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叶喻】Red

Work Text:

叶修觉得自己这个金主当得很没有成就感,别家包养了金丝雀,随叫随到为所欲为不说,那事业也必须被金主爸爸料理的妥妥当当顺风顺水的,可他家这个小东西呢?约法三章不准插手,连点消息都不给透,除了在床上被他肏哭了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一点金主大大的牌面木得。

今儿早上刚想逼着小东西答应了换个经纪人,小东西居然还敢耍脾气不接电话了,叶总黑着脸捏着手机不停的折磨着锁屏键,觉得自己真是太放纵喻文州了。

好气。

手机突然想了起来,叶修手忙脚乱的险些把手机砸了,结果接了才发现不是那不知好歹的小家伙的,等听完了方锐幸灾乐祸地说完的内容,更气了。

叶修早知道喻文州那个经纪人不靠谱,手下带着的人良莠不齐,什么手段都敢用,喻文州在其中不怎么起眼,入圈两年了也没赶上什么好的资源,当初稀里糊涂就被送到了他床上,一想到如果正巧碰上了喻文州的不是自己,叶修就觉得自己心都有点揪。

结果今天又把人带到花涧坊去了,美其名曰陪人吃饭,但谁还看不出那是什么意思?

叶修心里这个悔,就不该听那小东西的不透消息出去,他的人都敢动。

冷笑一声,叶修一边站起身就往办公室外头走,一边告诉方锐赶紧的把喻文州的合约弄来,那是十分有天凉王破的气势。

 

喻文州觉出不对劲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头晕目眩的看人都重影,心想着该不是要栽了,若是真栽了叶修是不是得气炸,想想方锐偷偷跟他抱怨叶总裁忙起来不是人的那个劲儿,喻文州觉得还是不要栽比较好。

狠掐了一把大腿,喻文州觉得自己眼泪都疼出来了,就在这时候,包间门“唰”的一下就开了。

叶修从外头进来,里头暗,外头亮,叶总逆着光的身影贼有范儿,不过他冷着一张脸,冻得认识他的都是一个哆嗦。

好像,都认识他。

毕竟叶修嘛,京城叶少,叶神,背靠大树却白手起家涮得一帮老江湖哭爹喊娘的商场鬼才,人不在江湖也有他的传说。

喻文州缓缓眨巴着眼睛想着,心里头有些美滋滋,然后站起来步伐不稳的往叶修那儿走。

刚被叶修的气场吹上一层冷风的包间瞬间又降了十来度,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捂上了嘴,谁不知道叶修的床不能爬,这么些年被叶总丢出去的人男的女的就没少过,这小子怕是喝高了吧?!

大家都这么想,只有叶修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小东西心里的气总算顺了一些。

薄荷的味道,喻文州走近叶修,吸了吸鼻子。

以前叶修总是一身的烟味,但喻文州受不住烟味,每次一闻就咳嗽个不停,刚开始叶修就爱抽了烟就吻他,惹得喻文州咳得眼睛都红了才亲亲他的眼角,一边说他娇气,一边抱在怀里哄着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叶修抽的越来越少,薄荷味代替了烟味儿,嗯,就是这个味道。喻文州暗自点点头,想扑,然后被捏住了下巴。

叶修捏住了喻文州的下巴尖儿,小东西抬着雾蒙蒙的眼睛来看他,叶修实在是喜欢他这个样子,喻文州性子不算太软,但被欺负狠了的时候就会在他身下化成一滩水,绵软可爱得吃都吃不够。那什么虫上脑的叶总裁对小东西的投怀送抱很满意,却对满屋子不识好歹的人不满意,捏着喻文州的下巴就亲了上去,不是法式热吻也不是舌吻,就是嘴唇轻轻一碰,不过离开的时候伸出舌尖舔过了喻文州的嘴唇。

不过足够吓傻一屋子人了,有机灵点的瞬间意识到这特么是叶总看上的人啊,冷汗直冒。

喻文州有些懵懵懂懂的,不过他清楚眼前的人是叶修,那就没有关系了,舔了舔嘴唇,哼哼了一声就扑进了叶修怀里。叶修温香软玉搂了满怀,心情也就好了很多,这一屋子的人他也懒得计较,带着人就走了,也不管里面的人是不是松了一口气,也没说不秋后算账不是?

叶修自己开车来的,车就停在停车场,抱着人直接上了后座,搂在怀里就亲。

喻文州透不过气来有些不舒服,委屈巴巴的躲。

“你还委屈上了,嗯?”叶修简直气笑了,伸手一扯就开始脱喻文州的衣服。

喻文州其实真挺冤,他可没打算给人陪酒,再怎么说叶金主的咖位摆在这儿,他还是很有身为金丝雀的自觉的,不过被人拉了壮丁,刚走完一个杂志的通告就被拉来了。来都来了他也不能走,只好发消息给了方锐,让他想主意帮帮忙。

然后叶修就亲自来“帮忙”了。

心里有点高兴,又有点惊讶,不过这会儿全都搅合成了一团浆糊。

叶修不管这些,他想着正好没玩过车震呢瞬间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小东西也挺好,丝毫不提自己根本就是看见喻文州这软绵绵的样儿就走不动道。

太没出息了叶总裁。

“嗯……叶修……”

上衣被脱掉的喻文州缩了一下肩膀,含含糊糊可怜巴巴的嘀咕了一句,正在扯喻文州裤子的那双手顿了顿,然后扯得更起劲了。叶修俯下身就咬住了喻文州的脖子,含住那小小的喉结就是用力的一吸。喻文州被压在车坐上,喉结被含住他喉间一哽,那含糊的声音更像是带了哭腔,惹得身上的男人更加如狼似虎,结果他往后一躲后脑勺就磕在了车窗上,这下不是哭腔了,真要疼哭了。

“呜……疼……QAQ”

叶修小心脏都一哆嗦,伸手一把把化身小哭包的文州州抱怀里,轻轻揉着小东西的后脑勺,一边贴着他的额头吻。

“不疼了不疼了,揉揉啊。”

要是平时也这么乖就好了,叶修心里寻思了下,又暗自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小狐狸喻文州他也喜欢,贼兮兮的也可萌了,低头咬了咬小东西的耳廓,喻文州顿时收了声,耳根一下就红了。

叶修得意的又含住舔了舔,对于抓住了他家小东西的敏感点很是得意,接着就感觉胯下一热,某人的小手居然往下摸去了。

“嘶——喻文州,你欠干了是不是。”

“叶修。”刚刚还泪汪汪的小家伙抬起头来,笑眯眯的,眼睛亮闪闪的,嘴角弯着,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你担心我呀?”

“我看你就是欠干了。”

叶修笑了声,揽着喻文州的腰往后一靠,让喻文州跨坐在了自己腿上,特意往前按了按,也就抵在了胯下勃起的硬挺上,听着喻文州软了腰闷哼了一声,就扣着喻文州的腰隔着布料不紧不慢的蹭着。

他是挺着急,不过要是能看喻文州着急,他更高兴。

“就没想过我不来怎么办?”

想想刚刚的场面,叶修心里还是有些不爽,拧着眉盯着身上的人,他对喻文州是真喜欢,无意把人真当了金丝雀养着,但也不可能放纵他胡来。

喻文州脸颊绯红,本来就被灌了酒,也不知道酒里头有没有加东西,晕乎乎的看着眼前的叶修一会儿两个一会儿一个,狠狠闭了闭眼睛,更泪汪汪了一点。

“我相信你嘛。”

小小声的跟撒娇似的,就是要哄得人没了脾气,还伸出手指在叶修胸口划呀划的。

信你就见鬼了,叶修心里想着,却还是没绷住脸色,拿这小东西实在没办法,一把握住喻文州作乱的手指亲了亲。再一搂腰,喻文州上身的衣服被他给脱了,这会儿方便的很,张嘴就含住了粉嫩的小肉粒,他嫌少在喻文州身上留下痕迹,这回却发了狠,又是又是咬的,没几下就把那小肉粒咬得红红肿肿的挺立起来,红艳艳的在白嫩的胸膛上格外好看。

“嗯……叶修……唔……啊……别吸……”

“别吸?真的?”

不以为意的咬住另一边,一边还伸手捏着已然红肿的那个,把喻文州逼得急喘起来,手摁着叶修的肩头不知所措,偏偏身体的反应压根儿不是抗拒,只是被叶修玩乳头就玩得硬了起来。

含住,吮吸,牙齿轻咬,舌头绕着打转弹动,叶修还故意吮吸出了声音,惹得人面红耳赤,等叶修终于玩够了喻文州的乳尖,松开唇舌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浑身都染上了绯色。叶修是他的第一个男人,浑身上下都说是叶修亲手开发出来的也不为过,这会儿喻文州急喘着觉得自己浑身发软,比刚刚那些酒厉害多了。

“受不了了?这么敏感还敢浪。”

对于叶修把他刚刚的表现总结为浪这一点,喻文州是很不服气的,然而不服气并没有用,被叶总裁拉着手脱了裤子,还摁在了叶修胯下的硬挺上,即使已经亲密接触过许多次,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接着小小的惊叫了一声。他的裤子也被脱了,还被叶修捏了一把臀肉。

叶修挺了挺胯,一边伸手去够了一管润滑剂来,“乖,动动手,不然等会儿你有的受。”

被催促的小金丝雀咬了咬牙,觉得大名鼎鼎的叶总裁就是个禽兽,不过他还是任劳任怨的动起了手,一边乖巧的分开腿方便叶修动作,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喜欢的人就靠在自己怀里,伸了手撸动着自己胯下勃起的阴茎,还乖巧把腿分了分,任君采撷的模样,叶修觉得自己有些狼血沸腾,手揉捏着两团柔软觉得爱不释手,只恨空间有些不方便咬上一口,于是仰起头亲在了喻文州的下巴上。看小东西迷瞪瞪的低头看过来,就一下子衔住柔软的唇亲吻起来,挤了满手的润滑液就摸进了喻文州的臀缝。

喻文州很喜欢和叶修亲吻,叶修这个人,其实很温柔,但他的温柔藏在嘲讽之下,不是亲近的人一时体会不出来,体会出来了也会在揍他一拳和感谢他之间犹豫一下选择前者。喻文州刚开始也算是战战兢兢过一段日子,后来发觉自己莫名其妙动了心就听之任之了,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叶修开始想尽法子宠他,除了在床上还每次不欺负得他哭出来不罢休以外,平时他想要什么给什么,充分体现了霸道总裁的作风。

而叶修的吻,有时是温柔缠绵的,有时是霸道掠夺的,唇舌纠缠之间喻文州却恍惚觉得自己触到了他的真心。

就像此刻,叶修含着他的舌尖吮吸,舌尖扫过他的上颚又掠过他口中的每一寸,吮了好一会儿他舌尖都发麻了终于放开,还贴着他的嘴唇粘着亲个没完。

“唔……”

喻文州浑身一僵又努力放松,异物感传来,即使有足够的润滑剂,那里还是太过紧致。喻文州放软了身子伏在叶修肩头,略带隐忍的喘息照样勾人的不得了,但叶修从来不愿意伤了他,即使硬的发疼,手指还是不紧不慢的在穴口进出,戳的里头一片粘腻了才加了一根手指,打着转的给他开拓。

这下是喻文州忍不住,转头就亲在叶修侧脸上,早上还是他亲手给叶修刮得胡子,想起男人仰着脖子任由他拿着剃须刀刮掉胡渣的场景,心里忍不住就更激动了一些。嘴唇贴着叶修的脸颊来回磨蹭,分开唇瓣喘息不止,分明是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

叶修的手指往他身子里头又探了探,里头的软肉欢迎似的夹上来,双指分开撑开穴口,身上的人就一下子软了腰,长吟一声,勾人又缠绵。叶修却还是不着急,慢悠悠的加了第三根手指,搅动得满车厢都是水声。

“叶修,快点……唔……快……啊……”

“一会儿你也这么喊,我就高兴了。”

意有所指的在喻文州有一下没一下动着的手里蹭了蹭,青筋暴起的肉棒蹭的喻文州一个激灵,想起往日里的数次缠绵,一下子就红了脸,他的身子敏感,经不起撩拨却也禁不起折腾,每次到了后头都是哭叫着求叶修慢一点,还真没有求他慢一点的时候。这下回不上话了,晕乎乎仿佛解放了天性的喻文州张开嘴对着叶修的脖子就是一口,毫不客气的留下了牙印还吮着吸了吸。

叶修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呼吸乱了几拍,喉间被喻文州咬得有些疼,又有些痒,还有些撩人,满心都是这小东西真是太好吃了的念头,顺便就往那被手指玩得湿软的小洞里又加了根手指。四根手指换着角度进进出出,润滑剂完全化了开,小肉穴一张一合的随着叶修的动作往下滴着水。

喻文州有些遭不住,双手搂上叶修的脖子,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蹭着,扭着腰想往叶修手指上凑就被摁住了腰,不情愿的哼哼几声,叶修没理他。

“乖,再等等。”

明明叶修也忍得喉间发紧,却还是不紧不慢,逼得喻文州没法子的贴着他的脖子又亲又咬,又蹭着脸颊猫儿似的哼哼着求欢。

叶修坏心的笑着,勾着嘴角看喻文州折腾,看喻文州被折腾的真想哭了,才抽出手指,调整了一下姿势,用下身的硬热抵着湿软的穴口。

想要的东西就在穴口磨蹭,却不肯进来,喻文州算是深切认识到了叶修的坏心眼,急得不行,但叶修就这么望着他,底下龟头蹭着柔软的穴口,稍稍进入又拔出,刚刚尝到一丁点被撑开的滋味儿就又退了出去,喻文州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红了。

“叶修……进来……我要……”

“真乖。”

叶修终于满意,按着喻文州的腰一挺腰就把肉棒送进了湿软的小肉穴,被紧致的穴肉咬得闷哼一声,舒服的很,也不管小穴是不是一下子受不了似的收缩起来,摁着喻文州的腰就捣开穴肉尽根没入。

喻文州被肉棒入得喉间哽了哽,叶修从来都喜欢抵着他操到深处,穴肉被一下子捅得又麻又痛,没一会儿又热情无比的紧咬上去,叶修没动作,他下头却痒了起来。

红着脸咬着嘴唇,喻文州忍着下头让人羞耻的瘙痒和空虚,对着叶修的嘴唇就亲了上去。

猛的一揉喻文州的臀肉,叶修知道自己敏感的小家伙已经适应了,便揽着喻文州的腰让他上上下下的吞吐自己的肉棒,一边含住喻文州主动送上来的嘴唇尽情掠夺。

叶修实在爱极了喻文州的腰,玲珑有致又柔韧有力,这时候虽然是他在主导,喻文州却是扭着腰迎合着他的动作,不过他也知道他的小东西经不住操弄,每次没做上一会儿就哭着喊着的说不要了,非得他压着狠狠欺负才能让他尽兴。

粗大的肉棒撑开肉穴,填得一片满胀,进进出出带出水来,磨得里头一片酥麻的舒服,喻文州用自己的肉穴套弄着叶修的肉棒,上面的小嘴也被叶修吮着舌尖欺负,正得趣儿的时候硬的流水的前面就被叶修掐了一下,顿时浑身一抖,无限委屈的望过去。

叶修咬咬喻文州的下唇,舔了舔因着他红肿可人的唇瓣,“要等我,知不知道?”

我不等,不想等,等不了,谁要等你了,车轱辘话在嘴边转了转,喻文州没说出口,也说不出口了。叶修抱着他就着结合在一起的姿势把他放倒在了车座上,摁着腰一顿猛肏。

肉茎顶开穴口贴着里头狠磨一阵就退出,然后迅猛的反复操弄,来来回回只听见水声夹杂着肉体交合的声音,打桩似的操干没一会儿就让喻文州大腿内侧的肌肉都抽搐起来,险些就哭叫出手,到底还记得这是哪儿,虽说真有人肯定能被人猜出来在干什么勾当,但真要叫出声也太羞耻,捂着嘴就被叶修顶到深处浑身一哆嗦,难忍的很。却又被叶修拉开手,就是要他泻出柔软的呻吟和浪叫来。

叶修却不管,他其实还记着要让喻文州吃个教训,自然是怎么欺负的很怎么来,下身凶狠操干的同时,俯下身就在喻文州上身亲吻舔舐,让喻文州顿时生出叶修要把自己给拆吃入腹了的危机感。

在喻文州身上留了一个个吻痕,叶修又压住了喻文州的腿,柔韧的身体几乎被折叠在汽车后座上,伸手一摸两人的交合处,湿了一片,毫无疑问也弄湿了坐垫。

“文州,你说你是不是被我肏出水了?”

修长的手指沾着水抚摸着喻文州的唇瓣,喻文州被这一句惹得耻得厉害,小穴都狠狠咬紧了绞得叶修头皮发麻,看喻文州这么有感觉,叶修更不依不饶,阴茎埋在深处抵着敏感点蹭的喻文州浑身发抖,嘴上也不停,“这么多水,把我这根泡大了好喂饱你是不是?”

做爱这么多次,叶修早摸清楚了喻文州的敏感点,只是怕他受不住不敢连连刺激,不过每次进入总是能碰到,也不会特意避开,这下埋在里头磨蹭,喻文州一下子就被刺激的狠了,加上他言语上的调戏,恍惚觉得自己真被叶修肏出了水,淫乱得要了命,竟然一下子就被操射了。

叶修被他猛然收紧的身子咬得险些射出来,一看喻文州高潮了的样子,伸长了脖子带着哭腔呻吟,浑身绷紧然后发颤,小穴痉挛着却还乖乖夹着他,勾得叶修心里狠狠烧起来。也不管喻文州高潮的时候是不是格外敏感,压着他的腿就开始狠操。

那劲头恨不得连囊袋都送进喻文州身子里感受一下小肉穴湿润的包裹,捅的里头的软肉反应不过来似的抽搐起来。叶修觉得自己真是挖到了宝,床上合拍,床下也聊得来,只想欺负了再欺负,压着他操弄个没完没了才好。

刚刚被生生肏射的喻文州哪里受得住,顿时顾不上羞耻带着哭腔求饶起来。

“不要了……呜啊……叶修……呜……不行了……啊啊啊!!又肏到了……唔……别……受不住了……啊啊!!”

一丝不挂的身体被按在黑色的车座上,白皙的皮肤上满是暧昧的吻痕,连腰间都被掐得发红,被男人压在身下曲起腿,暴露出双腿间柔软的秘地,湿软的小洞被干得穴口艳红,湿软一片。过度的快感淹没神经,挣扎一般的扭着腰却全成了迎合。

叶修还觉得不够,把被干得浑身发软的人抱起来靠着前座的椅背,拉着喻文州的手勾住椅背,一手则被他拉着,双腿被拉开,因着空间有些只能屈着。喻文州这下子没了着力点,靠着椅背又靠不住,往下就只能往叶修的肉棒上坐,身子晃来晃去没个支点的好不可怜,只能勾着椅背聊以安慰,但手臂发软哪里勾得住,一下下被叶修带的往他身上坐的又快又深。

这下子呻吟都有些呻吟不出来,不过带着哭腔的闷哼一下勾得叶修不依不饶的逼出更多。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肉棒是如何顶弄着喻文州的小肉洞,狭窄的空间里全是淫乱的气息,水声听得格外清楚,拉过喻文州的手一摸,就能让小家伙身子一紧,可怜又可爱。

叶修跟喻文州做不爱戴套,更何况这次压根顾不上,抵着喻文州的小屁股伸进去的时候,本就被操干的一片酥软的肉壁又被刺激了一波,喻文州就被操射了第二回,脚尖都绷紧的再次高潮,完了连一点力气都没,偏偏叶禽兽就着半软的肉棒还在他里头磨蹭,分明是没吃够。

“宝贝,再来一次好不好?”

贴着耳畔吻了又吻,喻文州心想,这哪里是金主爸爸,根本是色狼爸爸,而他,就是那只可怜巴巴的小羊羔。

END