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东方仗助有四次在做模特的时候睡着第五次他被踹下了沙发

Work Text:

在这个遍地都是美好取材点(其中特指康一君)的杜王町,有什么能比东方仗助的存在更令人绝望吗,岸边露伴扪心自问。
答案是有:东方仗助做的模特。
距岸边露伴铺开画纸已经过了30分钟,而他一笔还没有动。距模特上次睡着还不到五分钟,东方仗助再次开始眼皮打架。
岸边露伴快气死了。他双手颤抖,头晕眼花,仿佛要从血管里喷射出火焰。为什么是血管,因为想在这个替身使者遍地跑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从喉咙里吐火已经太老土了。
你!是!猪!吗!漫画家一字一顿,在地上甩了一排笔头。他的高级定制意大利产木地板。东方仗助我没有你这样的模特。你是怎么做到平均三分钟一次进入梦乡的。
我本来就不是你的模特!对方糊在地上居然还振振有词,谁让你偏要画……谁让你们家沙发这么舒服。
这个人怎么这么欠抽。岸边露伴好想把一年份的笔头都甩到他脸上去,然后让他膝行街头到杜王町正中央呼唤“岸边露伴我再也不敢了!”,然后做多久模特就多久不睡觉,眼睛瞪得像铜铃。
不行。舍不得。
漫画家舍不得那张脸。漂亮,立体感,雕塑般的,什么形容都不为过,而他现在甚至还没完全长开。那是一张扔在美校里会让无数男男女女为止决斗的脸,多少腥风血雨,只为抢到靠前的写生座位。岸边露伴一向是此间决斗的佼佼者,一个蔑视的眼神能杀死一栋考场楼的人。等看到他的习作,所有人都会像从卢浮宫里刚出来那样挤在门口的台阶上哭泣。
……事实上他没上过美校。岸边露伴一时陷入了某种难以言明的挫败感。东方仗助这个小猪崽子,除了脸(和那身配套肌肉)以外的地方他都讨厌,偏偏打人还非得打在那上面。岸边露伴是有原则的人,美的东西理应被呵护,就算它混着东方仗助这坨牛粪还是美。应该被从岸边露伴的世界文明中剔除的某人瘫回沙发上问:还画不画?岸边露伴忽然暴起在他脸书上写:扇自己一巴掌。
东方仗助劈脸扇了自己一巴掌。
我艹,还是心疼。
你!你做什么!东方仗助猝不及防,摸着脸上的巴掌印愤然道:你个卑鄙!
你才卑鄙!你个模特,就不能好好做,你睡觉我忍了,三分钟就能睡一次我也忍了,你睡着睡着还能摇摆起来我要再忍了……我岸边露伴就不姓岸!岸边露伴摔了笔,笔尖当即入木三分。你何止卑鄙!你简直无耻!就像青蛙的后腿一样下流!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是青蛙的后腿吗。
后腿死了都会动。
还有你姓岸边。
哦。岸边露伴冷漠。你知道吗东方仗助,你再睡一次,我就在你脸上写面对十字路口不停扇耳光直到岸边露伴说他原谅我。
模特肃然道:我这次一定不睡!然后他又说:你不是画得很快吗,你倒是画快点啊。岸边露伴翻开新一面画纸。
2分43秒后,对着酣然入眠的模特,岸边露伴看了一眼表盘。
新纪录。
然后他也在沙发上睡了,这件事的前一个步骤是把东方仗助踹下沙发。
再前一步是藏起来画满的速写薄。
岸边露伴喟叹一声,闭上眼睛。把因为相当狠地未能避开地面而在自己耳边大吵大闹的声音当做圣母玛利亚的摇篮曲。
终于自己也变成和他一样的蠢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