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花阴现代AU-我们的贤者时间-

Chapter Text

工作室的营业时间原则上是上午九点,但员工尤其是设计师们也可以遵循弹性工作制,只要上午十点半前到岗且工作满八小时也是可以的。然而只要前一天没有加班到很晚,所有员工还是习惯在九点到岗。前二十分钟的时间多半用来开例会,然而说是例会其实气氛也并没那么正式,无非是互相汇报工作进度,以及部署新的工作。

“Y百货公司网站的专题页面已经传给对方做最后确认,下午就可以进入切图程序了;G食品公司新产品的广告文案已经传过去了,算上他们自己的企划部提供的方案在内一共有五套备选方案。如果没有意外,两天之后他们就会敲定最终方案。”说到这里朱璃看了两位客户总监一眼,“到时候就要拜托您二位持续跟进了。”

“那是自然的。”圣点点头,“不过……五套方案么……够那个罹患选择恐惧症的经理纠结一阵了吧。”

“反正纠结到最后绝对会从朱璃前辈的方案里选择一个嘛~”苍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即便是打了折,策划费终究还是我们的,结果All right就好。”

“也不能提前把话说得太满。”巽依旧一张扑克脸,语调淡然地指摘道,“在最终敲定之前,一切都没有定论。凡事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尽最大的努力~”圣一脸无奈地附和着身边的老朋友补完了这句他常挂在嘴边的话,还不忘嘀咕一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圣啊,你对我的处事方针有意见么。”巽不动声色地回敬。

“咱俩二十几年的交情就算真有意见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圣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那么苍君,说说你吧。”

“我嘛……I百货公司促销海报用的8张插画上午还要调一调细节,会按照约定下午传过去的。接下来就要着手忙他们九月份的会员期刊了~”苍的语调一如既往地明亮开朗。

巽似乎从苍的话里听出了异样,“会员期刊吗……这次的进度怎么这么慢?”

苍似乎有些慌。这时朱璃微笑着解围,“是这样的巽先生,对方负责期刊收稿的员工一周前刚刚离职,与接任者交接时似乎出了一点小差错。”

巽又求证似的看了圣一眼。

“没错,昨天和他们的人联系过,稿件上午收齐,最快今天下午三点前能传过来。”

巽了然地点了点头。最后将视线落到了伊织的身上。

“紫水晶美容中心的折页两小时后就能传样稿给他们;Foggy Forest酒吧音乐节的海报只需要替换一张图片,对方承诺中午12点之前会把要替换的图片传给我,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四点之前就能定稿。还有K商社共计六种展会宣传物料已经全部完工,昨晚已经发去让对方做最后确认。如果他们的老板还有‘大批量的印刷工序并不像影印文件那样简单’的常识的话,估计今天下午就能致电定稿了吧。毕竟离展会开幕只有不到五天时间了。”尽管伊织全程使用了几乎没有波澜起伏的敬语,然而咬字略狠的“影印文件”还是透出了些许杀气。

很快他听到了苍在一边无奈地小声叹道,“一如既往的不饶人呢……”

“是吗,那么辛苦了。”巽似乎习惯性地无视了伊织话里的刺,“既然这样的话,下午你可以提前下班了。”

“多谢好意,东条先生。但是可以的话我想这周全勤,因为下周开始……我想连休直到盆休结束。”

“下周啊……”巽想了想,“可以。朔弥可以上来暂时补缺,但是盆休前的一周你还是要随时保持待机状态。明白吗伊织?”

“没问题。”

“那就好。朱璃,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由于临近盆休,最近似乎也没接到什么新的案子,于是互相闲聊了几句就散了。临散会前巽才补充了这么一句:

“哦对了,刚才忘了说:盆休之后和泉会回来。到时候工作室里就更热闹了。”

 

散会后各忙各的。伊织接过朱璃递来的连休申请单道了声谢。

“展会前八天才着手设计宣传物料,要命的是一开始什么资料都没提供……”苍一边对插画细节进行最后调整一边说着,“明明是你最深恶痛绝的那一卦客户,你居然还是在三天之内搞定了,而且又是出三套方案。呐,伊织……你还真是‘口嫌体正直[1]’诶。”

“过奖了,不过你忘了说接这桩案子时我和东条先生吵到都快把房拆了这件事。”伊织边填单子边回答,“更何况再深恶痛绝毕竟也是能带来可观收入的案子。说到底我这个俗人终究不能和钱过不去不是么。”

朱璃听了只是笑笑,没说什么。K商社是圈里出了名的不懂规矩+胡搅蛮缠的甲方,任务紧急繁重不说还总在中途随意变更设计思路,直到定稿后即将付印的前夕都会闹出各种幺蛾子来再把定稿方案搞得面目全非进而不得不因为未按期交付成品再搭一笔赔偿费进去,几年下来得罪遍了圈里大大小小的设计公司,谁都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这次他们找到华菱来,一来是真的走投无路,二来也是出于想看笑话外加坐收赔偿费渔利的目的。巽前几天说起过,之所以让伊织来接手也是想借他那能把人噎背过气去的倔脾气来矫正一下K商社多年来嚣张无礼的嘴脸。

当然华菱的北风大人真正的用意也只有圣和朱璃知道而已。三天前巽把伊织叫到办公室里的那一刻,每个人都预料到接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工作室上下除了圣之外,可能只有伊织够胆子和身为上司的巽进行口头上的交锋。圣曾经苦笑着打过这样的比喻:如果说自己和巽吵着吵着就提高分贝的模式是尚能听到声响的长刃兵器间的较量,那么伊织和巽之间分贝数不高但句句噎死人的模式就是互丢暗器,而且还是煨了毒的。

不过对于最后居然被那句“所以你的自尊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败给这种人渣客户吧,那就证明给我看看你的自尊有多强大吧”激起了斗志的伊织,事后一定会因为再次中了巽名为“激将法”的埋伏这件事沮丧个三五天吧。

所以长期追随着巽的朱璃出于对同部门后辈的小小愧疚感,还是提醒了一句:

“伊织,盆休前那一周的假你可以申请为带薪休假的。”

“哦~是吗!谢谢你啊朱璃前辈。”

“两周的连休其中一周还带薪诶~”苍不由得慨叹,“伊织,真羡慕你啊~~”

“代价是半年份的全勤+连续三天晚上睡工作室,介没撒好羡慕的吧。”

“伊织啊……奈良腔和你此时此刻不苟言笑的脸一点都不搭你知道吗。”吐槽之后苍并没有给伊织回嘴的机会,接着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话说回来整整半个月的假期呢,你要怎么安排啊?”

“回老家啊。”

“回老家?!”不知是真心还是刻意,苍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拜托了伊织,接下来你可千万不要说那个会和回老家构成死亡FLAG[2]的词……”

“呐,苍。”

“干嘛?”

伊织用左手里的笔指了指苍面前的屏幕,“昨天对方要求这个OL的形象要换成短裙辣妹,不要告诉我你忘了哟~”

三秒钟后,苍发自内心地花容失色了。

“说起来,伊织是奈良出身吧?”朱璃问。

“是的。不过现在和母亲住在京都市。”说着伊织把填好的单子递给了朱璃。

“京都市吗。有五山送火[3]可看呢。”

“对啊,她年年都会去看的。”

“我大概……三年前吧,盆休时去过一次。火在对面的山上点起来的时候真的是太壮观了~”

伊织不置可否。这时苍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朱璃前辈,巽先生刚才说的那位‘和泉’是谁啊?”

“和泉啊,他只比我晚三个月来工作室,算是我的同期吧。三年前因为家里的事离职了,最近听说家里的情况好了许多,所以准备回来。”朱璃微笑着回答,“说起来他也是个二次元爱好者呢,所以应该会和苍很谈得来吧。”

听到“二次元”苍立刻来了精神,跑到朱璃身边问这问那,似乎忘记了那个要更换的短裙辣妹只画了一半而已。这时小黑无声无息地爬上了工作台,抬爪正要摆弄苍的触控笔,伊织连忙将它抱过来,顺手从抽屉里掏出了两块小鱼干喂给它吃。一边挠它的下巴一边打开邮箱,查收甲方们说好要传的资料。

小黑是一只黑猫,三年前被朱璃捡来后就留在了工作室。工作室所有正在运作的社交账号头像都是它戴着LOGO项圈的卡通形象,所以说它是工作室的形象代言猫也丝毫不为过。

……

连续三天睡在工作室的高强度加班让习惯自备午餐的伊织只好暂时走外食路线。在工作室附近的食堂里等餐的间隙他拿出手机刷推特。苍吐槽自己“口嫌体正直”后他还真发了一条自嘲性质的推特上去:『架也吵了牢骚也发了然而还是不惜连加三天班只为让甲方说个服字。瓦介四在图撒……( _ _)ノ|壁』

一个小时前发的,而且已经有了一条评论,来自@rubei_lycoris:

>一如既往地不服输呢~八要输啊,八要输给东京啊♪~[3]

>>回复:店长TTATT盆休之后我会去店里拜访的!!

之后两个推友就在私信里聊了起来——

>@rubei_lycoris:盆休期间要回老家吧。也就是说盆休之前也很忙吗?

>>@iorikiri:也倒不是。主要是我毕业之后就没回过老家,这半年也没怎么休息,我又不愿意在返乡高峰里挤着。所以就趁机多请了一周的假。

>@rubei_lycoris:回奈良?

>>@iorikiri:嘛……会回去的,不过也就是去扫个墓吧,主要还是待在京都。

犹豫了片刻,伊织还是加上了这么一句——

>>@iorikiri:更何况……奈良的亲戚们根本就不想见到我吧=_=。

过了很长时间对方才回复——

>@rubei_lycoris:好了,别想太多了。难得的长假,回去多陪陪母亲,这样也好。

>>@iorikiri:嗯~~今年终于能陪她去看五山送火了o( ̄▽ ̄)d她说比较想看鸟居形。

>@rubei_lycoris:就是嘛(゚ー゚)记得多po两张照片~~

>>@iorikiri:一定一定!对了店长,这次我会给你们带土产回来的,帮我转告朱音一声~~~

 

如果不是说话时偶尔冒出两句或奈良或京都的近畿方言,可能大多数人都看不出桐岛伊织实际上是关西出身。大多数人认为关西人豪爽幽默会持家,如果只凭这三点来衡量,伊织似乎离大众印象里的关西人还有点距离:居家过日子的本事还不错;幽默的话总会无意间切中笑点;大概只有豪爽这一点有待商榷,或者说由于母亲是京都出身所以更多的是京都式的含蓄和清高,用朔弥的话说是“能和身边人自然地打成一片,同时和身边人刻意地保持距离”。现实中如此,虚拟世界中也如此。

推友之一@rubei_lycoris ,大概是极少数接近无话不谈的朋友了吧。

杉并的区某一条街里藏着一家很不起眼的店名叫“Rubei Lycoris”,贩卖的是手工制作的各类工艺品。或许是因为手工打造赋予了每样商品独一无二的特色,所以这家店尽管不起眼,但生意还不错。店长索性将店名注册为推特账号,极少发商品照片,却经常发些亲手绘制的小插画或不仔细就很看出雏形的设计草图。偶尔用这些设计草图做做“按图索骥”的折扣销售活动,来店者凭草图在店内猜对应商品,三次猜中则此商品八折出售;两次猜中的四折出售;一次性猜中的免费赠送。用来支撑这个活动的商品们选材考究做工精细,价格自然不菲。店开了三年,三年来能以四折拿走商品的人寥寥到接近两位数,一次性猜中的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位。其中的一位,就是伊织。

就这样一来二去,伊织成了这家店的常客,和店长及唯一的打工店员也熟稔起来。他知道店长也是关西出身,在奈良生活过一些时日,喜欢喝茶尤其是红茶,酷爱收集影视剧原声碟。他没有去深究自己为何和这家店如此投缘,他只觉得店长的声音和谈吐莫名的亲切。仅此而已。

是的。从第一次走进这家店至今,店长似乎总是在玄关背后的工作间里忙碌着。伊织一直没有见过他的模样,一直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