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推车

Work Text:

蓝忘机的手指从魏无羡的喉结缓缓下滑,抚过锁骨和胸口——那里有一个鲜红的烙印,洗不掉、擦不掉,是魏无羡替别人受得伤,替别人挨得痛。蓝忘机的手指狠狠刷过那片有些凸凹不平的皮肤,在上面留下了几条浅红的指痕。
魏无羡“嗯”了一声,笑道:“二哥哥,那里可没什么趣味,又不怎么好看,你往下点摸呀,摸摸那儿,硬硬的地方。”
魏无羡向后仰躺,拨了拨挡着视线的乱发,又扯过一缕蓝忘机的发梢叼在口中,他诱导似的挺了挺腰,隐秘之处蹭过那结实的小腹,那里肌肉纹理分明,体温又略低于那物,柱身挨在上面蹭了蹭,便有几分舒爽之意自魏无羡下腹升起。
魏无羡自觉得趣,曲起一腿,又以肘施力,这样一来,蹭弄得动作越发顺遂。他一边蹭,还不忘一边挑拨那人,又道:“二哥哥,蓝湛,阿湛,你的动作可以快一点,狠一点,我受得了,也欢喜得紧,千万别手下留情。”
蓝忘机手指已落至乳尖,甫一触碰,魏无羡便迎了上去,不仅迎上去,还十分配合地挺起胸。他这具身体也算久经历练,也练过锻体之法,身形更是矫健优美,充满了活力。那一点略深的乳粒在被蓝忘机的手指来回拨楞,很快便透出更加艳丽的红来,魏无羡轻喘几息,正阖目享受,蓝忘机却忽然发力,以食指和中指猛地夹起那粒小珠,又一扯,扯至极限之时,俯身伸出舌头,在顶端轻轻一舔。
魏无羡登时发出一声长叹,胸口起伏,却用气声轻轻笑道:“这……这一招有点新鲜,再……再来一回。”
不需魏无羡再求,蓝忘机已又再弄了一回,魏无羡原本挺腰蓝忘机小腹处戳蹭,但随着蓝忘机的这番动作,他便停了下来,身下的阳物也随之昂首挺胸,抵在蓝忘机胸腹热处的柱顶更是热得发烫。
蓝忘机依样试了三四回,便松开了手,在魏无羡的胸口落下一吻,唇落之时,他听到了有力的心跳声,这令他感到安心又释然,再往下,是腹肌,肚脐,和漂亮的人鱼线。
蓝忘机用手握住那根热度不断上升的阳柱,却将其拨在一边,只将吻落在附近的皮肉。魏无羡扯过蓝忘机的手,把食指含在口中,道:“二哥哥,别逗我了,也亲亲那儿,好不好?”
蓝忘机道:“不好。”
他在那处附近吹气,气流拂过阳物的柱身,明明离得极为接近,可他每一吻都偏偏不落在正经之处。
魏无羡道:“含光君,蓝忘机,可怕的男人,才不过这些日子,手一挥,就能掌握住我夷陵老祖的要害,不仅掌握,还能随便拿捏!老祖我输啦,全都给你,请你千万别蹂躏它……啊!唔……”
蓝忘机实在听不得魏无羡床帏间的荤话,终于弃了原本的打算,一口将那物全数吞了进去。魏无羡那物长得挺秀峻拔,涨起来也颇为可观,这一吞,柱顶直接杵到了蓝忘机喉咙深处,那处本就柔软温热,被异物捣入,便不自觉地反复吞咽。
魏无羡也是披靡天下的人中龙凤,可惜那物只享受过蓝忘机的口舌侍弄,不论技术如何,单凭他俯眼一看,高不可攀的含光君正全心全意地含吮他的阳物,仅凭这情景,就足以令他神魂颠倒,不知东南西北了。
蓝忘机含吮一阵,便将手指探入了后面的秘穴,手指沾了脂膏,进的顺遂,很快增至三指,但手指毕竟不如那物粗长,魏无羡颇觉不够滋味,却又舍不得离开蓝忘机口中的温柔乡,他咬住自己的指节,既犹豫又期待,只将主动权交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吮了一阵,却见魏无羡那物仅是耸立,却始终不得而出,终于放弃,起身扶着早已涨得发痛的那物去蹭后方的入口。
魏无羡立刻双腿一夹,抬手搂住蓝忘机的脖颈,腰身一挺,主动将那根吃了小半下去。
蓝忘机一时不防,在这突袭之下轻轻“嗯”了一声,耳根脸畔竟浮起了一丝薄粉,这美景看得魏无羡目不转睛,便不由得抬身去亲了亲那颜色单薄的嘴唇,又依依不舍地含吮一番。
蓝忘机眉峰微蹙,一个使力将魏无羡拉了起来,又就着插入的姿势,硬生生将他转了半圈。此时魏无羡跪趴在石床上,双腿大张,双手支在身前,而蓝忘机在他背后,以膝盖着地,刚巧下身紧紧相贴,这么一来,蓝忘机看不到魏无羡的脸,就不会受他那勾魂夺魄的眼神影响,反倒能更加持久地在那销魂之处驰骋纵横。
蓝忘机动作一番,忽然停下,俯身去够魏无羡的脖颈,将他耳珠含在口中来回捻磨几下,轻声道:“有一着,想与你一试。”
魏无羡被那酥麻的低音一激,不由得吮着体内那物浑身一颤,他侧头探出舌尖,舔了舔蓝忘机的鼻尖,泛着水意的眼眸柔光潋滟,他的嗓音在方才的一番吟哦之后带着丝丝沙哑,听起来更为勾人。
魏无羡道:“……阿湛想怎样肏,便怎样肏,为何反倒要来问我?”
蓝忘机道:“需你配合。”
魏无羡闻言,心中很是好奇,往日合欢,从来都是自己有所提议,尽管有时候免不了撩的太过自作自受,但到最后也能十分享受,于是他欣然应答:“要如何配合?”
两人躺在一张极长的石床上,宽窄约莫六尺有余,长则足有两丈还多,蓝忘机向前一指,道:“去往那里。”
魏无羡以为要去床侧改换什么新奇的姿势,翻身要起,蓝忘机却以手击臀,同时又猛然挺腰一冲,将他整个人向前撞了半寸。魏无羡毫无防备,“唔”了一声,差点滑倒,他忙双手支在床上,又借膝盖之力想要稳住身体,可还没能如愿,蓝忘机又是一记深顶,在此同时,向前膝行半步。魏无羡在大力的推搡之下,只得往前爬了一步,紧接着他福至心灵,忽然悟出了蓝忘机欲行之事,这行为简直超出了他淫靡至极的想象,他整个人都差点酥软在地上,含着硬挺之物的甬壁更是激动地震颤不已。
魏无羡任凭蓝忘机用那根宝器顶着他向前爬,他每爬一步,都会带动那宝贝在他体内微妙地腾挪,原本可以直接压到的敏感一点,在两人的前进之中,被柱顶忽轻忽重地反复研磨,又因为这体势实在太过不稳,时而反倒会蹭到意外之处,这不上不下,断断续续地快意令他浑身都失了力气,可每当他倾斜欲倒的时候,蓝忘机便扶一把他的腰,又要狠狠拍他的臀部,而这么一掌,又狠又疼,魏无羡便不自觉地绞紧体内那一根,蕈头也会随之狠狠一杵,正杵在敏感一点,那滋味实在太销魂,即便魏无羡明知蓝忘机故意为之,却也只得乖乖求道:
“二哥哥,多……多打几回,我里头那个地方痒得紧,求二哥哥多蹭蹭……”
他不过爬出一丈,浑圆的臀肉就被掴出了红色的掌印,而他竟也开始渐渐觉得拍在臀上那掌和体内源源而来的热流休戚相关,更是和体内那根驰骋的阳物一样令他欢欣鼓舞,他甚至要享受起了这痛中带爽的快意,在狂涛巨浪般的潮涌之中攀浮挣扎,此时他眼中只剩下石床尽头的那堵墙,仿佛只有游到了那里,才可以从这令人窒息的浪潮之中换得一口生气,又仿佛游到那里,就终于可以攀登至凌绝之顶,极乐之巅。
魏无羡那含着巨刃的皱襞散发着无尽的热意,浪蝶游蜂一般谄媚着,讨好着反复出入的那根宝物,它在蕈头退却之时依依不舍地翕紧,依依不舍地用最大的力气和最柔软地肠壁去吮蕈头上的小口,每每咋嘬得啧啧有声,似是品鉴无上的美味;而当那宝物挺身而入之时,皱襞又立刻改换门庭,不仅张开怀抱,扫门迎客,更是和扭腰挺腹,一起配合着把那物一口吞至没根,直到它的蕈头撞上心心念念的那一点,甬壁这才心满意足地抖颤一番,好似终于将美酒佳肴吞下了肚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偿了所愿。
蓝忘机那物也在二人缓缓膝行前进之时,渐渐愈发硬挺胀大,他终于也不再刻意挑逗,一手握着魏无羡的窄腰,一手扶着满是红印的臀肉,阳物更是如猛虎出笼,狂暴地在那又软又热又会舔的穴内横冲直撞,一记狠顶,恨不得将魏无羡向前猛推一尺,可膝行本就不可能距离那么远,两下相消,反倒比平常体势更加凶狠地冲击着甬壁,这么一来,魏无羡更加被逼到了极点,在他的攻势下浑身痉挛不止,连声音都哑得变了调。而这剧烈的反应也给蓝忘机带来了更狂猛的快意,激得他双目泛红,挺腰则更加凶猛。
石床终归到了尽头,魏无羡双手扶着石壁,边喘边道:“蓝湛……给……给我个痛快……啊……”
蓝忘机狠狠一压,埋在体内的那物更是稳稳戳刺上了那一点,他把魏无羡整个人挤在墙角的同时,又摸到那不断落下涎液的阳根迅速捋了几把,魏无羡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浑身抖如筛糠,一股热浊尽数喷洒在蓝忘机的手掌,而随着甬壁的收紧深吸,体内那物也随之一颤,将元精完完全全地送入了魏无羡的体内。
这阵潮涌足足持续了小半刻,蓝忘机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俯身便去吻魏无羡的后颈,魏无羡喘息一阵,似是总算缓过一口气,叹道:“好……好厉害……”
蓝忘机“嗯”了一声,像顺毛一般在魏无羡脊背来回轻抚,魏无羡坐靠在蓝忘机的膝头,笑道,“这个把戏不错,倒是比前几回都有意趣。”
他本想调笑一番,可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眼角泛红,声音暗哑的样貌有多么勾人,他刚刚说完一句,便已感到在他体内折腾许久的那根又渐渐抬起了头,他忙抬眼去看蓝忘机,却见蓝忘机琉璃般的眸中闪过一丝光,甚至点点头,对他所说的话深表同意。
魏无羡忙道:“等等等等,我的意思是说,有意思的事情还是该有所节制,不……不必一口气尽兴了罢!”
蓝忘机伸臂,搂着魏无羡翻了个身,生生换回了刚才的跪立姿势,只是这次和刚才方向相逆,朝向的是石床的另一头。
蓝忘机道:“再来。”
魏无羡闻言,差点直接软倒在石床上,可蓝忘机那物已经涨得颇有规模,蕈头研着他体内那点来回打磨,一轮之后的身体本就敏感万分,魏无羡在那直击重心的动作之下几乎立刻丢盔卸甲,连前头的阳根都又一次精神抖擞了起来,他简直要唾弃自己的恬不知耻,可又偏偏爱死了情事中横行霸道、不讲道理的蓝忘机,只得认命又一次缓缓爬将起来,只是这回,不出三步,两人便又一次抛开了一切理智,埋头于巫山云雨的欢喜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