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约到老师怎么办

Work Text: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喻文州对这句话一直没有什么切实感受,毕竟作为“别人家的孩子”的杰出代表,从小到大简直像戴上了主角光环一样一路顺风顺水。

后来他才知道,他的人生不是没有意外,只是来得迟了一些,可惜等他明白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把TA炸死在来的路上了。

前女友的分手消息措辞冷静,斩钉截铁,没有丝毫回转余地。喻文州当时的心情要说是一腔柔情喂了狗,或者日了狗好像都没有太大的差别,点开购物车点击清空,装作顺便就把一份谈了两年的感情也给一键还原。

哪有那么容易。

他只是冷静,不是冷血。前几天还在打算着为亲亲女友买点什么,转头就被删除拉黑江湖不见,连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机会都没有。倒不是说他真做得出来,只是这感觉就像是上线开黑组队完毕,进了游戏一路推塔暴兵冲到敌方家门口,队友噼里啪啦全部掉线,就剩你一个人独自面对十万大军,偏偏隔着屏幕只能打几个字,还被企鹅提示已被拉黑,一口血闷在胸口直接内伤。

回头想想也不是无迹可寻,异地两年,青春校园里那点怦然心动都磨成了灰,什么阳光下相视一笑红了脸,分隔两地连人都看不见,指望着隔着网线能天长地久,哪有那么多真爱无敌。

他是想该上课上课,该吃饭吃饭的,不过他有一个叫黄少天的室友,自诩为“二十一世纪中国好室友”。既然是好室友,总不能只是感谢室友不杀之恩那么简单,哥们失恋了,怎么都得KTV撸串大保健齐齐来一发,喻文州口嫌体正直的拒绝了两句就跟着去了。

被人舍命一击了还连人都没见着,总要给自己点宣泄机会。

结果四个人一打啤酒喝倒了三个,幸好黄少天还算有自知之明,直接开了通宵包间,三个糙汉子扔包厢里睡一晚也不至于被人卖了。喻文州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身边醉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室友们,听着电视屏幕上唱着的《分手快乐》,突感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凄凉。

所以他去续摊了,一个人去了KTV隔壁的小酒吧点了杯酒趴在吧台上思考人生。

叶修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吧台边趴着个人,刚开始没注意,酒吧里放着听不清语种的外文歌,女歌手婉转的唱腔沙哑又遥远,点完酒在吧台边落座,无意侧过头正好对上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喝得有点多,眼眶发红,湿漉漉的像是哭过一样,眼神是飘的,就算还有神志约莫也就剩下一半了。酒喝多了热,就把两只袖子撸了上去,两只白生生的手臂垫在桌上,侧着头向叶修这个方向看过来。

叶修觉得自己还没喝就有点醉,不然怎么会突然就觉得有点心动,喝口酒冷静一下,忍不住又飘过去一眼。那小醉鬼单手撑起了下巴,眼帘半阖像是随时能睡过去。

睫毛好长。

叶修握着杯子,脑海里就剩下了这四个字。

“喝一杯?”

明明看得出对方已经有些醉了,叶修还是用了这样的开场白,坐到喻文州身边,那点心思简直比司马昭还司马昭。

“好啊。”

喻文州的语气简直像是被奖励了糖果的小孩,毫不吝啬地向叶修奉上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酒精发红的一侧脸颊上还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唰唰唰——叶修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了。

虽然小心脏砰砰砰得快不是自己的了,不过叶修作为一个人民教师,还是维持了一点基本的节操的。和勉强能不把他自己给卖了的喻文州聊了一会儿,叶修主动结了账准备把人安全送回家,顺便要个电话做个长远计划慢慢拿下。

喻文州不常喝酒,啤酒还行,酒吧里的鸡尾酒喝了两杯下肚,反应不知道慢了几拍,看见叶修站在一边,就只是眨巴着眼睛看他,要不是叶修那点岌岌可危的节操还起作用,喻文州当场就能被人给拆解入腹了。

“恶意卖萌可耻啊。”

叶修捂了捂心口,觉得不太好,见过醉酒不闹的,没见过醉酒了又乖又萌还好看的,连小扇子似的眼睫毛都狠狠的戳爆了他的萌点。

刚想伸手去拉喻文州,醉酒的家伙大概是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下了高脚凳,伸手扯住了叶修的,袖子。

两只手扯的,叶修往前走一步,喻文州就踉踉跄跄跟一步,叶修停下来,喻文州就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这还能好吗?

不能了。

要被小醉鬼清空血槽了。

叶修小心翼翼地护着步伐不稳的小醉鬼往外走,心里想着不知道喻文州能不能认得回家的路。

出了酒吧,冷风一吹,喻文州酒醒了三分,谁也不知道他当时的脑回路发生了什么电光石火的奇迹,他双手抱住叶修的手臂,笑吟吟凑过去,眉眼弯弯像是泛着水光,下巴差不多蹭到了叶修肩上。

“去你家?”

纵然是叶修,也被这一出给惊着了,忍了再忍,伸手捏住小醉鬼的脸颊。

“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小醉鬼。”

喻文州撇了撇嘴,挣开叶修的手,揉了揉自己被捏疼的脸颊。叶修还以为他清醒一点了,谁知道喻文州放开他抱着的那条手臂,直接往他怀里靠,低头就咬住了叶修领口的扣子,灼热的酒气喷洒在叶修心口。

到这份上,还忍就不是人了,那都不是禽兽,那是禽兽不如。

上了出租车,叶修本来没准备在车上就做些什么,结果喻文州不管不顾地往他身上蹭,柔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的嘴唇蹭着蹭着就贴上了叶修的脖颈。

“我说你老实点啊!”

这警告怎么听怎么言不由衷,怎么听着怎么毫无威慑力,叶修也顾不上是不是会刺激司机师傅的小心脏了,再放任喻文州又蹭又抱的,他自己的小心脏就要负荷不了了,某个关键部位也一样。伸手直接揽住了喻文州的腰,把他的脸按在怀里,结果小醉鬼还不老实,哼哼唧唧嘟囔着继续蹭,叶修抬手就在喻文州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这下好了,小醉鬼变身小哭包,不用看他的脸,叶修都能听得出这哭唧唧的哼哼声有多委屈。叶修郁卒,搞了半天不是醉酒不闹,是还不到闹的时候。

“年轻人,大叔劝你一句你别不高兴,小俩口过日子多让着点啊。”

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不知道已经脑补了多少集的八点档电视剧,留下一句嘱咐,一脚油门绝尘而去,留下叶修揽着个小醉鬼哭笑不得。

下了车,喻文州倒是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被叶修搂着特别乖巧,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往虎口里撒丫子狂奔。叶修带着人回了家,还纠结了一下要不要给喻文州弄点醒酒的清醒一下,结果喻文州丝毫不顾叶修残存的节操,手臂往叶修肩上一搭,直接香唇奉上。

接下来还用说?叶修揽着人往床上一压直奔主题。喻文州也特别乖特别配合地任他亲任他摸,叶修也是第一次把人带回家就往床上压,可是喻文州那双眼睛望着他一笑,叶修连名字都忘了问,直接扒光了小醉鬼的衣服上下其手。小醉鬼浑身上下都又白又滑,叶修一点没放过的亲过吮过,连大腿内侧都留了吻痕。

叶修看出小醉鬼是第一次,前戏做得漫长又细心,喻文州都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叶修按着腿一插到底,直接就泄了一次,叶修没想到他这么敏感,高潮的时候里面还死命吸他,吸得他头皮发紧,一个没忍住直接把人给干哭了。还好前戏做得细致,到底没受伤。

第二天一早,四散奔逃的理智总算回到了喻文州的脑袋里,浑身赤裸地坐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浑身酸痛,身上还满是爱痕,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可就对不起电脑里的那几个G了。更何况,他只是醉,没断片,昨晚他做了点什么,那个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又做了些什么,喻文州心里门清儿,所以才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然并卵,都被人吃干抹净了还有什么后悔的余地吗?

大声说,没有!

于是喻文州特别怂的直接穿衣服跑路了,当然,他跑路的时候是绝对没有想到会在当天下午的课堂上看到对方的。

因为下午有课,那三个被喻文州丢在KTV包厢呼呼大睡了一晚的也回了宿舍,四个人在寝室睡了一上午,喻文州也没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准备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就是被人上了吗,不就是对方还器大活好把他给操哭了吗,不就是到现在还觉得隐秘处感觉怪怪的吗……勇敢的少年我们向着未来勇敢前进吧!

……个鬼啊!

黄少天还在他耳边嘀嘀咕咕说着你昨晚到哪儿去了怎么可以那么不够意思把我们丢在KTV,像我这样年轻英俊眉目俊朗的小帅哥要是被人盯上了给拐跑了可怎么办,你听见了吗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不,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这是喻文州的心声,对于黄少天勾魂夺魄的碎碎念,喻文州只想抓着他好室友的肩膀狠狠摇晃,问问他,说好一起选最好过的课,过最浪的周末呢,说好的全市最年轻学科带头人呢,根据什么选的,床上功夫吗?!

喻文州的内心很崩溃,崩溃得特别想OOC。

耳边还是中国好室友的魔音灌脑,宿醉的后遗症似乎也慢了好几拍的找上了他,喻文州扶着额头恨不得双手捂脸,深呼吸一口气试图直面惨淡的人生——不知道如果他当场吐出来,台上那位昨晚还和他亲♂密接触的老师会不会觉得他在报复?

叶修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教室第一排中央的喻文州,有些微妙的心情在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对方红着耳垂低下头之后,彻底变成了愉悦。

昨晚抱着喻文州睡了一夜,叶修又不是柳下惠,一早上起来,老二就立正问好了,但怀里还睡着的小醉鬼是第一次,叶修只好进浴室自己解决,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能禽兽成什么样儿,这个第一次遇见的小醉鬼实在太合他胃口。谁知道洗完澡出来,迎接他的不是迷茫醒来的睡美人,而是空荡荡的床铺。

而且叶修连对方的名字都没问,简直失策。

结果小醉鬼竟然是他班上的学生,老天这是准备给他送媳妇儿啊。

叶修绷住了表情,等待着上课铃声,一上课就拿出名单开始点名,完全不顾下面学生的手忙脚乱,他是从来不点名,但是不点名怎么知道小醉鬼的名字?

“喻文州?”

耐着性子点了大半页,终于等到某人答到,叶修认真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又意思意思点了两三个名字就停下了。

“今天就到这里,紧张什么,我就随便点点,谁说要记平时分了?”知道了喻文州名字的叶老师心情飘上云端,转身在黑板上写上了自己大名。

“我这门课不点名,平时也没有作业,不计平时成绩,期末也不考试,只写论文。”

叶修看了一眼满教室欢欣雀跃的学生,嘲讽一笑,冷冷补刀。

“但是,我的课没有教材,没有讲义,课程内容全靠你自己听,如果期末论文被我发现偏题,或者直接抄袭,那我们明年一定还会再见面,明白?”

学生们哀嚎遍野,终于明白了学长学姐们在推荐这门课时,脸上格外和蔼的笑容,那根本就是赤果果的居心叵测。

喻文州觉得在场最崩溃的还是他,毕竟叶修最后那句“再见面”三个字根本就是对着他说的。他也不知道第一节课是怎么熬过去的,一下课他就冲出了教室往洗手间跑,不是想躲开叶修,只是实在头疼想吐。

于是叶修跟进洗手间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扶着洗手台,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样子。叶修走到喻文州身边挑眉看着他,不怀好意道:“你这是有了?”

喻文州刚含了一口水在嘴里,被叶修一惊差点咽下去。

有你个头啊?!你以为这是ABO设定吗?!

忍住了没往下咽,往外吐的时候还是呛着了,喻文州扶着洗手台咳得头晕目眩,觉着自己真是小白菜啊心里苦。

“见到我这么激动?冷静一下。”

叶老师脸色不变地睁着眼睛说瞎话,看着喻文州因为呛咳发红的脸,就想起昨晚喻文州在他床上一边哭还咬着嘴唇忍耐的样子,逼得他只能用舌头撬开他的嘴。

心里一荡,手就忍不住抱上去了。

叶修自己有点愣,喻文州也没反应过来,就听卫生间的门哐当一响。

黄少天站在卫生间门口,手里捏着刚买来的水,盯着叶老师搂在喻文州腰间的手,嘴型分明是一句无声的“卧槽”。

或者是“卧槽卧槽卧槽”?

TBC

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