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丞正】禁止恋爱(27)

Work Text:

27、

“也就是说,如果你恋爱了,就会失去能力?”

范丞丞重复了一遍他刚刚听到的内容。

朱正廷点了点头。

“没错。”

难怪他曾经对自己说,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了,否则他会付出牺牲不起的代价。

其实他当时害怕的是失去自己吧?

因为如果那个时候,他由于恋爱而丧失能力,就没办法保护自己了。

仿佛有一股暖流涌进了范丞丞的心口,让他的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

朱正廷就是这样,总是用不动声色的方式偷偷地表达着喜欢。

虽然他现在失去了能力,但是……

“失去能力之后还可以恢复吧?”范丞丞问道。

他记得,跟蔡徐坤分手之后,朱正廷又保护过好几个顾客,才轮到自己。

从时间上倒推,上一次他失去能力之后,应该没过多久就恢复了。

“嗯,”朱正廷微微皱眉,“上次是分手后过了几个月吧……脱离了恋爱的状态,能力就慢慢恢复了。”

“那个时候,也很痛苦吗?”范丞丞问。

“一开始的确很痛苦……但知道坤坤离开是因为‘恋爱欺诈’,就没那么难受了。”

朱正廷长舒了口气。在他看来,既然一切从开始就是假的,也没有那么耿耿于怀了。

“所以后来,我也不敢想起他。”

范丞丞看着微微失神的朱正廷,突然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从现在开始,”他把朱正廷的头扳过来,贴近他的耳边,有点吃味地说,“以后你也只能想我一个人。”

从今以后,他只能属于自己。

朱正廷还来不及说什么,他的耳垂就被范丞丞用嘴唇含住了。

“哎,丞丞……”

温热而湿润的舌尖舔着耳朵上敏感的部位,还用牙齿轻轻地噬咬着。

范丞丞的呼吸近在咫尺,他被曾经熟悉的气味包围了。

“不要。”朱正廷扭过头,想要躲避范丞丞的亲吻。然而下一秒,他的腰就被对方抱住了。

范丞丞直接把他揽倒在床上,翻身就压了上去。

“为什么不要?”

尽管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范丞丞的嘴唇在亲吻他的锁骨。

“朱正廷,你让我等了那么久,有什么资格拒绝我?”范丞丞呼吸加重地压在他的身上,有些霸道地说。

马上就是夏天了,穿的衣服都很单薄。

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隔着衣服也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范丞丞开始吻他,是那种收复失地般的掠夺式的吻。他的舌头伸入朱正廷的嘴中,用力地吸吮着,占据了他的整个口腔。

朱正廷被他吻得呼吸急促了起来。

衣服被撩开了,紧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声音。范丞丞脱去了衬衫,重新压了上来。

他一边吻着对方的嘴唇,一边用手托起身下人的腰部。二人的皮肤紧贴着,仿佛要融进对方的身体里去。

“想我吗,正廷?”

范丞丞终于放过了嘴唇,把吻落在了那个人的身上,仿佛在把火种埋进他的身体。

“想要我抱你吗,正廷?”他用气音问道。

这种满含欲望的声音,让朱正廷有些抵抗不住。

其实他本来还有话要说,但此刻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范丞丞不断吮吸着他的皮肤,从锁骨一路往下,直抵他的小腹。

体内的情欲被勾了起来,就像是席卷沙滩的潮水,将他彻底地拖入了海里。

“丞丞……”朱正廷把身体主动贴了上去,手指伸进了范丞丞的头发里,“我想要你。”

就这样,裤子也被脱掉了。

他们浑身赤裸地纠缠在一起,范丞丞从后面抱住朱正廷,一只手握住他已经变硬的某个部位,上下抽动着,另一只手则揉搓着他的胸前的凸起。

朱正廷侧过头来,两个人的嘴唇又交叠在了一起。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肆地纵情欲望了。

对方的肉体陌生而又熟悉,黏在一起就像是互相吸引的磁铁,根本分不开。

已经克制了太久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很快,朱正廷就在范丞丞的手里释放了。

“嗯呜——”

最后那一瞬间,他把头埋进床里,有意想要隐藏自己失控而发出的呻吟。

他高潮时的声音本来是上扬的,有种色气的味道。现在被这么一挡,声音被堵在了喉咙里,闷闷的,反而变成了另一种诱惑。

范丞丞用纸擦去了手中温热的液体,从后面压住了还在喘息的那个人。

“正廷,现在我可以要你了吗?”

他的声音里有着控制不住的情欲,就像被撩拨起的琴弦,是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旋律。

朱正廷只是低低地说了一句:“你来吧。”

然后,就配合地抬起了腰部。

“那你趴着,我想从后面插进去。”范丞丞在他的后颈深深地一吻,然后拿过了桌子上的润滑剂,抹在自己硬得有些发烫的分身上。

润滑剂和避孕套都直接放在床头柜上,大概是店主帮他们准备的。

虽然进来时看到有点尴尬,但这个时候范丞丞心里还是有些感激。

从见到朱正廷开始,他就不想克制了。

因为很久没做了,朱正廷的后穴有点紧。

他在洞口轻轻地摩擦了好一会儿,才一点点地将自己推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姿势的原因,范丞丞觉得里面比上次进入的时候更拥挤了。

他的分身被温润湿热的软肉紧紧地包裹着,一股强烈的快感从尖端飞速地蔓延开来,他整个身体都快要被融化了。

“唔……”

因为被抵入了深处,朱正廷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

说不清楚是痛,还是舒服。

“正廷。”范丞丞在他的身后晃动起腰来。一开始,他怕弄疼对方,姿势还比较克制。

可是随着抽插的快感不停地袭来,他的力度也开始不受控制了。

分身飞速地撞击着肉穴的深处,两个人的身体发出媾和的“啪啪”声。在空气中,显得十分色情。

“丞丞、丞丞……”

趴在床上的朱正廷失控地叫了起来,范丞丞也在他的叫声中冲刺到了顶点。

释放之后,两人的身体都出了一层细汗。

范丞丞帮朱正廷清理干净之后,就上床抱着他。

“舒服吗?”他的嘴唇在对方柔软的头发蹭了蹭。

“嗯。”

朱正廷的头枕在他的胳膊上,低低地应了一声。

性爱之后的两个人都很疲惫,相拥着睡着了。因为朱正廷就躺在自己的身边,所以范丞丞睡得很踏实。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范丞丞觉得有点饿,决定爬起来找点东西吃。

怀中,朱正廷睡得还很沉。

他怕吵醒他,就轻轻地抽回有点发麻的手臂,一个人下了床。

店长走之前,帮他们把冰箱塞满了。

范丞丞翻了下,发现有面包、酸奶、鸡蛋、火腿和生菜,下面的冷冻区则塞满了速食,都是一些很方便处理的食物。

吧台里还有各式各样的酒,也可以随便喝。

范丞丞挑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下方便面。不过不是简单的用开水泡,而是放到锅里煮。

煮的时候,除了调料包,他还按照自己的口味,放了鸡蛋和火腿进去。

“丞丞,你在干什么?”

大概是方便面的香味把朱正廷唤醒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问。

“煮方便面,你要吃吗?”范丞丞问,“我煮了泡椒牛肉,还有猪豚骨浓汤和菌菇鸡汤,你要哪种?”

朱正廷笑了。

“我吃你煮的这种就行。”

“就知道你也饿了,我煮了两包。”范丞丞很有先见之明地说。

他把面盛了两碗,先喂朱正廷吃完,然后再吃自己的那一份。

面汤有点辣,吃得身体有些发热。

吃完了面,就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他们现在出不去,又不能开电视。

朱正廷现在看不见,他怕自己一个人看电视会影响到他的情绪。

范丞丞在房间里兜了一圈,最后只好回到床上。

他刚刚坐下,朱正廷就开口了:“丞丞,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他们当然不能在这个酒吧里躲一辈子,将来的事情还是要考虑起来的。

“可能现在这里住两天吧,”范丞丞说,“等风头过去了再说。”

他用手指去摸朱正廷的脸。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会很心疼。

“我还想带你去看医生,”他小声地说,“我觉得你的眼睛一定可以恢复的。”

“如果我去医院的话,陈倩应该马上就能找到我。”朱正廷叹了口气。

他的眼神有点迷茫,仿佛把对未来的不确定都锁在眉间。

“其实治不治疗都可以,也可能以后都无法恢复了。”

“为什么?”范丞丞问。

朱正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他抱膝坐在床上,声调平缓地说:“那个非人类研究中心,我并不是他们第一个研究对象,也不是那里唯一的研究对象。”

“在我之前,还有别人。”

范丞丞对这个消息倒不意外。

他相信一句话,无论什么事情,通常都不会单个发生。既然朱正廷拥有特殊的能力,那就说明有这种能力的可能不是只有他一个。

但即便还有别人,应该也是凤毛麟角。

“他们的能力也跟你一样吗?”

如果别人也有朱正廷的能力,那就麻烦了。那个人只要和知情的人接触,就能轻易发现他和朱正廷的藏身之处。

“有一样的,也有不同的。”朱正廷说,“不过,跟我一样能力的人现在只有我一个。”

“现在?”

那就意味着,之前也有别人和朱正廷有同样的能力吧?

“嗯,在我之前,跟我拥有同样能力的人还有两个,”朱正廷垂下眼眸,“一个在出任务中去世了,还有一个……就是大人物。”

“你是说,其中一个是何佳的爸爸?”

朱正廷点了点头。

这个消息出乎了范丞丞的意料。他没想到何佳的父亲、朱正廷现在的保护人居然曾经也是一个能力者。

“她的爸爸曾经就是靠自己的能力混入了政界,在失去能力之后,大概是因为事业需要,所以才会利用非人类研究中心,偷偷地培养继任者。”

用能力换来的青云之路,在走上去之后,就没办法放弃。可是,让范丞丞心有疑惑的是,为什么大人物能准确地找到跟自己一样的继任者。

“你和大人物,还有在任务中去世的那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啊?”范丞丞问,“为什么你们会拥有同样的能力呢?”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朱正廷有些遗憾地说,“根据我们三个情况,我只能推出一条规律——这个能力似乎不能被两个人同时拥有。”

“只有当现在的拥有者失去能力之后,才能找到继任的人。”

那就是说,如果朱正廷彻底失去了能力,就会有新的人拥有这个能力吗?

范丞丞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朱正廷失去能力之后,大人物只需要再去寻找新的继任者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把他关着不放呢?

朱正廷仿佛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似的,继续往下说:“但是,他们留着失去能力的我没有放是有原因的。”

“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重点。”

他语气很郑重,像是在打开一个一直被锁住的秘密匣子。

“虽然不管是我,还是其他人,一旦恋爱了,就会失去能力。”

“可是,失去能力之后,又重新恢复能力的人,只有我一个。”

“你是说……”范丞丞好像有点懂了。

“大人物是在与何佳的妈妈生下何佳之后失去能力的,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恋爱而丧失的能力,所以找到我的时候,只是跟我约定了不允许组建家庭。”

“直到我因为蔡徐坤失去能力之后,他们才认为能力的失去可能和恋爱有关。”

接下来的事情,范丞丞就都知道了。

因为害怕朱正廷再次失去能力,非人类研究中心在合作条约里面,加入了“禁止恋爱”的部分。

蔡徐坤还配合着设下了“恋爱欺诈”的骗局。

“所以,他们现在还关着你,是认为你还可以恢复能力?”他问道。

“嗯……可麻烦就麻烦在这里,”朱正廷却叹了口气,“因为除了我之外,从来没有失去能力还能恢复的人,所以其实他们也不能肯定,我这次失去了能力之后是否还能恢复。”

“也有可能不止是能力,我的身体也永远都恢复不过来了。以后,我也许不单单是一个普通人,还会是一个看不见的普通人。”

他朝着范丞丞的反向看了过来,眼睛就像没有星光的漆黑深夜。

“你真的确定要跟这样的我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