸得红肿而湿润。
“别……不……”黄渤的身体绷得像一把随时要断裂的琴,细微的碰触都会发出崩溃边缘的声音。他的手指死死按在了孙红雷的胳膊上,修剪地圆润的指甲将他的皮肤掐出几个青白色的月牙。
“红雷……”这声音已经完全是哭腔了,黄渤的脑中已经什么都无法再想,睫毛湿漉漉的颤抖着,涣散的眸中尽是浓重的情欲。
孙红雷甚至没有办法分心回应,他只是一味地冲刺着,被反复摩擦地火热的入口和内壁恋恋不舍地吸吮着他,水声和肉体的拍打声几乎盖过了电视里不知所云的节目。
黄渤愈发坚挺的欲望随着被抽送一摇一晃地点着头,沁出的前液在动作中飞快地垂下,聚在小腹上,再沿着肌肤向两旁滑落。
“呜啊……哈啊……”黄渤的声音已经完全无法自控,激烈交合的部位将润滑液和体液磨成白色的细沫,因为这抽动飞溅或滴落,把沙发上的睡衣湿得一片狼藉。
“不行……红雷……我……呃……”
最后几十下的冲刺节奏狂暴,仿佛全部的感官都消失了,只有正在被过度使用的地方感觉太过清晰。浑身都在震颤的初黄渤战栗地蜷缩起脚趾,毛茸茸的犬尾直直向后,随着孙红雷深插的动作绷紧身体,喷射出了积蓄已久的白浊体液,又在孙红雷后续的动作中一股又一股地打在小腹上。
……
-
孙红雷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精神比身体恢复的更快一点,在他意识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之后,他掀开了搭在身上的薄被。
“操。”他咬牙切齿地嘟囔了这么一声。
黄渤翘着脚在客厅里看剧本,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笑了起来:“醒啦?”
“嗯。”孙红雷的脸色还有点不正常的红,他抹了一把脸,“小渤你怎么没多睡一会儿呢?”
“你看都几点了?”黄渤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真能行,午觉睡这么些你晚上还睡不睡了?”
孙红雷走过去坐在沙发上,黄渤跟方才的梦境中一模一样地斜倚在沙发边上,孙红雷不可自拔地在脑中续写着接下来的事情,感觉刚刚平静下来的地方又有点蠢蠢欲动。
“小渤——”他舔了舔嘴唇,慢慢把身子凑过去。
“嗯?”黄渤头都没抬,“嗯等我会儿啊,等我看完这个本子,就剩一点儿了。”
孙红雷知道他一个剧本只看三次的自我规定,于是自己的私念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他维持着斜撑着的姿势仰着头看黄渤:“行,没事,我就叫叫你,你看吧。”
“嗯。”黄渤应了一声,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剧本上。
孙红雷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在黄渤稍作休息的时候露出个真诚的微笑来:“哎小渤,你要再吃块动物饼干吗?”
-
下午睡得多了,到了晚上孙红雷果然睡不着。黄渤看完剧本两人又吃了饭,因为下雨就在家里研究电影,两人一边讨论,一边还把黄渤嫌弃地不行的动物饼干吃完了。
眼见着都过了两点半,黄渤都已经搁了手机道过晚安闭眼酝酿睡意了,他还在琢磨之前那两个太过真实的梦。天气热了,他们已经换了薄毯,外面下起了雨,预报着可能会连着下好几天。就着外面的路灯,孙红雷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柔软的毯子勾勒出黄渤身体的线条,他忍不住伸手悄悄地往他的毯子下面探过去,像是期待着摸到什么东西似的。
黄渤背对着他没理会。
孙红雷知道他睡眠浅,不敢乱动扰他的觉,手指离着他屁股不近不远的距离,倒是没起什么扰人清梦的念头。
我真是太体贴了,孙红雷在心里叹了口气,盯着那许久未曾打过招呼的地方,要不怎么老是做这种梦呢……唉,小渤最近太忙了。
孙红雷一声叹息都压成绵长的呼气,而后黄渤突然开腔,倒是把他吓了一跳:“睡不着了?”
“没,我想事儿呢,马上睡了,你快睡吧,啊。”
黄渤像是轻轻笑了一声,他扭过头来的时候,孙红雷发现他头上有什么东西弹了一下。
-
外面的雨声越发急了。
黄渤转过身来之后,他本来就放在黄渤身后不远的手握了一把绵软蓬松的圆润。这感觉已经十分熟悉了,孙红雷意识到自己似乎又陷入了这个荒诞的梦境里。
但他明明感觉自己是清醒的。
黄渤似乎为他这样的呆滞感到有趣,他转了个身子,那从孙红雷手里滑过的触感让他明白了黄渤这次又变成了什么——或者说,自己这次又把黄渤梦成了什么。
“怎么了?”
窗外似乎有隐隐约约的雷声,孙红雷仰着头注视着黄渤撑起了身子,那条从手心滑过的尾巴恰好缩进了被子下面。
“这又是啥啊?”孙红雷感觉自己已经开始习惯了,他伸手去摸黄渤头顶那对嵌了一圈黑毛的赤黄色耳朵。黄渤的脑袋一偏,侧身躲开了孙红雷的手,倒是把一截白色尾巴尖露在外面,左右拍打着床铺。
“噢,狐狸对吧?”孙红雷捉住了那条尾巴往外拽,果然最前面的白毛下面是赤黄色稍硬的皮毛,链接至尾椎时还有点黑色的杂毛。
“去,别乱拽。”黄渤头顶上那对耳朵转了转,盘腿坐了起来,尾巴略微用力从孙红雷的手里抽出来。他舔了舔嘴唇:“大半夜不睡觉,瞎折腾。”
孙红雷指着黄渤那条顺滑的狐狸尾巴眼睛都笑眯了:“小渤这是我折腾吗?我要有这本事我不当演员了,我去变魔术了。”
“不是你干的呀?”黄渤转过身来,眼睛微微眯着,透出点狡黠的笑意,“那饼干干嘛买的?”
“那不是味道好嘛。”
黄渤哼笑一声,那摆明了不信的小表情配上活动的狐耳,可爱地让人恨不得立时摁住啃上一口。只黄渤偏还要故意道:“是啊?那就让我一个人吃啊?”他说着就往身后的床头柜上探过手去,窸窸窣窣之后拈了块什么叼在嘴里,说话也含含糊糊的,“你不尝尝?”
孙红雷第一个反应居然是为什么饼干会放在床头柜上。
黄渤嘴一张舌头一卷,那片小饼干就落进了嘴里,他一边嚼一边睨着孙红雷重复:“哎你吃过没有?”
孙红雷恍然大悟,他飞快地直起身来堵上了黄渤的嘴,舔在他嘴唇上的舌尖还带着饼干奶香味。
-
“你说说你啊,唔……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嘛……”黄渤身上只披了一件扣子全解开的睡衣,双腿打开着半跪半坐在孙红雷的胯部上,双手松松地搭在他的肩上,臀缝夹着那半抬头的性器浅浅地磨蹭着,那条蓬松的尾巴时不时地左右摇晃一下,不知是故意地还是无意地搔过孙红雷的皮肤。
孙红雷可没空回嘴,他正叼着黄渤胸口那颗肉粒吸吮。闻言他撩开了黄渤的睡衣,把半隐半现地藏在睡衣里的另一侧照顾在了指间。
“……嗯……”黄渤剩下的话就变成了一声软哼,他低下头的时候胸背微微向后拱起。孙红雷咬住了他没松口,于是乳尖就收到了带有点刺痛的拉扯。
黄渤吸了口气,忍住没多说什么,倒是侧头咬住了孙红雷的耳朵。
“哎呀!”孙红雷忙松开口,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搓揉,被咬的那一下刺麻麻的。
“大傻子……”黄渤的声音里透的尽是笑音,他向前俯身,手按在孙红雷的肩上,歪着头似乎在想什么新的点子。随着这个动作,在他两瓣臀肉之间被夹得正舒服的欲望失了裹挟,似是不满地弹了弹,被那条蓬松的尾巴勾上了顶端扫了一下。
“小渤!”就算再怎么不怕痒的人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孙红雷似乎想要把人掀下去了,却被黄渤用力按在床头上:“嘘,乖啊,听话。”黄渤语气刻意敷衍地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就把唇印在了孙红雷的额头上。
又一连串地向下亲吻过去。
落在额头上的那一吻是一个孩子气似的重却童稚似的亲亲,而双眉之间就是和风细雨般的轻拂,在鼻梁上是一连串轻快的点吻,在唇上迅速地摩擦,又以舌尖划过唇角。
脖子上的亲吻是带了辗转的吸吮,而落在喉结上时那一下轻咬让孙红雷喉头上下滚动。
接着那柔软的唇一点点移至胸口,再缓缓向下,在深深弯下腰时,孙红雷看到黄渤拱起的脊背,和高高翘起的白嫩的臀。
黄渤的亲吻星星点点又毫无规律地向腹部洒落,因而他身体为了配合这样的动作而左右摇摆,散出点漫不经心的感觉。
那条摇晃着轻扫的尾巴像是恳求着被操干的邀约。
孙红雷的眼睛简直不够用了。
可这只发浪的小狐狸像是还不觉得足够似的,亲吻越发向更要紧的地方凑过去,他双腿分得更开,腰压得更低,尾巴也向前弯折,摇摆着吸引人把目光往圆润挺翘的地方上看似的。孙红雷眼看着他抬起头对自己笑了笑,嘴角的坏笑让他怎么也不相信黄渤没有什么折腾自己的念头。
“红雷哥,”他笑着喊了一声,声音被他刻意压得绵软甜腻,让孙红雷身子都打了个抖。随后那双小肉爪子弹了弹他硬挺起来的欲望:“这么精神啊?”最后那声喷笑是打在了小腹上的。
孙红雷好像意识到了黄渤的恶劣打算,他闭了闭眼,感受着小腹被吸吮舔舐的感觉,勃起期待着开疆拓土的侵略。
黄渤故意在那坚硬火热的肉柱根部吹了口气。
“黄渤儿!”
“干嘛啊?”黄渤抬起身,唇边眼角全是明知故问的得逞的笑。他手指按住了一绺毛发打着旋儿,听到孙红雷叫他便扯了扯,钝痛让感官更清晰了些。
孙红雷按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话里都带着迸溅的火星:“你给我舔舔!”
黄渤脖子一梗,尚未待他眼神里透出点不满,那按压的力度就立刻放轻了,孙红雷之前强势的表情瞬间转成几乎可以说是讨好的笑,语气也放成了恳求:“行吗小渤儿?”
黄渤松开手,抹掉指尖上扯掉的几根耻毛,眯起眼睛看着孙红雷。孙红雷不知道黄渤究竟是不是因为刚刚的语气不满,正要再说点什么描补,却被黄渤手指屈起来弹在了那勃发的硬物上。
孙红雷吃痛,咝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下一刻接着那激痛的地方就落入了温暖湿润的口腔里。
-
“还睡、还睡!”脑袋上被拍了一巴掌,孙红雷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进入视线的就是歪着头站在床前的黄渤。他叫了一声“小渤”,对方理都没理,径自到窗边扯开了窗帘,雨过天晴,天气难得的好。
“行了快起来了。”黄渤像是忙着什么,急匆匆地又出去了。
孙红雷晃了晃还有点懵的头,掀开了被子。
一上午黄渤都好像挺忙似的,孙红雷也没敢打扰。直到中午吃了饭好像得了点闲,黄渤又嫌他一身汗催着他去洗澡。
“哎小渤?”
“嗯,”黄渤看了他一眼,抱着自己的衣服进了浴室,“我也洗个澡啊。”
孙红雷愣愣地站在浴室门口,顿了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他擦着头发往卧室走,一屁股坐在床上。
“啊——!”他对着空气里的人压低了声音生闷气,“要不干脆就直接上?这都这么久了小渤都能忍着吗?啊?他就不难受吗?可……哎哟别在忙什么再累着他了……那可不是闹玩的啊。他都做了这么久了也该弄完了吧?要不就等他忙完?”
孙红雷一个人自言自语了半天,主意一直都没定。眼睛往表上一瞟,这才发觉黄渤这个澡洗的有点久。
“小渤?你还没好吗?”
里面哗哗的水声,模模糊糊出来一声意义不明的“嗯”。
孙红雷听了一会儿,又试着拧了拧门,果然被人反锁了。
重新回到卧室里,被子一掀,猛地发现枕头下面露出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哎哟我去这什么!”孙红雷拎着那毛茸茸的耳朵尾巴,怎么看怎么像是情趣玩具。
孙红雷脑子里一瞬间什么都想不了,下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嘴已经咧得根本合不拢了。他拎着那几件道具两三步往浴室冲过去,声音开心地压都压不住:“小渤儿!小渤儿!渤渤儿,你洗好了没有呀?”
黄渤热乎乎湿润润地裹着浴袍倚坐在洗漱台上玩手机,听到这声音就知道那大傻子可终于发现那些东西了。天天梦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梦话里都喊着尾巴耳朵,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他腹诽着就撇了撇嘴,伸手打开了水龙头,喊了一声:“马上了啊。”
“哎,我等你啊,mua!”
“个大傻子。”黄渤对着门口笑着说这么一声,懒洋洋地起来关上了水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