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内格前提的格内】过火

Work Text:

内格小情侣确定关系有一段时间了,两人都很放得开,在sex上很和谐很爽,直到格子听到了一个传言。
有天马儿回家,格子直接门一锁,人一捆,嘴巴堵上。
马儿一开始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是有点觉得不妙,但是不知道格子打算干什么。
第一次这种场景的时候他不会想到格子会有多疯。
格子把马儿的衣服剪开扔了,然后自己也脱光了。
马儿还有点状况外,觉得格子肯定是要骑乘位,捆了他是想玩点刺激的角色扮演,还有点期待。
然后发现格子拿了套子没给小马儿带,反而给自己用了。
马儿心里很理解,甚至觉得自己平时不够体贴了:格子要是想睡他,何必搞这个阵仗,只要格子开口,一句话的事儿,自己全套准备好,保证能让他的甜心宝贝格子爽上天。
他又不是没这个本事。

格子没有润滑,就直接要艹进去,马儿瞬间:???
然后:!!!!!!!!!!!!!!!!!!
马儿眼圈都红了,拼命摇头,泪珠吧嗒掉,眼里写满了不解。
格子语气很平淡地说:我听人说你很容易就湿了,怎么你对着我不是这样?
不是碰一下就流水,骚得不行吗?
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委屈你了?
你别怕啊,我是想弥补一下你。
马儿挣扎着想说话,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答应了。格子满意地点头,亲了马儿一口:neyney的眼泪,原来是这个味道。
别哭了neyney,我好喜欢你,你哭得我都心疼了。

格子疯,也没疯到不可理喻,他其实是清醒的,没有真的直接就这么进去。
他就是缓缓地在那里磨,时不时往里顶一下。
马儿受惊地拼命往后想退,但是当然无路可退,眼睛瞪得大大的,含着源源不绝的泪。
格子就再亲亲眼皮,用舌头舔,然后和马儿接吻。
马儿嘴巴终于不被堵着了,但格子要和他亲吻的时候,什么话都不如格子的吻重要。
等亲完了马儿委屈巴巴地说:你要做什么我都愿意,根本不需要这样。
格子就轻佻地挑起马儿下巴,说那你现在为我湿了。
这个场景太不利于发挥了,马儿紧张兮兮,根本没那个兴致。
格子就说我帮你啊,马儿嘴巴已经又被堵住了,就狂点头,以为格子要和他做很甜蜜的前戏了,像他们以往也经常做的那些。
然后格子就拿出了乳夹跳蛋按摩棒。

总之马儿以为格子想上他,但其实也不是这样,最后格子也没真正上他。
就是用各种东西把马儿玩得射了一次又一次最后高潮中尖叫着昏了过去。

马儿醒来绳子已经解开了,身体也清理过了。
格子不在家,打电话没人接。
马儿觉得格子可能静音了,等看到会回的,自己腿软得不行,叫了外卖,去拿的时候走路都走不稳。
刚吃上,门被打开了,马儿有点复杂地笑着回头以为格子回来了,结果进门的是住隔壁的哈妹。

哈妹表情也很复杂地说:格子把小迪上了,门都没关,好尴尬的。
我来这边避一避。
你怎么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不对啊,你都这样子了,格子怎么还那么有精力去折腾小迪?

后来格子又类似这种操作了几次,马儿忍不住趁着一次气氛好的温存过后,战战兢兢问了。
格子说这其实是两码事。
后面的话格子没有说。
格子之所以不上马儿,是给自己留个念想。
如果所有可以尝试的都试过了,就没有任何新鲜感了。
真正的人和真正的事,往往没有想象中好。
如果他没有真的上过马儿,就可以在遐想的时候有更美好的想象,想象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只属于彼此。

马儿理解不了这种想法,但他对于理解不了的事物并不纠结。
有那个时间不如计划一下下次的约会吃什么下次头发染什么颜色做什么造型。
生活一天天要过,他总是活在当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