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意料之外

Work Text:

*现在能发车的平台,怕是所剩无几了(叹气)
*请叫我foreplay爱好者

*背景设在失忆彷徨期的赵吏
********

当夏冬青满心好奇的在444号便利店的仓库里发现一道暗门的时候,他对天发誓哪怕下次可以让他彩票中头奖,他也绝不会拉开这扇门。

还没看清这个房间的陈列,他就被人直接从后面推了一把,一个趔趄,脚下杂乱了几步,毫无防备的栽进屋子里面。“操你大…”,冬青的嘴型还在,却被身后一把关上门的暗黑系鬼差散发出的气场给硬生生的把最后一个字憋了回去。

“我说赵吏”,冬青在这个相对密闭的环境里定了定心神,“你在这里搞这么一间屋子干什么?吓死人了。”

赵吏嘴角带着笑意,却没接话,任由冬青打量着这间为他准备的屋子。

正在冬青尝试观察屋子架构的时候,他感觉到赵吏的手臂从后面抱住了他,裸露的手臂,低下头甚至还能看到静脉的深蓝。耳畔的声音里夹杂着嘶嘶的颤音,“我还在想你要用多久才能发现这里呢。”

赵吏的鼻息在冬青的耳后引来阵阵微痒,他挣扎着想摆脱赵吏的控制,却只引得对方抱得更紧。

“我啊,很嫉妒你的你知道吗?”声音波澜不惊,亦如平静的深海。

冬青尝试转过头去看对方的表情,却被赵吏的手臂禁锢的无法移动分毫。“我开始觉得我爱上了你,然而我发现自己却根本没有爱的能力。我没有记忆,体会不到真正的喜怒哀乐,我的眼泪,甚至都没有咸味。”

冬青感觉到对方的发丝在脖颈出丝丝绕绕,如神经突触般纠结。

赵吏承认自己累了,千年的时间让他看清了这个世界太多的东西,也永远失去了参与的权利。鬼魂总是抱怨摆渡人冷血,却怎知他何尝愿意如此。孤身千年于世间,看遍沧海桑田,却无法为任何事物留恋。

这间屋子,是他内心的投影。他决定赌最后一次,把筹码和决定权,都交给夏冬青。

赵吏卸去了力气,却被冬青握住了手腕。略显冰冷的指尖没有丝毫的犹豫,把赵吏拉到了自己的面前。这双黑色的瞳孔里虽然是平静的海,却也蕴含着足以吞噬天地的能量。他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吻着对方的唇。他解开了自己的上衣,把赵吏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体会每一次心跳。

指尖触到了敏感的乳尖,冬青的脸红了起来,低声说道:“你看那面墙上,写满了我的名字。你个傻赵吏,还敢说自己体会不到爱。”

赵吏抬头,原本平滑的墙面上刻满了夏冬青的名字,刀痕一笔一划,原来眼前这个人竟然比自己还了解自己。他的嘴角上扬,瞬间那股熟悉的狡黠回到他的眉宇间,接着屋子的角落里出现了一张床,黑色的床单,血色的花纹。

赵吏的手中又出现了一对皮质手铐,趁着冬青还在吃惊这屋子的变化时,趁其不备直接束缚了对方的双手。

冬青下意识的挣扎着,却只能感觉到皮质内里的磨砂与肌肤摩擦产生的微热,和自己因为不知是紧张还是气氛使然下心跳加速带来的薄薄汗意。
赵吏轻哼了一声,挑了挑眉,把冬青扛起来扔到了床上。

双手举过头顶,手铐被精巧的套在金属床框上,“赵吏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走好了,你都忘了得了,我绝对不拦你!!”

赵吏无视了冬青的反抗,低头认真的一个一个解开冬青的纽扣,将碍眼的衬衣拢到身后。冬青在大脑紧张的微缺氧状态下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由于胸腔带动身体的起伏,背后被纯棉触感的衣物规律的扫到,甚至比赤裸更能挑起情欲。

“哎呀,忘记束缚系应该先脱衣服的。”赵吏假装一脸懊恼。

“那你特么给我解开啊!”冬青怒视着对方道。

“不要!”赵吏傲娇的语气响了起来,指尖缓慢的勾过冬青的鼻尖,“你这样也可爱,喵~~”说罢两只手放在头上假装耳朵,低头蹭到了冬青的项窝。

冬青虽小声嘟囔着“神经病”,却还是用下巴亲昵的蹭了蹭这只大猫的脑袋,给他点心理安慰。

感觉到了冬青的回应,赵吏便更加猖狂起来。

他双手一左一右,伸进冬青衬衣和腋下皮肤的夹缝中,顺着一寸一寸的抚摸着冬青的皮肤。指尖,手心,手腕,体会着对方逐渐升高的体温。整个人压在对方的身上,嘴唇附上冬青的脖子,轻轻的亲吻,感受着脖子上动脉微弱的起伏。

啊,这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怀里,好想…好想拥有他。就算是没有过去,没有灵魂,如果拥有了眼前之人,也算是在这个世界留下了痕迹吧。

哼…?世界,不不不,他赵吏要的是夏冬青,干世界几毛钱关系!

“冬青…”赵吏低声叫着冬青的名字,双手把他越抱越紧。冬青在这种束缚之下轻微的挣扎,双手无法动弹的他只能腰部用力,企图让赵吏放开自己。却被对方直接用腿锁住下半身,抱的更紧。

“啊…赵吏…你清醒一点…我没法呼吸了!”冬青喘着气,赤裸的上身摩擦着赵吏黑色的上衣,乳间在宽大的领口装饰的轻微压力下慢慢立起。他的脸色渐渐泛起潮红。

赵吏把头埋在冬青的颈窝里,时而亲吻,时而舔舐,之后又心满意足的含住了冬青的耳垂。

“说你爱我。”赵吏在冬青的耳边轻语。

“啊…?”在赵吏的频繁进攻之下,冬青的大脑已经开始逐渐被情欲迷惑,他想开口说话,张开嘴的刹那,却只剩下喘息。

“说你爱我。”赵吏加重的语气,放开抱着冬青的动作。他一直手顺着冬青的额头往后,手指张开插进了冬青的发丝之间,另一只手撑着床框上方,认真的看着冬青。

“说你爱我!”他重复,慢慢收紧那只在冬青头上的手,轻微拉扯头发的痛感让冬青恢复了理智。

“赵吏你干嘛?你知道我的…”冬青垂下眼睛,眼神往墙角撇了撇。

看着冬青这样的反应,赵吏嘴里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他放开了冬青,起身站了起来。

“果然…我还是不知道拿你什么办…”他嘴角扬起了一个苦笑,转过身准备离开。刚抬脚走了两步,身后那个的声音传来,“你…放开我再走啊…?”

“嗯…?”赵吏拖着尾音长腔转过头,眼神里多了一点别的东西,“啧啧啧,错误答案。”这几个字说完,他直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扔在一边,回到冬青的身边,用手强撑开了冬青的口腔。

手指玩弄着冬青的嘴唇和舌头,略微黏黏的唾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同时也沾在赵吏的手指上。虽然他的动作有些强硬,冬青却意外的很配合。

他抽回手,来回舔掉手上对方的唾液,眼神锁定在冬青的脸上。夏冬青没想到赵吏竟然这样做,赶紧避开他直直的目光,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整个脖子。

趁着手上的些许粘腻,赵吏又玩儿起了冬青的乳首。乳头边上敏感的皮肤在外界的触碰之下紧缩,之后乳头微微立起。那种痒痒麻麻的感觉传递到冬青的脑子里,牛仔裤下面的阴茎也不自觉的勃起了。

赵吏看着他的反应,也不再迟疑。开始舔舐并轻轻撕咬着冬青的乳头,另一只手隔着牛仔裤刺激着他的凸起。

“赵吏,你,别动它…”在牛仔裤的包裹之下接受着赵吏手指深深浅浅的按压,冬青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爆炸了。他下意识的求饶,却只换来赵吏依旧不变的动作。这种状态下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乱,终于,一片濡湿,他直接射在了裤子里。

身下的粘腻令冬青的羞耻感激增,何况在赵吏这种不加掩饰又有些冰冷的目光下,他开始不知所措。

“赵吏?”冬青轻轻的叫着眼前人的名字,偷偷瞟他的表情。“我爱你”,他小声说了出来。

赵吏听到这三个蚊子哼哼般的字,只是冷哼了一声。“爱我?那你就好好证明给我看吧。”

说完,他粗暴的拉开冬青牛仔裤的拉链,解开扣子,把它直接拉了下来。刚刚的那片白浊还有些许挂在大腿根部,薄薄的内裤已经掩盖不住底下那东西的轮廓。

“自己脱下来。”赵吏又开口,对着冬青一脸“来啊,证明给我看”的样子。

冬青没办法,只能左右扭着腰,尝试利用内裤和床单的摩擦来除去自己的内裤。在他的反复挣扎之下,三角裤依旧在腰间没怎么动,后面那块布却被他给揉到了两股之间,尴尬的卡在股沟。

赵吏轻笑着看着不知所措的冬青,从前面提起了他的内裤,后面的布卡在他的穴口,来回摩擦。

“赵吏你够了没有!”冬青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终于对着赵吏吼了起来。在赵吏刚才的动作之下,冬青的阴茎又抬起了头。

“哟~很精神嘛~”赵吏终于帮冬青脱去了全部的衣物。他顺势架起冬青的腿,在穴口上涂满润滑剂,又用手指帮他开扩,动作轻柔。

随着赵吏手指的动作,冬青的肠道逐渐放松。指尖恰到好处的力道让冬青不禁体会到一丝丝苏麻的快感聚集在小腹。眼神也逐渐朦胧了起来。

赵吏感觉冬青的状态差不多了,就退出了手指。一个响指,手铐从床框上松了下来。就在冬青准备把自由了的双手往赵吏胸前招呼的时候,被对方直接一边一只手,又反拷在了身后。

“你…”冬青睁大眼睛瞪着着急,“你有完没完啊!”他吼了一句。

赵吏勾了勾嘴角,“当然没完~”随即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让冬青双腿环在自己的腰间,慢慢的推入已经硬了的阳物。

赵吏慢慢的用力,冬青明显感觉到和刚才的手指的触感截然不同。被异物撕扯的痛感让他忍不住轻哼了几声,之后却执着的咬住了下唇,把声音都堵在了喉咙里。

赵吏见状不忍心再继续,却看到冬青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正在赵吏犹豫的时候,冬青自己腿部和腰部一起用力坐了下去。在润滑的作用下,后穴吞下了整根阴茎。

冬青的眼眶也红了,嘴也微微张开抽气,以减轻身下的疼痛感。正在此时,赵吏吻上了冬青的嘴唇。霸道的占据了他的口腔,高超的吻技成功的占据了冬青的注意力,分散了赵吏身下开始活动带来的痛感。

在几次运动之后,赵吏找到了会令冬青舒适并沉迷的点。不停的摩擦和撞击让冬青逐渐失去了控制力。被束缚的双手使他可以用力的支点都在赵吏身上,每次挣扎都会转化为更深快感,最终顺着身体传递到冬青的脑子里。

他不知道自己最终高潮了几次,也不知道赵吏在自己身体里释放了几次。只是觉得赵吏这个鬼差可能真的不懂什么叫做节制。虽然他身体不错,可也不能一次性解锁这么多姿势啊?

当冬青晕晕乎乎睡过去的时候,他终于开始担心明天起不来床该怎么办了…终于,窗外刺眼的阳光的把他唤醒,冬青发现他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醒来。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掀开自己的被子。身上的皮肤都很正常,没有手铐的勒痕,周身也没有任何不适。

什么鬼?难道昨天只是一场梦?做这种梦也…太可怕了吧…然而…又有点…遗憾?

冬青甩甩头,照例起床收拾妥当,来到444号报道,一切如常。

呀,方便面要补给了。冬青转身走向仓库,搬开了挡路的两排箱子。一转头,看到了一扇暗门。

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别打开别打开别打开…冬青告诉自己,可是下意识快过了理智。

咔嚓…门开了…

还是那双有力的手把他拉进了门里,随即他被赵吏拢在怀里。“我知道就你会来的~”赵吏在冬青的耳边说,“在这里怎么玩儿都不会伤到你,我们继续吧~”

冬青在不知所措中,又被赵吏扔掉了床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