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周叶】恶意16

Work Text:

叶修一把把他掀翻在沙发上,抬腿跨了上去,单膝跪在垫子上,来势汹汹地把体重叠上去,重重按住他肩膀,凶狠又虚张声势。枪王愣了一下,伸手扶住他的腰,防止身上的人重心不稳摔下去。

“苦肉计6得飞起啊,以为我会心疼?非法拘禁,被亲属打一拳都算便宜你了。”叶修扳过他下巴,看了下伤势,红肿的部分微微发热,颜色渐渐沉淀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青紫的瘀伤。叶秋的手劲儿他是知道的,哪怕当了几年总裁也没有抛下健身训练,何况那种暴怒无理智的状态,根本不会留力。

周泽楷由着他不知轻重地检查,疼当然是疼的,却一声未吭。

“头晕......”

枪王揪了揪叶修的衣摆,却没敢动弹,叶修身上就套着他的衣服,想当然是没有内裤的,柔软饱满的臀肉隔着单薄布料压在他腹上,弹弹得几乎快要陷进去。他的手指动了动,顺着腰线下滑了两分,停在腰臀分界处。

浑身上下也就这里肉多了......

“不会脑震荡了吧,应该不可能啊......我送你去医院吧。”没有感觉到枪王的心猿意马,叶修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手机,想着要不要打个120.

捏着周泽楷的手指解了锁,屏幕壁纸瞬间闯入视野,年轻男子濒临高潮的表情,两颊潮红,眼神水润涣散,嘴唇张着,似乎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潮湿高热的吐息。

叶修:“!!!”

照片里的他一脸春意媚眼如丝,十足享受的样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就像山里的精魅化作人形,每个毛孔里都散发着放荡的气息。

所以小周,天天都是看着这张图?

现在自己还坐在他腰上......叶修突然感觉不自在了起来,耳尖翻红,僵硬着手脚从沙发上起身下来,假装给周泽楷找医药箱。

他刚站起来,就被抱住了腰,失去平衡向后倒去,摔进周泽楷怀里。枪王不知何时坐了起来,长臂一揽,下巴搁在肩头,像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极为亲密地拥在一起。

“不看看吗?”

背后青年咬着他耳朵,两人手覆在一起握住小小的手机,金属冰凉,一点点被捂上了温度,点开里面的相册,再找到保密箱输入密码,打开的瞬间,白皙的肉色铺满了屏幕,却满满的都是枪王,各种角度的面部特写和赤裸的身体。

“怎么回事......”叶修迟疑道,想回头看周泽楷一眼,却被衔住耳朵舔得腰都腰化了。

不应该是他吗,没想到小周这么自恋的?

“给叶秋准备的......”算是辅助的证据,就算叶秋不信,也能起到迷惑视听的作用,他不是全知全能什么都能猜到的神,却没想到叶修会有那个出乎意料的骚操作,将计就计,显得自己心机很深的样子。只是到了后来,他反而不想躲藏什么了。“你那次......很主动。”

主动到把枪王压在底下,被针孔相机录进去。

“人才啊......”叶修喃喃,突然察觉哪里不对,“这么说来,岂不是之前我全都......"

被录进去了。

周泽楷:“......”

这种时候只好假装无事发生了。

突然男人低哑的喘息从手里来流淌出来,满含春意,一波三折,叫猫似的听得人心里发痒。叶修被臊到了,低声警告:“你在干什么?”

“我没有......”周泽楷一脸无辜,点了点他还放在屏幕上的手,示意是你自己按的。

叶修:“......”

达成看自己小黄片的成就。

有摄像机当然就有视频,周泽楷买的东西明显都价格不菲,且不是黑心货,像素高到令人发指,光线好的时候几乎是纤毫毕现,何况主人还自学练习过摄影,角度完美得刚刚好。

自己的喘息充斥着耳边,身后还靠着一个烫人的热源,叶修脸皮烫了一点,手忙脚乱把播放键按停。

周泽楷的手从短袖下摆伸进去,顺着腰线上下轻抚摩挲着,按在他腹部,烫热的手心像是一块烧红的铁,传递着勃发的欲念,几乎立刻勾起了叶修对于夜晚的回忆。

“你可以像那天一样,惩罚我......”喑哑男声仿佛恶魔引诱低语,含混不清吹进耳廓里,潮湿地往下滑,蜿蜒拖曳至颈项,再扯开的领口里印下一枚吻痕。

性是魔药,食髓知味之后很容易上瘾,两人肉体之间的张力叶修再做心理建设也无法忽略——他喜欢周泽楷触摸他,亲吻,甚至更亲密,带来快乐。

或许是处男的通病,这玩意儿就像挤牙膏,挤出来之后就收不回去了,之前还能忍受的挑拨现在却无法忍受,语言可以说谎,但是肉体永远都不会。

他闭着眼脱力似的向后仰去,整个人揉化了完全跌到青年怀里,手虚虚扶在他手臂上,却像夹缝里艳丽的蝶,华丽巨大的翅膀无从安放,束手束脚挤在身周。周泽楷的手越滑越深,一只手按上胸口,揉弄的动作在衣服里起伏着,慢慢拢在一起,捏住敏感的肉粒揉捻搓弄;另一只则顺着裤带滑了进去。

叶修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汤圆,裹着满满的馅料,被外力搓圆弄扁,浑身都在发抖。

据说欲望满足了就会索然无味,周泽楷是不是这样呢......

“专心点。”

可惜他还没想多少,就被周泽楷亲吻拉走了注意力,枪王的舌头依然很灵活,勾挑着和他纠缠在一起,全然不受伤处的影响,叶修莫名很想问他一个问题——

“小周......”

“我在。”

“你嘴疼不?”

“.......”

 

17.

 

周泽楷嘴疼不疼叶修不清楚,但是他现在屁股有点疼。

一子行错,满盘落索。人大抵都是贪得无厌的,封侯列土之后还想开疆拓宇,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也许感情到了深处,攻掠才是本能。

“够了......你他妈,还有完没完了......”

男人的喘息在昏暗中有一丝喑哑,像被砂纸磨过,泡软了的纸,每一缕气息里都饱蘸着情欲与疲累,软塌塌地飘在空气里。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但是明显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叶秋在外面还不知道有没有走,说不定在听墙角,他却和本该是仇人的青年抱到了一起,剪不断理还乱,理到床上去的却也还是头一遭。

他趴在沙发上,上衣还穿在身上,下身却是被扒得干干净净,两条长腿支楞着敞开,膝盖跪在沙发软垫上,压出两个深凹的窝,中间摊着一片形迹可疑的水迹,在暗夜中闪出隐约亮光。黏滑的透明液体从他大腿内侧淌下来,沿着腿型往下滴,慢慢和底下那一滩泞为一团。枪王的手深陷在臀部阴影里,一下,一下,时急时缓地暧昧动作着。

也不知道这小子当初到底安了什么心思,客厅茶几底下放着全套的用品,宛如哆啦A梦的百宝箱,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找到,叶修刚刚不小心瞥了一眼,深深地被震惊了。

以为上次看到的就是周泽楷全部存货的自己,真是太傻逼了。

变态哪里会嫌玩具多。

被迫拗成这个姿势,刚开封的一瓶润滑油几乎全倒在了屁股上,凉飕飕的,空调风一吹就像小时候穿的开裆裤似的,连鸡儿都冷得一哆嗦。水状的液体顺着臀沟往下流,叶修身体僵硬了一下,脸色发烫地埋进了沙发靠背里,耳根都后背臊红了一片。

再怎么没有节操,荣耀教科书还是个纯洁的处男,那些道听途说来的知识技巧全无用武之处,黄暴资料的幻想对象也是又香又软的萌妹,而不是身后这个力拔山兮的壮士。

周泽楷半跪在沙发上,耐心细致到近乎玩弄地打开了他的身体。

“不够......”

摸奶,指奸,翻来覆去的操干,用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方法,直到对方受不了了也不会停下......时间还早,他们才刚刚开始,周泽楷眼神露出沉迷,面部血气翻涌,装点出情丝缠绕的兴奋潮红。

背对的姿势看不清表情,便能格外肆无忌惮。

深入的长指又往里送了一点,轻微撑开,叶修腰骨一麻,颤巍巍翘起的两瓣臀肉就绷住了,像收拢的柔软的扇贝,夹得他动弹不得。穴道内部已经被润滑剂浸润成水乡泽国,湿乎乎地包裹着,随着勾挑插弄不断牵出水丝儿。

“变态啊你......唔......”叶修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张嘴咬住沙发衬布,窄腰下塌,酸软地颤了颤,整个人控住不住地往前躲,想躲避饱满的栗状体被隔着薄薄一层肉壁捻起的可怖快感。

性器前端早已汁水淋漓,透明的前液一小股一小股地涌出来,颤抖着,像是失禁一样。他能感觉到周泽楷在开发自己的身体,带着一点点恶意,想逼出他崩溃的样子。

“只是两根手指而已......好敏感。”罪魁祸首倾身压过来,撩开碍事的T恤,舔着他耳朵叫前辈,大猫似的咬着他肩膀后颈,顺着蝴蝶骨之间的凹处往下舔吸。“前辈,真好看......”

少见的脱了衣服比穿着还好看的人。

叶修打了十年电竞几乎从来没露过面,知道他真容的寥寥无几,一双美手却是众所周知,每次镜头切过去都会引起粉丝尖叫,不知道被多少金主公司看重,即使不露脸也能拍代言。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叶修就是那种初看不惊艳但是格外耐看的类型,每一处都很协调。

尤其是后背位的时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修窄的腰线收束着,过了胯部倏然舒展成饱满的圆,不干不柴,于匀称中多了丰腴的肉感,羊脂白玉一般,触之温软腻手。

唇舌滑过两个浅浅的腰窝,蜿蜒出微湿的水痕,周泽楷动了动牙齿,忍不住在那臀尖上啃了一口。

“!要点脸成么?”叶修想打人了,这玩意不是进去出来就完了么,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嘛,我会给你加钱吗?

他扭了扭腰,漾出一道白花花的线,浑然不觉自己现在有多么诱人,周泽楷沉了眸,喉结滚了下,借着微弱的光,居高临下将景色尽收眼底。

穴口被撑得松软,像春末的花,鲜嫩中呈现出烂熟的颜色,瑟瑟可怜地勾人采摘。枪王拔出手指,将手上的液体悉数涂抹在臀瓣上,肆意抓揉着。

“要做赶紧做成吗......我腿麻了......”叶修只觉得腰酸腿软,要不是周泽楷掐着他腰早就滑下去了,正事还没有开始,本以为是个泡面番结果竟然是个大剧场的操蛋感。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扳过他的脸用力吻上去,一只手卡着沙发背,一只掰开叶修的腿,把他全然环在怀里,腰身下沉,悍然撞了进去!

“嗯!——”

叶修脸色发白,而后变成桃花般的红,觉得自己被一根什么利刃劈开了,再多的扩张也比不上枪王的那玩意儿,像是一根坚硬的肉棍子直直闯进自己肚子里,搅得五脏六腑不得安宁,肺里的空气被顶得一干二净,几乎喘不过气来。

呻吟声被堵在嗓子里,他憋得脸色通红,鼻音虚弱地哼了一哼,近乎柔软地把头垂下去顶在沙发背上,侧脸被泪水洇湿。

周泽楷爱怜地亲着他,舌尖勾描着微张的唇缝,探进去舔着齿列,像撬开一颗美味而自我封闭的蚌,品尝里面鲜美的蚌肉。

“疼疼疼...轻点......艹,其实我是你仇人吧......”叶修伸手捉住周泽楷的手腕,手劲儿虚软不堪,觉得自己已经被钉死在他的器具上,心生恐惧而动弹不得。

真的能进去吗......

周泽楷低声笑着,似乎觉得这样的叶修格外可爱,他牵着叶修的手摸到两人身体相接处,勃发滚烫的硬物深深楔进他身体深处,表面似乎是粗糙不平的,在薄薄一层防护下是狰狞鼓动的青筋,盘虬卧龙一般,盘踞在粗壮的枝干上。

那里泥泞一片,潮湿黏滑的润滑液体被挤出来,可怜兮兮地往下淌,浸湿了枪王蜷曲粗黑的耻毛,一缕一缕纠结一起。

“好多水......”

粗硬的东西还有一截留在外面,枪王健腰挺动,一点一点往深处压,深抽浅出,慢慢地把自己全部都送进去,直到根部的橡胶圈挨上穴口娇嫩的皮肤。他肏得耐心,边干边安慰着叶修硬挺的性器,手指圈住撸动,打着圈地摩擦着龟头凹陷的浅沟,只有最后才失控似的猛地撞了一下,强烈的摩擦捣开内部,叶修手捂着腹部,整个人几乎被顶翻出去。

却是避无可避。

“叶修......”青年喃喃轻语,气息急促,越来越快地操弄着身下洁白羔羊似的肉体,仍有种不敢置信的不真实感,“我在做梦吗?”

“梦里你这么骚的吗......”叶修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小声喘息,脸上涂了胭脂似的,在周泽楷刻意寻找敏感点的操干中渐渐觉到了快意,过电似的酥麻快感从身体内部升腾而起,奔涌至四肢百骸,又疼又爽,几乎快要疯掉。

据说处男都早泄,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

叶修安慰着自己,咬着胳膊呜呜抽气,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响亮而沉重,间着咕啾咕啾的粘腻水声,屁股到大腿根红了一片,微微颤抖着,看起来有点可怜不堪。

却更让人想欺负,把恶劣的欲望投射给他。

周泽楷突然揽着他腰,换了个姿势,粗硬硕长的性器在肉穴中拧了半圈,叶修面对面脱力地坐到了枪王身上,扬起天鹅似的颈无声喘息,双目涣散,很快又低下头,失神地看着两人结合的部分,严丝合缝贴到一起。

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任凭枪王颠着他起起伏伏,看对方腹部结实的肌肉绷出好看的线条,手臂鼓胀,掐着腰往下按。上位本来就进的极深,更别说枪王还格外体积庞大,叶修直着腰,竭力往上躲,觉得自己肚子都快被捅穿了。

周泽楷枕着抱枕,浅笑着看他,被欲望熏染的五官俊美又色气,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眸似乎会说话,深藏情意,把着叶修的腰轻轻颠动,抬手把T恤下摆一角撩起来,露出被揉捏吮咬到通红饱胀的乳尖和洁白腰腹。

“咬住......”

叶修不明所以,乖乖叼住之后才发觉对方意图,眼眶泛红,耻得胸口都铺了一层粉。看着胸前起伏的黑发,如画眉眼下是险峻的山根和鼻尖,淡红的薄唇抿住一枚肉粒,而自己喂奶似的,主动让以一个比自己小的同性后辈随意玩弄,这辈子所剩不多的节操今天全都掉完了。

“里大耶......”他咬着衣服,含糊不清地骂,你大爷。

“不舒服吗?”枪王仰着脸问他,舌尖在左边的乳头上快速扫着,柔软的舌苔刮过,细小的快感就像毒品一样席卷全身。“乳头硬了呢......”

“闭嘴......”叶修闭着眼亲上周泽楷,以吻封缄,堵住枪王在床上格外黄暴的废话。

不说了,那就努力做吧。

枪王勤勤恳恳耕耘,用坚挺结实的棒子,在叶修身上挥汗如雨,快感如浪头般越堆越高,叶修张着嘴粗喘着,像一条被抛上岸的白鱼,浑身被汗水精液湿漉漉地浸透了,头晕眼花,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高潮来得很快,两人汗津津地抱在一起,子子孙孙丢到垃圾桶里,平躺在狭窄的沙发上,稍加温存。

被黏乎乎亲着,叶修心想,这孙子总算完了。

然而几分钟之后,叶修惊恐地发现腰后戳了根硬梆梆烫呼呼的东西,周泽楷摸着他的腰,慢慢抬起他一条腿,在入口磨了磨,又插了进去。里面被撑得松软,湿哒哒的,柔顺的含着那根孽物,柔怯又贪婪地吞吐着。

“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