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18th Nov.(中2)

Work Text:

事到如今,蚩尤觉得自己反而意外地能够克制住自己体内那股反常的渴望和焦躁。自从他在自己漫无边际的生命长河里明确地意识到赵吏的那一刻起,他就时常徘徊在这种一时天堂般的甜蜜沸腾,一时地狱般的狂暴苦涩。

正如此时,蚩尤很享受这种放慢延长的快感,快感因着刻意的放缓节奏而被细细酝酿进而放大,反正他此刻脑子本来也就是一团浆糊了。那句歌词怎么说来着:we could make it (love) nice,and, slow;瞧,他蚩尤也在进步,也在发展,人类的甜言蜜语花花绿绿对他不过信手拈来...如果赵吏需要他不介意展示他的天赋...所以,这并不是夏冬青的优势,相反,夏冬青在这方面简直算得上糟糕。

一手保持着俯撑在桌面,蚩尤的另一只手饶有兴趣地从赵吏浮起一层薄汗的额头向下滑过,额心,轮廓分明的鼻尖,因吮吸而微微发烫饱胀的唇——哦,上面还有自己的唾液,微微扬起的脖子上面的隐隐血管,微微凸起的喉结——蚩尤不知道他的瞳孔缩紧而闪烁:他俯身用舌尖轻轻撩过那略显尖锐的一点,赵吏本能地吞咽;他趁着这空隙,双唇轻启似在缓慢呵气,下一秒却迅速用柔软的唇瓣嗑上那凸起,包裹,吮吸,像是那上面有什么拖拽着他不可自抑地纵身投向那陷阱:这皮肉能有什么味道,蚩尤却觉得上瘾般的甜腻,怎样都不够....

赵吏因着对方的含吮轻轻昂首,他的目光不再明亮而狡慧,慢散在天花板,紫蓝色的镭射光斑柔和地交错在黑暗中,只是他手指微微汗湿扣紧在桌沿。他感觉自己喘得几乎要晕过去。

这里像一个巨大的空腔,思维和时间统统失效。

赵吏几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蚩尤的手就已经来到他的胯下,他像是和赵吏的兄弟打招呼一样不轻不重地扣动两下。足够唤回赵吏的神志却不至于疼痛,而蚩尤笑得一脸促狭。‘谁他妈没谈过恋爱,不要放骚,操你大爷的’赵吏默默嫌弃老古董苍白到可怜的情欲经历。但是下一秒他就觉得腿根一紧,强制被拉抻腿筋的痛感席卷而来——蚩尤将他点在自己右肩的腿搂在同侧的肘弯,腾出手将赵吏的右腿根向外掰开,留左腿虚虚嗑在他嵌进赵吏腿间的腰侧,随蚩尤自己的动作不轻不重地虚晃磨蹭‘妈的,类兽占有欲的老变态’,这蹭动和疼痛拽得赵吏脑仁邪门儿得焦躁。

还没等赵吏从鼻腔里的轻声痛呼哼哼完,那声意味不明的气音就拐了个弯儿变得非常引人深思了——蚩尤用自己同样发胀灼热的部位从赵吏门户大敞的腿间毫不客气的碾过: 用他自己的沿根部勾勒过赵吏的,隔着隐隐湿润却仍然保有硬度的布料,完全,彻底。

赵吏不知道他微微下垂的眼角在那一瞬间被激得发红,蚩尤觉得自己像欺负了某种大型犬科,他扯着嘴角无声的笑,瞳孔暗红色的光茫茫隐隐更盛。

他感到事情隐隐朝着失控的方向冲去,但是他却觉得不够,他要更多,这不够填补他灵魂中的空洞,再多一点,他要赵吏再给他多一点,去他妈的不老不死,去他妈的昆仑冥界,去他妈的夏冬青。

短暂的空白,没有人说话,蚩尤像忍到某种界限一把拽开自己牛仔裤的拉链,中间还崩掉一个金属拉链齿;然后他不耐烦地扯开赵吏的裤子,他本想把那恼人的布料用最短的时间搞掉。但是他甚至等不及那凄惨的破布完全脱离赵吏的脚踝就用力挺胯撞到赵吏绷在内裤中的灼热欲望。赵吏怔怔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他感觉自己脑子完全短路,只来得及本能抬起长时间保持撑着桌沿的双手虚虚抵住蚩尤随胯部碾压而来的胸膛。手腕因长时间不自知的紧绷而酸麻,完全不足以隔出有效的物理距离,赵吏觉得蚩尤喘得自己的心都要蹦出胸膛了。

随后蚩尤便像是陷入某种癔症般用自己的勃起隔着两人的内裤蹭动赵吏同样发烫硬挺的部位,一下接着一下,他像是用自己的部位舔舐品尝赵吏的,煽情而猥亵。蚩尤没有看着赵吏,他低着头注视着两人接触的部位,上身微微后撤,只挺动胯部,控制着每一次接触和分离,他后颈的一小块骨头因此而凸起,轮廓分明,他太沉迷而专注这个动作。赵吏也仿佛被这场景蛊惑,他同样低着头注视着那夹在两人中间的暗影,缠在裤管中的脚趾不自知的扣紧。

明明此时,两人绷在薄薄布料中的部位都胀痛到几乎要烧起来,蚩尤的瞳孔被完全烧红,赵吏的眼角被烫到愈加艳丽。但是没有人喊停,他们向在较着劲,任喘息声相互交错,胸膛如擂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