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花阴现代AU-我们的贤者时间-

Chapter Text

手机屏幕右上角的数字是23:11。拇指在距屏幕五毫米高的地方犹豫了一阵,然后还是干脆地点开了蓝色的小鸟图标——

两小时前,@urutoramarin 发布了一条新推文:

 

影展的《四月物语》。和@syury 前辈一起~~O(∩_∩)O

 

配图是翻拍的电影海报。二十岁的松隆子举着场记板,微噘着嘴,清纯而娇憨,丝毫让人想不到十二年后她将成为那个在第三学期最后一天向全班同学作出为死去女儿复仇的告白的化学老师。

……看来拒绝掉和他们一起去电影展的决定很正确啊。

伊织把夹在右手食指中指之间的烟重新送回嘴里,麻利地用左手拇指敲下了评论:

>啊哈~看来我没去真是太好了呢。

发送出去之后没多久,LINE的聊天窗口突然跳了出来:

>苍:加班也无所谓吗?伊织你还真是无趣呢~(●—●)

>>回复:只是想把手里的活儿早点清一清,下周我想休假。有意见?

>苍:不敢不敢~(●—●)

腹诽了一句居然连续两条消息都用大白的表情实在不是苍这个颜文字狂热爱好者的风格,伊织决定把烟抽完之前不再理他。

可是很快,新的消息又跳了出来:

>苍:不过呢,刚才听朱璃前辈说起了,伊织你明明很喜欢岩井俊二的片子吧?군 _군

>>回复:是啊,很喜欢。但是《四月物语》除外。

>苍:诶?为什么呢?(°ο°)

掸掉一节烟灰的右手僵在了半空。五秒后又把烟送回嘴边猛吸了一口,又长叹一般地将烟雾呼出。尽管是同期,但是和苍的关系还没处到可以明确回答这个问题的程度。

更何况,于现在的自己而言,这个问题太沉重,沉重到现在想起来,心头还会浮现无比空虚的疼痛。

伊织回复信息的手速依旧飞快。按下发送的同时,他将右手指间的烟蒂狠狠拧灭在了烟灰盘里。他几乎能猜想到苍在看到这条信息之后一定又像任性的小男孩一样生气地跳脚,将手机和烟盒收好,他离开了工作室狭小的吸烟区,回到电脑前,活动几下肩膀,继续工作。

>>伊织:别怪我没提醒你好奇心是会杀死喵的哟~苍亲~ˋ( ° ▽、° ) (o( ̄▽ ̄///(斩!!)

 

Chapter Text

第二天。

手机闹钟在早上六点整准时响起。水前寺清子的《三百六十五步进行曲》五十年如一日地元气十足,只是刚刚唱到“人生就是one-two punch”时就被按了停。伊织一脸的惺忪未醒,懒洋洋地将半个身体从睡袋里探出来,像刚从茧里爬出来的……

飞蛾吧。还是翅膀上长着吓唬天敌专用的鬼脸的那种。

自诩为“自黑技能满点”的伊织苦笑着这么想着,终于振作了精神,从睡袋里爬了起来。

工作室对着装没有特殊要求,但还是配了个所谓的更衣室,一人一个储物柜里放的是备用的衣服。考虑到在工作室里熬夜通宵的情况时有发生,出于礼仪没人愿意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上班开工。所以开辟了一个能存放更换备用衣物的空间,更有意思的是,工作室的隔壁刚好是一家自助洗衣店。

连这都能考虑到,东条先生还真是够精明。

洗漱过后,伊织自己动手清理了吸烟区的烟灰盘,往盘里重新倒了清水之后才去换衣服。其实工作室里的卫生是有保洁人员来打扫的,包括烟灰盘的清理。虽然是加班,但毕竟是在工作外时间将烟灰盘进一步搞的一塌糊涂。出于这份略微过胜的责任心,每次加班过后,伊织都会自己清理烟灰盘。清洁人员们也很有意思,早上看到干净的烟灰盘之后准会笑呵呵地跟伊织打招呼:桐岛君昨天又加班了吧,哈哈真是辛苦了。

把衣服送到自助洗衣店,伊织坐在等候区,一边啃着刚从便利店买来的饭团,一边等着衣服被洗好烘干。最近一直忙到住工作室的程度,早饭只能暂时依赖便利店。路过门口的自贩机,伊织这才想起烟快抽完了。尽管随身带的钱还够,可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他还是暗地里啧了下舌。

TASPO卡[1]忘在工作室里没带出来!

算了,午休的时候再说吧。

这么想着,伊织拎着塑料袋,走回了工作室。

 

颇受业界瞩目的设计事务所Studio HANABISHI,又作“华菱工作室”,位于涉谷区,成立至今已有八年历史。在竞争日渐激烈的业界里能坚持八年已经很不容易,何况这还是一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相对年轻的班底。创立之初几乎没人看好这个算上工读生才只有四个人的团队,早期为数不多的几桩案子真的是拼了命地跑出来的。创立后第三年,工作室拿到了第一个设计奖,之后连续几年一直是业界奖项榜单上的常客,一时间慕名而来的工读生和设计师数不胜数。然而至今留在工作室的固定班底依然是当年的四个人,当年的工读生如今也成了独当一面的设计总监;尽管其中一位设计师已经在工作室楼下另开了一家书吧做副业,但和工作室依旧保持着良好的工作关系。

已经在工作室供职快一年的伊织始终认为,自己能够来到这家工作室,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说句不好听的,应该是作为创始人兼第一法人的东条巽头脑发热的结果吧。

桐岛伊织,是工作室成立八年来,唯一一个没有主动投简历却接到了就职offer的正式设计师。

 

快到工作室门口时迎面走来一个人,浅灰色亚麻西裤配同材质的浅蓝色短袖衬衫,清凉的质感很适合这个炎热的夏天,尽管并非高档品牌,但穿在这人的身上就仿佛是量身定做一般。他远远地向伊织挥手打招呼。伊织连忙小幅鞠躬回应,同时意识到现在的时间应该是早上八点四十五分,并在心里感慨着今天的穿着依旧无懈可击真不愧是一之濑先生。

一之濑圣,八年来的固定班底成员之一。和东条巽同为客户总监,掌管着整个工作室的业务。区别在于除了业务之外,作为第一法人的巽掌握着财政与人事的大权,而自称“没有经济头脑,也就嘴皮子还算利落”的圣时常奔走于客户与设计师之间,围绕着设计项目协调双方的关系。业界里称他们是“华菱的‘北风与太阳’”,这种说法倒能很好地概括两个人的立场,以及他们迥然不同的性格与处事风格。

伊织刚入职的头一星期正好赶上圣去外地出差,因此没能第一时间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太阳”。紧接着崭新的礼拜一来临,他这才以工作室新成员的身份第一次见到圣。有趣的是伊织首先注意到的居然是圣的着装,其次才是这个人帅得连同性都不禁侧目的外表。之后又过了四五天,早间例会刚刚结束,圣由于要去见客户所以匆忙离开。伊织看着他拐弯下楼的背影不禁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简直就是男版的凯特·布兰切特[2]啊,一之濑先生。”

只是一句普通的感慨,然而有人听了还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大家循声看过去,居然是平日里最不苟言笑的号称“北风”的那个人。

东条巽。尽管他背过脸去尽量掩饰了但毫无疑问,那一声轻笑的来源是他。

午休时伊织有点忐忑地问朱璃:早上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朱璃笑了笑:放心吧,你没有错。只不过呢,能让巽先生笑出来可不容易,伊织你的幽默感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两个人在工作室一楼门口碰了头,简短的寒暄过后一起上了楼,边走边聊些有的没的。

“最近真是辛苦你了,伊织君。”

“哪里哪里,其实忙成这样也是出于私心,所以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私心?”

“嗯。我打算连休。等一下例会上会说这件事的。”

“说的也是呢……再过一周就是盆休[3]了。”

“是啊。我讨厌在返乡潮里随大流儿,所以咧~就四要拼命赶工,争取个连休,提前回老家喽~”

“哈哈,出现了啊,关西mode……对了,伊织君你还是学生的时候,是会先把暑假作业做完然后一直玩的类型吧?”

“嗯……算是吧,不过不会一直玩就是了。”

“嗯?”

“暑假作业做完之后……总之会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比如说去道场啦,看书画画之类的……不过一之濑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

“随便猜的。话说回来,你这半年都没怎么休息,这是大家都看到事实。所以不管私心也好怎样也好,还是值得用连休来嘉许的。”

“不过啊……估计东条先生不会批准吧。毕竟这半年……我没少跟他吵架啊。”

“吵架也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不是么。而且你那算什么,我和他吵架时气氛比你凶险10倍还不止呢。”

“可你们是同级又是多年的交情……”

“伊织君~虽然那家伙的脾气如你所见,但是他绝对不是随便记仇的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伊织没再继续说下去。圣的语气是有多认真他听得出来,面前这位正直得有些过分的上司,他认准的事情,是没那么轻易被否定的。

“……而且,伊织君也不要轻易地否定自己嘛。”

说着,圣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揉了揉伊织的头。

“……我说啊,一之濑先生。”

“嗯?”

“我都23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

圣哈哈笑了几声,算是把引来伊织些许不满的揉头行为的动机蒙混了过去。接着同为设计师的朱璃和苍也陆续来到工作室,两个人没再继续聊下去,而是各奔各的办公场所——最西边的设计区和最东边的总监办公室。最后圣回过头看了一眼和朱璃与苍聊天的伊织,才正式走进去。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工作室吸烟区看到伊织时的情景。那时伊织入职还不满一个月,午休时他去茶水间续水,途中路过吸烟区,门上有一块不大的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室内的景象。和门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总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合乎自己印象的事情,于是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加以确认。确认的结果是那的确是不合乎自己印象的事,以至于他忍不住推开门,毫无征兆地与吸烟区里的那个人对视了整整五秒钟,没说一句话。

坐在靠窗的角落里的伊织一脸惊愕,轮廓姣美的薄唇间衔着一支白色的烟,拿着打火机的左手悬在半空,没来得及点火,却也没放下。

五秒钟后,纵然是业界闻名的谈判高手,圣也只挤出来那么一句:

你……抽烟,啊?

伊织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明亮中略带迟疑的眼神却像是在问:怎么了?

呃……没怎么,就是……啊没事了,不好意思。

然后圣连忙关上门,往茶水间走去的时候步伐有些仓皇。

他也还记得自己和伊织迟到了一星期的正式会面。当巽将他们互相介绍给对方时圣迟疑了片刻,之后挂上了业务用的笑容伸出手说着初次见面欢迎加入华菱之类的寒暄话。那片刻的迟疑没有逃过巽的眼睛,当晚这个话题就被巽提及,他只回应说没什么,可能是我认错人了。

 

十五年前的圣还是个大学生,那年夏天他和剑道部的成员去奈良进行强化合宿,住在当地同门师傅的道场里,训练之余也会帮着师傅指点指点那些小弟子。有一天他们晨练回来,目击了一场小弟子之间的较量: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孩子的对手是比他高了差不多一头的六年级学生。身边的部员们都说六年级学生会在三十秒内轻取对手。然而对决正式开始,那个个头小小的孩子的每一招都相当漂亮,甚至一度将六年级学生逼上了绝境,那些方才做出轻取断言的部员们也都屏住呼吸,将注意力放在那个招招凌厉的小孩子上。

当然最后是六年级学生赢了,只是凭借着体能上微弱的优势,赢得相当艰难。鞠躬致谢后那小孩子跑开了,后来圣被师傅吩咐去办点事情,在道场门廊的角落,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抱膝蜷坐在那里,眼睛里似乎有点泪光。见有人来了,连忙将小脸埋在手臂后面。

圣忍不住笑了,在小孩子身边坐下。沉默了一阵子,圣先开口:

……有点可惜呢。

小孩子满怀敌意地瞪了他一眼。圣假装没注意到,继续说下去:

不过,如果调整一下出招的顺序,说不定会赢的哦。

诶?!

小孩子一愣,扬起小脸惊讶地看着他,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接下来在门廊下,这个大学生尽可能地用小学生能听懂的方式进行方才那场较量的战术分析。倔强的小孩子很快忘记了哭泣,专心地听着他的每一句话。最后圣和他约定,如果用这种战术还赢不了那个六年级学生,自己就请他大吃一顿柿叶寿司[4]。

三天后强化合宿结束,圣和部员们拜别了道场的师傅前往车站。在月台上等车时他听到一阵清脆的童音用奈良腔喊着哥哥哥哥,回头看去居然就是那孩子。看起来好像是从道场一路追过来的,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小的盒子。圣连忙低下身子扶着他的肩膀,刚想说什么,小孩子却扬起脸来,笑得像朵花一样:

赢了呐……瓦用了哥哥教我的战术,瓦赢了呐!哪,介四谢礼!

说着将手里那个不小的盒子塞给了圣,又用奈良腔再次向他郑重地道了谢。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揉了揉他的头,简短地说了一句:

以后要加油哦。

列车飞快地行驶,圣把盒子打开,是十二只精致的柿叶寿司。他才想起自己只知道那孩子姓桐岛,却从来没问过他的名字。

 

十五年后的工作室里,只凭着那个明亮又倔强的眼神,圣立刻就认出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新人就是当年那个孩子。他眼底的神采还在,但偶尔会流露出冷漠而悲伤的神情,以看似坚强独立的态度与身边的人保持距离,对客户总是一副公式化的刻板口吻,偶尔会以犀利的言辞对对方加以讽刺,但相对的会以十倍犀利的言辞贬低自己。

圣一直很想知道,十五年间这个坦率的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成如今这样,浑身是刺,警告着他人勿近的同时也刺伤了自己。似乎巽知道一些内情,但他更想自己去找出答案。因为十五年前在奈良的往事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有着二十多年交情的巽。

Chapter Text

工作室的营业时间原则上是上午九点,但员工尤其是设计师们也可以遵循弹性工作制,只要上午十点半前到岗且工作满八小时也是可以的。然而只要前一天没有加班到很晚,所有员工还是习惯在九点到岗。前二十分钟的时间多半用来开例会,然而说是例会其实气氛也并没那么正式,无非是互相汇报工作进度,以及部署新的工作。

“Y百货公司网站的专题页面已经传给对方做最后确认,下午就可以进入切图程序了;G食品公司新产品的广告文案已经传过去了,算上他们自己的企划部提供的方案在内一共有五套备选方案。如果没有意外,两天之后他们就会敲定最终方案。”说到这里朱璃看了两位客户总监一眼,“到时候就要拜托您二位持续跟进了。”

“那是自然的。”圣点点头,“不过……五套方案么……够那个罹患选择恐惧症的经理纠结一阵了吧。”

“反正纠结到最后绝对会从朱璃前辈的方案里选择一个嘛~”苍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即便是打了折,策划费终究还是我们的,结果All right就好。”

“也不能提前把话说得太满。”巽依旧一张扑克脸,语调淡然地指摘道,“在最终敲定之前,一切都没有定论。凡事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尽最大的努力~”圣一脸无奈地附和着身边的老朋友补完了这句他常挂在嘴边的话,还不忘嘀咕一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圣啊,你对我的处事方针有意见么。”巽不动声色地回敬。

“咱俩二十几年的交情就算真有意见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圣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那么苍君,说说你吧。”

“我嘛……I百货公司促销海报用的8张插画上午还要调一调细节,会按照约定下午传过去的。接下来就要着手忙他们九月份的会员期刊了~”苍的语调一如既往地明亮开朗。

巽似乎从苍的话里听出了异样,“会员期刊吗……这次的进度怎么这么慢?”

苍似乎有些慌。这时朱璃微笑着解围,“是这样的巽先生,对方负责期刊收稿的员工一周前刚刚离职,与接任者交接时似乎出了一点小差错。”

巽又求证似的看了圣一眼。

“没错,昨天和他们的人联系过,稿件上午收齐,最快今天下午三点前能传过来。”

巽了然地点了点头。最后将视线落到了伊织的身上。

“紫水晶美容中心的折页两小时后就能传样稿给他们;Foggy Forest酒吧音乐节的海报只需要替换一张图片,对方承诺中午12点之前会把要替换的图片传给我,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四点之前就能定稿。还有K商社共计六种展会宣传物料已经全部完工,昨晚已经发去让对方做最后确认。如果他们的老板还有‘大批量的印刷工序并不像影印文件那样简单’的常识的话,估计今天下午就能致电定稿了吧。毕竟离展会开幕只有不到五天时间了。”尽管伊织全程使用了几乎没有波澜起伏的敬语,然而咬字略狠的“影印文件”还是透出了些许杀气。

很快他听到了苍在一边无奈地小声叹道,“一如既往的不饶人呢……”

“是吗,那么辛苦了。”巽似乎习惯性地无视了伊织话里的刺,“既然这样的话,下午你可以提前下班了。”

“多谢好意,东条先生。但是可以的话我想这周全勤,因为下周开始……我想连休直到盆休结束。”

“下周啊……”巽想了想,“可以。朔弥可以上来暂时补缺,但是盆休前的一周你还是要随时保持待机状态。明白吗伊织?”

“没问题。”

“那就好。朱璃,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由于临近盆休,最近似乎也没接到什么新的案子,于是互相闲聊了几句就散了。临散会前巽才补充了这么一句:

“哦对了,刚才忘了说:盆休之后和泉会回来。到时候工作室里就更热闹了。”

 

散会后各忙各的。伊织接过朱璃递来的连休申请单道了声谢。

“展会前八天才着手设计宣传物料,要命的是一开始什么资料都没提供……”苍一边对插画细节进行最后调整一边说着,“明明是你最深恶痛绝的那一卦客户,你居然还是在三天之内搞定了,而且又是出三套方案。呐,伊织……你还真是‘口嫌体正直[1]’诶。”

“过奖了,不过你忘了说接这桩案子时我和东条先生吵到都快把房拆了这件事。”伊织边填单子边回答,“更何况再深恶痛绝毕竟也是能带来可观收入的案子。说到底我这个俗人终究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么。”

朱璃听了只是笑笑,没说什么。K商社是圈里出了名的不懂规矩+胡搅蛮缠的甲方,任务紧急繁重不说还总在中途随意变更设计思路,直到定稿后即将付印的前夕都会闹出各种幺蛾子来再把定稿方案搞得面目全非进而不得不因为未按期交付成品再搭一笔赔偿费进去,几年下来得罪遍了圈里大大小小的设计公司,谁都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这次他们找到华菱来,一来是真的走投无路,二来也是出于想看笑话外加坐收赔偿费渔利的目的。巽前几天说起过,之所以让伊织来接手也是想借他那能把人噎背过气去的倔脾气来矫正一下K商社多年来嚣张无礼的嘴脸。

当然华菱的北风大人真正的用意也只有圣和朱璃知道而已。三天前巽把伊织叫到办公室里的那一刻,每个人都预料到接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工作室上下除了圣之外,可能只有伊织够胆子和身为上司的巽进行口头上的交锋。圣曾经苦笑着打过这样的比喻:如果说自己和巽吵着吵着就提高分贝的模式是尚能听到声响的长刃兵器间的较量,那么伊织和巽之间分贝数不高但句句噎死人的模式就是互丢暗器,而且还是煨了毒的。

不过对于最后居然被那句“所以你的自尊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败给这种人渣客户吧,那就证明给我看看你的自尊有多强大吧”激起了斗志的伊织,事后一定会因为再次中了巽名为“激将法”的埋伏这件事沮丧个三五天吧。

所以长期追随着巽的朱璃出于对同部门后辈的小小愧疚感,还是提醒了一句:

“伊织,盆休前那一周的假你可以申请为带薪休假的。”

“哦~是吗!谢谢你啊朱璃前辈。”

“两周的连休其中一周还带薪诶~”苍不由得慨叹,“伊织,真羡慕你啊~~”

“代价是半年份的全勤+连续三天晚上睡工作室,介没撒好羡慕的吧。”

“伊织啊……奈良腔和你此时此刻不苟言笑的脸一点都不搭你知道吗。”吐槽之后苍并没有给伊织回嘴的机会,接着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整整半个月的假期呢,你要怎么安排啊?”

“回老家啊。”

“回老家?!”不知是真心还是刻意,苍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拜托了伊织,接下来你可千万不要说那个会和回老家构成死亡FLAG[2]的词……”

“呐,苍。”

“干嘛?”

伊织用左手里的笔指了指苍面前的屏幕,“昨天对方要求这个OL的形象要换成短裙辣妹,不要告诉我你忘了哟~”

三秒钟后,苍发自内心地花容失色了。

“说起来,伊织是奈良出身吧?”朱璃问。

“是的。不过现在和母亲住在京都市。”说着伊织把填好的单子递给了朱璃。

“京都市吗。有五山送火[3]可看呢。”

“对啊,她年年都会去看的。”

“我大概……三年前吧,盆休时去过一次。火在对面的山上点起来的时候真的是太壮观了~”

伊织不置可否。这时苍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朱璃前辈,巽先生刚才说的那位‘和泉’是谁啊?”

“和泉啊,他只比我晚三个月来工作室,算是我的同期吧。三年前因为家里的事离职了,最近听说家里的情况好了许多,所以准备回来。”朱璃微笑着回答,“说起来他也是个二次元爱好者呢,所以应该会和苍很谈得来吧。”

听到“二次元”苍立刻来了精神,跑到朱璃身边问这问那,似乎忘记了那个要更换的短裙辣妹只画了一半而已。这时小黑无声无息地爬上了工作台,抬爪正要摆弄苍的触控笔,伊织连忙将它抱过来,顺手从抽屉里掏出了两块小鱼干喂给它吃。一边挠它的下巴一边打开邮箱,查收甲方们说好要传的资料。

小黑是一只黑猫,三年前被朱璃捡来后就留在了工作室。工作室所有正在运作的社交账号头像都是它戴着LOGO项圈的卡通形象,所以说它是工作室的形象代言猫也丝毫不为过。

……

连续三天睡在工作室的高强度加班让习惯自备午餐的伊织只好暂时走外食路线。在工作室附近的食堂里等餐的间隙他拿出手机刷推特。苍吐槽自己“口嫌体正直”后他还真发了一条自嘲性质的推特上去:『架也吵了牢骚也发了然而还是不惜连加三天班只为让甲方说个服字。瓦介四在图撒……( _ _)ノ|壁』

一个小时前发的,而且已经有了一条评论,来自@rubei_lycoris:

>一如既往地不服输呢~八要输啊,八要输给东京啊♪~[3]

>>回复:店长TTATT盆休之后我会去店里拜访的!!

之后两个推友就在私信里聊了起来——

>@rubei_lycoris:盆休期间要回老家吧。也就是说盆休之前也很忙吗?

>>@iorikiri:也倒不是。主要是我毕业之后就没回过老家,这半年也没怎么休息,我又不愿意在返乡高峰里挤着。所以就趁机多请了一周的假。

>@rubei_lycoris:回奈良?

>>@iorikiri:嘛……会回去的,不过也就是去扫个墓吧,主要还是待在京都。

犹豫了片刻,伊织还是加上了这么一句——

>>@iorikiri:更何况……奈良的亲戚们根本就不想见到我吧=_=。

过了很长时间对方才回复——

>@rubei_lycoris:好了,别想太多了。难得的长假,回去多陪陪母亲,这样也好。

>>@iorikiri:嗯~~今年终于能陪她去看五山送火了o( ̄▽ ̄)d她说比较想看鸟居形。

>@rubei_lycoris:就是嘛(゚ー゚)记得多po两张照片~~

>>@iorikiri:一定一定!对了店长,这次我会给你们带土产回来的,帮我转告朱音一声~~~

 

如果不是说话时偶尔冒出两句或奈良或京都的近畿方言,可能大多数人都看不出桐岛伊织实际上是关西出身。大多数人认为关西人豪爽幽默会持家,如果只凭这三点来衡量,伊织似乎离大众印象里的关西人还有点距离:居家过日子的本事还不错;幽默的话总会无意间切中笑点;大概只有豪爽这一点有待商榷,或者说由于母亲是京都出身所以更多的是京都式的含蓄和清高,用朔弥的话说是“能和身边人自然地打成一片,同时和身边人刻意地保持距离”。现实中如此,虚拟世界中也如此。

推友之一@rubei_lycoris ,大概是极少数接近无话不谈的朋友了吧。

杉并的区某一条街里藏着一家很不起眼的店名叫“Rubei Lycoris”,贩卖的是手工制作的各类工艺品。或许是因为手工打造赋予了每样商品独一无二的特色,所以这家店尽管不起眼,但生意还不错。店长索性将店名注册为推特账号,极少发商品照片,却经常发些亲手绘制的小插画或不仔细就很看出雏形的设计草图。偶尔用这些设计草图做做“按图索骥”的折扣销售活动,来店者凭草图在店内猜对应商品,三次猜中则此商品八折出售;两次猜中的四折出售;一次性猜中的免费赠送。用来支撑这个活动的商品们选材考究做工精细,价格自然不菲。店开了三年,三年来能以四折拿走商品的人寥寥到接近两位数,一次性猜中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位。其中的一位,就是伊织。

就这样一来二去,伊织成了这家店的常客,和店长及唯一的打工店员也熟稔起来。他知道店长也是关西出身,在奈良生活过一些时日,喜欢喝茶尤其是红茶,酷爱收集影视剧原声碟。他没有去深究自己为何和这家店如此投缘,他只觉得店长的声音和谈吐莫名的亲切。仅此而已。

是的。从第一次走进这家店至今,店长似乎总是在玄关背后的工作间里忙碌着。伊织一直没有见过他的模样,一直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